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神在拯救上的主权 - (罗9:1-24)

其他人怎么说

“圣经举了很多神自由赐下拣选恩典的例子。在耶路撒冷的一个池子旁边聚集了‘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约5:3)。然而,基督在人群中推开一条出路,走向一个人,只是一个人,治好了他的瘫痪。在这里,你当明白,这个地方是许多人经常聚集的地方,他们盼望每一天新的日子都是他们得神迹医治的日子。有人会认为可能会有一条得医治的队伍,但是耶稣只是打算在那一天医治一个人。他为什么不医治每一个人?他本来是可以的,他有这能力,但他选择不这样做。然而我还没有听过一篇讲道,是说耶稣在那一天,在那个池子旁医治这个人是多么不公平。为什么拣选在我们得救的方面就要有所不同呢?”14

“在拣选这件事情上,我们是来到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面前;来到旷野的神面前;道成肉身,死,基督复活的神面前;那只是一位‘没有手,只有我们才有手’,只能在天堂里踱步,绞着手,希望人‘让他行事’的神,只不过是一位挫败的神而已。这只是一位作副驾驶员的神而已。‘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15

“你可能会想,‘拣选和传福音,它们是一致的吗?人家告诉我它们是互相排斥的!’别人也是这样对我说的。但我可以诚实地说,当我们明白什么是拣选之后,传福音的意思就不再一样了。和不信的人分享信仰对许多人来说成了一种负担,我曾经也是如此,直到这个真理改变了我的思想。拣选在三个层面上改变了我们的传福音:我们的信息,我们的方法,我们的动力。”16

“但人可能反对说,我们岂不是在圣经里一次又一次看到人是怎样抵挡神,抵挡他的旨意,违反他的诫命,不顾他的警告,不听他的劝戒吗?我们当然是看到了。这就让我们上面所说的一切成为虚空了吗?如果是,那么圣经很明显就是自我矛盾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反对的人所说的只不过是人的罪恶抵挡神外在的话语,而我们上面提到的是神在他自己里面所定意的。他给我们行事为人的行为准则,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完全遵守;他自己永恒的‘旨意’却是连最小的细节都得到成就。”17

“无限高过最高的被造之物,他是至高者,天地的主。不服在任何人之下,不受任何人影响,绝对独立;神按他喜悦的行事,只是按他喜悦的,总是按他喜悦的行事。没有一个人能挫败他,没有一个人能拦阻他。他自己的话明明白白宣告:‘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10);‘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但4:35)。神的主权意味着,就像在名义上一样,神就是神,实际上也是如此,他坐在全宇宙的宝座上,‘随己意’(弗1:11)指挥万事。”18

“这个(神的主权)真理表明,在这件事情上你拒绝全心承认神的主权,这是多么没有道理,这是多么可怕的恶事。这表明你不知道神就是神。如果你知道这一点,你就会在里面安稳平静;你就会在一位主权的神面谦卑,平静俯服在尘土中,看这样做是大有理由。

“任何人胆敢做的最疯狂的事情,任何人能做的最愚蠢的事,任何人能做的最彻底邪恶的事,就是与神辩驳,与神争论,批评神。然而这是许多人正在做的事。”19

“我们这些最精英的人算什么呢?恶毒,我们最好的人不过是可恶的罪人。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但这是真实的。我们的生命被罪击打得千疮百孔。然而你选择站在这位圣洁的神面前,在他面前撒拉弗也要遮盖他们的面孔和脚,你与他驳嘴,提示神应当怎样做,与神争辩,为神看为合适去做的事情批评他,向神发怨言。”20

“他是无限智慧的神。我们抬头看我们头上繁星点点的天空,我们看着夜间横扫天际的光影奇妙世界。我们思想这些巨大的事物,它们的猛烈,它们横扫太空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动能,我们抬头看着它们,如果我们是有聪明,我们就会说,‘神啊,你有何等无限的智慧,你也何等威严,你引导着这些我们无法想象的巨大世界,它们带着无法想象的速度和动能横扫太空。

“然而今天晚上你们很多人会毫不犹豫仰望这位无限智慧的神,他造了这些奇妙的光体,引导全宇宙经行它奇妙,惊人,让人测不透的轨道,却试图告诉他你们认为他当如何行!你这愚昧人,你是疯了吗?疯人院里的疯子都不会做比这更疯狂的事情。‘你是谁?’世上最聪明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孩童;最聪明的哲学家并不知道得很多;科学界最伟大的人只是明白一点点。他所知道的和他不知道的相比,几乎就是一无所有。就算对这物质宇宙,他所认识的,和他不认识的相比,也是一无所有。”21

“假设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看一本展现当今哲学思想最成熟成果的书,开始去一页接着一页批判这书。你会怎么想?你会站着看着这些孩子,带着无比的羡慕说,‘他是多么聪明的小伙子啊’吗?不,你会说,‘在他这样的年纪,他的知识如此有限,他竟然要去批评当今最优秀的哲学思想,他是何等一个受骗的白痴!’但如果我们尝试去批评一位无限智慧的神,那么他就还没有你我这般受骗,成为白痴的;因为和无限的神相比,我们还远远连小孩子都不是。

“当今最深邃的哲学家和无限的神相比,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孩子而已。然而你根本不去假装自己是一个哲学家,却拿过神的书,你这小孩子,你这婴儿,拿过这代表神最大智慧的书,你坐下把它翻开,一页接一页,试图去批评它,人们站着望着你,羡慕地说,‘这是何等一位学者!’但是天使往下看,说道,“何等一位傻瓜!’神怎么说?‘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你们。’”(诗2:4)。22

“一些人从来不会想到神竟然有可能比他们知道的知道得更多。有好几年我是没有想过这点,在那些日子我是一位普救论者,我想所有的人最终都会得救。我是一位普救论者,因为我有一个每一个人最终都会得救的理由,就是对这个问题我看不到有反驳意见。我想如果我看不到有反驳意见,嗨,那么就没有人能看到。所以我挑战每个人,面对这个理由,对它作答。我头抬得高高,四处走动,说道,‘我已经为普救论找到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我想我自始至终都会是一个普救论者,任何不是普救论者的人都是不明事理。

“有一天,这念头临到我身上,就是一位无限智慧的神可能比我知道得更多。这想法从前从未临到过我身上。我也想到,一位无限智慧的神做事也有可能有千个充分的理由,而我在我有限的愚昧中,甚至连一个理由都看不到。所以我所喜爱的普救论就灰飞烟灭了。

“如果你有了这个想法,就是一位无限智慧的神可能比你知道得更多,神在他无限智慧中,做一件事可能有千个充分的理由,而我甚至连一个理由都看不到,那你就要学到当今其中一个最伟大的神学上的真理,这要解决你对圣经许多的困惑。
“人试图把握无限的智慧,以为他们能把它挤进他们小小的脑袋里。但是因为他们不能把无限的智慧挤进他们小小的脑袋里,他们就说,‘我不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因为它里面有一些哲理是我不明白的。’你为什么要明白其中的哲理?你到底是谁?你的思想到底有多大能耐?你有思想多长时间了?你会继续有思想多久?是谁给你有思想的?”23

“我们的任务不是找出事情的哲理,我们的任务不是发现事情的理由。我们的任务是听神有什么要说,他说的时候,相信,不管你是否明白它的哲理。”24

“还有一种人在向神强嘴,就是那些不接受耶稣基督作他们的救主,向他降服,让他作他们的主和主人,在世人面前公开承认这点,反而为不这样做找借口的人。耶稣在约6:37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神在启22:17说,‘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任何人都可以到基督这里来,任何真的来的人都要被接纳和拯救。然而你们很多人不来,反而为不来找借口。你在用每一个借口向神强嘴, 你是在与神争辩,你是在定那邀请你来的神的罪。你为不来接受基督找借口,这样做你就不能不定神为有罪。任何人为不接受基督作的借口,按最终分析,都是在定神的罪。”25

---------------------------------------------------------------------------------------

1 马丁路德,《意志的捆绑》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1975), p. 117, 由霍顿(Michael Scott Horton)在其所著《让恩典重新奇异》引用(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1), p. 60。

2 司布真,《新园街布道集》第4卷(1858年8月1日在皇家舍利花园音乐厅所传讲的一篇信息,由Warren Wiersbe所编《关于神主权的经典布道》引用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 114-115。

3 司布真,由Wiersbe引用, pp. 116-117。

4 我们也一定要记住,撒但在那失丧的人的不信中也有一手,因为他企图让人不听福音(可4:3-4, 13-14),弄瞎人的眼睛,让他们看不到福音(林后4:3-4), 他也要败坏,扭曲福音(林后11:4, 13-15)。

5 施洗约翰看到并指出这个错误,他对文士和法利赛人说,“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

6 保罗在其他地方解释了一个真以色列人是因着相信基督而作神儿女的人,不管他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见罗4:16-17;加6:16)。保罗不经意地在罗马书第4章提到,亚伯拉罕相信的时候,他实际上是一个外邦人(未受割礼),见罗4:10-12)。

7霍顿,《让恩典重新奇异》, p. 45。

8  平客(A. W. Pink),《神的属性》p. 29。

9马丁路德,《意志的捆绑》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1975), p. 117, 由霍顿在其所著《让恩典重新奇异》引用(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1), p. 60。

10  James Kennedy博士,《彻底改变的真理》,由霍顿在其所著《让恩典重新奇异》引用(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1), p. 43 。

11 霍顿, p. 45。

12 约拿单爱德华滋,《爱德华滋语录》(第2卷,1976),由真理旌旗基金会出版,由Warren Wiersbe所编《关于神主权的经典布道》引用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 p. 107。

13平客,《神的属性》p. 27。

14霍顿, p. 50。

15  霍顿,《让恩典重新奇异》, p. 58-59。

16霍顿, p. 66。

17平客,《神的属性》p. 25。

18平客,《神的属性》p. 27。

19托雷, Wiersby, p. 45。

20托雷, p. 47。

21托雷, p. 48。

22托雷, p. 49。

23托雷, p. 57。

24托雷, p. 58。

25托雷, p. 5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