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约伯在受苦的园中

纽曼豪尔,1891

"他必杀我。我虽无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还要辩明我所行的。"

一波又一波的噩耗把约伯掩盖。士巴人把他的牛掳去-  闪电将他的羊烧灭了 - 迦勒底人把他的骆驼掳走了 — 狂风把他的孩子们埋在他们的房子之下。当他一收到这些消息,他就伏在地上下拜,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看来是我所有的从来就不是我的,它们总是神的。我要为他所借给我的,这所给我的一切安慰感谢神。现在他把这些收回去了,我仍要赞美他。这不仅仅是强盗,天上降下的火,还有狂风 —“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做成的呢?凡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他手中。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其他的苦难跟着来到。人在健康中可以耐心承受损失,但在痛苦之下耐心就没有了。“你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你。”这就是敌人的提议,他抓住他受苦这个机会,想要毁灭的他的灵魂。“撒但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然后是错误的朋友,他们来安慰,因着把这些伤心的受苦归究于他极大的罪而令他烦恼。

听听这在受苦的园子中,这位一开始受苦的人的悲叹。“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我躺卧的时候便说,我何时起来,黑夜就过去呢?我尽是反来覆去,直到天亮。我的日子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我若说,我的床必安慰我,你就用梦惊骇我。我厌弃自己的性命,愿神将我剪除。”

现在听一听他所唱的歌,这歌变调,从这样的低调变为放手交托和盼望的曲调。“哎,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我们岂能忘记过往兴旺的岁月 — 我们享受如此之久的富足,健康和家人,我们现在应当低声埋怨他所差遣来的痛苦吗?我们的罪岂不是比我们的痛苦更多吗?这些痛苦岂不应当带领我们悔改吗?“人在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我若用雪水洗身,用硷洁净我的手,你还要扔我在坑里,我的衣服都憎恶我。求你叫我知道我的过犯与罪愆。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因着加增的祷告,他的受苦变得有益。 他像那在客西马尼园受苦的那一位一样呼求,求人的同情。“我朋友啊,可怜我,可怜我,因为神的手攻击我!”他们负他所托,但他更加在神里面寻求安慰。“惟愿我能知道在哪里可以寻见神,能到他的台前。我就在他面前将我的案件陈明,满口辩白。”

祷告带来平安。“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语,过于我需用的饮食。他岂用大能与我争辩吗?必不这样,他必理会我。他隐藏,我不能见他,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他必杀我,但我仍要信靠他。”尽管我在他加于我身的重担下跌倒,尽管我在他点燃的火炉中死去,我仍要盼望他的应许得到实现。我可能不再信靠那负我所托的朋友,但我决不停止信靠神。

神在基督身上更完全的启示加力给我们,使我们有更大的确据,不仅去盼望和信靠,还去爱和欢喜。作者的家父历经许多试炼,他给他在半个世纪以来如此习惯引用的这句话加上一句,好像是在引用约伯的话一样,他说,“他必杀我,但我仍要信靠他,也要爱他。”仅仅有哲学,或坚忍,或冷漠的脾气,人也许可以忍耐,不发怨言;但唯有圣经的信仰可以使我们有能力去信靠神,并且去爱他,无论他是会命定什么样的苦痛。

约伯所说,对将来光景表示相信的话,从一开始到现在都给神的儿女带来安慰。他不能明白默示人的圣灵的全部意思。“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但是像领受他们还不能完全明白的智慧教导的小孩子一样,旧约的先知诉说奥秘,新约给这奥秘提供解开的钥匙。他们的眼睛未曾看见,他们的心未曾想到那些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事,但是他现在“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林前2:10)。给他们的是花蕾,我们得到的是盛开的花朵;按着我们自己,我们对那些还尚未成就的事还不知道,但是将来的果实是孕育在我们的花朵中的,就像我们的花朵是孕育在他们的花蕾中一样。“它们表现的不仅仅是画面的第一批线条,后来再被加上更多的细节,而且还是一种轮廓,是如此被描绘,以致后来时候的所有知识都可以被加在上面。”(德里慈)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伯19:25-27)

“我要在我一切争战的日子,等我被释放的时候来到。现今,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我的朋友讥诮我,我却向神眼泪汪汪;愿人得与神辩白,如同人与朋友辩白一样。”尽管我死了,不得伸冤,但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他要站在我尸骨的尘土上,我的坟墓上为我辩护。当我的皮肉被疾病毁坏,然而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我要“亲眼”见他,他要为我伸冤,反击一切中伤的人,我的眼要见他,“并不像外人”,而是我现在所信靠的同一位神。

这段经文证明了约伯不死的信心,他坚信将来有一光景,现在看来冤屈的事要得纠正;这表现了他的决心,“他必杀我。我却要等候他。”“它是指向复活的,这位旧约圣徒的诗歌,这首夜间古老的歌曲要带出信心对他荣耀出现的渴望,他是‘末后的’,他是‘首先的’,基督徒可以带着同样的信心吟唱这首歌,更明白它的含义。” (朗矶)

是的!我们要在复活的每一个“主日”,我们客旅路程的每一刻,心里喜乐地歌唱,“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以此作为我们复活节的颂歌。我知道“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我知道他永远活着为我代求,为我辩护。敌人要定我的罪,朋友亏负于我,帮助的人死去,肉体衰残 - 但他活着!我知道,不仅出于见证,而且还是因着他在我灵魂间的与我同在。有很多的东西我可能会怀疑,但在这点上我是肯定。“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哀痛的人要欢喜!他不是一位死了的,历史上的救主,为感恩的回忆所环绕的英雄。他仍活着 — 他在我们当中 — 他住在我们里面 —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永远与你们同在。”死亡已经失去了它的威慑。穿过死亡的大门我们进入他的同在。“耶和华后来赐福给约伯比先前更多。”这对所有神的儿女来说都是真实的。对他们来说,他“把好酒留到如今。”他们的忧伤总是以喜乐为结束。同时,地牢的幽暗被这来自天上的光明所驱散 — 因着这灵魂的锚,船得以避免毁坏 — 茫茫旷野疲倦的绝望被这由从前圣徒传到我们这里来的声音所驱散 —“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我知道他要在父的荣耀中再来,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使那些在他里面睡了的人复活进入荣耀。所以,当我们把这样的人抬往墓地,预见我们自己被埋葬的时候,我们要重复,更明白这话的意义,这被如此多的眼泪,如此多的喜乐盼望所归为至圣的神的话语,“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http://www.gracegems.org/books5/g27.ht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