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耶稣基督不变的怜悯 - 来13:8

耶稣基督不变的怜悯

Thomas Adams (1583?-1652,清教徒传道人)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 来13:8

摩西第一次奉差遣去到以色列人当中,带领他们脱离埃及的奴役时,他们认识到神的名字叫耶和华,在这之前他们并不晓得。因为神对摩西说,“我从前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显现为全能的神;至于我名耶和华,他们未曾知道,”出6:3。“我是自有永有的”,这是一个永恒的称谓,包括三个时候:“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圣经为了见证子与父同等,把这同样的永恒加在耶稣身上,如同讲到耶和华时一样。他被称作阿拉法和俄梅戛,“是初,是终,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启示录第1章,以及这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所以他不仅是神的受膏者,还是受膏的神本身,因为永恒,没有开始,没有终结,唯独神才是如此,这是神的专属。

这话可以被看作是一个中心,一个圆周和一条连接线,联系彼此。不可摇动的中心是耶稣基督。这里的圆周是环绕他的,就是永恒:“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指向它们的连接线就是“一样”:“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一. 中心是耶稣基督。耶稣是他本来的名,基督是他的称号。正如神学家们所言,耶稣是他本性的一个名,基督是他的职分与尊贵。

耶稣,是满有一切甘甜的名。伯纳说,这是口中的蜜,耳中的音乐,心里的喜乐。他使我们与神和好,赎买我们,是一位救主。当良心与律法,罪,死相争,没有耶稣,这就只能会是恐惧与绝望。他是“道路,真理,生命”,没有他,只有谬误,欺骗,死亡。伯纳说:如果你写信给我,除非我在其中看到耶稣,否则你的信不能使我高兴。没有耶稣的名,如果你交谈,你的谈论就没有甘甜滋味。他是挽回一切,超过亚当一切所失的配得称颂的那一位;因为靠着他重生的恩典,我们所得超过因亚当死罪我们所失。

基督的职分是一样不变的,他被神指定,膏抹作君王,祭司与先知。

这位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对于他各样的名,我不能再说什么,尽管我有天使的口舌,我所说的依然不配;名越尊贵,威严更大。人所能说的一切只不过是一点,但在这一切上我一定要说一点。但归于我们救赎主的一切名中,耶稣这个名字仍然是最甜美的。伯纳说,其他的名是尊贵的名,耶稣是怜悯的名字。神的道,神的儿子,神的受膏者,这些是荣耀的称谓;耶稣,救主,是恩典,怜悯和救赎的称号。

这位耶稣基督是本节经文的中心;不仅是这节经文,而且还是整本圣经的中心。神事情的概括就是圣经,圣经的概括就是福音,福音的概括就是耶稣基督;一言概之,除了那为神的道,神的道中别无其他。

他不仅是他话语的中心,还是我们的安息与平安的中心。“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哦基督,你为造我们是为了你自己,我们的心除非在你里面安息,否则就不得平静。万物渴慕中心,这是自然的,但“我们的生命是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3:3。我们要活着,一定就需要爱。我们所喜悦的在哪里,我们的心思就在哪里;我们的财宝在哪里,我们的心就在哪里;我们的生命在哪里,我们的爱就在哪里;但所有这一切,我们所喜悦的,我们的财宝,我们的生命,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大卫说,“耶和华是我的福分。”不管世人喜爱什么,让基督成为我们的分。彼得说,“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太19:27;基督说,你们这样是毫无损失,因为你们已经得着了我。耶稣基督不能满足的,那人是贪婪过度。奥古斯丁说,“让我们追求这中心,让我们追求他,直到我们把他寻见;当我们把他寻见,让我们把他继续追求。”我们追求,可以把他寻见,他是愿意被我们寻见;找到,我们还可以追求,他是无限。你是看到这中心。

二. 与这中心相合的那连接线,就是“(总是)一样的”。基督不改变,“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一切低下的光都有改变的地方,但众光之父不改变。日头有它的影子,“公义的日头”却没有影儿,玛4:2;日光在日冕上转动,但基督并不转动。他“爱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13:1。 他爱我们直到尽头,他的爱没有尽头。时间要被终结,但怜悯永远不被终结。他的怜悯要在我们里面成为完全,永不终结。“我的怒气涨溢,顷刻之间向你掩面,却要以永远的慈爱怜恤你。这是耶和华你的救赎主说的,”赛54:8。他的怒气不过片刻,他的良善直到永远。“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这是怜恤你的耶和华说的,”第10节。大山坚定,小山稳固;然而小山和大山,是的,整个世界,都要根基摇动;然而就算在“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彼后3:10)的那一日,神的约都不会被破坏。神说,“我必聘你永远归我为妻”(何2:19)。这婚约永远不会取消,罪,死亡,地狱,都不能把我们与神分开。那甜美的诗人在一首诗篇中二十六次唱到,“他的慈爱永远长存,”诗篇136篇。“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默想这点,这要给我们相信的心带来极大的安慰,所以让它给我们一些教训。它很自然就教导我们两件事:一种劝阻的警告,以及一种劝服的功课。

1.它劝我们不可相信世事,因为它们实在多变。它们多么可怜,不能成为“一样的”。要证明这一点,你可以在士师记1:7看到七十个王为此此见证所起的誓。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宝座,然而在那里,他们在另外一位王的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 ;很快连这一位让他们如此凄惨的王,自己也变得最为悲惨。所罗门把财富比作是一只野禽。“钱财必长翅膀,如鹰向天飞去”箴23:5。这不是某只被驯化的家禽,或者可以用诱饵引下来,凭它身上的铃声可以找到的鹰;而是一只用力划破天空,飞去再也叫不回来的鹰。

财富就像一只鸟儿,它成天从一人跳到另外一人身上,正如一只鸟儿从一棵树跳到另外一棵树上,无人能够知道它晚上在何处栖息。它就像一个到处游荡的人,因为他长得结实,能够干活,人把他带进家里,给他温暖;也许有一段时间他努力干活,但是当他偷偷看到有机会,这不定的仆人就走了,带走的比他一切做工带来的还要多。世界可能看上去在你面前站立,有一个时候,但最后它跑开,不再回头,把你的欢乐,你的财物一起带走,就像拉结偷走了拉班的神像一样;你的平安和内心的满足要和它一道消失,你被撇下充满绝望。

你看到了,财富是怎样快快变得不是“一样的”:世上任何其他事情能夸口自己是更稳定的吗?当表演完毕,名声必然会脱去它的衣袍,在这世界的舞台上无论它是多么显赫,它的表演只是短短一段。世上荣耀的威名只不过好像是世人敲钟,发出钟声;名声就是那带动钟的绳索;你一旦放手不再拉绳,那撞锤就不动,名声就说再会了。力量尽管像耶罗波安一样,它伸出压迫的手,它很快就要垂下枯干,王上13:4。美丽就像一幅年历:如果它能保持一年之久,这就很好了。欢乐就像闪电:被人听到就消失了;甘甜,但是短暂;一阵闪光就离去了。

所有的虚荣不过如蝴蝶一般,是顽童贪婪追逐的对象(安瑟伦语):有时它们飞在他们身边,有时在他们前头,有时在他们身后,有时紧挨着他们;是的,滑过他们的指间,然而他们却抓不到它们;当人把它们抓住,它们不过是蝴蝶;它们有彩绘的翅膀,但却是间陋可怜的虫子。人的世界的东西都是这样,是虚荣,是蝴蝶。我们常常努力追求的,当我们得到,却要把我们伤害。世界本身并非不像蓟菜,十分之九不过是无用的叶子,几乎没有十分之一是好的,只有一点可以挑出来的吃的,再也没有像它如此华而不实,在它中间有一条梗,足以让那狼吞虎咽把它吃下的人呛着。

哦,不要把你们的心依靠在这些事情上:正如耶柔米论使徒行传第4章所说的,当把它们踩在脚下。“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徒4:34。在他们脚前,不在他们心上;它们更适合被踩在脚下,而不是放在心上被人侍候。我要用奥古斯丁的话作为结论:“看啊,世界动荡,充满愁苦,然而却为人所爱;如果它是平静安详,它会如何被人拥抱呢?人仿佛以为它是一位美丽的少女,他们钟爱它,如此把它亲吻,把它变成变形的残缺。那不能忍受荆棘的,是多么贪婪要采集花朵。那如此羡慕一瞬即过世物的,如果这些是永恒的,他们会怎样去喜爱呢?”但是“这世界要过去,”约壹2:17,惟独神是永远常存。它们要消灭,但你是不变,“天地都要象衣服渐渐旧了;你要将天地卷起来,象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变了。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 来1:11,12。所以,“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只要倚靠神,”提前6:17。那么,“倚靠耶和华的人,好象锡安山,永不动摇,”诗125:1。“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2. 让这劝服我们效法基督的不变,让他对我们怜悯的不变作出我们对他爱的不变。然而,我们就像更小的行星,我们自己自然的动作就是从好走向恶,然而让我们接受那更大的能力,把我们超自然地从恶走向好。我们里面确实有一种不愿意的肉体,“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们心中的律交战,”罗7:23。所以,奥古斯丁承认说:我没有完全得着,也没有明显遭拒绝;愿意与不愿意,这都出于我自己(《忏悔录》)。但是我们基督信仰的成熟一定要超过动荡不定的思想。

踌躇不定,不得稳固,这是讨厌的,是不像我们的主基督,他是一样不变的。“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没有定见,”雅1:8。多变的人在自己家中也是外人一个:他一切的目的不过是客人而已,他自己的心就是客栈。如果它们在那里住宿一夜,情况就是这样而已,在早上它们都离开了;就像极多的人拥挤在窄门口,大家都在挤,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进去。那位写警句的说得很有道理,

在你所做一切上,你会奇怪为何自己一事无成吗?
在你死后,你必做一事,就此而已。

给每一个人的船都摇上一桨的人,自己的船却没有划了。墨兰顿说,那些每件事情都知道一点的人,其实是没有一件事知道得完全。他们对一件事情的倾慕喜爱,在一段时间是极其强烈,但如果这些比那最多持续不过九天的一时惊奇更为持久,这倒更令人惊奇了。他们对这时代感到愤怒,说这时代是死的,因为不再有创新。他们对一切事情的发问不是“什么是好的”,而是“什么是新的”。他们对日头持续照耀几乎都要感到厌倦。对于他们,不变足以成为对最好之事的对抗,他们厌恶从天而降的吗哪,因为他们对此习以为常。

这不是总是一样,而是从来就不一样;他们要做一切事情,却一事无成:他们不过就像莆林尼所写的那种千足虫,有很多脚,然而步伐很慢。有一阵子你在英格兰看见他,他是喜爱那单纯的真理;过了一会他却在罗马,在偶像面前卑躬屈膝。在这以后他奔向阿姆斯特丹,然而他还一定要转头离开,直到再也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去到土耳其。要持守一种主张,这太乏味,他已经经历很多。他要成为怎样的人,你是几乎不能知道,直到他成为什么也不是为止。

但不变的神愿意属他的人坚定。在你对他的信心上坚固。“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离开福音的盼望,”西1:23。在你对人的忠诚上坚固,作出承诺,不可让人失望,诗15:4。或坐或立都要如此,免得你对神改变,就让神对你改变。“没有人能让基督离开你,除非你自己离开基督。”(安波罗语)。“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待续)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