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神不改变 -- 玛 3:6

神不改变

司布真讲道第1号

1855年1月7日安息日早晨

“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 玛 3:6


有人说,“人文研究应以人为本”。 对此我不反对,但我同样相信研究神的选民当以神为本;研究基督徒当以神为本。能吸引神的儿女注意力的最高的科学,最崇高的猜想,最大能的哲学,就是他称为他的父的伟大的神的名字,本性,位格,工作,作为和存在。人思想神时是对思想极有好处的。这个题目如此浩大,我们所有的思绪都迷失在它的深邃之中;它是如此深入,我们的骄傲都要被它的无尽所淹没。其他的题目我们可以思想,摸索;在它们里面我们感到一种自我满足,我们会想,“看,我多有智慧。”但是当我们来到这科学之主面前,发觉我们的铅垂线不能测透它的深度,我们如鹰一般的眼目不能穷尽它的高度,我们于是掉头思想,虚妄的人可能自觉有智慧,但他不过是野驴的驹子,我们要庄严宣告,“我不过从昨日才有,一无所知。”没有思想的题目比对神的思想更令人思想谦卑的了,我们不得不感慨

“伟大的神,你是何等无限,
我们是何等毫无价值的虫子而已!”

尽管这个题目使人思想谦卑,但它也令人的思想得以扩展。那经常思想神的人,要比那些只是在这狭窄的星球上独步自封的人思想更为广阔。一个人可能是自然学家,炫耀他剖析甲虫,解剖苍蝇,或者用人几乎读不出来的名字给昆虫和动物分门别类的能力;他可能是一位地质学家,能够讨论大懒兽和蛇颈龙,以及所有绝了种的动物,他可能认为他的科学,无论是什么,令他的思想变得崇高,变得开阔。我敢说确实如此,但毕竟说来,最能扩展人心的极好的研究就是关于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学问,以及荣耀的三位一体中关于神性的知识。没有什么比敬虔,热诚,持续研究神这伟大的题目更能如此扩展人的智力,更令人的整个灵魂升华的了。这个题目令人谦卑,使人开阔,它也给人带来极大的安慰。哦,在默想基督的时候,各样的伤口都得到膏药的涂抹;在沉思父神的时候,各样的悲伤都得平静,在圣灵的作用下,各样的痛苦都得安慰。你要扔掉你的悲伤吗?你要埋没你的担忧吗?那么,使你自己扎进神那最深的海洋里;迷失在他的广阔中,你就要像从得安息的床榻上起身一样,重新精神为之一爽,得到振奋。我不知道除了敬虔默想神这个题目之外,还有什么是如此安慰人心,如此平静忧伤痛苦的大浪,令试炼的狂风止息的。今天早上我邀请你们来思想这个题目。我们要向你们表明这其中的一个看见,就是荣耀的耶和华永不改变。我选的这节经文说,“我是耶和华(它本应如此翻译),我是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

今天早上我们要讲三件事情。第一,一位不改变的神;第二,从这荣耀的属性得到益处的人,“雅各之子”;第三,他们因此所得的益处,他们“没有灭亡”。我们要讲这三点。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