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神不改变 -- 玛 3:6

I. 我也许花了太多时间,只是扩展阐述一位不改变的神这个看见,我现在要尝试证明他是不能改变的,我不是很擅长证明的传道人,但是我要提的一条论据就是:一位神,他本身的存在和存有,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不可改变。让我想一想,有一位神,这位神管治,管理万有,这位神创造世界,坚立,维持这世界。他会是怎样的一位神?我想到的是,你是不可能想像他是一位可以改变的神的。我想这个想法和常识是如此对立,你用片刻去思想一位改变的神,这句话本身看来就是矛盾的,你不得不说,“那他一定是某个人,”这就是摩门教对神的看法。我想,要想像一位改变的神,这是不可能的事,对我来说是如此。其他人可能有能力这么想,但我不能。我不能想像有一位改变的神,正如不能想像圆形的正方形,或其他荒唐的事情一样。这事情看来如此对立,当我说到神的时候,我不得不带着他不改变的观念。

2. 嗯,我想一条论据就足够了,但也许可以在神的完全这个事实里面找到另外一条论据。我相信神是完全的神。如果他是完全的,他就不能改变。你看不出这点吗?假设我今天是完全的,如果我真的能改变,在改变之后,明天我还完全吗?如果我真的改变,我就是从好变得更好,如果我可以变得更好,我现在就不可能是完全的,否则就是从更好变成更差了,如果我更差了,那时我就不是完全的。如果我现在是完全的,我就不能被改变,否则我就是不完全的。如果我今天是完全的,如果明天我要完全,我那时就一定要保持同样。所以,如果神是完全的,他一定是同样的,因为改变意味着现在不完全,或者那时不完全。

3. 还有,神是无限的这个事实,要把改变排除出局。神是无限的存有。这是什么意思?没有人可以告诉你他说的无限存有是什么意思。但不可能存在着两种无限。如果一样事情是无限的,那就没有余地给任何事情留下了,因为无限意味着所有。它意味着没有限制,没有局限,没有尽头。不可能有两种无限。如果神今天是无限的,如果有两种无限,那么明天他就要改变,成为有限,但那是不能的。假设他是无限的,然后改变,他一定要变为有限,就不能成为神了,他要么今天有限,明天有限,或今天无限,明天有限,或今天有限,明天无限,所有这些假设都是同样荒谬的。他的存有是无限的存有,这个事实立刻就粉碎了他的存有是可以改变的存有这个想法。无限这个词在他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写上了“不变”。

4. 但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看看过去:在那里我们要找到神不变的本质的一些证明。“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岂不可以这样论到耶和华,“他已经成就了他一切的旨意,实现了他所有的计划”吗?你们去看看非利士;问问它现在在哪里。神说,亚实突,迦萨你的城门要落下,它们现在在哪里?以东在哪里?问问佩特拉城和它毁坏的城墙。它们岂不是用回声响应神说过的这实在的话,“以东要成为猎物,要被毁灭”吗?巴别塔在哪里?尼尼微在哪里?摩押和亚扪在哪里?神所说过他要毁灭的诸国在哪里?他岂不都把它们连根拔起,使全地的人都不再纪念它们了吗?神抛弃了他的百姓吗?他曾不理会他的应许吗?他有没有曾经一次对他的起誓和立约反悔,或者偏离他的计划?啊,没有!请告诉我在历史上神改变的一个例子!先生们,你们举不出来;因为贯穿整个历史这个事实稳稳站立,就是神在他的旨意上并不改变。我好像听到有一个人说,“我记得在圣经上有一段话,在那里神是改变了的!”我也曾经想过这问题一次。我说的这个例子就是希西家的死这个例子。以赛亚进前来说,“希西家你必要死了,你的病是治不好的,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他转脸朝着墙开始祈祷,以赛亚还没有出到外院,神就告诉他回去说,“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寿数。” 你可能以为这证明了神是改变的;但实实在在我在里面压根看不到有一点点的证据。你怎么知道神不知道此事?哦!但神确实知道,他知道希西家要活下来。那么他就没有改变,因为如果他知道此事,他怎么可以改变?这是我想知道的。但你们知道这一件很小的事吗?就是希西家的儿子玛拿西那时候还没有生出来,如果希西家死了,那就不会有玛拿西,不会有约西亚,就没有基督,因为基督正是出于这族谱的。你会发现玛拿西十二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死了,所以他一定是在这件事情发生三年以后出生的。你不相信神命定玛拿西出生,预知这一点吗?当然是这样的。然后他命令以赛亚要去对希西家说他的病没治了,同时也说了这句话,“但我要医治,你就要活了。”他这样说是为了激发起希西家去祷告。他首先是作为一个人说话,“按着所有人的可能你的病是没治了,你一定要死。”然后他等到希西家祷告,然后说出这句话后面的那小小的“但”字。以赛亚没有把话说完,他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人是不能医治的,但” (然后他走出去了。希西家祷告了一会儿,然后他再走进来说道) “但我要医治你。” 那么,除非在那些与神对抗,希望他改变的人的头脑里,哪里还有什么矛盾的呢?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