ӡ

《都是恩典》查经课程

第2课 神称人为义  - 他为义

第4章 是神称人为义

“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
罗 8:33

被称为义、被算为义是件好事。如果我们从未违反神的律,我们就不需要称义,因为我们自己早就是义了。若有一个人一生都做到他该做的,又从来不做他不该做的,那么他就是因律法称义了。但我想你绝不是这种人。你的诚实不容你假装自己是无罪的,所以你需要被称为义。

现在,你若称自己为义,你就是自欺了。所以,千万不要尝试这么做。那不值得的!
你若请和你一样的凡人称你为义,他们又能怎么样呢?他们顶多因你所施的小惠称赞你几句。但另有些人恐怕要因你曾对不起他们而反咬你一囗,这些人的评估又有何价值呢?

圣经上说:“神称他们为义”,此话真是一针见血。这实在是个令人惊异、又值得人深思的事实!让我们一起来看吧!

除神以外无人愿意

首先,除了神以外,没有人会想到要称有罪的人为义。他们公然悖逆神;两只手无恶不做,而且愈学愈坏;有时他们会因受到教训而暂时离开罪恶,但终究又会回复老样子;他们干犯律法又践踏福音;拒绝怜恤的呼唤;继续我行我素、冥顽不灵。象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蒙赦免,被称为义呢?连他们的同伴都对他们绝望,说:“这些人是没有希望了”。甚至基督徒也是抱着忧愁而无望的眼神看待他们。但是神却不是如此。神在创世之前就以他荣耀的恩典在他们之中选召了一些人,而且一直要等到他们被称为义,在他爱子里得蒙悦纳了,他才罢休。经上岂不是说,”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八30)因此你看,有些人是神定意要称为义的,你我为何不应该列身其中呢?

除了神,没有人会想到要称我为义,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想别人也是这样不敢相信恩典。你看大数的保罗,他原来大肆逼迫神的仆人,就好像一头饿狼,到处扑杀绵羊、小羊羔。然而神却在大马色的路上把他击倒在地,改变他的心,并且彻彻底底地称他为义,以至于不久之后,这个人竟成为自古至今宣扬因信称义之道最强有力的传道人。他一定常常希奇自己竟然会在基督耶稣里因信称义,因为他原是个坚信靠守律法、行善立功而得救的犹太人。除了神以外,没有谁会想到要称保罗这样迫害基督徒的人为义。然而神的恩典是荣耀的。

除神以外无人能够

但是,即使有人想到要称罪人为义,也只有神能做得到。一个人如果没有被别人冒犯、亏负,如何谈得上赦免别人呢!假设有人很严重地伤害你,你可以赦免他,我希望你能如此,但是除了你以外,没有第三者可以赦免他。既然被冒犯的是你,那么赦免也必须从你出来。如果我们冒犯得罪了神,也只有神有能力赦免,因为我们是得罪了神自己。这也是为什么大卫在诗篇五十一篇第四节说,“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罪是向神犯的,所以只有他能除去这罪。凡我们所亏欠他的,伟大的创造者若愿意,就可以免去。他若免去,就是免去了。没有别人,只有伟大的神──我们所冒犯得罪的神,能除去那罪。所以,让我们确确实实地来到他面前,在他手中求怜悯,而不要被人误引,叫我们向他们“告解”。他们是虚假的,在神的话语里毫无真凭实据。即使他们真是奉神的名,有资格宣告你的罪得赦,我们何不自己藉着中保耶稣基督,直接来到主神面前寻求赦免呢?因为我们可以确知,这是正确的途径。代理式的宗教,牵涉太多的危险。所以你最好自己来面对关乎你灵魂的事,而不要假手别人!

他能做得完全

只有神能称罪人为义,也只有他能够做得完全。他把我们的罪抛出身外,把它们涂抹净尽,并且宣告:即使我们想要再回头去寻找它,也寻不见了。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他那无限的良善。他已经设计好荣耀的方法,能将深如朱红的罪变为雪白。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他说:“我也不记念你的罪恶。”他为使罪绝迹而不遗馀力。古人在惊讶中赞叹:“神啊,有何神象你,赦免罪孽,饶恕你产业之余民的罪过,不永远怀怒,喜爱施恩!”(弥七18)

我们现在不谈神的公义,也不谈神要如何对待罪有应得之人。如果你坚持要以律法的条件来面对公义的神,神的震怒必常在你身上,因为这是你罪所应得的。颂赞归于神的名!因他没有按着我们的罪孽对待我们,反倒以白白的恩典与无限的怜悯来对待我们。他并且说:“我要恩待你,悦纳你,并且无条件的爱你。”你当相信这是确实的,因为伟大的神能够用丰盛的怜悯来对待不敬虔的人。是的,他能够对待不敬虔的人,好像他们一直是敬虔的一样。请你仔细读读浪子回头的比喻,看看那位满心宽恕的父亲如何接纳迷途知返的浪子。他的爱,并没有因为浪子离家狎妓而减少丝毫!他爱那个浪子到一个地步,连他的大儿子都嫉妒埋怨了,但是这位父亲并不收回他的爱。无论你的罪多深,只要你回到父神跟前,他就要对待你好像你不曾犯错一样!他要算你为义,并且依此待你。对此,你还有什么话说呢?

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只有主能这样做!我要再强调一次,除了神以外,谁会想到要称罪人为义呢?除了神以外,又有何人能做得到呢?你看使徒保罗如何提出这样的挑战:“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八33)。若是神已经称人为义,那就妥当了、确定了、做对了,并且永远成为定局。我曾在某本杂志读到一篇文章,对福音和传福音者大肆抨击,讥嘲我们基督徒竟相信这种理论,竟幻想人的罪是能除去。但这不是理论,乃是事实。这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事实──基督藉着他的宝血,确实除去了罪。而神,因基督的缘故,以属天的怜悯来对待人,赦免了人的罪,称他们为义。不是因着他在人里面看见或预知人有什么美德,乃是因着他丰富的恩典。这是我们以往所传讲的、现在正在传讲的,并且只要一息尚存,将来仍要传讲的。是神称罪人为义。他如此做,并不觉得羞愧。我们如此传讲,也毫不愧赧。
称义是从神那里来的,这点是毫无疑问。如果法官已经将我开释,谁还能定我的罪呢?如果宇宙间最崇高的法庭已宣告我为公义,谁能再给我什么罪名呢?从神而来的称义,对一个苏醒的灵魂而言,已是足以满意的答案。圣灵用他的方法将平安吹入我们全人里面,使我们不再害怕。因着这样的称义,我们可以答覆所有从撒但与不信者来的吼叫与控诉;因着这样的称义,我们可安然辞世;因着这样的称义,我们将来还要复活,坦然无惧地面对最后的审判。

审判大日我必无惧,
谁能以我罪状相责?
既蒙我主宽饶怜恤,
罪担咒诅於我奈何!

主能除去你所有的罪孽。我可以一清二楚地告诉你,“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太十二31)。尽管你恶贯满盈,只要他说一句话,“我肯,你洁净了吧!”所有的污秽都除去了。主是伟大的赦免者。“我相信罪得赦免。”你呢?

他甚至在这时刻就可以宣判,“你的罪赦了,平平安安的去吧!”他若这样做,天上地下及阴间就再没有任何权势可以迷惑你,更不用说使你在神的震怒之下了。切莫再怀疑大爱之神的权能!虽然你也许不能赦免得罪你的人,但你岂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你得罪了神,神也不能赦免你。天怎样高过地,他的意念也怎样高过你的意念。

“嗯,”你说,“如果主真能宽恕我,那倒是个天大的神迹。”真的,这的确是个超凡的大神迹。也正因为如此,神更有可能办得到。因为他“行大事不可测度”(伯五9),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我自己曾愁苦不堪

我自己曾经落在深重的罪恶感中,使我的生活变得愁苦不堪。但是当我听见他的命令,“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因为我是神,再没有别神”(赛四十五22)。我就仰望主,立刻主就称我为义。我看见耶稣基督,为我成为罪,这一洞见给了我安息。古时那些在旷野被大蛇咬伤的以色列人,只要仰望铜蛇,立刻就得痊愈;同样的,一旦我仰望钉十字架的救主,我也得享安息。圣灵使我能信,也使我因信得享安息。我确定我已得赦免,就和我以前确定自己被定罪一样清楚。我所以确知被定罪,是因为神的话如此宣告,并且我的良心也一同作见证。而当主称我为义的时候,同样的,也有两个见证人给我肯定的确据。主在经上这样说:“信他的人不被定罪”(约三18)。我的良心见证我的确相信了,并且神按着公义,赦免了我。所以我有圣灵和我的良心同作见证,这两者的见证是互相和谐一致的。噢,我多么盼望你在这件事上能接受神的见证,那么你很快的,也会在自己里面有良心的见证!

如果真有靠行为称义的人,那么我胆敢说:一个蒙神称义的罪人要比这样的人站立得更稳。我们永远没有办法确定自己是否行了足够的义。我们的良心总是忐忑不安,担心自己会不会到终还是有所亏欠。如此一来,我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倚靠一个难免会有失误的良知,让它来判断、左右我们的感觉。但是当神自己称我们为义,圣灵又为我们作见证,并把神的平安赐给我们时,我们就觉得大有把握,问题已经解决,可以高枕无忧了。一个人若接受神所赐那出人意外的平安,其灵魂深处所享受的宁静是无可言喻的。



第5章 义与称义者

称罪人为义?

我们已经看过罪人如何称义,并且也明白只有神有权称人为义。现在我们要进一步探讨:公义的神如何称罪人为义呢?罗马书第三章第二十一节到二十六节,我们从保罗的话就可以找到完全的答案。让我们来读这六节圣经,以便明白这一章的主旨:

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让我先告诉你我个人的一点经验。当我在圣灵的光照下,深深为罪自责时,我就对神的公义有极清晰明确的印象。罪──不管它对别人意味着什么──对我成了无可忍受的重担。这倒不是说我惧怕地狱,更正确地说,我是怕罪。我以前深觉罪孽深重,以致于连我自己都觉得,如果神不惩罚我,我自己就会要求他这么做。我觉得全地的审判者都应当指责像我这样的罪人。我自己坐在法官席上,自己定自己的罪,并宣判我理当沉沦灭亡。我承认如果我是神,我一定会把像这样罪大恶极的家伙打入地狱的最底层。

当我这样思想的时候,我又考虑到神荣耀的尊名和他道德律的尊严。我觉得我若不合公义而蒙赦免,我的良心是不会满意的。我所犯的罪必须被惩治。这么一来,问题就产生了:神如何能又公义,又称我这个罪孽深重的人为义呢?我不禁扪心自问:“他如何能又公义,又称人为义呢?”因这问题,我忧心忡忡,我找不到答案。我实在没有办法自己发明出一个叫我良心满意的解答。

赎罪的教义

对我来说,赎罪的教义乃是证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最有力证据之一。有谁能想象,这位公义的主宰竟为不义的叛徒而死呢?这绝非人间的神话或诗人的美梦幻想。这种代罪的救赎法,所以为人所知,乃因为它是事实。它不可能是虚构的,它是神亲自命定策划的,不是人凭空想象出来的。

我年幼时,就已听见过耶稣为人舍命,以完成救恩的计划。但我内心深处所知道的,并不比非洲蛮荒呼腾图人知道得多。光就在我前面,但我是眼瞎的,所以主必须亲自向我解明。他给我新的启示(就好像我从来没有在圣经上读到过似的):神已经设立耶稣作了罪的挽回祭,以满足神的公义。我相信每一个重生的人,当他看到主耶稣为人赎罪这个真理时,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新的启示。我终于明白救恩是藉着主代替罪人舍命而得以实现的,并且这计划在创世以前,神就已安排妥当了

籍着代替的牺牲

主使我看清楚,他是神的儿子,本与父神同等,同享永恒,却在远古以前,即被立约为神选民的元首,好叫他在这地位中为他们受苦,且拯救他们。既然我们的堕落原先就不是个人的事──因为我们是在首先的亚当所代表的整体中堕落的──我们就有机会在第二个代表性的整体中恢复原先的地位,也就是藉着耶稣,神立约使他作神子民的元首,好叫他成了第二个亚当。我看清在我真正犯罪之前,我已经因着第一个祖先的罪而堕落。但可幸的是,按着律法的观点,我有可能因着第二个元首与代表而得到恢复。亚当的堕落,留下了一个补救的漏洞,使另一个亚当可以除灭首先的亚当所造成的败坏。

当我正担忧着是否有一位公义的神肯赦免我时,我明白并且因信看见神的儿子耶稣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以他尊贵的身躯承担了我的罪。我看见因他受的刑罚,我得了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得了医治。你是否也看见呢?你是否明白神何以能一方面完全公义,不稍减刑罚,一方面又能用无限的怜悯使归向他的罪人称义呢?

这都是因为神的儿子,在他超凡的荣耀和无可比拟的位格里,满足了律法的要求,替我承担罪的刑罚,好叫神能够放过我的罪。基督的代死,足足超过了神的律法所规定──要把一切罪人送进地狱──的要求。让神的儿子为罪受苦,来代替整个人类受苦,这样更显出神作为的荣耀。

耶稣为我们受了死的刑罚。这是何等奇妙啊!他被挂在十架上!这是人眼所见最伟大的景象。神的儿子,也是人子,挂在那里,担负了说不出的痛苦。以义的代替不义的,为带领我们归向神。这是何等荣耀的景象啊!无辜之人竟被责打!圣洁的那一位竟被定罪!有福的那一位竟被咒诅!有无限荣光的那一位竟然羞辱而死!我愈注目神子受苦,我愈是有把握他受的苦已经解决了我的罪案。若不是要免除我们的刑罚,他又何必受苦呢?既然他已免除了我们的刑罚,凡相信他的就不用再担心了。必然是因为已经有了赎罪的代替者,神才可以放心地赦免,而不致动摇他宝座的根基,或丝毫玷污他的律法书。至此,良心的大问题获得完全满意的解答。

神对于不义之事的忿怒──不管是那一类的不义──必然是可怕得远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摩西说得好,“谁晓得你怒气的权势?”(诗九十11)然而,当我们听见荣耀之主呼喊说:“为什么离弃我?”(太二十七46),又看见他垂首断气,我们就觉得:因着这一个属天之人所摆上完全的顺服与惨然的死,神的公义已经充分地伸张了。如果神也必须臣服於自己的律法之下,他还会做得比这更彻底吗?藉着赎罪之法所摆上的功劳,已经远超过所有人类因犯罪而造成的亏损了。

耶稣舍己的大爱好像海洋,已经吞灭了我们如山的罪孽。因为这一位人类的代表是无限良善的,所以无论人类本身如何不值一顾,神还是可以用怜爱的眼神看待全人类。主耶稣基督能够站在我们的地位上,替我们背负我们所不能背负的、来自父神的忿怒,这实在是神迹中的神迹。但他已经成就此事,“成了”(约十九30)!神因为没有顾惜他自己的儿子,所以可以顾惜罪人。神能够不看你的罪愆,因为两千年前,他已经把罪愆加在他独生儿子的身上。如果你相信耶稣(这是最重要的一点),你的罪就被这一位人类的代罪羔羊除去了。


相信他是怎么一回事?

相信主是怎么一回事呢?并不是单单承认“他是神,他是救主”而已,而是全心全意地信靠他,接受他为你的救主,从今以后直到永远,以他为你生命的主,让他掌管你的一切。如果你需要主耶稣,他已经先要了你了。如果你相信了他,我告诉你,你已不会下地狱了,否则基督所献的祭就失去功效了。祭物既已经被悦纳了,而那个因献祭被悦纳的人还是要死,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信徒的灵魂仍可能被定罪,那基督何必要牺牲呢?如果耶稣已经替我死了,我为何还要死呢?

每一位信徒都可以宣告羔羊的祭牲是为他预备的。因信,他已经按手在祭牲上而宣告是他的了,所以他可以肯定他永不灭亡。神不会接纳了我们名分下的祭物,却又来定我们死罪。神不能透过他儿子的宝血施恩赦免,却又责打我们。那是不可能的。但愿你立刻就得着恩典,抬眼仰望耶稣,他是犯罪之人得怜悯的源头,这就是迈向救恩之路的起步。

“(神)称罪人为义。”“神称他们为义。”所以,唯有如此,“称义”才可能。神藉着神子作赎罪的祭牲而成就这事。如此,救恩之道是完全合乎公义的──公义到一个地步,没有人可以对它产生质疑──它成就得如此完全,以致于当世界末日临到,天地都要废去,也没有人能否认“称义”的果效。“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罗八34,33)。

现在,你这可怜的人,你好不好就按着你的本相进到这条救生船呢?这是死里逃生的地方!请接受这牢靠的拯救吧!”我一无所有,”你这么说,但是又没有人要你拿什么来。逃生的人那还顾得了抓取身外之物呢?赶快跳下来吧,就照着你原来的本相。
底下,我想再以个人的体验为例来激励你。我能上天堂的唯一盼望,就是建立在加略山十架为罪人所预备的救恩上。我全心所倚靠的就是这个。除此之外,我没有丝毫的盼望。你和我的情况完全相同,因为我们都没有一点点好处优点足以自恃。让我们携手一同站在十字架底下,一劳永逸地将我们的灵魂交托给那位为我们的罪流血至死的主。我们都要因同一位救主而蒙拯救。如果你相信了还是会灭亡,那么我也一样会灭亡。我要怎样才能把我对福音的信心证明给你看呢?



查经问题:第2课

第4章  是神称人为义

请看课文里的第4章,问题1-8适用于第4章。

“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 – 罗马书 8:33

除神以外无人愿意

1.神对罪人的回应和其他人对罪人的回应有什么不同?

2.为什么神不到他所拣选的人得被称为义就决不罢休?用罗马书8:30 的要点回答这个问题。

除神以外无人能够

3.
a.唯有谁能赦免那得罪了某一位具体的人的人?为什么其他的人不能这样做?
b.那么为什么神能赦免你的罪,就是,你得罪了谁?

他能做得完全

4.当神称你为义,他怎样对付你的罪?

5.请看路加福音15:11-32里浪子的故事。用自己的话描述耶稣在这个故事里所讲的父亲的爱的特征。

6.神的称义是如何彻底?换一句话说,一旦神已经除去我们的罪,“撒但和不信的人的吼叫”还有什么用?

我自己曾愁苦不堪

7.司布真自己被称为义前后有哪两件事情是他同样肯定的?

8.用自己的话写下第4章用过的下列经文的参考要点:
a.罗马书 8:33
除神以外无人能够
b.诗篇 51:4
他能做得完全
c.希伯来书 8:12
d.弥迦书 7:18
我自己曾愁苦不堪
e.以赛亚书 45:22
f.约翰福音3:18.


第5章 义与称义者

请看课文里的第5章,问题 9-17 适用于第5章。

“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 罗马书 3:26

称罪人为义?

9.
a.你有没有变得像司布真描写他恨恶自己的罪一样来恨恶你自己的罪?
b.请解释司布真知道自己的罪以后,他面对神所处的困境。

赎罪的教义

10.为什么说赎罪的教义是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最明确证据之一?

籍着代替的牺牲

11.为什么说神的律法因着基督的死,要比即使所有的罪人被送进地狱,更能得到公义的满足?

12.司布真这样描述赎罪:
公义的统治者为不义的背叛之人而死,
耶稣替我们担当了死亡的刑罚... 义的代替不义的,
神顾惜罪人,因为他没有顾惜他自己的儿子。

请用你自己的话描述赎罪的教义。

13.“藉着赎罪之法所摆上的功劳,已经远超过所有人类因犯罪而造成的亏损了。”就你的拯救而言这句话对你个人有何意义。

相信他是怎么一回事?

14.请解释只是说“耶稣是救主”,和信靠他作“你的主,你的主人,掌管你的一切”之间的区别。

15.如果你已经真正信靠耶稣作你的主和救主,当你再次犯罪,你为什么不会被定罪,被送进地狱?

16.用自己的话写下第5章用过的下列经文的参考要点:
籍着代替的牺牲
a.罗马书 5:12-14
b.以赛亚书 53:5
c.罗马书 5:8
相信他是怎么一回事
d.罗马书 8:33-34.

17.对司布真向你提出的问题,“现在,你这可怜的人,你好不好就按着你的本相进到这条救生船呢?”,你自己怎样回答?

注:《都是恩典》原刊登于下列网址
http://cool.ccim.org/htdocs/Ccoo ... 719A29?OpenDocumen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