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救恩出于耶和华。”— 约拿书 2:9

II. 这样我已经努力解释了福音。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神是如何保守这个福音的。

有人说拯救在某些情形下是天然品性的结果。是这样吗先生?神已经实际上回答了你的看法。你说一些人得救是因为他们在本性上有信仰观念,是倾向好的;不幸的是我从来还没有遇见过这种人,但我就假设有这么一种人吧。神已经无可辩驳地回应了你的反对意见;因为很奇怪,极多的已经得救的人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被拯救的人,而极多的灭亡的人,如果天然品性真的和拯救相关,正好是那些我们以为可以在天堂相见的人。这里有一个年轻时极其愚昧的人,他的母亲常常为他哭泣,为她儿子的流荡痛哭叹息;他有强烈的倔强脾气不容得任何拘束,永远是造反的,爆发强力的怒气,对于这些他母亲说, "我儿,我儿,你长大了会怎么样呢?你肯定会在法律面前撞得粉身碎骨,羞辱你父亲的名了。" 他长大了,在年轻时他狂野放荡;但真是奇迹的奇迹,突然间他变成了一个新的人,改变了,完全改变了;和以前相比,就像天使和堕落的灵相比一样有天渊之别。他坐在她的脚前,令她的心欢喜,那失丧的,火爆的人变成了一个像小孩子一般温柔,温和,谦卑的人,顺服神的命令。你会说,这是奇迹的奇迹! 但这里有另外一个人。他曾经是一个好青年,当还是孩子的时候他讲论耶稣,当母亲把他抱在膝上的时候他常常问她有关天国的事情;他是一个神童,在年轻时他的虔诚让人惊奇。随着他长大,每次讲道的时候眼泪都在他脸上滑落,听到死亡他都几乎忍不住要发出叹息;有时候他母亲以为看见他在独自祷告。他现在怎样了呢? 就在今天早上他刚刚从罪中回来,他变成了堕落绝望的恶棍,陷入了各种各样的邪恶,淫念和罪,他变成该定罪的,败坏的,除了他自己邪恶的灵,其他人都不能让他变得如此的败坏,这灵从前是受压制的,现在生长了,他年幼时和小罪打交道,长大就和大罪打交道。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例子,但这是常常有的。我知道,我可以说在我的会众里一些自暴自弃的恶毒的人,他的心被破碎,被带领痛哭,向神呼求怜悯,弃绝他恶毒的罪;坐在他身边的某位淑女听了同一篇布道,如果她有任何的眼泪,她把它擦掉,她仍继续在从前的光景里, "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 神取了世界上卑贱的事情,从最恶劣的人里面挑选了属他的人,为了要证明“救恩出于耶和华”,而不是因为人的天然品性。

但一些人说,是他们所听讲到的那位牧师令他们悔改归正的。啊! 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确实是的。除了愚昧人,没有人会接受的。前一阵子我遇见一个人,他向我说他认识一位牧师,在他身上有极大的让人归正的能力。谈论到在美国的一位伟大福音布道家时,他说, "先生,有在我所知道的人当中,那个人拥有最大的使人归正的能力,在邻近城市的某某先生,我认为是仅次于他" 。在那个时候这使人归正的能力正被展现出来,两百个人被这仅次第二好的人的归正能力所归正,在几个月的工夫加入了教会。一段时间之后我到了这个地方—这地方在英格兰— 我说, "你使他们归正的那些人怎么样了?"他说, "嗯,对他们我不好说。" "一年前你把他们带进来的这两百个人当中,有多少人是站立得稳的?" 他说,"嗯,我怕不太多;我们已经让其中七十个人脱离了酗酒。"我说, "是的,我这样想过,这就是使人归正能力的伟大实验的结果。" 如果我真的可以使你归正,任何其他的人也可以让你们走回老路;人做的事情其他人可以撤销,只有神做的才是持久的。

不,我的弟兄们,神已经特别关照,不让人认为悔改归正是出于人的,因为他通常祝福那些人看来是最不像是有用的人。一年前在这个地方,我的听众少得多的时候,我没有期待可以看到许多人归正信主。你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年前每一个人都在讲我的坏话,提起我的名字就好像在谈论世界上最讨厌的小丑。仅仅提到我的名字就会招来起誓和咒骂;对许多人来说这名字是值得蔑视,像足球一样在大街上被人踢来踢去;但后来神赐给我成千上百的灵魂,他们被加入我的教会,在一年的时间里我很高兴看到不少于一千个人已经被归正信主。 现在我没有这样的期待,我的名字现在有一点受人重视了,这世界上的大人物不再以坐在我脚前为耻;但这让我害怕,现在这世界看重我,我怕我的神现在会抛弃我。 我宁愿被蔑视,被毁谤,而不是其他。你们认为这如此壮大优良的聚会,我宁愿轻易离去,如果因为这样的损失,我可以得到更大的祝福的话。"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 因此,我认为自己越受人的看重,我的情况就越糟,我就有越小的期望,期待神会祝福我。他把他的宝贝放在瓦器里,让大能归回给神,而不是出于人。" 因为可怜的牧师开始讲道,全世界都说他的坏话;但神祝福了他。慢慢他们回转奉承他,他成为一个人物 — 一个奇迹! 神离开了他! 这情况是常有的。我们要记起,在受欢迎的时候, "把他钉十字架,把他钉十字架" 是紧跟着 "和撒那"的,今天的群众,如果我们忠心对待他们,明天就可能变成几个人,因为人不喜欢坦诚的说话。我们应该学会被蔑视,学会被看不起,学会被毁谤,然后我们要学会被神大大使用。有新的毁谤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常常跌倒,跪下,额头冒出热汗;因着悲伤愁苦我的心几乎破碎;直到最后我学会了忍耐一切,一无挂虑的艺术。我的痛苦还在另一方面,这正好相反。我害怕神会丢弃我,来证明他是为救恩创始的,这不在乎那传道的,不在乎群众,不在乎我可以吸引人的注意力,而是在乎神,唯独在乎神。我希望可以从心底说出这番话:如果再次成为街上的烂泥,再次成为愚昧人的笑柄和醉酒之人的歌唱,这可以让我更为我的主所使用,对他的事业更为有用,我宁愿是这样,而不是这如此多的群众,和人所能给的一切的掌声。请为我祷告,亲爱的朋友,请为我祷告,求神仍然使用我作拯救灵魂的工具;因为我害怕他会说, "我不会帮助这个人,免得世人说是他成就了这一切。" 因为"救恩出于耶和华," 这必定要是如此,直到世界的末了。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