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神不改变 -- 玛 3:6

I. 首先,在我们面前的是神不改变这个真理。“我是神,我不改变。”在这里我要努力解释,倒不如说是努力进一步阐述这说法,然后用一些论证证明它的真实。

1. 要解释这节经文,我首先要说,神是耶和华,他的本质不改变。我们不能对你们说神性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们所说的神,他的实体是什么。这是一种存在,这是一种存有;但这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然而不管这是什么,我们所称之的他的本性,这本性永不改变。必死事物的实体是不断变化的。带着白雪为冠冕的高山,在夏天脱去他们变旧的皇冠,变成河流在山边缓缓流下,而风暴的乌云给他们另外一项冠冕;海洋带着大浪,当阳光亲吻浪潮,把水分变为水汽扯到天上的时候,海洋就失去它的水分;甚至太阳本身也需要从无限大能的神手中得到新鲜的燃料,去补充他不断燃烧的火炉。所有的被造物都改变。人,特别就他的身体而言,是不断在变化之中。很有可能现在我身体里面没有一个分子和几年前的一个相同。这身体因活动被消耗,它的原子被摩擦除去,同时物质新的分子不断积累到我身体里面,身体得到补充,但它的实质是改变了。构成这个世界的正不断消逝,就像河水一样,水滴流走,其他的接上来,使得这河流还是满满的,但在它的构成上是不断变化。但神永远是一样的。他不是由任何物质组成的,而是完全的灵,实质上,灵气上的灵,所以他不改变。他永远是一样的。他永恒的额头上没有皱纹,时间没有令他颤抖,年岁没有在他身上留下逝去的记号,他看着时间流逝,但对于他来说,时间永远是现在。他是那位伟大的自有永有者,伟大的不改变的那一位。你们当注意,当他的本质和人性联合时没有发生改变。当基督过去真的用不能不死的土给自己束腰的时候,他神性的本质没有改变;肉身没有变为神,神也没有因着本性实际的变化而变为肉身,这两者是以本质的联合联系在一起,但神性依旧不变。当他是马槽里的婴孩,这和他张开天幕的时候是一样的;挂在十字架上的是同一位神,他的血如红色的河流流下,这同一位不变的神用他永远的肩头背负这世界,在他手中把握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他本质上永远没有改变,就算在他道成肉身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是永在的,永恒的,同一位不变的神,是众光之父,在他没有改变,没有转动的影儿。

2. 他的属性不改变。古时神的属性如何,现在也是如此,对每一样他的属性我们都可以唱到,“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如此,世界没有穷尽,阿们。”他说话,使这世界从不存在的腹中诞生的时候,他岂不是大能的,有能的神吗?当他堆积起大山,挖出空地给隆隆的深处的时候,他岂不是全知的吗?是的,那时他是大能的,他的手臂现在也没有发抖;他依然是大能的巨人;他滋润的精神没有枯竭,他灵魂的力量永远一样。当他筑造这极大的地球,当他立下宇宙的根基时,他岂不是满有智慧吗?当他为我们的拯救作计划,当从万古的起头他作出这令人敬畏的计划,他岂不是满有智慧吗?是的,他现在满有智慧,不是没有那么有技巧,知识更少了;他察验万事的眼目没有昏花,他的耳朵听到他百姓所有的呼求,叹息,哭泣和呻吟,这并不因着这些年间他垂听他们的祷告而发沉。他的智慧没有改变,他现在和永远一样知道得一样多,不多也不少; 他有同样完美的技巧,同样无限的预见。他的公义不改变,赞美他的名。他过去公义圣洁,他现在公义圣洁。他的信实没有改变,他应许,他要使之成就;他说了,这必要成就。他本性的良善,慷慨和温和没有改变。他过去是全能的父,他现在没有变为全能的暴君;他坚强的爱如磐石,不被我们不义的风暴所摇动。他的爱不变,赞美他宝贵的名!当他第一次立约的时候,他的心是何等充满对他百姓的爱。他知道,为了立定这约的条款,他的儿子必须要死去。他非常清楚,他必须要把他所最爱的从他心肠里撕裂开来,差遣他到这世界上流血死去。他毫不犹豫签署了这极大的盟约,他也不回避它的成就。他像过往一样爱是极大的,当阳光不再照耀,月光不再发出它微弱的光线,他依然爱,直到永远永远。要讲神的每一样属性,我都要在上面写上“永远不变”。讲你所能讲的关于神的任何一样事情,你可以说不仅这过去如此,而且在光明的未来它依然保持不变,“我是耶和华,我不改变。”

3.还有,神的计划不会改变。一个人开始建造,但不能完工,所以他改变了他的计划,在这样的情形里每一个聪明人都会如此,他在一个较小的根基上建造,重新开始。但是曾经有人说过神开始建造,但却不能完工吗?不,当他可以调遣的是无穷无尽,当他的右手可以创造诸世界,如同清晨数不尽的露珠,他会因为没有能力而停在原地吗?因为他不能实现计划,他就反转,改动,或者搅乱他的计划吗?有人说,“但是也许神从来就没有计划。”先生,那么你是认为神比你还要愚蠢吗?你会没有计划就去工作吗?你说,“不会,我总是有一个计划。”神也是如此。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计划,神也有一个计划。神考虑周详,在他行出来老早之前,他已经用极大的智慧安排好了一切,他一旦安排好,你就可以肯定,他决不更改。他说,“这要成就,”掌管命运的大手把它记下,它就得以成就。“这是我的旨意,”它就要坚立。地上,地狱都不能把它改变。他说,“这是我的命令,”天使,把它传扬出来,魔鬼,把它从天城的城门拉下来吧,但是你不能改变这命令,这要成就。神不改变他的计划,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大能的神,所以他能按他喜欢的行事。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全然智慧的神,所以不会计划错误。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他是永远的神,所以不会计划没有实现就死去。他为什么要改变呢?你们这些没有价值的存在的微粒,一天的蜉蝣!你们这些在这生存树叶上的爬虫!你们可以改变你们的计划,但是他永远,永远不会改变他的计划。他告诉我,他的计划是拯救我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就是安全的了。

“我的名字写在他的手心上
永恒也不能把它涂抹;
这要带着不可磨灭的恩典,
印记在他心上。.”

4. 还有,神的应许不会改变。啊!我们喜爱讲论神甜美的应许;但是如果我们以为其中一样可以改变,我们就再也不会讲论它们了。如果我想英伦银行的钞票下周将无法兑现,我就不会接收它们,如果我想神的应许永远也不会实现,如果我想神把改变他应许里的一些字句看作是正常的,那么我就要和圣经说再见了!我要不变的事情:当我看圣经的时候,我发现我拥有不可改变的应许,因为“藉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他已经签署,确认,印证了他的各样应许。福音不是“是和不是”,它不是今天答应,明天否认,福音而是为了神的荣耀都是“阿们”的。信徒!你昨天得到一个甘甜的应许,今早你读圣经的时候,这应许不再是甘甜的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以为是应许变了吗?啊,不是的!你变了,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吃了一些所多玛的葡萄,你的嘴就失了味觉,你就尝不出甜味了。但是那在这里的蜜还是一样的,肯定还是同样宝贵。神的一位儿女说,“哦!我从前把我的房屋牢牢建在一些稳固的应许上,然后来了一阵大风,我说,哦主,我倒下了,我失丧了。哦!应许没有被吹倒,根基没有被挪移,你所建的是小小的“草木禾秸”的屋子,倒下的是它。你在磐石上被摇动,但不是在你下面的磐石被摇动。但让我告诉你活在这世界上的最好办法。我曾经听一位绅士对一位黑奴说,“我想不通你为什么在主里总是这么快乐,而我常常沮丧。”他说,“嗨先生,我紧紧躺下贴着应许,我在那里躺下,你站在应许上面,你和它有一点关系,当风来的时候你倒下了,你就大喊,‘哦,我倒下了’,而我立刻紧紧贴着应许躺下,所以我不怕跌倒。”那么,请让我们总是这样说,“主,这是应许,你的任务就是使它成就。”我紧紧躺下贴着应许!我不会站起来。这是你应当去的地方,俯伏在应许之上;要记住,每一个应许都是磐石,是不变的。所以,在他脚前你自己要伏下,在那里永远安息。

5. 但现在要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破坏这个主题。对于你们一些人来说,神的威胁是不改变的。如果每个应许都要坚立,立约的每一个起誓都要成就,那么罪人,你当注意!留心这话,听听你属肉体的盼望的丧钟,看看属肉体的信靠的丧礼。神的每一样威胁,正如每一样应许一样,都要实现。讲到命定,我要告诉你们一项命定:“相信的不被定罪。”这是一项命定,一条永不改变的定规。 按你所喜欢的做一个好人,按你所能的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按你所能行事端正,那不变的威胁还在那里,“不信的必被定罪。”道德家,对此你有何话可说?哦,你希望可以把它改变,说道,“不过圣洁生活的必被定罪。”这是真的,但圣经不是这样说的。圣经说,“不信的必被定罪。”这是使人跌倒的石头,那绊倒人的石头;但你不能把它改变。圣经说,你要么相信,要么被定罪;请注意,神的威胁和神自己一样是不变的。当地狱里一千年的折磨过去,你望上高天,看见那用火焰燃烧的字写着,“不信的必被定罪。”“是主啊,我现在已经被定罪了。”然而它仍是说要“必被定罪。”当百万公顷的土地被推开,你因着你的痛苦筋疲力尽,你眼望上面,仍然看到的是“必被定罪”,没有改变,没有修改。当你以为永世已经发出它最后的威胁,我们所称之为永世的那每一个部分已经结束,你仍然要看到在上面写着,“必被定罪。”哦,想起这是多么可怕!我怎么敢说出口?但我一定要这么说。先生们,你们一定要受到警告,“免得你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你们一定要知道严酷的事情,因为如果神的福音不是严酷的事情,律法是严酷的;西乃山是严酷的。那不警告罪人的守望之人有祸了!神在他的威胁上是不改变的。哦罪人啊,要小心了,因为“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6. 我们离去之前必须还要提一点,这就是,神在他爱的对象上是不改变的,不仅他的爱不变,他爱的对象也不变。

"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
基督的羊要堕落,
啊!我易变,软弱的灵魂,
一天早就堕落千次。"

如果神一位宝贵的圣徒灭亡了,所有的人都可能灭亡;如果在约中的一位失丧了,所有的人都可能失丧,那么就没有一条福音应许是真实的了,圣经就是谎言,里面没有一点值得我去接受。当我可以相信神的一位圣徒可以最终跌倒,我就要立刻成为一位异教徒。如果神曾经爱我一次,那他就要永远爱我。

“如果耶稣一次把我照耀,
那耶稣就永远属我。”

永远之爱的对象决不改变。那神所呼召的人,他要称他们为义;那他已经称义的人,他要使他们成圣;那他使他们成圣的人,他要使他们得荣耀。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