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玛拉,苦水变甜 -出15:23,24, 25

三.现在讲第三点 — 求神的帮助,圣灵的帮助赐给我 — 我要讲恩典的帮助。我已经向你们说明了旷野的恶事和人本性的倾向,现在来看恩典的帮助,这真是令人欢喜。首先,如果你要玛拉的苦水被改变,就要把这情形用祷告带到神面前。神用让我们开始做事来开始做事。以色列人向摩西发怨言,摩西把怨言带到他的主那里。在所有的试炼中,要得帮助最确实的方法就是祷告。在天上的药房里,祷告是一种医治百病的良药。祷告连天上都胜过,在地上肯定是无敌的。人或魔鬼都不能胜过祷告,它就像另外一位参孙,要完全打败他们。祷告的箭不会空空返回,它比鹰还要快,比狮子还要有力。哦,落在困苦中的人,把你的情况带到神那里;在至高神面前展开拉伯沙基的信,主要令他的谩骂止息。当我们用祷告把事情带到神面前,一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

注意下一点,就是只要我们一祷告,神就给我们帮助。这帮助就在我们身旁,但除非神把它指示给我们看,否则我们就看不见。“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这棵树已经生长了许多年,目的就是为了被使用。在我们各样的苦难临到我们之前,神已经有了解决这一切的补救办法。对此一种令人欢喜的应用就是看神是如何先采取主动;在我们抵达营地很久之前,如果那里有一口苦水井,那里也有一棵使水变甜的树。在这里和天上之间,一切都预备好了。他已经上到天上,为我们预备一个在他面前的地方,也用他的护理预备了去那地方的道路。但是弟兄,尽管在这必死生命中的每一个困难都有补救,但你和我却不总是能看得见。“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我相信疑惑寨里的每一把锁都有一把钥匙,但是我们对神的应许常常非常糊涂,所以我们迷惑了。如果一个铁匠把他那一大把的钥匙给你,你要把它们翻个够,一次又一次,把它们的一半试一次,也许要试三分之二的,然后才能找到那把对的钥匙;是的,也许那把对的钥匙要在最后才被发现。记起对于各样的苦难,在神的话语里都有一个应许,这总是一种祝福;有一个应许是针对这情形的,是专门为它而设的。但你不是总能找到这应许 — 不,你可能翻遍了圣经才能找到那真实的话语;但是当主把这指示给你看,当它带着权柄进入人心,当人心能将它把握住,大声说,“我的主,啊,这就是这话语;有一个宝贵真理,是能使我伤心的困苦变为甘甜的,的确如此,这是真的。”哦,这是何等的祝福!一切荣耀归与圣灵,他直到今日,随时预备,当他祷告的仆人来到他们的苦水河时,向他们指示那使水变甜的树。

现在来看,那改变玛拉的水的帮助补救可是非常奇怪。为什么要用一棵树来使水变甜?我想在这棵树上没有什么本来就有的功效,尽管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一些旅行的人告诉我们,有一些树是可以用来使水变甜的。在南非有一条河,除非某种树的树枝被放进里面,否则水是不能喝的,放进去以后,河里的苦味被沉积到河底,水就可以喝了。这种事不一定是不自然,或者完全一定是超自然的,尽管我认为在这里的情形中这是超自然的,因为现在在书珥的旷野找不到有可以使苦涩的水变甜的树。无疑这是一件神迹,神也用这件事教导我们一些事情。我们祖先吃了分辨善恶的智慧树上的果子,把一切都弄苦了;有一棵生命树,它的叶子是可以医治万民的。吃这棵生命树的人有福了,这要把那第一次的禁果带入世界的苦涩从他身上取走。一棵树是有生命的,我们岂不可以学到,在真信仰中有有生命的原则,是可以使我们的苦境变甜的吗?仅仅的教义可能不行,但是活的原则必然会这样;这样的原则被扔进我们的愁苦中,这要除去我们的忧伤。

最重要的,这棵被砍下来的树岂不是代表了救主吗?他确实是一棵满有荣耀的树,枝叶伸开,直顶上天 — 但是他一定要因我们的缘故受斧头砍伐之苦;我们今天来思想他赎罪的牺牲,凭信心在他里面安息,生和死的愁苦要被他宝贵的十字架变甜,这尽管本身是苦架,但却是除去所有现在和将来临到我们身上苦涩的解药。

这解药是最有效的。当他们砍下那棵树,把它投到水里,它就使水变甜了 — 他们可以喝这水了,让我向你保证,在我们所有的愁苦中,十字架是最有效的使一切变甜的东西。我把这树放进水里一分钟,然后请你来喝。你是否因疼痛,或者其他形式的患难受苦?我要把十字架放在里面泡一分钟,你的第一个念头就会是 -“在所有这些神叫我来受苦的事情里面,没有一点是对我的罪的惩罚;神已经惩罚了基督,结果是他不能惩罚我:为一件罪惩罚两个人是不公义的,所以在我所受的一切苦中没有一点是对罪的惩罚。”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比这个念头更安慰人的,就是我的愁苦不是一位审判官加在我身上的,不是因为神的愤怒加在我身上的。在信徒像一条河一般的受苦中,没有一滴神的怒气。这岂不是把苦味从磨难中取走,使它变甜了吗?然后我们的思想继续进深。因为基督已经为我死了,我现在是神所爱的孩子;如果现在我受苦,我所有的受苦都是出于父亲的手 — 而且还是出于我父亲的心。他爱我,所以让我受苦;这并不是因为他不爱我,而是因为他确实爱我,所以他击打我。在每一次鞭打中我看到的是为父之爱的另一个表现,这就确实使玛拉的水变甜了。

接着往下想 — 就是父亲的爱加上无限的智慧,所以,在那苦杯中每一样东西都是一点一滴衡量出来,没有一丝痛苦是承受天上的人过分领受的。十字架不是按斤计算,而是按着一丝一克,不,是按着所能想象最小的单位计算的。你所受的苦没有半滴是超过为你的好处和神的荣耀而绝对所需的。这是父的手,出于无限的智慧加在我们身上的,这岂不也令我们所背的十字架变为甘甜么?

确实,思想在我们一切的悲伤痛苦中,耶稣基督与我们一起受苦,想起这点就要令我们高兴不已。哦,身体上的肢体,在你所有的打击中,头也分享这痛苦。救赎主的同情是深的,真切,肯定,敏锐,无误;他决不会忘记他的圣徒。主把他管教的手加在他仆人的身上,与此同时他们可以因为思想这点得到鼓舞,就是在这一切事情上,他在使他们和基督的形象相符。如果他们没有受苦流出的汗滴,他们怎么会认识客西马尼园?如果他们从来没有喊叫说,“我渴了”,或者“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他们怎么会认识基督的受苦?如果他们自己没有受苦,他们就会成为在基督受苦的学校中不及格的学生;喝他的杯,受他的洗,这是一件有福的事,甘甜的事。

还有,当神的儿女所处光景正常,他知道他的境况是他父旨意的结果,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这是神的旨意吗?这是基督的旨意吗?那么这就是我所愿的。我怎敢希望得到和神的爱所命定相反的任何事情呢?

玛拉的水是苦的,我想有时候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高兴的事。假设玛拉的水是甜的,摩西没有祷告神,那树没有被砍下。他们永远不晓得神使苦水变甜的大能。在地上过不曾受到打击的生活,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你说这是令人非常高兴的事。从某些方面是的,对此我不怀疑;但是一个人没有生过病,他怎么会有一颗同情的心?他怎么能鼓舞神的百姓?如果你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试炼,我想,除非某些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你要成为一个严酷,没有温柔的人;我恐怕一些人会变得残酷,粗糙,心硬。其他人在受苦,有谁会不要那给这些受苦带来丰富安慰,带来直到永远的益处的祝福呢?亲爱的,这使玛拉的水变甜的事,后来要带出义的果子的安慰。我们的试炼不是它自己来找我们,除了它什么也没有带来的,和它一起的是足够的恩典,藉着这些恩典,试炼要成为使我们成圣,使我们能和在大光中的圣徒一道继承产业的手段。

我不想在这一点上耽搁你们太久,但是我一定要说,我已经向你们表明这补救非常有效,但它不仅仅是非常有效:它还是把事情提升的。那水是苦的,但它变得绝对甘甜了。那是苦的同样的水变甜了,神的恩典,因着带领我们去思想那出于基督十字架的一切,可以使我们的试炼这本身变得令人欢喜。当我们不仅在受苦中默认承受,还因此欢喜,这就是恩典在人心中的得胜了。“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 当我们能真正说,即使可以,我们也不逃避那立约的杖,这就是一件伟大的事了。按着智慧的判断,一件事情被试炼,这是一件好事,尽管我们不求试炼,但我们接受试炼,不止仅仅是愿意着接受,那苦的对我们来说就变为甘甜了


让我说说,来结束话题的这个部分,就是按灵义解释这段经文,所给我们提示的这补救帮助,对一切试炼都是有效的,对最后死亡的苦水尤其如此。关于死亡的一切,这并不是我们愉悦思想的一个话题,我们需要从神立约的安慰这个方面来看待它。某些弟兄盼望藉着基督再来来逃避死亡,以此安慰自己。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比大卫还要有智慧,大卫可不希望跳过死荫的幽谷,而是相信他并不怕遭害,因为神的杖和神的杆都安慰他。基督的死夺去了死亡的恐怖,复活的盼望和永生的可靠要使我们说:“肯定的是,死亡的苦涩已经过去!”

请记住,如果十字架可以使我们这必死生命的一切苦涩,甚至死亡那最后的苦涩变为甘甜,那么肯定它今天早上也能使我们现在的愁苦变为甘甜。你今早来这里之前岂不是喝过苦杯?我的弟兄,我的姊妹,此刻你觉得灰心吗?马上去到你救主那里,看他是为你受苦,看你与神的和好已经完全,看,因为你荣耀的代替者作成的工作,你的灵魂已经安全,把你的琴从柳树上取下来,把你的蒙灰放在一边,求主用喜乐油,而不是愁苦的油膏抹你,甚至在玛拉的水边,你也要再次歌唱,让鼓声再次响起:“向耶和华歌唱,因为他已经荣耀得胜:他已经把玛拉的苦涩变为甘甜,他已经砍下他赐给我们的那大能的树,这树为了我们把自己交给斧子,被扔进苦水里,从现在起,哦玛拉,你就真是变甜了。”今天你来到这里岂不是好像拿俄米回到她的城说道,“不要叫我拿俄米,要叫我玛拉,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啊,当她把她老年的喜乐,路得和波阿斯的儿子放在膝上,抱在怀中的时候,她很高兴邻舍没有改她的名字,她很愿意仍被人叫作拿俄米。不要叫你自己作玛拉,而要记住主给你取的新名字。这苦水潭不再叫自己是玛拉,不再愿意把愁苦回忆的名字加在自己身上,你的忧愁已经够要把你的回忆变苦,不要协助它们去把你刺伤。用另外一个名字来称呼这口井,忘记玛拉,要记住医治你的耶和华,医治你和那水的主。要记住怜悯而不是忧愁,把感恩归给至高的神。

要结束了,有人会说,“这是一篇非常奇怪的差传布道。”没错,但你知道,我没有定下今天的差传布道,是我的哥哥定的,肯定的是,我没有安排我自己的生病,使它今天发生。当我自己软弱忧伤,我怎么能随着鼓声起舞?如果我可以选择自己健康和心情,我就会选择我自己的经文了,让它们总是和所出现的场合相称;但我不得不传讲我所能传讲的,我是相当明白玛拉的滋味,也明白一点那医治的树所赐这水的甘甜,我只能凭我经历所认识的对你们说话。

但对于这一切,这是一篇很好的差传布道。让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这是提醒我们要同情怜悯。

弟兄们,在全世界,异教徒经受试炼,苦涩,痛苦。我说过,基督有特别的受苦,但是这世界黑暗的地方有更可怕的愁苦。一些国家受到战争的摧残,其他的被属魔鬼的风俗和礼节折磨,因为他们的迷信,他们甚至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残暴。我大可以把躺卧在黑暗中的世界比作是干渴的商队,聚集在玛拉的井边,而这水太苦,不能喝下。哦,人类的痛苦,痛苦!高高的安第斯山,高高的喜马拉雅,但是亚当子孙的痛苦更高,更大。恒河和印度河,还有其他的大河,把它们的大水灌进海中,但是有什么极深的海洋能装下人类愁苦的河流?愁苦就和人的罪一样浩浩大大。我的弟兄,异教徒根本不认识那医治的树,那古时候被砍下来的树,那依然有能力使人的悲苦变为甘甜的树。你们知道这树,你们有自己的试炼,你们用向你们的主的呼求,靠着他安慰的能力胜过这些试炼;但是哎呀!这些黑暗的子孙有着你们的痛苦,有更多,但他们没有你的安慰者。他们有洪水,但没有方舟;他们有风暴,但没有避风处。你们如此清楚,你们是有那可以鼓舞他们东西:无疑你们头脑中闪过福音。这是一个摇摆不定的时代,一些口头承认相信的人,甚至一些教导人的人,几乎要相信,福音只不过是许多理论中的一种,要受它的试验,很有可能要像许多人的思想体系会失败。你们不这么认为;你们相信神的福音是真理,是耶和华的启示。天地都要废去,但是他的话语,他的基督,他的命定,他的立约不会废去。你们知道,你们拥有一棵能医治苦水的树。无疑你们的头脑里会想起,那又怎样,那又怎样?我用人之常情,更加是用神的恩典在你们心里的感动,恳求你们把这医治传给那些需要它,如此需要它的人。有任何东西能取代它吗?除了在加略山上被砍下来的那棵医治的树,世界上还有其他任何地方有另外一棵医治的树吗? 有其他医治万民的叶子吗?在罗马的七座山头上,有那能医治人的疾病的树在生长吗?没有,那是一棵致命的见血封喉树,所以要把它连根烧掉。在偶像崇拜的幻想中,有任何人的发明是能使他发烫的额头冰冷下来,解除他的愁苦的吗?伊斯兰教能给人永生的盼望,对那觉醒的罪人点亮坟墓吗?在偶像崇拜中,有令人欢喜的思想,专门是为了使坟墓欢喜的吗?所有的宗教要回答,“我们里头没有安慰。”只有在十字架那里,只有靠着那被钉十架的耶稣,世界才能得到医治。和我们的愿望相比,成就的事情很少;和我们的雄心壮志相比,几乎什么也没有成就;但是信心穿过眼见的一切,飞到神的面前,能仰望他用永恒的笔书写,“有血气的,都要见神的救恩”,信心恳请那树还要使水变甜。弟兄们,来,来让信心用你们的行为证明自己。帮助今天,用你们的奉献帮助今天;帮助明天,要你们的祷告帮助明天。你们中的一些人,用使自己归为圣,投身宣教的工作来帮助。有一个祷告,我是要继续祈求直到它蒙应允的,就是求神在这个教会浇灌下宣教的灵。我要看见我们的年轻人奉献自己去做这工作,有一些人不怕出去在外面的地方传扬耶稣基督。我对差会没有多大的信心,我不得不说,它是一年比一年更小;但是我们不可把一种工具放在一旁,除非我们准备好了一种更好的工具。如果神要通过英格兰的教会赐下活的火焰,如果他要从高天赐下属神的感动,我们要看到在这里在那里有人会说,“我们在这里,请差派我们。”神的灵要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的工”,当这成就,我就要见到更欢乐的时候。

我们已经使水稍稍变甜,印度现在已经不再可以有寡妇殉夫,非洲自由了,贩奴船不再跨洋过海。。在某些地方灭绝人的战争已经止息,从前战争的乌鸦飞过的地方,和平的白鸽正在飞翔。荣耀归给神。几片叶子被投进水里,已经成就了这些。让我们在万民中传扬一位完全的基督,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