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五月十二日

“便打发使者在他前头走。他们到了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要为他预备。那里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他的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吗?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说着就往别的村庄去了。”(路9:52-56)

为什么我们的救主要打发人去告诉村民“为他预备”呢?这不可能是出于自我安逸的原则;他之前已经责备过马大为接待他而过分劳烦了(路10:41)。这也不是为了炫耀和摆架子。他这样做只是出于礼貌,特别是他不是一个人在旅行,而是有门徒们很多其他人同行,这么多人,若是不期而至,会使当地人陷入麻烦和混乱之中;而且他是准备付自己的接待费用的,事先通知一下还可以试出这些人的态度,而这马上就试出来了。

不过为什么“那里的人不接待他”呢?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之间素有不可调解的仇恨。这仇恨在每一个方面都表现出来,就像我们从井旁那妇人的回话中发现的,这甚至拦阻了日常民间生活的往来。但除了这种普遍的憎恨之外,这里还有更多一层的原因。这些撒玛利亚人知道主耶稣是个公开作教师的,也听他行过神迹,但他只服侍他们的仇敌。撒玛利亚人也有自己的圣殿和节期,而且时间与犹太人的雷同,马上一个节期就要到了。但他们看见主耶稣不是去基利心山,而是前往锡安山,因此“那里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这里离当初以利亚惩治那些亚哈谢派来抓他的军兵的地方不远,所以约翰和雅各这样问,“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吗?”好人的缺点本身是很特别的,是神儿女的污点。在这里,其中有可以谅解的地方,甚至还有可夸之处。比如他们熟悉经文,他们求我们的主批准允许,他们信靠他的能力,相信他所愿意的必定成就,以及他们对主的爱戴;因为他们不愿看到他们如此爱戴的主就这样被人羞辱,得不到连陌生人当有的权利。但邪恶是掺杂着良善。他们向神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并且这惩罚也是极端的:尽管这些人显出无礼和偏见,他们并没有对他们施行任何暴力;他们都要尽都被烧灭,下入地狱,死在罪中 – 他们所有的人,尽管有一些人,可能不像别人一样过犯深重。这情形也不以利亚的情形不同。以利亚有呼召,他里面的冲动是超自然的,当时发生的事使他所行的显为有理;因为天上的火并不顺从人一己的私欲。以利亚是出于看重神的荣耀和以色列的好处才这样做;但这两兄弟却没有什么呼召,他们只是凭他们自己感情的冲动罢了。

主耶稣因此责备他们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他们几乎没有想过,这提议是受到他们脾气多大的影响。当加大拉人要求耶稣离开他们境界的时候,当拿撒勒人把耶稣逼到悬崖边上,要把他推下去的时候,这些门徒没有要求这样的复仇,没有。那些是犹太人,但这些得罪耶稣的是撒玛利亚人。我们自私和属肉体的情绪是多么容易不知不觉渗透进来,披上一种敬虔的外表。没有什么情绪比生气更让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1:20)。我们可能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利10:1),但这火并不因献在坛上便成为圣。和平之主和爱和睦的神要求我们“当在智慧的温柔上显出他的善行来,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3:13,18)。

我们省察自己的灵,留意我们行为的根源,这是何等必要。一个像耶户一样的人可能会说,“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王上10:16),其实他只是为了自己可以掌管王权而肃清神的仇敌。一些人按他们自己说的,向神忠心,对付其他人,难道岂不就是放纵他们对别人的不悦和无礼?一些口头承认相信有信仰的人,从不责备他们的仆人和孩子,但只是爆发怒气和恶意,那时他们大发脾气,以一种属灵的责备形式爆发出来。谁能明白他自己的错误呢?“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139:24)。

我们的主比雅各和约翰更了解他们自己,在后面的责备中,他以自己作为他们的榜样:“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他来到世间主要确实是为了寻找和拯救灵魂,但他也从不忽略身体的需要。他医治患病的;喂饱饥饿的。他教导我们对人身体的需要也要心怀怜悯。即便是为了拓展他自己特别的工作,传扬圣经真理,他也不允许我们采用武力、剥夺人的财产、使人下到牢狱,或者用任何形式逼迫人。他的争战所用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属灵的(林后10:4)。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约18:36)。他们的确会这样做的。是啊,跟随耶稣的人已经争战了;男人、妇女、儿童都都已经争战了;他们征战所凭借的,远不止于英雄气概:他们藉着祷告、生活的见证、教训、哭泣、流血,甚至死来争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