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清教徒的故事

第4部分 结论

写清教徒故事的原因

巴刻在一篇发表于1980年《福音季刊》上的文章里,把清教运动描述为一场复兴运动。40 他认真地定义了他对复兴的理解。我要说,按照18世纪大觉醒的标准来看,我在上面简单介绍的清教徒故事并不是一场“怀特腓”式的大张旗鼓的复兴。有一些传道人是非常引人注目的,比如巴克斯特,约翰班杨和约翰罗杰斯,还有一些并不是如此为人所知的牧师,比如肯丁顿 (离剑桥不远)的撒母耳· 费尔克罗夫(Samuel Fairclough)和他的儿子,在迈尔斯村(在Somerset的一个村子)的里查德· 费尔克罗夫— 这些人的事奉有强力的唤醒能力,他们收取了丰富的收成,但是很难说所有的清教徒都是如此。

我写清教徒故事的原因是因为清教徒是一群相信当尽一切最大努力解释和应用神全备话语的传道人/牧师。他们努力工作,寻求和圣灵,神的话语最紧密的配合。41 时多时少,圣灵确实向神的话语吹气,向死的灵魂吹气赐他们新生。清教徒并不追求一个神迹奇事的新时代,他们的教会观就是在教会随着在它其中的神话语事工的兴衰而兴衰。42 他们实际认同要敲碎拦阻有效耕种的荒地坚硬的表土(见何10:12)。在这个普遍特征方面,清教徒是后面历代牧者的榜样,不管这些牧者是在家乡努力工作,还是在本地人第一次领受神话语的偏远地方劳力。

清教徒的遗产

主要领袖

当我们回顾清教徒的故事,我们可以看看三位生活在清教运动巅峰时期的领袖,指出他们对今天有何意义。清教运动就是约翰欧文在神学归纳上的深邃和可靠,理查德·巴克斯特传福音和牧养的热情,以及约翰班杨深深打动人,强有力的传道。请留意这三人彼此是多么不一样,这提醒我们,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主流的清教徒对彼此的不同是包容的(而今天的基要派人士并非如此)。

英格兰教会再也没有从1662年的大驱逐运动恢复过来。时不时在它里面出现了一些特别优秀的领袖,比如莱尔主教(J. C. Ryle) (1816-1900)。莱尔跟随的是清教徒们强调的重点,写作风格和他们是一样的。他很出名的一本书名叫《圣洁》,是典型的对清教徒渐进式成圣观的论述。但是对清教运动的热情现在在英格兰教会内部几乎是找不到了。

清教徒神学和灵修的遗产不时催生出特别的传道人和教会领袖,比如司布真(属浸信会,1834-1892),人称他为清教徒的继承人。他被称为“传道王子”,经常向他在伦敦的6000名会众讲道。 苏格兰爱丁堡的波拿尔(Horatius Bonar) (属长老会,1808-1889)是和司布真同时代的人,他的作品是清晰传扬两样看起来不相容的真理,即人的罪/败坏和神满有怜悯的恩赐的美好代表。

另外一位当代清教运动的代表人物就是钟马田医生(Dr. Martyn Lloyd-Jones)(1899-1981),他推荐清教徒的著作,在他的神学和释经式风格的传道上跟从他们的榜样。他在牧师中间的领导地位和清教运动的发起人格林涵, 多德和查特顿很相象。和主要的清教徒一样,钟马田医生在讲坛上的侍奉构成了他写作的基础,而他的作品影响了全世界。

持久的圣经真理

在我们步入一个新世纪之际,清教徒敬虔和真理纯正的见证比以往更有现实意义。英格兰的清教徒给英格兰带来了基督徒家庭和主日,他们是持守平衡的加尔文主义者,给我们留下了关于神的主权和人的责任这稳固真理的榜样。通过他们的著作保留下来的是圣经关于罪的教训,而在这个后现代主义时期,我们是落在完全看不到这教训的危险当中。除此在外还有他们对道德律的看法,他们看它是仍具约束力,尽管不能使人得救,但是作为行动的原则,指引得重生的人出于爱的动机在信道上顺服,以此荣耀神。清教徒呼吁我们过一种极富生命力的祷告和敬拜的生活,他们提醒我们竭尽全力保守自己的心的重要性,提醒我们属灵争战的实实在在,需要警醒。

清教徒对将来教会增长的盼望是以神为中心,建立在不能失败的应许之上的。清教徒对末世的教训鼓舞着人去祷告,尽努力,教导我们坚忍,增强我们的耐心。其中一位第一批把这种盼望付诸实践的人 就是清教徒约翰· 艾里奥特(John Eliot),他在1631年27岁的时候出海驶向麻萨诸塞州,他成了离波士顿一英里以外一家新教会的牧师。他对印第安部落的负担促使他掌握了阿尔公金族语,他在四十岁开始,最终把整本圣经翻译成了阿尔公金族语。人归信,教会被建立起来,印第安人的牧师被培养起来,到了他在84岁去世的时候,已经有了许多印第安人的教会。

清教运动是极为符合圣经,在真理,经历和实际应用的分寸上保持平衡。出于这个原因它对敬虔的人极富有吸引力。它将来在世界上的地位如何,有谁能说得清楚呢?如果主流清教徒的圣经乐观主义是正确的话,我们就可以肯定,认识基督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象水充满洋海一般 (哈2:14),正如先知宣告的那样:

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玛1:11)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