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第9章

太 9:18-26
君王掌管疾病与死亡

18, 19. 耶稣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个管会堂的来拜他说:“我女儿刚才死了,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活了。” 耶稣便起来跟着他去;门徒也跟了去。

我们的主有比谈论吃喝、筵席和禁食更重要的工作去做:他很快就要脱离那场争论。生死的争战正是剧烈进行中,这争战需要他。

痛苦甚至临到世上好人的家中。一个管会堂的,相信耶稣的人,他的女儿得了如此的病,以致她正在死亡的门口,也许此刻已经死了。但是作父亲的有极大的信心,就算她是死了,耶稣也能一摸她就让她活过来。哦,只要他肯来!他拜主,恳求他:“求你去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活了。”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吗?在很多世纪的显现后,我们还像他在肉身的日子那样大大信靠他吗?我们中间还没有人已经学会我们在这管会堂的人的举动上所看到的有福品格吗?他到耶稣这里来,他拜他,他向他祈求,他信靠他。

我们的君王被赋予了生死的大权,他立刻垂听信心的祈求,出发前往管会堂的人的家里。主跟着相信他的人,因为相信的人跟从他们的主,这就是第19节的顺序。耶稣按着我们祈求的行事,我们按着他的带领跟从。这传道的人走下他的讲坛,成为一个去到病人家中的医生,做他不同的工作。我们这位伟大的拉比很乐意就离开对教会问题的讨论,去看一位病人,是的,一个死去的姑娘。他更爱行善,超过任何其他一切。

20, 21. 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繸子;因为她心里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

这是发生在路上的一件事,一个顺路的神迹。在前往那管会堂的死去女儿的房间路上,主一言不发就行了一个神迹。他定意要让一个姑娘复活,但他不经意就医治好了一位年纪更大的妇人。基督能力的倾倒和溢出是宝贵的。

留意“看”这个字(英文钦定本开始有此字,译者注)。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值得留意去看的事例。这受苦的妇人患了“十二年”削弱其身体的血漏,找不到医治的方法;但是她现在看到这伟大的行神迹的主,她颤颤惊惊鼓起勇气挤入人群当中,摸了他的衣裳繸子。极大的惧怕让她不敢面对他;极大的信心让她相信,只要在耶稣背后一摸他的衣裳,这就要使她痊愈。她是无知,以为医治可以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从他而出;然而尽管她是无知,她的信心却是活的,尽管她害羞,却是得胜。她冲上去偷偷得到一个医治,这是她自己的主意:“她心里说。”她立刻行出她所想的,这就是她的智慧。可怜的人!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不愿意失去。正好我们主的衣裳被人群拖住,她能用手指碰到它的繸子。她相信这就足够了,事情也证明是这样。哦,愿我们像她急切要得医治一般急切要得到拯救!哦,愿我们对耶稣有如此的信心,以致可以肯定如果我们来接触他,就算按着最小的应许和最小的信心,他也能,他也要拯救我们!

我的心,当你落在急迫之中,你当勇敢就近你的主;因为如果一摸他的衣裳就得痊愈,那么他自己身上会有何等的大德大能呢!

22. 耶稣转过来看见她,就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从那时候,女人就痊愈了。

这里所讲的不是事情的全部,我们应当去看马可福音第5章和路加福音第8章。耶稣知道他身后发生的一切事。如果他现在背对我们,这不会永远都是这样;因为他“转过来”。就算当人害怕要藏起来不让耶稣看到,他也能认出那发抖的人。他快快看见她,因为他知道要往哪里看。他“看进她”。他用欢乐的接纳语调鼓励她。他没有责备她无知的鲁莽之举,而是举荐她信心的勇敢,安慰她那颤抖的心。一片衣裳繸子和一只手指,这就足以在一个受苦的相信之人和一位大能的救主之间建立起联系。沿着这条线信心发出它的信息,爱用回答作出回应。她“就痊愈了”,她知道这点;但是当她被发现,她很害怕失去祝福,得回诅咒。这恐惧很快就消失了:耶稣称她“女儿”。他作她的父亲,因为他在她里面造出信心。他赐她大大的安慰,因为她有好的信心。她所摸的是他的衣裳,但摸它的是她的信心;所以我们的主说,“你的信救了你”;就是这样他把冠冕加在她信心的头上,因为她的信心已经把冠冕加在他的头上了。我们触摸耶稣的那一刻就得痊愈;是的,“从那时候”就痊愈了。愿我们现在就来触摸他,愿这一刻对我们来说成为当纪念的时候,正如那时候对她那样!

23, 24. 耶稣到了管会堂的家里,看见有吹手,又有许多人乱嚷,就说:“退去吧!这闺女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就嗤笑他。

丧礼的哀哭已经开始了:“吹手”已经开始了他们可怕的喧闹。不信的朋友时候还没有到就要急着把我们埋葬;我们自己对别人也很容易落入同样的错误。不信叫来办丧事的人,请来哀哭的人,去埋葬那些还要活上很多年的人。我们对那些耶稣要加以拯救的人失去了指望;或者我们开始“乱嚷”,而此时满有恩典,安静的动工会更加好得多。

耶稣要那些死亡的音乐停下来;因为它还太早,甚至在它的意义上是虚假的。他对那些吹手说,“退去吧!”当耶稣来到现场,很多事情要让出位置;他确保这些事情要退去,他把它们赶出去。对他来说这闺女不是死了,而是睡着了,因为他准备要叫她复活。他既看到眼前,也看到将来;对他来讲,在这看见之下“这闺女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主耶稣不要吹笛子的,吹箫的和哀哭的;他自己平静的声音更适合在这小姑娘的停尸间里作工。耶稣准备要行神迹,那些装出痛苦请回来的表演和这是不相符的。

耶稣告诉那些雇回来的表演者不需要继续丧礼,因为那姑娘要活过来,他们就嗤笑他,因为他们肯定她是死了。嗤笑基督,这是可耻的一件事。然而他“忍受罪人这样顶撞”,并不发怒。当我们被人嘲笑,我们不需要生气,因为“他们嗤笑他”。我们也不可因为取笑而停下我们的工作,因为尽管人嘲笑,耶稣还是继续做他让死人复活的工作。

25. 众人既被撵出,耶稣就进去,拉着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

一群不敬之人是不配看到复活这威严的奥秘;他们一定要“被撵出”。而且,丧礼哀哭之人可怕的噪音是不合衬救主权能的话语的。众人被赶出去,然后主“就进去”行他的神迹。他喜欢在安静中动工。当代教会生活中当有指引,命令噪音和普罗大众的激动当停下来,然后主才大大动工。

当我们看到,他“拉着闺女的手”,这让我们想起他是如何摸彼得的岳母的。他表现出一种神圣的对那些他要拯救之人的亲密。在这福音书中没有说他说了什么话,就这样这里清楚带出在那些空洞噪音和他大能沉默之间的对比。生命已经离开那闺女;但这和那仍活着的彼得亲属的情形一样,结果都是相同的: 她起来了。有多少的事情要发生,然后一个死去的姑娘才能起来!这是我们主所行第一个让死人复活的事: 这个人不过是刚刚死了,这预表着赐属灵生命给那些还没有到达腐坏阶段的人,到了那个阶段人就一定要被抬出去了,就像那个寡妇儿子的情形一样;或者那实际腐烂,要引到埋葬,正如拉撒路的例子。在每一种情形里神迹是一样的,但周围的情况大不一样,所以教训也不相同。

主,请你手握着我们亲爱的孩子,在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让他们复活进入永生!

26. 于是这风声传遍了那地方。

这死人复活的消息肯定要传开,特别那是管会堂的人的女儿。有新生命被赐下,就不用担心它不为人所知。如果我们得着生命,耶稣就要得着荣耀,我们应当留心使事情必然如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