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拣选与圣洁 讲道第 303号 申命记10:14, 15, 16

I. 要讲明拣选,我必须要请你们留意,首先是它异乎寻常的独特性。神为他自己,从亚当的后裔中 - 从那出于那个背逆的人腰中而出的堕落叛教的族类中-拣选了一群没有人能数算得过来的子民。这是一个奇迹中的奇迹,我们思想天和天上的天,都是属耶和华的。如果神一定要拣选一个族类,为什么他不从天使高贵的族类中拣选一门,或者从侍立在他宝座四周喷火的基路伯和撒拉弗中拣选呢? 为什么不考虑加百列呢? 神为什么不这样造他,以致可以从他而出一族大能的天使,在创世以前就可以蒙神拣选呢! 人比天使微小一点,他里头有什么可以使神拣选了他,而不拣选天使的灵呢? 为什么不把基路伯和撒拉弗交给基督呢? 他为什么不救拔天使呢? 为什么他不取了他们的本性,使他们与自己联合呢? 一个天使的身体,要比软弱受苦的血肉之躯更适合神性的位格。如果他对天使说,“你要作我的儿子”,这本应更恰当一些。但不! 尽管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他却不顾众天使,屈尊给了人。他救拔一只背道的虫,对他说, “你要作我的儿子”,对同一族类中的极多的人,他高喊着,“你们要按永远的约作我的儿女。”有人会说,“但是,看来神定意要拣选堕落的一族,使他可以在他们身上显出他的恩典。这样天使就当然是不合适的了,因为他们没有堕落。” 我要回答,有天使是堕落的;有天使不守本位,却从尊贵中堕落了。那么为什么这些天使要被放在永远的黑暗里呢! 你们这些否认神的主权,憎恨他的拣选的人,请回答我 — 为什么天使被定罪,进入永远不灭的火,而基督的福音却是白白向你们这亚当的后裔传讲呢? 唯一可能的答案就是这样:神定意要这样做。他有权利按他自己怜悯所喜悦的行事。天使不配怜悯,我们根本不配。但他给了我们,对他们却不给。他们被铁链锁着,预备在那末后的大日被投到永火里去,但我们得救了。在你的主权面前,伟大的神,我向你下跪,承认你按你的意志行事,你不需要为你的事陈明。嗨,如果在被造物里真的有任何可以感动神的东西,他肯定早就拣选了鬼魔,而不是拣选了人了。第一次堕落的天使的罪并不比亚当的罪大。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罪真的有程度之分,有需要我会证明天使的罪更小,而不是更大。假如天使被挽回,他们要比我们更能荣耀神;他们会比我们这些受制于血肉之躯的人更能大声歌唱对他的赞美。但不选择大的,他选择了小的,以便他可以显明他的主权,这主权是他神性冠冕上最灿烂的明珠。我们那些阿民念主义的反对者总是把堕落的天使排除在问题之外:因为要他们回想起这古老的拣选的例子,这真是太不方便了。神拣选一个人,而没有拣选另外一个人,他们称之为不公。但他们要承认,神拣选一个族类 — 人类,放弃另外一个族类 — 天使的族类,让他们因着罪的缘故沉沦进入悲惨之中,这对神来说是足够公义的,那么有什么理由说这是不公的呢。弟兄们,让我们不要把神带到我们可怜,充满错误的审判台前。他本为良善,实行公义。他所做的一切,我们晓得都是对的,无论我们看到公义与否。

在这开始的时候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些理由,为什么我们应当看神的拣选是独特的。但我要给你们其他的理由。请留意,这经文不仅说, “看哪,天和天上的天,都属耶和华你的神”,但它还加上,“地和地上所有的”。在这里,当我们思想神拣选了我们,我的弟兄,当你们靠着恩典把你们的信靠交托给基督,看到你们“天上住处的屋契”的时候,你们大可以停下来,用那首赞美诗的语言说道 —

“我的心停下,我赞美,我惊奇!
要问, ‘哦,为何如此爱我?’”

君王被弃绝,乞丐被拣选;聪明人被撇下,但愚昧人被改变,得知他救赎之爱的奇妙;税吏和娼妓被甜美地强迫进来享受怜悯的筵席,而骄傲的法利赛人被容许依靠自己的义,在他们虚妄的夸口中灭亡。在没有得到更新的人眼中,神的拣选永远是非常奇怪的事情。他撇弃了那些我们会挑选的人,他拣选了宇宙中的残余,那些自认是最不可能尝到他的恩典的人。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为什么能蒙拣选可以得到福音的特权? 岂不是有其他国家是和我们一样伟大的吗?英国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显明自己是罪恶之民,为什么神选择了盎格鲁撒克逊这一族去接受纯正的真理,而其他本应该比我们用更大的喜悦领受真光的国家,却依然被包裹在黑暗中,福音的日头还没有升起照在他们头上? 我要再说一次,就具体每一个人来说,为什么那蒙拣选的人被选上? 除了我们救主的答案,还有另外的回答吗 — “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然而还有另外一个看见,使得神的拣选显得确实奇妙。神有无限的创造能力。如果他愿意造出一等人,是蒙他喜悦,与他儿子联合,与他一同作王,为什么他不造出一个新的族类? 当亚当犯罪,神要世界毁灭,这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他只要一说话,这圆圆的地球就要分解,就好像气泡消灭,溶入那承托它的波浪之中一样。这样亚当犯罪的痕迹就不会留下,整件事情就要永远被遗忘。但是不! 他没有造出一族新人,一族不能犯罪,纯洁的人,他没有为自己取了纯洁,无玷污,无斑点的受造物,而是取了一族败坏,堕落的人,并用代价极大的手段把他们升高;用他自己儿子的死,用他自己的灵的工作;这些必然要作他冠冕上的珠宝,永远反映他的荣耀。哦,独特的选择! 哦,不思其解的拣选,我的心迷失在你的深邃之中,我只能停下呼喊, “哦,神恩典的良善,怜悯和主权。”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