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拣选与圣洁 讲道第 303号 申命记10:14, 15, 16

在讲完它的独特性之后,我要讲另外一个题目。请留意看拣选之爱毫无限制的白白赐予。在我们的经文里,这是用“但”这个字暗示出来的。为什么神爱他们的列祖?为什么?只是因为他的确如此,没有其他的理由。“耶和华但喜悦你的列祖,爱他们,从万民中拣选他们的后裔,就是你们,像今日一样。” 耶和华的作为,无疑是有某些明智的理由的,因为他是按着他的旨意行万事,但肯定不是因为他所拣选的人身上的任何的卓越或美德。在这里,请专注这一点片刻。让我们说,在神所拣选的人身上,没有原本的良善。亚伯拉罕身上有什么,是使得神拣选他的呢? 他出自一族拜偶像的民,圣经论到他的后代时说 —你祖原是一个将亡的亚兰人。正如神要显明这不是因着亚伯拉罕的良善,他说道, “你们要追想被凿而出的磐石,被挖而出的严穴。要追想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和生养你们的撒拉。因为亚伯拉罕独自一人的时候,我选召他,赐福与他,使他人数增多。” 亚伯拉罕蒙拣选的理由并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多,因为无论他身上有任何什么长处,这都是神加给他的。在这里,如果这是神加给他的,神加给的动机不可能就是他加给他这个事实。是不能在一个事实本身里头去找做成这个事实的动机的,一定存在着某个动机,是高于神的作为这本身的任何一点的。如果神拣选了一个人,使他成为圣洁,义和良善,他拣选这个人的理由不可能就是这个人要成为良善和义。这样的推理是荒谬的。这就好像是为果找因,把果变为因。如果我要争辩说,玫瑰花蕾是玫瑰根的源头,我确实是应当被嘲笑的。但如果我强调一个人里任何的良善是神拣选的理由,我要想起这良善是神拣选的结果,那我真是愚蠢啊。选民的表现不可能是因。但在任何人身上有原本的良善吗? 如果神真的是因着我们里头任何的良善而拣选了我们,我们就必然被撇弃,不被拣选了。我们岂不都有一颗不信的恶心吗? 我们岂不都是偏离了他的道路吗? 按着本性我们岂不都是败坏,因着恶行与神为敌吗? 如果他拣选了我们,这不可能是因为我们里头任何原本就有的良善。有人会说,“但是,也许这是因为神预见的良善,神拣选了他的子民,因为他预见他们要相信,得救。” 这确实是一个特别的主意! 有一些穷人,一位王子来到他们当中。在一百个人里面,他向九十个人分发金子。有人问,“为什么王子给这九十个人金子?” 角落里的一个疯子,本来根本不应当露脸的,回答道,“他给他们金子,因为他预见他们要得到金子。” 但是除了他给了他们金子这个事实以外,他怎么可以预见他们要得到金子呢? 你说神赐下信心,悔改,救恩,是因为他预见了人要得到它。他预见,离不开他要把它赐给他们这个事实。他预见他要给他们恩典。但他给他们恩典的原因是什么? 很肯定,这不是他的预见。如果真是这样,这可真是荒谬! 除了疯子以外,没有人可以这样推想。哦,爸父,如果你赐给了我生命,光,喜乐和平安,这原因只有你才知道;因为我在自己里面永远找不到原因,因为我还是会离开你,我的信心常常飘忽,我的爱变得暗淡。在我里面没有任何东西配得你的看重,可以给你喜悦。这完全是因着你的恩典,唯独因着你的恩典,我才成了现在的我。每一个基督徒都要这样说,每一个基督徒确实都必须要这样承认。

人有一个荒谬的念头,以为人可以束缚他的创造主,即使这样争辩片刻,这岂不也是荒谬怪谈吗?永在的神的旨意岂是依存于人的意志吗? 人真的要做他的创造主的主人吗? 自由意志可以取代神的能力吗? 人要抢夺神的宝座,按自己喜欢的撇开耶和华一切的旨意 — 用功德强迫他来拣选自己吗? 有一些东西是人可以做,能够控制耶和华的作为的吗? 某人说过,人把自由意志赋予任何人,唯独没有给神,他们讲话,好像神必须要作人的奴隶。是的,我们相信神给人人一种自由意志 — 这个我们不会否认,但我们要说,神也有一个自由意志 — 并且他有权利去运用它,他确实在运用它;没有人的功德可以去强迫造物主。一方面,功德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我们真的拥有它,也不可能是拥有它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以致我们配得基督的恩赐。请记住,如果我们配得拯救,人就有足够的功德配得上天堂,配得与耶稣联合,事实上,配得永远的荣耀。如果你一旦抛锚,砍断你的缆绳,谈论什么在人的里头有任何可以感动神的怜悯的东西,你就是在回到那古老的罗马天主教的观念。有人说,“嗯,这是那可恶的加尔文主义。”如果你想这样称呼它,就这样称呼它好了。加尔文在圣经里发现了他的教义。毫无疑问他可能也在奥古斯丁的著作里领受了一些教训,但这位恩典的大能博士是从圣徒保罗的著作里学到这点的;圣徒保罗,这位恩典的门徒,是从主耶稣的启示里领受这点的。我们可以把我们的谱系直接归溯到基督他自己那里。所以,我们不会因着可能会被加在这个神的荣耀真理之上的任何称谓而感到羞耻。拣选是无条件的,和人里头任何原本的良善,或预见的良善,或人可能带到神面前的任何功德毫无关系。

现在到了今早我的任务最艰巨的部分 — 拣选的公义。现在我要捍卫这个伟大的事实,就是神拣选了人归向他自己,我要从一个和平常人采取的观点角度不同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我的辩护是这样的。你对我说,如果神拣选了一些人得永生,他就是不公义的。我要你证明这点。证明的负担是落在你身上的。因为我要提醒你,没有人是根本配得这点的。全世界有任何一个人是如此放肆,胆敢说他配得从他的造物主那里得到任何什么的吗? 如果有,你就当晓得,他要得到他所当得的一切;他的赏赐将是地狱永远的火焰,因为这是任何人从神当得的极处。神不亏欠任何人,到了最后的那一大日,每一个人都要得到他所当得的一切的爱,一切的怜悯,和一切的好处。即使是那些失丧在地狱里的人也要得到他们当得的,是的,那日子有祸了,他们要得神的怒气,这将要是他们所当得的一切的最高峰。如果神按着每一个人当得的一切给他们,难道因此他就要被人指责为不公,因为他给了一些人绝对超过他们当得的东西吗? 一个人按着自己愿意的处置他自己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公义的吗? 他岂不有权给他想给的吗? 如果神亏欠了任何人,那么这就是不公的。但如果他不亏欠任何人,如果他按着自己主权的旨意赐下他的恩惠,有谁敢说这是不对的呢? 你们没有收到不公的对待,神没有冤枉你们。拿出你们宣称的要求,他要满足它们,直到最后的一丁点。如果你们是义人,可以要求你的造物主给你们一些什么,请站起来,摆出你们的功德,他就要回答你们。尽管你们像人一样束腰,站立在他面前,摆上你们自己的义,他要使你们颤抖,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灰中打滚;因为你的义是一个谎言,你最好的表现只不过是肮脏的破布。神不会因着祝福一些人而伤害任何人。奇怪的是会有任何对神的指责,好像他是不公义的似的。

我要用另外一个理由来捍卫这点。你们有哪一位,当你们去寻求神的面的时候,他是曾经拒绝不给他的怜悯和爱的呢? 他岂不是白白向你们所有人宣告福音吗? 他的话语岂不是要求你们到耶稣这里来吗? 圣经上岂不是庄严宣告,“愿意的都可以来”吗?每一个安息日,你们岂不都被邀请来把信靠交托给基督吗? 如果你们不愿意这样做,而是要毁坏自己的灵魂,这要怪谁呢? 如果你们把信靠交给基督,你们就要得救;神不会从他的应许退缩。验证他,试验他。你宣告弃绝罪,信靠基督的那一刻,那一刻你就要知道自己是他选民中的一位,但如果你们邪恶地推开那每天向你们传讲的福音,如果你们不愿意得救,那么你们的血就要归在你们自己的头上。你失丧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你要继续留在罪中,不去呼求被救脱离其中。你拒绝,你把他远远推开,由得你自己,你不愿意接受他。有人说,“但我不能到神这里来。” 你没有能力来,是在于你不愿意来。如果你真的是哪怕一次原意,你就不会缺乏能力。你不能来,是因为你是如此牢牢抓住你的私欲,如此喜爱你的罪。这就是你不能来的原因。你的这种无能本身,就是你的罪行,你的罪过。如果你对罪恶和自我的爱被击破,你就能来。这种没有能力不在于你的身体情况,而在于你败坏的道德本性。哦! 如果你愿意得救! 这是要点所在 — 这是要点所在! 你是不愿意,除非恩典使得你愿意,你是永远不会愿意。但因为你不愿意得救,这要怪谁呢? 除了你自己以外,没有别人好怪的,全部要怪的是你。如果你拒绝永生,如果你不愿意仰望基督,如果你不愿意信靠他,那要记住,你自己的意愿定了你的罪。有任何心存真诚的愿意,按神的方法得到拯救的人,是得不到永生的吗? 没有,没有,一千个没有,因为这样的人是早已经受教于神的了。那赐下愿意的,不会不给能力。无能完全在于意愿。一旦人在神大能的日子被改变成为愿意,他也要被变成有能力。因此,你的毁灭伏在你自己的门口。

让我再问另外一个问题。你说一些人要失丧,而其他人要得救,这不公义。是谁使得那些失丧的人失丧呢? 神使你犯罪吗? 神的灵曾经说服你去做一件错事吗? 神的话语曾经令你在自己的自以为义上骄傲吗? 不,神从来没有在你身上施加任何的影响,使得你去走错误的道路。他的话语的全部的倾向,传福音的全部倾向,都是劝说你从罪中回转,归回义,从你自己罪恶的道路回转归向耶和华。我要再说一次,神是公义的。如果你拒绝向你传讲的救主,如果你拒绝信靠他,如果你不愿意到他这里来得拯救,如果你失丧了,在你的失丧上,神是全然公义,但如果他选择在你们有些人身上施加圣灵超自然的影响力,他赐下无人能宣称当得的怜悯,他是当然公义的,这是如此公义,以致在直到永远的世代,对他的作为我们不能说些什么,只能高呼“圣哉,圣哉,圣哉”。神要得到被赎之民的赞美,要得到基路伯和撒拉弗的赞美,甚至连那在地狱里的失丧的人也要被迫向着那首可怕的歌唱发出不自愿的附和,“圣哉,圣哉,圣哉,安息日的耶和华神。”

在尝试捍卫拣选的公义性之后,我现在转过来留意它的真实性。这里可能有一些敬虔的人,是不能接受这个教义的。我的朋友,我不会因为你不能接受它而生你的气,因为若不是从神而来赐给他的,没有人可以接受它;没有基督徒可以因它而欢喜,除非他已经从圣灵领了教训。但是我的弟兄,如果你是一个新造的人,终究你要相信这点。你要登上台阶和我争辩。上来,我要容许你和你自己争辩,不出五分钟你要出于自己的口证明我说的话。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不相信神可以公义地给一些人更多的恩典,比给其他人的更多。那很好。让我们跪下一起祷告,你首先祷告。你一祷告就要说,“哦主,按着你无限的怜悯所乐意的,差遣你的圣灵,拯救这些会众,乐意去祝福我肉身上的家属。” 停下!停下! 你在求神做一些按着你的理论是不对的事情。你在求他给他们比现在所有更多的恩典;你在求他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很积极地,你在求神,请他把恩典赐给你的亲属,朋友,还有这个聚会的人。按着你的理论,你怎么可以说这是对的呢? 如果神给一个人的恩典要比给其人的多,这不公义,你在求他这样做,又是何等不公义! 如果这完全是取决于人的自由意志,那么为什么你求神干预? 你呼喊,“主,吸引他们,主,破碎他们的心,更新他们的灵。” 我是全心全意使用这个祷告的,但是如果你认为耶和华赐给这些人更多的恩典,超过其余的人类是不公义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求呢。但你说,“哦! 我觉得这是对的,我要向他求。” 很好;那么如果你这样求是对的,那他这样给也一定是对的,他给人怜悯,给一些人如此的怜悯,使他们可以受到控制,得救,这一定是对的。你就证明了我的要点,我不想要更好的证明了。我的弟兄,现在我们要同唱一首歌,看看该怎么唱。打开你们的赞美诗,你们按着你们的卫斯理的诗歌本唱,

“哦,我真爱耶稣
因为他首先爱我.”

弟兄,这就是加尔文主义。你又把它引出来了。你爱耶稣,因为他首先爱上了你。嗯,你怎么会爱上了他,而其他人被撇在一旁,不爱他? 这是归于你的荣耀还是归于他的荣耀? 你说道, “这是对恩典的赞美;让恩典得到赞美。” 弟兄,很好;毕竟我们还是相处得很好的,因为尽管我们可能在传道上不一致, 然而你看到了,我们在祷告和赞美上是相同的。几个月以前,我在循道会的一个大聚会上讲道,弟兄们都很积极,对我的讲道作出各样的回应,点着头说道,“阿们!” “哈利路亚!” “荣耀归神!” 等等。他们完全把我唤醒。我的灵被激动,我带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和热情讲道,一直讲下去;我越讲,他们就越高喊, “阿们!” “哈利路亚!” “荣耀归神!” 最后,经文里的一部分把我带到了那被称为是高等教义的地方。所以我说道,这把我带到了拣选的教义。一阵深呼吸。他们似乎在说,“我的朋友,你相信这点,不,我们不信。”但你们相信,我要让你们对它唱“哈利路亚!” 我要对你们传讲,让你们承认它,相信它。所以我这样说:你们和其他人之间没有不同吗? “有的,有的,荣耀,荣耀归神!” 你们过去和你们现在有不同吗? “哦,有的!哦,有的!” 坐在你身边的一个人,和你一样上同一间教堂,听同样的福音,他没有归信,而你归信了。是谁使得这不同,你自己还是神? “是主!” 他们说道,“ 主! 荣耀! 哈利路亚!” 我喊道,是的,这就是拣选的道理;这就是我所争辩的,如果有不同,是主使得这不同。一些好人上前来对我说,“你是对的,小伙子! 你是对的。我相信你的拣选教义;我不相信一些人他们传讲的拣选教义,但我相信我们必须把荣耀归给神,我们一定要把冠冕归在正确的人的头上。” 毕竟在每一个基督徒的心里,都有一种直觉,使得他接受这教义的实质,即使他不按着我们所说的特定的形式来接受它。这对我来说是足够了。我不在乎言语或用词,或者我习惯讲述这个教义的信条的形式。我不要你们接受我的信条,但我要你们接受一种把救恩的荣耀归给神的信条。天上每位圣徒都歌唱,“恩典成就这事”;我要地上的每一位圣徒唱同一首歌,“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但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 那些不相信这个教义的人的祷告,赞美,经历,要比我能说的任何的话语更好证明这个教义。我不在乎要更好地证明它,我要按着它的本来面目,由得它自己证明。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