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五月十四日

“我必使你们从杖下经过”(结20:37)


圣经中有三件东西被称为杖,父亲管教的杖,君王的权杖,牧人的曲柄杖。这三样在此处经文中都适用,对造就人来说都是必要的。

首先是父亲管教的杖。因此我们看到,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箴13:24)。 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诗89:32)。 这绝不会有错。目的是为了纠正,杖在这里指父亲用来惩治的工具。神是一位父亲,祂有管教的杖。这杖是由各种各样的患难,外面的忧患,身体的痛苦,或失去亲人组成。甚至人,恶人,辱骂伤害我们的人,也包括无缘无故害我们的人,也可能成为神使我们受苦的管教的杖。因此祂对亚述这样说:“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仗。我要打发他攻击亵渎的国民,吩咐他攻击我所恼怒的百姓,抢财为掳物,夺货为掠物,将他们践踏,像街上的泥土一样”(赛10:5-6)。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孩子、我们生命中最宝贵的安慰,如果需要,神都可以使之成为管教我们的手段。有谁不从此杖下经过呢?“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启3:19) 。尽管不是每一个人都受到同样管教,但“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来12:7)又焉有谁,当时虽不觉得快乐,在经练之后却不承认“我受苦是与我有益”(诗119:71)呢?

这杖在我们属神生命成长过程中大有裨益,常常是神使用来唤起我们对祂渴望的方法,它使我们说道,“造我的神在哪里?祂使人夜间歌唱”(伯35:10)。人能力的尽头,是依靠神的起头。田地的荒凉,是为了唤醒人们,“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弥2:10)。是什么把浪子带回家的呢? 当他“穷苦起来”(路15:13),他就开始想要回家。是什么使玛拿西悔改呢?“他在急难的时候,就恳求耶和华他的神” (代下33:12)。

“天父,我赞美你慈祥的手,你管教的杖,
让我良心发现,止步不再流失放荡。 ”


还有代表君威的杖。所以我们称之为权杖。至于圣锡安山上的君王弥赛亚,圣经如是说,“祂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启2:27;19:15),但这是指着祂的仇敌说的。祂另有一杖,用来管理祂的臣民:“耶和华必使袮从锡安伸出能力的杖来 ”(诗110:2)。从锡安伸出来的不就是福音吗? 因此,福音就是那杖,那杖就是那权杖,代表祂的权柄,展示祂的君威,维持祂的统治。于是这节后半部分补充道,“袮要在袮仇敌中掌权。”也就是说,祂的臣民,虽被仇敌包围,却接受祂的统治,感受、承认对祂的顺服。因此后边说,“当袮掌权的日子,袮的民甘心牺牲自己”(诗110:3)。虽然他们曾经说,谁是我们的主呢?我们不要祂统治我们,他们终竟从祂有能力的杖下经过。福音传到他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帖前1:5)。 这福音唤醒了他们的良知;改变了他们的性情;使他们顺服神的义,像从死里复活的人,甘心服侍祂。他们从前是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他们道理的模范(罗6:17)。

还有牧人的杖。大卫论及此,他把耶和华比作他的牧者,说道:“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袮与我同在。袮的杖,袮的竿,都安慰我”(诗23:4)。这里的杖和杆是指牧人用来走路和赶羊用的曲柄杖。这是他职责和职分的象征和工具。神的民就好像迷羊一般走过荒山和险地。神寻回他们,并把他们都置于自己的杖下。在祂照管之下的人是有福的。耶和华是“他们的牧者,他们必不至缺乏。祂使他们躺卧在青草地上,领他们在可安歇的水边。 祂使他们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他们走义路”(诗23:1-3)。“祂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慢慢引导那乳养小羊的”(赛40:11)。这种特权始于恩典,也将继续,并在荣耀中得以完全。“所以他们在神宝座前,昼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宝座的要用帐幕覆庇他们。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热,也必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启7:15-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