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唯独耶稣— 约 3:18

唯独耶稣

司布真讲道第361号
1861年2月17日安息日早晨

“信他的人,不被定罪” — 约 3:18

拯救之道在圣经里是用最浅白的用词写出来的,然而,也许其他真理都比不上关于拯救灵魂的信心这个真理,人从它身上引发出比其他更多的谬误来。经验证明了基督一切的教训都是奥秘的 — 奥秘,它们本身没有多大的奥秘,而是因为对那些失丧的人来说,它们是隐藏起来的,因为这个世界的神让这些人瞎了眼睛。圣经是如此明白,以致人会说:“能走路的都看得出来”;但人的眼睛是如此昏暗,他的理智是如此错乱,以致圣经最简单的真理他都曲解,表述错误。我的弟兄,的确,那些从个人方面,从经历方面知道什么是信心的人,也并不总是很容易给它下一个好的定义。他们以为抓住了中心,后来,他们却悲叹自己失败了。他们尽力去描述信心的一个部分,却发现他们忘记了另外一个部分,因着要使可怜的罪人摆脱一种错误,他们热心过度,常常把他带进一个更糟糕的错误里。所以我想,我可以这样说,信心是全世界最简单的事情,然而它是最难描述的事物之一,因为因着它的重要性,我们讲论到它的时候,我们的心在发抖,所以我们不能按着我们所希望的去清楚加以说明。

我希望今天早上可以靠着神的帮助,把对信心的各样不同的看法合在一起,可能每一种都是我在不同的时候讲过的,但以前没有被放在一篇讲道里,毫无疑问,因为没有按着它们恰当的连贯次序被放在一起,它们被人误解。对于这些要点,每一样我都要说上一点:第一,信心的对象;或者,信心是仰望谁的;接着,信心的原因;信心是从哪里来的;第三,信心的根据;它凭着什么来;第四,信心的理由;或者,为什么它敢信靠基督;第五,信心的结果;或者,当它来到基督这里来的时候成就了什么。

一.        那么第一点,信心的对象;或者,信心是仰望谁的。

神的话语告诉我说要相信 – 我要相信什么? 我被命令去仰望 – 我该仰望谁?什么是我的盼望,相信,和信心的对象? – 回答很简单。对一个罪人来说,信心的对象就是基督耶稣。有多少人在这一点上错了,他们以为应当相信父神! 在这里,相信神是相信耶稣的后来结果。我们因着信靠子的宝血,结果就是终于相信父永远的爱。 许多人说,“如果我知道我真是被拣选的,我就会相信基督。” 这是到父这里来,除非籍着基督,没有人可以到父那里去。拣选是父的工作;你不能直接到他这里来,因此你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拣选的,除非你首先相信了基督这位救赎主,然后通过救赎你就可以到父的面前,知道你是被拣选的。 一些人也犯了错误,去察看圣灵神的工作。他们察看:看自己里面,看他们是不是有某种感觉,如果他们找到这些感觉,他们的信心就坚强了;但如果他们的感觉离开了他们,那么他们的信心就软弱了,就这样,他们是在看圣灵的工作,而这并不是一个罪人的信心对象。为了完成救赎,父和圣灵我们都要去信靠,但就着称义和赦免的特别的怜悯而言,我们可以唯一求情的是中保的血。基督徒在归信后要信靠圣灵,但是如果罪人要得救,他要做的不是仰望圣灵,而是仰望基督耶稣,是要唯独仰望他。我知道,你们的拯救是依靠三一真神的全体的,然而使罪人称义的信心的首先的,直接的对象既不是父神,也不是圣灵神,而是子神,道成肉身,为罪人献上赎罪祭的子神。你有信心的眼睛吗? 人啊,那么就仰望基督,看他是神吧。如果你要得救,相信他是万有之上的神,永远配受称颂的神。在他面跪下,接受他是“出于神为真神”,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在他里面无分。 你这么相信之后,就要相信他是人。相信他道成肉身的奇妙故事;相信福音书作者的见证,他们宣告无限的神披上婴孩的身体,永有的神隐藏在不得不死的人的里面; 他是天上的王,成了仆人的仆人和人子。相信和赞美他道成肉身的奥秘,因为除非你相信这点,你就不能因此得救。然后特别地,如果你要得救,就让你的信心仰望基督,仰望他完全的义。要看他是无可指摘地守全了律法,无错误地顺服他的父,无缺点地保守了他的纯全。对这一切,你要看作是为你而做的。你不能守律法;他为你守了。你不能完全地顺服神;看! 他的顺服代替了你的顺服 – 因此你得救了。但小心,你的信心主要是定睛在垂死的,已经死了的基督身上。要看神的羔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看他是一个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的人;你要和他一道去到客西马尼园里,看他汗如血滴。注意,你的信心和你自己里面的任何东西无关;你的信心对象不是你里头的任何东西,而是在你身外的某样东西。相信他,他那时挂在那边的木架上,手脚被钉,为罪人倾倒了他的生命。这是你要得称义的你信心的对象;不在你自己里头,不是圣灵在你里面做成的任何东西身上,或者他应许为你做的任何东西;你而是要仰望基督,唯独仰望基督耶稣。 然后让你的信心看基督是从死里复活的。看他 – 他已经承担了咒诅,现在他得到了称义。他为偿还欠债而死;他复活了,为要把偿清债务的字据钉在十字架上。看他升到高处,看他今天在父的宝座前代求。他在那里为他的子民代求,今天在为一切靠着他进到父面前的人献上他有权柄的代求。他是神,是人,是活着的,是死的,是复活的,是在天上掌权的 – 他,唯有他,当成为你要得赦罪的信心对象。

你不可信靠其他任何的东西;他要成为你信心的唯一支柱;在他身上加增的一切都要是一种邪恶的敌基督,一种对主耶稣主权的背逆。但小心,如果你的信心要救你,那么当你在这些事情上仰望基督的时候,你要把他看作是一位替代者。 这个替代的教义对整个拯救计划是如此重要,以致我要在这里做第一千次的解释。神是公义的,他一定要惩罚罪;神是怜悯的,他愿意赦免那些相信耶稣的人。这怎么可以得到成就呢? 他怎么可以是公义的,完全执行惩罚;是怜悯人的,接纳罪人? 他是这样做的:他把他子民的罪取过来,实在地把这些罪从他的子民身上拿起来,放在基督身上,使得他们成为无罪的,好像他们从来没有犯过罪一样,基督被神看作好像是全世界的罪人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一样。他子民的罪从他们的人身上被拿开,是真实的,实在的,不是代表性的,比喻性的,而是真实,实在地放在基督身上。然后神带着火一般的利剑面对这罪人,把他惩罚。他面对基督。基督自己不是一个罪人;但他子民的罪都被算在他身上。因此公义面对基督,仿佛他是罪人 – 为他子民的罪惩罚基督,惩罚他,直到公义的要求完全得到满足 – 从他身上施尽了最后一点刑罚,在杯中不留下一点残渣。在这里,那把基督看作是他的替代,把他的信靠交给他的人,因此就脱离了律法的诅咒。人啊,当你看见基督遵行律法,你的信心当说,“他是为他的子民而守的。”当你看见他死,你当数算那红色的血滴,说道,“就这样他取走了我的罪。” 当你看见他从死里复活,你当说, “他作为他所有选民的头和代表复活了。” 当你看见他坐在神的右边,你当看他坐在那里,担保所有他为他们而死的人都要极肯定地坐在父的右边。要学习按神的眼光看基督,仿佛他是罪人。 “在他里面没有罪。” 他是那位“义者”, 但是他为了不义之人而受苦。他是义的,但他站在不义之人的位置上;不义之人本应承受的一切,基督已经一次承受了所有这一切,因着他自己的牺牲永远除去了他们的罪。 这就是信心的伟大对象。我恳求你,对此不要有犯任何的错误,因为在这事情上的一个错误,如果不是致命的,也是危险的。用你的信心看基督,在他的生命中,死亡,受苦,和复活里,是父赐给他一切的人的替代 – 为所有那些用心信靠他的人的罪作了替代的牺牲。这样看待的基督,就是使人称义的信心的对象。

在这里,让我进一步说明,一些人看到这些话,无疑会说 – “哦,我会相信,我要得救,如果” – 如果什么? 如果基督已经死了? “哦不,先生,我的怀疑和基督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也是这么想。那么这怀疑是什么? “嗨,我会相信,如果我感觉到这点,或者我做了那样的事情。” 是这样;但我告诉你,如果你感觉到了那点,又或者你做了那件事情,你就不能相信耶稣,因为这样的话你就是在相信你自己,而不是相信基督,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是这样或那样的人,你就有信心了。相信什么? 嗨,相信你的感觉,相信你的作为,这正是和相信基督很明确相对立的。信心不是从我里头的一些好东西推断出我要得救,而是尽管有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我在神眼里是有罪的,是配得他的忿怒的,我却要公然说道,尽管如此我还是相信他的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了我一切的罪;尽管我现在的良心在责备我,然而我的信心胜过了我的良心,我真的相信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 作为一个圣徒到基督这里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工作;当你相信你是越来越好的时候,相信一位医生可以医治你,这很容易;但当你觉得死亡的判决已经在你的身体里面,当疾病正充满你的全身,当溃疡聚集它的毒气的时候,信靠你的医生,就算在这个时候还相信药物的功效 – 这就是信心。因此,当罪成了你的主人,当你感觉到律法定了你的罪,这时,即使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罪人信靠基督,这是天底下最勇敢的壮举;那摇动震倒耶利哥城墙的信心,那让死人从死里复活的信心,那堵了狮子的口的信心,也大不过一位可怜罪人的信心,面对他一切的罪,他胆敢信靠耶稣基督的血和义。人啊,这样做,你就要得救,不管你是怎样的人。那么,信心的对象就是作为罪人替代的基督。神在基督里,但不是神在基督以外,不是圣灵任何的工作,而是唯独是耶稣的工作,你必须把这看作是你盼望的源头。

二.        现在看第二点,信心的原因;或者说,为什么竟会有人相信,他信心是从哪里来的?

“信道是从听道来的。” 这是肯定的,但岂不是大家都听,但还有许多人依旧不信吗?那么,人是怎样信的呢? 按着他自己的经验,他的信心是感觉到一种需要的结果。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位救主;他发现基督正是他需要的这位救主,因为他不能帮助自己,所以他相信耶稣。因为他自己一无所有,他觉得自己必须接受基督,否则他就要灭亡了,因此他这样做了,因为他不得不这样做。他确实是走投无路了;只有这么一条出路,就是,靠着另外一位的义;因为他觉得他不能靠着任何好行为,或他自己的受苦而逃脱,他到基督这里来,谦卑自己,因为他不能没有基督,除非他抓住他,否则就一定要灭亡了。 但是进一步探求这个问题,这人是从哪里得到他有需要的这个感觉的? 怎么是他,而不是其他人,感觉到对基督的需要?很肯定他并不比其他人更需要基督。那么,他怎么会知道他是失丧,败坏的? 他怎么会被他是败坏的这种感知所驱使,去抓住这位使他复原的基督? 回答是,这是神的恩赐;这是圣灵的工作。除非圣灵吸引人,否则没有一个人会到基督这里来,圣灵吸引人到基督这里来,是靠着把人关押在律法之下,让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到基督这里来,他们就必定要灭亡。这就因着天气极大的压力,他们改变航向,冲进这属天的港口。靠基督得拯救,这对我们属肉体的思想来说是如此不可接受,和我们对人的功德的热爱如此不相一致,以致假如圣灵不使我们确知我们根本就是一无是处,不是如此强迫我们来抓住基督,我们就永远不会接受基督作我们的一切。

但这时问题再进一步;神的灵怎么会指教一些人,而不指教其他人他们的需要? 为什么你们当中的一些人被你们有需要的认识所驱使,到基督这里来,而其他人却仍旧在他们的自以为义中,并且灭亡? 除此之外别无答案;“父阿,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这最后要回到神的主权这里来。主“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 按着基督的说法 –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一些神学家喜欢这样读 – “你们不是我的羊,因为你们不信。” 好像相信使得我们成为基督的羊似的;但是经文这样说,“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 如果他们不来,这就清楚证明他们根本不是神所赐的;因为那些自亘古以来被赐给基督,被父神拣选,然后被子神救赎的人 – 这些人是藉着一种有需要的感知,被圣灵带领,前来抓住基督的。除非人感到自己需要基督,否则从来没有人曾经试过,将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基督。若不是圣灵使他感受到,否则没有人曾经试过,将来也没有人会感觉到他的需要;若不是这是写在那永恒的书上,神在上面确定刻上他选民的名字,否则圣灵是不会使得任何人达致得救地感觉到他需要耶稣。就是这样,我想在这一点上我不会被误解,就是信心的原因,或者为什么人会相信,是神拣选的爱藉着圣灵,通过一种有需要的感觉在动工,并这样把他们带到基督耶稣这里来。

三. 但是现在我要你们留心听,我要讲另外一点,你们可能以为我是自相矛盾,这一点就是罪人信心的根据;或者,凭什么他敢相信主耶稣基督。

我亲爱的朋友,我已经说过,若非人感觉到自己需要耶稣,否则没有人会相信他。我经常说,我要再说一遍,我并不是到基督面前来,求情说我感觉需要他;我相信基督的原因并不是我觉得我需要他,而是我确实需要他。一个人到耶稣跟前来的根据,并非他是一个有感知的罪人,而是他就是一个罪人,不是别的,正是罪人。除非他被唤醒,否则他不会来;但当他来的时候,他不是说,‘‘主啊,我到你这里来,因为我是一个觉醒的罪人,请救救我。” 他而是说,“主啊,我是一个罪人,请救救我。” 不是他的觉醒,而是他罪人的身份,是他胆敢前来的方法和计划。 你们也许会理解我的意思,因为这时候我不能完全准确表达自己,如果我提到极多的加尔文主义神学家的布道,他们是在对罪人说,“如果你觉得你需要基督,如果你已经悔改到了这样那样的程度,如果你已经被律法击伤到了这样那样的程度,那么你就可以到基督这里来,因为你是一个觉醒了的罪人。” 我要说,这是假的。没有人是以他是一个觉醒的罪人为根据到基督这里来;他必须要以罪人的身份到他这里来。当我到耶稣面前的时候,我知道除非我被唤醒,否则我就不能来,但依然我并不是作为一个觉醒的罪人前来。我并不是因为我已经悔改,所以我站在他十字架的底下,让他来洗净我;当我前来的时候,除了罪,我是两手空空。一种有需要的感觉是很好的感觉,但当我站在十字架底下,我并不是因为我有好的感觉而相信基督,而是不管我是否有好的感觉,我都要相信他。

照我本相无善足称,
唯你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招我就你得生,
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清教徒年代的罗杰先生,舍帕先生,府来先生,和几位卓越的神学家,特别是理查德巴斯科特,常常描写一个人敢到基督这里来之前,他必须要感受到什么什么。在这里,我要引用芬纳这位好先生,这些神学家中的另外一位的话,他说自己和他们比较只不过是恩典中的婴孩 – “我敢说,这一切都是不合圣经的。罪人来之前确实感觉到这些事情,但他们不是以感觉到这些为根据而来的;他们来,是因为他们是罪人,而不是按着其他任何的根据。” 恩典的大门敞开,这门上写着,“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拯救” 这个词和“罪人”这个词之间并没有一个形容词。这节经文不是说,“悔改的罪人”, “觉醒的罪人”, “有感知的罪人”, “痛心的罪人”,或者 “被惊醒的罪人”。不,它只是说“罪人”,我明白这点,就是当我来,我今天到基督这里来,因为我感觉到今天,和十年前我到基督这里来一样,我的生命同样有需要要到基督的十架前;当我到他这里来的时候,我不敢作为一位有知觉的罪人,或觉醒的罪人前来,我只能依然作为一位罪人,两手空空前来。最近我在约克郡的一所教堂的小礼拜室见到一位老人家。我说了一些意思和这一样的话;这位老人成为一位基督徒有好多年了,他说,“我从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准确说的,但是我知道这正是我来的样子,我说,‘主,

空空两手无代价,
单单投靠你十架,
赤身,就你求衣衫;
无助,望你赐恩典;
污秽 –

(老人说道,“实在污秽”)

飞奔你泉旁,
主阿,洗我,否则亡。”

信心就是脱离你自己,进入基督里面。我知道,成千可怜的人因着牧师所说的,“如果你感觉到你的需要,你就可以到基督这里来”而感到困扰,他们说,“但是我对我的需要感觉得不够;我肯定我感觉得不够。” 我收到许多可怜的,备受困扰的人的来信,他们说,“如果我有一个软化的良心,我就会冒险去相信基督的;如果我有一个柔软的心就好了;但是,哦,我的心就像石头一般的坚冰,不能融化。我不能感觉到我希望能感觉的,所以我不能相信耶稣。” 哦! 把这扔开,把这扔开! 这是邪恶的敌基督的;这是彻头彻尾的罗马天主教! 并不是你柔软的心使你有资格来相信。你要相信基督,来更新你刚硬的心,除了你的罪,不带任何其他的来到他面前。一个罪人到基督这里来的根据就是他是污秽的;就是他是死的,而不是他知道他是死的;是他失丧了,而不是他知道他是失丧的。我明白,除非他知道这点,否则他不会来,但这并不是他来的根据。这是隐蔽的原因,但这不是他明白的公开的,积极的根据。我从前年复一年害怕到基督这里来,因为我想我感觉得还不够;我过去常看寇佩尔所写的关于人和铁一般毫无知觉的诗歌的歌词 –

如果唯一有感觉,就是痛苦发现
我无法感觉.

当我相信基督的时候,我想我根本没有感觉。现在我回头看,发现我一直是感觉得最剧烈,最强烈的,最大的原因是我认为我没有感觉。一般来说悔改最深的人,是认为他们是骄傲不悔改的,当人认为他们根本没有感觉的时候,他们是对他们的需要感觉最强烈的,因为我们不能论断我们的感觉,所以福音的邀请的发出,不是以任何我们可以论断的事情为根据的;它是以我们是罪人,不是别的,只是罪人这个事实为根据的。有人会说, “嗯,但圣经上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 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劳苦担重担。” 正是那样;那节经文是这样说的,但有另外一节经文,“愿意的都可以”;那里没有说什么 “劳苦担重担的人”。

另外,尽管这邀请是给劳苦担重担的人的,你可以看出这应许不是给那些劳苦担重担的,而是给那些到基督这里来的人的。当他们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劳苦担重担的;他们以为自己不是。他们实际上是,但他们其中一部分的劳苦就是他们不能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劳苦,他们其中一部分的重担就是他们对自己的重担感觉得还不够。他们按着自己的本相来到基督这里,他就救了他们,不是因为他们的劳苦有任何的功德,或他们担重担有任何的功效,而是他把他们当作罪人,不是别的只是罪人,来施加拯救,就这样他们在他的血里被洗净。我亲爱的读者,你一定要让我把这个真理向你说明。如果你愿意到基督这里来,不是作为别的,只是作为一个罪人,他就决不会把你丢弃。

老托比亚斯.克里斯普在他的一篇布道中正是说到了这一点,“我敢说,如果你真的到基督这里来,无论你是谁,如果他不接纳你,那么他就对他的话不守信用,因为他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如果你来,绝不要担心什么资格或预备。他不需要责任的资格,或感觉的资格。你要按着你的本相来,如果你是地狱之外最大的罪人,你就和最有道德,最优秀的人一样,有资格到基督这里来。有一个泉眼:谁是有资格得到洗净的? 人的污秽不是他不应当被洗净的理由,而是他应当被洗净的更清楚的理由。当我们城市里的长官给穷人救济的时候,没有人说,“我太穷了,所以我不配得到救济。” 你的贫穷正是你的预备,你的污秽正是这里的洁白。奇怪的矛盾! 唯一你可以带到基督面前的是你的罪和你的邪恶。他所要求的一切是你空空的来。如果你没有任何自己的东西,你来之前要撇下一切。如果你里头有任何良善,你是不能信靠基督的;你必须要两手空空来。接受他为万物之上的万物之主,这就是一个可怜的人– 作为罪人,不是别的,只是一位罪人–可以得到拯救的唯一根据。

四. 但我不要耽搁太久,我的第四点是,信心的理由;或者,一个人为什么敢信靠基督。

竟然有任何人,特别是当他绝对没有任何良善的时候,来信靠基督来救自己,这岂不是很鲁莽吗? 竟然有任何人信靠基督,这岂不是自大的冒昧吗? 不是的,先生,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当面揭露他一切的罪,却依然相信,印证神是真实的,相信耶稣的血的功效,这是圣灵神伟大崇高的工作。但是为什么竟然人敢相信基督? 我现在要问你这个问题。一个人会说,“我把握信心相信基督,因为我确实感觉到圣灵在我里面的动工。” 你根本就不相信基督。另外一个人说,“我想我有权利相信基督,因为我有这样的感觉。”凭这样的理由你根本就没有权力来相信基督。 那么什么是一个人相信基督的理由? 这就是,基督命令他相信,这就是他的理由。基督的话是罪人相信基督的理由 – 不是他感觉的,不是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也不是他不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基督已经告诉他要相信。福音是这样说的: “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就必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这样,对基督的信心既是一种命令的责任,也一种是蒙福的特权,这是一种责任,因为毫无质疑,一个人有权利去尽他的责任,这是何等的恩惠。按着神命令我去相信的根据,无论我是谁,我都有一种相信的权利。福音是传给万民的。我属于这一族;我是万民中的一位,这福音命令我去相信,我就相信了。我这样做不会有错,因为我是得到命令这样做的。顺服神的命令是不可能有错的。 神给每一个人的命令就是他当相信神所差来的耶稣基督。罪人,这是你的理由,这是一个有福的理由,因为这是一个地狱无法否认,天堂无法收回的理由。你不需要看你里面,去寻找你经历的模糊的理由,你不需要看你的行为,看你的感觉,以此去得到一些沉闷,不充分的相信基督的理由。你可以相信基督,因为他告诉你这样做。这是你站立其上的稳固根基,是不容任何质疑的。

让我假设我们都在挨饿;城被包围,封锁起来了,饥荒已经很久很久,我们都快要饿死了。一个邀请临到我们这里,要我们立刻到某位大人物的宫殿那里去,在那里吃喝;但我们变得愚昧,不愿意接受这个邀请。假设某种恶毒的疯狂控制了我们,我们宁可死掉,宁可饿死而不愿意去。假设王的使者说,“可怜饥饿的人,来尽情吃,因为我知道你们不愿意来,我加上这个警告,如果你们不来,我的武士就要来到你们这里,他们要让你们感觉他们刀剑的锋利。” 我亲爱的朋友,我想我们会说,“我们要感谢这位大人物的警告,因为我们现在不必说,‘我不能来’,而事实是我们不能不来。现在我不必说我不配来,因为我得到命令要来,如果不来我就得了警告;我要来。” 这句可怕的话 – “不信的必被定罪”,并不是出于怒气而加上的,而是因为主知道我们的那愚蠢的疯狂,除非他威胁我们来赴他的筵席,否则我们会拒绝那给我们自己的怜悯。“勉强人进来”;这是那主人的话,这经文是那劝勉的一部分,“勉强人进来。” 罪人,你不会因为信靠基督而失丧,但如果你不信靠他,你就要失丧。在这里我要大胆说,罪人,你不仅可以来,哦!我恳求你,不要拒绝来,藐视神的怒气。怜悯的大门是敞开的,为什么你不来? 为什么你不愿来? 为什么如此骄傲? 为什么你还是不听他的声音,在你的罪中灭亡? 请留意,如果你灭亡,任何你们中的一位灭亡,你的血不在神的门上,不在基督的门上,而在你自己的门上。他可以这样说你,“你们不愿到我这里来得生命。” 哦! 可怜的发抖的人,如果你愿意来,神的话语里是没有任何东西拦阻你来的,在神的话语里既有驱使你的警告,也有吸引你来的能力。 我仍然听到你在说,“我不可以信靠基督。” 你可以,我这样说,因为天底下每一个被造物都被命令要这样做,神命令你做的,你可以做。有人说,“啊! 但我还是感觉不到我可以。” 你又来了;你说因为你自己一些愚蠢感觉的缘故,你不愿意做神告诉你要做的。神不是对你说因为你感觉到什么,你就可以信靠基督,而是很简单,因为你是一个罪人,你就可以。 现在你知道你是一个罪人。有人说,“我是,这是我伤心的地方。” 为什么是你的伤心? 这是一些记号,是你确实感觉到的。一个人说, “哎,但我感觉得不够,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伤心的缘故。我不能像我应当感觉的那样来感觉。” 那么,假设你确实感觉到了,或假设你没有感觉,你是一个罪人,“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 “哦,但我是如此一个老罪人;我在罪中有六十年了。”哪里写着过了六十岁你就不能得救? 先生,基督可以在你一百岁的时候救你 – 哎,就算你是罪中的玛土撒拉。 “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愿意的都可以来。”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 有人说,“是的,但我是一个醉酒的,咒诅的,好色的,亵渎的。” 那么你就是一个罪人,你还没有超过极处,他仍能救你。另外有人说,“哎,但你不知道我的罪加起来有多大。” 这只能证明你是一个罪人,你被神命令要信靠基督得救。另外一个人喊, “哎,但你不知道我拒绝基督多少次了。” 没错,但这只使你更是一个罪人。“你不知道我的心是多么刚硬。” 确实如此,但这只证明你是一个罪人,还是证明你是一个基督来要拯救的人。 “哦,但是先生,我没有任何良善。如果我真的有,你是知道的,我就有一些东西来鼓励我了。” 你没有任何良善这个事实只证明了你是神派我向你传道的人。基督来拯救那些失丧的人,你所说的一切只能证明你是失丧的,因此他来了,为要救你。千万要信靠他,千万要信靠他。 但有人说,“但如果我得救,我就是一切得救的人中最大的罪人。” 这样,你到天堂的时候,音乐会更加嘹亮;更大的荣耀归给基督,因为罪人越大,最终他被带回天家的时候,归给基督的荣耀就更大。“哎,但我的罪加增了。” 他的恩典更要加增。 “但我的罪甚至顶到天上。” 是的,但他的怜悯超过天上。 “哦! 但我的罪和世界一样宽广。” 是的,但他的义比一千个世界更宽广。 “哎,但我的罪是朱红色的。” 是的,但他的血比你的罪更红,可以用更红的洗去这朱红。 “哎,但我配得失丧,死亡,和地狱对我定罪的呼叫。” 是的,它们是这样的,但耶稣基督的血比死亡和地狱的呼叫更响亮;它今日在呼喊,“父,让罪人活过来。” 哦! 我希望可以亲口把这讲明,把这放在你们的脑子里,当神拯救你们的时候,这并不是因为你们里头任何的东西,这是因为他自己里面的东西。除了神自己的心肠之外,他的爱是没有理由的;神赦免一个罪人的理由是在他自己的心里面的,不是在罪人里头。你为什么应当得救的理由,是和另外一个人为什么应当得救的理由一样的,就是根本没有理由。在你里头没有理由,为什么他要怜悯你,但理由并不缺乏,因为这理由是在神里面,唯独在神里面的。

五. 我在我要讲结论,我相信你们会对我忍耐,因为我讲的最后一点是非常荣耀的,对于那些作为罪人,敢相信基督的人是充满喜乐 —信心的结果;或者,当它来到基督这里来的时候成就了什么。

有一个人,他此刻相信了;他就不被定罪了。但他在罪中已经五十年了,已经陷入了各种各样的罪;他的罪尽管有很多,但他已得赦免了。他现在站在神面前,是无罪的,仿佛他从来没有犯过罪一样。这就是耶稣的血的能力,“信他的人,不被定罪。”这讲的是在审判那日发生的事情吗? 我请求你看看神的话语,你就会发现它不是说, “信他的人,将不被定罪,” 而是他不被定罪,他现在不被定罪。如果他现在不被定罪,那结果就是他永远不被定罪;因为已经相信了基督,这应许要坚立,“信他的人,不被定罪。” 我相信今天我就是不被定罪的了;五十年之后这应许依然还是一样的 – “信他的人,不被定罪。” 所以,当一个人信靠基督的那一刻,他就摆脱了一切的定罪 – 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从那一天起,他站在神的面前,好像他真的就是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 “但他还在犯罪,” 你会说。确实他在犯罪,但是他的罪不被算在他的身上了。它们已经被算在从前的基督的身上,神是决不能定一件罪两次的 – 第一次在基督身上,然后在罪人身上。“啊,但是他常常陷入罪中。” 这是可能的;尽管如果神的灵在他里面,他就不象从前那样习惯犯罪。他因为软弱而犯罪,不是因为喜爱犯罪而犯罪,因为现在他憎恶罪。 但留意,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按你自己的意思说话,我要回答,“是的,但是,尽管他犯罪,然而他在神眼里不再是有罪的了,因为他所有的罪已经从他身上拿开,被放在基督身上 – 确定地,按着字面的意思,实在地从他身上拿开,放在耶稣基督身上。” 你看到那一群犹太人吗? 有一只替罪羊被牵出来;大祭司按着替罪羊的头,承认众人的罪。罪完全离开了众人,被放在替罪羊身上。替罪羊跑开,到旷野里去了。有任何的罪留在人身上吗? 如果有,那么替罪羊还没有把它带走。因为这罪不可能在这里,也在那里。它不可能被带走了,还留了下来。“不可能,” 你会说,“圣经说替罪羊带走了罪;当替罪羊带走了罪,就没有任何的留在人身上了。” 这样,当凭着信心我们把手按在基督的头上,基督是带走了我们的罪,还是没有? 如果他没有,那么我们相信他就没有用了;但如果他确是带走了我们的罪,那么我们的罪不可能在他身上,也在我们身上;如果它是在基督身上,我们就是没有罪,清白,被接纳,得称义了,这就是因信称义的真正教义。当一个人一相信基督耶稣,他的罪就离开了他,就永远离开了。它们现在被涂抹掉了。 如果一个人欠了一百英镑,然而他得到了它的一张收据,他就是没有债务的了;它被涂抹掉了;账本上的被抹去了,债务没有了。尽管人犯罪,然而在债务产生之前,这债务已经被偿还了,他就不再欠了神律法的债。 圣经岂不是说,“神已经将他子民的一切罪投于深海”吗? 现在,如果这些罪是在深海里了,它们就不可能还在他的子民身上。他的名是配得称颂的,在那日他把我们的罪投入深海,他把我们看作在他眼里是纯洁的,我们在爱子里是被接纳的。然后他说, “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 它们不可能被移开,还留在这里。 那么,如果你相信基督,你在神眼里就不再是一个罪人了;你被接纳,好像你是完全的,好像你守全了律法;因为基督已经守全了律法,他的义是你的了。你干犯了律法,但你的罪是他的了,他已经为此受了惩罚。你们不要再有误解了;你不再是从前的你了;当你相信的时候,你就站在基督的位置上,正如从前的基督站在你的位置上一样。 更新完成了,交换确定了,直到永远。相信耶稣的人是被父神接纳的,正如他永远的爱子是被接纳的一样;那些不相信的人,让他们任意作为好了,他们只会去行出自己的义;但那些在律法之下的人,他们仍在咒诅之下。你们这相信耶稣的人,要在世上生活,归荣耀给这伟大的真理。你们在自己里面是罪人,但你们是被基督的血洗净的了。 大卫说, “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 你们是见过下雪的 – 是多么清澈! 多么洁白! 还有什么是更白的呢? 嗨,基督徒比这更白。你说,“他是污黑的。” 我知道他和其他人一样是污黑的,和地狱一般污黑,但是血滴落在他身上,他就洁白了,“比雪更白。” 下一次你看到雪白的雪珠从天而降的时候,请看着它们说,“啊,尽管我必须要承认,在我里面我是不配,不洁,然而,相信了基督,他就如此完全给了我他的义,我就是比这从神的宝库落下的雪更白。” 哦! 求神给我们信心把握这点。哦! 求神给我们信心胜过怀疑和恐惧,使我们享受基督令人成为自由的自由。哦,你们这相信基督的人,今晚睡觉的时候,你们当说, “如果我死在床上,我是不被定罪的了。” 如果你们第二天早上起来,进入世界里,当说, “我是不被定罪的了。” 当魔鬼向你吼叫,告诉他, “啊! 你可以控告我,但我是不被定罪的了。” 如果有时候你的罪冒起来 – 要说,“哎,我认识你,但你是永远滚开的了;我是不被定罪的了。” 当你死的时候来到,你会平安闭上双眼。

在那大日你要勇敢站立,
因为有谁能定你的罪?

到了最后,你要完全被恩典赦免,所有罪的极大咒诅和定罪要被挪开,这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我恳求你,出于对基督的感恩,为他尽力而为;但是,即使你已经做了一切,不要以此安息。依然要以基督的替代和牺牲为安息。愿你成为如同基督在他父眼里这样的人,当良心唤醒的时候,你可以说,基督已经为你当行的一切行了,他已经承受了你一切刑罚的苦楚;现在,怜悯和公义都不能攻击你,因为公义已经和怜悯紧紧联手,来拯救那信心落在基督的十字架上的人。求主为他的缘故祝福这些话语,阿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