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清晨灵修操练 --纪威廉

五月十七日

“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 但3:17,18

如此受到试炼,在试炼中如此得胜的表现,其背后必然有某种原则。行事无原则的人,是冲动、性情、偶然、习惯的奴隶;你是不能依靠这些,正如你不能依靠被风驱动抛来抛去的海浪一般。当一个人受原则的管治,他的行为就会前后一致。他会有软弱,但有一种连贯一致,要贯穿他的品格。他会犯错,但他是真心实意的,他的错误和失败甚至会显明出他的长处。我们能够找到一种原则,是足以生出这种英雄气概的吗?使徒告诉我们,这种原则就是信心。但是信心一定要抓住一些东西,这些少年人的信心抓住了三样东西:

第一是神的大能。“我们所事奉的神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他们知道没有什么是太难,以致耶和华是做不到的。而我们相信全能的父,造天地的主。我们确实不应求神迹,但神的大能和从前是一样的,在一些情形里,只有对神大能的看见才能给人带来安慰。困难加增,方法失败时,受造的人说,帮助不是出于我们,那么我们就一定要抓住祂的力量,记住祂能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3:20)

第二是祂的心意。“王啊,祂也救我们脱离你的手。”他们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也许他们对此的确信,是出于一种从神而来的感动,或者是根据神的品格,祂话语的记录所作的推论。他们在圣经里,连同在神百姓的经历中看到这保证,“在患难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诗50:15)“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43:2)这里是信心的另一个证据:祂的百姓既看到祂的大能,也看到祂的良善,知道祂按照祂自己的方式,按祂自己的时间为他们显现,拯救他们。

第三是一种将来的光景。“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即使结果是死,他们有什么是要退却的呢?是的,这无可否认地表明,他们并不把死看作是寂灭归于无有。他们若是相信在坟墓以外就一无所有,他们就不会如此行了。要是他们在火窑中灭亡,他们殉道,这就不会成为他们的责任;这就会是愚昧人的献祭,他们的结局就是疯狂。

这正是使徒要论证的情形:“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林前15:19)“不然那些为死人受洗的,将来怎样呢?若死人总不复活,因何为他们受洗呢?我们又因何时刻冒险呢?”(林前15:29-30)神不要求我们为了讨祂的欢喜,永远牺牲我们的生命和幸福。这不是祂所喜悦的,这不可能是祂所喜悦的。按照我们本性的定律,以及祂话语的权柄,我们甚至得到命令要求我们的益处,并要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太6:33)所以,要放弃这些,这就是悖逆和藐视了。但是在这里,他们说的话是满有智慧,极其崇高,他们知道尽管他们在争战中陨落,他们要得胜有余,如果他们失去一种死,他们就要得到一种不死的生。

若以为从前的犹太人不知道存在着将来的光景,这想法就是荒谬的。救主说,你们当查考圣经,因为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约5:39)亚伯拉罕,以及那些与他承受这同一应许的人,说这些事是清楚宣告的,因为他们寻求一个家乡,就是天上的。(来11:16)。大卫说:“祢要以祢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诗73:24)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根据这种信念行事,他们必然是根据这种信念行事。他们恒心忍耐,如同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来11:27)和大能的神相比,尼布甲尼撒又算得什么呢?和那第二次的死,就是烧着硫磺的火湖相比,火窑又算得什么呢?(启21:8)和他们会永远失去的相比,他们屈从有能得到什么呢?和他们会永远得着的相比,他们拒绝又会失去什么呢?他们说:“我们想现在的苦楚,若比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我们的信心一定要着眼于未来,否则我们就要常常疑惑失败了。“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 (约壹5:4)摩西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相信这一点,体会这一点,就要解释一切,协调一切,补偿一切, 为一切发出赞美;“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林后4:17-18)。“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可9:2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