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他名称为奇妙。”—赛 9:6

II. "他名称为奇妙"。因着现在的作为他是奇妙。在这里我就不引申了,只会向你做个人的呼吁。他对你来说是奇妙的吗 ? 让我讲我自己对基督感到奇妙的故事,这样做,我就是在讲述所有神的儿女的经历。有一段时间我对基督根本不觉得惊奇。我听说过他的美好,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些;我听说过他的能力,但这对我来说不是一回事;这只不过是在遥远国度的某件新闻而已 — 我和它没有关联,因此我觉察不到它。但这一个时候,一件黑暗可怕的事情临到我家。他敲打门,我尝试把门闩上 — 紧紧顶着它。他一次又一次地敲打,直到最后他进来了,用严肃的声音把我呼召到他面前,他说,"我从神那里给你带来一条信息;因着你的罪你被定罪了。" 我惊奇地望着他;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我的名字叫律法。" 我伏在他脚前,好像死人一般。 "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 我躺在那里,他把我击打。他击打我,直到我的每一根肋骨好像都要断了,肠子都流出来了,我的心在我里面如蜡熔化;我好像被挂在刑架上 — 被烙铁戳着 — 被灼痛的鞭子抽打。我的心被极度的忧伤占据了上风。我不敢抬起眼睛,但我在心里想,"也许有希望,也许有怜悯会加给我。也许我所得罪的神会接纳我的眼泪和我要改良的承诺,我也许就能活下来。" 但当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击打更加沉重,我的受苦比以前更加剧烈,直到我完全没有了指望,我再也没有什么好依靠的了。深深的黑暗围绕着我,我听见一个声音,好像在哭泣咬牙切齿。我在心里说, "我被扔在外边,他不再看我,我被神完全厌弃,他在怒气中把我当作大街上的泥土一般践踏。" 然后有一位过来,是悲伤但充满着爱,他腑身看着我,说,"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我在惊奇中起身,他带着我,他把我引到一个竖立着一个十字架的地方,他似乎从我视线里消失了。但他又出现了,挂在那里。我抬头看着他在那十架上流着血。他的双眼用无法言说的爱的注视射入我的灵里,一瞬间,望着他,我心灵所受的鞭伤就得到了痊愈;那开洞的伤口得到医治,那折断的骨头欢喜;披在我身上的烂布全被挪开;我的灵如遥远北方无瑕的雪一般洁白;我灵里欢唱,因为因着那被挂在十架上的他,我得救了,被洗干净,得到赦免。哦,我何等惊奇自己竟可以得到赦免! 我大大惊奇的不是那赦免,我惊奇的是这竟会临到我身上。我惊奇他竟然能够赦免像我的罪那般的罪,如此的罪行,如此众多,如此污秽, 在这如此控告的良心之后他竟然有能力平息我灵里的每一个波浪,使我的心如河面一般不受打扰,平静安息。他的名对我的灵来说是奇妙。但是弟兄姊妹,如果你已经经历了这些,你就可以说你认为他是奇妙 — 如果你现在感觉到这点,就在此刻一种称谢的惊奇之感使你的心狂喜。

当你们第一次听到怜悯的声音向你说话,自从这有福的一刻起他对你们来说岂不是奇妙吗? 你们是何等常常落在悲伤,疾病和懊悔里! 但你们的痛苦已经变得轻省,因为耶稣基督在你们的病榻上与你们同在;你们的挂虑变得根本不是挂虑,因为你们能够把你们的重担卸给他。那威胁着要把你压垮的试炼,反过来把你抬升到天上,你们说 "多么奇妙,耶稣基督的名给我如此的安慰,如此的喜乐,如此的平安,如此的信心"。许多不同的事情让我回忆起相隔差不多两年前的那一段时光。亲爱的,我们永远不应忘记主的审判,籍着在公义中可怕的事情他回答了我们的祷告,他要在这个家里面赐给我们成功。我们不能忘记人们是如何被分散 — 一些羊被杀害,牧者他自己被击打。我也许没有向你们亲自讲过我自己痛苦的故事。也许从来没有一颗心是如此接近精神错乱的火炉边缘,然而却不受伤害得以逃离的。我在那火中经过,直到因着热气我的头发好像都变硬了。我的大脑备受打击。我不敢仰望神,那曾经是我安慰的祷告,如果我尝试祈祷,变成我害怕惊恐的原因。我永远不能忘记我第一次得到复原的那个时候。当时我在一位朋友的花园里。我在独自一人行走,默想着我的痛苦,我被我那满有爱心的朋友的恩慈大大激励,然而这痛苦实在过于沉重,过于我的心所能负担的,这时突然耶稣的名在我脑海里闪过。基督他自己对我好像变得可以看见。我站着不动。我心里燃烧的熔岩被冷却下来。我的痛苦得到平息。在那里我跪下,那曾经看起来好像客西马尼园一般的园子对我来说我变成了乐园。这对我来说是如此不可思议,除了耶稣的名没有什么能够把我挽回。那时我确实想在我一生的日子里我要更好爱他。但有两件事情是我所惊奇的。我惊奇他竟如此善待我,我更加惊奇我对他竟然如此忘恩。但从那时候起他的名字对我来说一直是"奇妙",我一定要记下他为我的心所成就的一切。

现在弟兄姊妹,你们要发现,在你们每一天的生活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试炼和困难,他都要籍着它们成为更加奇妙。他把困难送给你们,好像黑色的衬底,要让他名的钻石更加闪亮。如果不是在火炉中把它们找寻出来,你们就永远不会晓得神的奇妙。"在海上坐船,在大水中经理事务的,他们看见耶和华的作为,并他在深水中的奇事",除了在那深水中,我们将永不能看见神的奇事;我们必须要进到那深处,然后才能知道他的能力和他拯救大能的奇妙。

我要离开这一点,不再说什么了。有时候你和我讲到基督,"他的名确实是奇妙,因为我们靠着它被带着上升离开这个世界,被带到天堂的大门跟前。" 亲爱的,如果你不明白我将要吟诵的诗歌,我真的要可怜你了。有这样的一些时候,基督徒觉得地上的诱惑力被击碎,他的翅膀扩展开了,他开始飞翔;他翱翔到高处,直到他忘却了地上伤痛,把它们远远抛在身后;他继续升高,直到他忘记了地上的喜乐,把它们留在身后,如同远远在下面的山顶一样,就好像鹰飞翔向着太阳;他上升,上升,上升,他的救主几乎在有福的异像中完全显现在他面前。他的心充满了基督;他的灵仰望着他的救主,那遮蔽使他看不到救主的面容的云朵好像散去了。在如此的这么一个时刻基督徒可以和保罗产生共鸣。他说, "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 但我好像是 "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 这被提是怎样产生的? 是因着箫,竖琴,喇叭,八弦琴,和各样乐器的音乐吗? 不是的。那么是怎样产生的呢? 靠着财富? 靠着名望? 靠着富有? 啊,不是的。靠着意志坚定? 靠着性格开朗? 不。是靠着耶稣的名。这一个名字就足以把基督徒带到欣喜万分的顶峰,在那与之接壤的地方,有天使在无云的日子里飞翔。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