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异端

作者:马太麦马安博士

(节选自《魔鬼的货色,教会中的异端》一文)
http://www.apuritansmind.com/Pur ... rchandiseHeresy.htm

正如清教徒俄巴底亚·撒域(Obadiah Sedgwick)所说的,“我们当留意,谬误的观点要成为异端,那么他(那持这种谬误观点的人)一定要是一位口头承认是基督徒的人。” 这就是说,异端是寄居在教会里的,必须要从教会里被赶出去。

撒域在十七世纪向英国国会所作的一篇布道中列举了在他那个时候存在的,危害教会的异端。这里需要我们留心的是,在信仰正统的年代(16,17世纪宗教改革和清教运动影响的年代),当时的牧师,神学家和学者相信对教会来说这些观点是最危险的,是彻头彻尾的异端。这些观点如下(这是他们所列的清单):

1) 新旧约圣经的经文对我们基督徒没有约束力,除非是圣灵(现今)向我们启示,说明这就是神话语的地方,否则新约也没有约束力。
2) 神在创世之前从来没有爱一人胜过爱另外一人,所有的命令都是有条件的。
3) 没有原罪。
4) 人的意志依然是自由的,甚至是超自然的。
5) 圣徒可能完全,最终从恩典中堕落。
6) 基督为所有的人同样死了,就是他的死的拯救的功德扩展到所有堕落的人,正如扩展到所有的选民身上一样,就是扩展到魔鬼,正如扩展到人一样。
7) 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满足神的公义,而是为了宣告这公义;不是为我们取得神的爱,给我们神的爱,而仅仅是一位荣耀的福音宣告者。
8) 如果神的儿女犯罪,他根本不会不喜悦。
9) 成圣是一种肮脏,如粪土般的资格条件。
10) 悔改的教训是毁灭人灵魂的教训。
11) 禁食和降卑是守律法,可憎恶的做法。
12) 人的灵魂不是不灭,而是要死的。
13) 没有天堂给义人加上冠冕,没有地狱折磨罪人。
14) 民事长官是敌基督的,只不过是篡权的人。
15) 地上的事奉,以及它们现在的按立,都是敌基督的。
16) 给猫狗,马匹施洗是合法的 (一些人为这一些动物这样做了,即使不是为了所有或更多的动物这样做),这就好像是给信徒的婴孩施洗一样。
17) 今天全世界都没有真正的事奉,他们说,自从最后一批使徒死去以后,就是普遍叛教的开始,就已经没有真正的事奉。
18)在某些使徒被兴起,被差派之前不会有事奉;当这些使徒临到的时候,那时也有真正的传福音的人和牧师,但在这之前不会有。
  
他们认为这些异端,按照在神话语中与之相反对的真理,是当被定罪的。所以我们可以问,如果按照同样的信心原则加以衡量,今天还有什么教会和宗派能站得住?如果16,17世纪历史性的教会,改教家,学者和牧师把他们的圣经标准加在今天的教会上,还有谁可以站立得住?看来今天的标准就是宽容,而在“福音派基督徒”当中,坚信圣经真理成了一句口头说的话。撒域再一次正确地说,“我们看自己是盟约的基督徒。所以我们每一个人的灵魂都被神所约束。有任何必死的人能解除我们的约束吗?我们在几个地方向至高的神举手,要根除异端和虚假的教训。”无疑撒域指的是在庄严盟约(Solemn League and Covenant.)之下神学家们和国会与苏格兰教会所立的盟约。然而我们看到,像这些的作者和传道人与那大蛇的伎俩在争战,而在当代的基督教会中,一波又一波的异端抬起他们丑陋的头颅,却没有多少人对他们说什么,更不用说威胁要把他们赶出教会了。也许教会再次有一个庄严盟约,这会带来一些好处?啊 – 但这要所有宗派采取行动,在当今文化中,看来在根本上是最不可能的。今天要所有宗派都认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分争是家常便饭。各宗派要认同真理的基要,而很明显的是,他们还不能认同上面讲到的撒域的短短清单。换言之,就历史性而言,古时的学者,牧师和神学家认同诺斯底派(Gnosticism),孟他努斯主义(Montanism),圣父受苦论(Patripassianism),从属说( Subordinationism),神格唯一说(Monarchianism),嗣子说(Adoptionism) ,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 ,亚流主义(Arianism),亚波里那流派(Apollinarianism),伯拉纠主义( Pelagianism),涅斯多留主义(Nestorianism), 优提克斯主义(Eutychianism),阿民念主义( Arminianism),芬尼主义( Finneyism)和一群其他的“主义”都是异端。那么教会今天怎么可以宽容这些?是什么使得教会比250年前更加宽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