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与基督相交 — 一篇受浸聚会讲道 摩 3:3

I. 那么第一点,基督徒,我们要向你努力表明,在你可以与他同行之前,在你的主和你自己之间一定要有一种怎么样的同心。我们要用一种很简单的方法来说明。我们要抓住这个比喻,我们要看,一个人要和另外一个人同行,有几样事情是必不可少的。

那么第一,相当肯定的是,如果我们要与基督同行,我们就必须要行在同一条道路上。如果一个人头转向一个方向,另外一个人头转向相反的方向,这两个人是不能同行的。如果一个人转向右边,另外一个人转向左边,他们是不能同行的,尽管他们可能通过不同的路径抵达同样的终点,但除非他们沿着同一条路走,他们是不能同行的。确实,如果他们就算分开几步远,也是可以有小小的交谈的,但如果一个人走在路的这边,另外一个人走在另一边,我们就会认为他们的相交是相当遥远的,他们的爱是相当冷淡的。但他们走在同一条路上越亲近,他们就越能够彼此相交。

在这里,神的儿女,尽管你不是因着你的好行为得救,你的得救并不依赖于你的行为,但要记住,你与神相交是依赖于你的行为的。除非你顺服他的命令,否则你就不可能与基督有相交。一个基督徒犯错误,他就要被许多愁苦刺透。神的儿女离弃了神的道路,哎呀,就像我们经常那样做的,从旁门走下去。到了小径草地,他不愿意让他的主和他一起去到小径草地。如果我们靠我们的自我意志,选择我们自己的道路,我们就一定要单独走我们自己的路了。如果因为某些看上去的欢乐,或者某些想象中的好处,我们不是跟着火柱云柱,而是跟从着我们自己愿望的鬼火,我们就要独自走路了,也是走在黑暗之中了。在哪里有责任呼召我们,基督就和我们同行到哪里,如果责任呼召我们进入烈火的窑中, 人子要在那里;如果他带领我们进入狮子坑中,他要在那里封住狮子的口。 如果但以理因着忽视责任,要回避人所威胁的毁灭,他是不会和他一道去到那里的。尽管主要和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一同进到烈火窑的热力之中,然而,如果他们低头去拜金像,他是不会和他们同去的。主说,“你们若行事与我反对,我就要行事与你们反对。”

在这里我必须要小心我所说的,免得被人误解。我不是说基督会离弃他的百姓,把他们毁灭,而是他会离弃他们,拿走他们与他自己的相交;我再重复一遍,尽管得救不是取决于好行为,与神相交却是取决于这点的,在基督和那充满罪的人之间是不会享有相交的。一个人可能有极多的罪,然而却是得救的;有极多的软弱和不完全紧紧抓住我们所有的人。但如果我们活在罪中,如果我们在任何地方干犯了神的命令,我们与基督分离的程度就是按着我们犯罪的程度的。罪可能不能把我们杀死,但它可以使我们生病;它要把基督的右手从我们的头下面挪开。基督徒,所以应当小心,你要行走在你主的脚踪里,努力顺服他的律法,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公义,清醒,敬虔度日。你当像迦勒那样完全跟从主。努力在各个方面认识他的旨意,然后行出来;按你主所命定的一切方法行你的路程。要记住他所有的命令,行出他各样的命令,把你自己交托给他各样的处置;你自己不可像马或骡一样,没有认识,嘴里必须用嚼子或者缰绳约束着,免得它们会靠近你;你而是要被主亲眼引导,在他命令的道中奔跑,你就会发现它们是令人愉快的道路。这就是第一点,那些同行的人一定要走在同一条路上。

而且,走在同一条路上,他们还要有同一的动机。两个人可能走在同一条路上,但设想他们是带着完全相反的目的行走。一位律师和一位他打算对其大敲竹杠的人并肩行走。那可怜的人应当知道,在他旅程的终点他要被人打劫,这两位行路的人就不再有任何的相交了。假设两人同行,一个人是打算对另外一位采取行动的,他们之间就不会有任何的相交。假设他们要彼此争战,他们之间就不会有任何相交。假设两个人都去同一场选举,打算投票给互相反对的候选人,他们是不大可能彼此有甜美的相交的,尽管他们可能走在同一条路上。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走在同一条道路上,还要带着相同的动机。

也许你会问,“我们可能和基督同行一条道路,然而却不是带着相同的动机吗?”那是肯定的。你看见一个人,看上去和一位基督徒一样相当圣洁;他看上去像一位真正跟从主的人一样顺服主。就礼仪来说,他是第一个遵守的;就道德的责任,他最一丝不苟地去尽责;但是你问他为什么他要做这一切,他说因为他希望靠这些来拯救他的灵魂。马上他和基督就分开了;基督称这样的人是敌基督,他们是公然的敌人。你在努力自己救自己,难道不是吗?那么基督是一位救主,你也要成为一位救主了;那么你和他就是为敌的,但如果你走在这条路上,要被恩典所拯救,希望用你的嘴唇,用你的生活来表明你的感恩,那么你就不会想抢夺基督作为君王和祭司的任何尊严,你就不希望立你自己作锡安的另一位王。但如果你行在这条路上,怀着和基督作对的动机,你就不能和他有任何的相交。

我们在主的晚餐中可以享受和基督非常有福的相交,但是如果任何人来到主的桌子前,仅仅是想这可能会给他带来好处,拯救他的灵魂,他就和基督没有相交,因为这不是基督的目的;洗礼也是一样,这圣礼是在基督的死和埋葬上与他相交的蒙福手段,然而如果有人希望受洗,以为守这圣礼会救他的灵魂,那么就没有相交了。如果有人更关心这行为的本身,胜过命令此事的基督,所以我们的责任就是这样行,从人以为水,以及埋葬在其中的身体有任何的效力的那一刻起,与神的相交就停止了;因为除非我们带着基督的动机,或者带着合基督心意的动机来做任何事,否则我们就不能与他同行;除非二人同心,否则不能同行,不仅要在所行的路上同心,还要在行这路的目的上同心。

还有,两个人可能走在同一条路上,他们可能带着同样的目的行走,然而他们可能不能彼此交谈,除非他们行走的步调一致。如果一个人今晚快快走回家,另外一个人,他是住在同一个家里,是非常慢地爬行,也许他们走在同样的大街上,然而他们却不彼此说话,因为一个人先于另外一人早早就回到了家。同样,在我们所走的路上我们一定要在步调上同心。为什么许多基督徒和耶稣没有相交?这是因为他们走向天堂太慢了,主耶稣把他们撇在了身后。他们是如此不冷不热,如此冰冷,如此漠不关心,他们热情如此之少,爱如此之少,他们要荣耀神的真正愿望是如此之少,以致耶稣快快的心不能受约束和他们一起耽搁。

有人会说,“哦!我尽可能快走,但我只是一个可怜软弱的人;我看见别人跑,我通常只能爬;我跑的时候,我看到别人在飞。”亲爱的,基督不是按照你行走的速度来衡量你的同行。如果你想松懈,那么主耶稣会离开你,在你面前走;你可能发现受苦的鞭子在你身后,催促你的心走得更快。约翰班扬描绘了一幅极好的画面。他说,“如果你派一位仆人去买药,他走得尽可能快,也许他骑着一匹可怜的老马,他不能让它跑得快;但是主人不是按着马跑的快慢来衡量步伐,而是按着仆人希望马跑的快慢来衡量,他说,‘那人如果可能是会走得很快的;如果你让他骑上一匹有一些力气的马,他会回来,带着药。’”我们可怜的血肉之躯也是如此。我们所驾驭的是如此糟糕,我们所能行的步伐是如此小;但是主耶稣衡量我们的步伐,不是按着实际走过的距离,而是按着我们的心愿。当他看见我们在祷告中仿佛踢着马,拉着缰绳,努力使我们可怜的血肉之躯上升到敬拜和热心中,那么他接纳做事的心愿,基督会停下来,和我们这些可怜的门徒走在一起。但如果我们的愿望是冰冷的,我们变得懒惰,我们为基督只做一点事情,甚至什么也不做,如果主耶稣说,“这人不遵行我的话,不守我的教训;我不会与他一起吃饭,他不能和我一起吃饭,我要给他足够的安慰使他活着;我要给他足够的灵粮,使他的灵魂不致饿死,但我要给他可怜的饮食,直到他全心全意归向我,我就要接纳他进到我怀里,向他显明我的爱”,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还有一件事情,你可以设想两人走在同一条路上,带着同样的目的,步调一致;但他们不是同行,以致可以彼此相交,因为他们不喜欢对方。没有爱的地方(这也许是这节经文最完满的意思)就不会有相交。除非两个人同心,他们就不能同行。你们认识我们一些非常优秀的相信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朋友,假设他们中有一个人遇见一位阿民念主义者,你是不能想象他们之间会有一刻的交谈,除非这是某些争吵,彼此的对骂。假设某位很好的严格浸信派弟兄向我们这些原则更宽广的人讲话,他用他的重武器攻击我们,因着我们爱所有爱主耶稣基督的人,欢迎所有我们相信主已经接纳的人到主的桌前这大罪攻击我们。但是就相交而言,我们的弟兄可能不得不走在路的另一边;他想为了他自己看法的尊严,一定要保持一点的分别,一点的不同。我们认识有一些弟兄,他们的脾气是特别糟糕的;他们看来浑身长着硬毛硬刺,去扎,去惹所有任何碰巧和他们走在一起的人。你不能和他们有相交,你和他们同行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会觉得全程自己小心翼翼更好一点,因为他们肯定会误解你说的话。一定要有同心,在意见上一致,否则两人就不能同行。

哦信徒,你和主耶稣同心吗?请说,你爱基督吗?你经常思想他吗?你是否有努力去荣耀他,述说他的美名?你认为他是万人中的第一人,是全然可爱的吗?你是否觉得他对你也有一种好的看法?他有没有对你说,“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 ”?他有没有对你的心说温柔的话,使你知道他怜爱的心肠为你打开?啊,那么你和你的主相交就容易了,因为你们两颗心是包裹在一起,包裹在同一的生命相交之中的,所以你和基督同行是有可能的。你和他看法一致吗?基督的话语是你的真理吗?你有没有受到教导,除了那来自耶稣的以外,你要放弃所有的神学?你能这样说吗,“他是我在律法和福音上唯一的拉比,唯一的先生;我可以像马利亚一样坐在他的脚前领受他的话语,相信他所有出口的就是神的真理”?信徒,如果是这样,你和基督之间的相交就是容易的;因为当两人在思想上,在目的上,在方法和感情上相同,那么他们就能同行。在这第一点我花了太多时间,其余两点只能简单提一提了。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