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纯正话语的规模 -- 提后1:13

II. 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持守这纯正话语规模的必要性,这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缘故,为教会的缘故,为世人的缘故。

第一,为了你们自己的缘故,要持守这纯正话语的规模;因为这样你们就得到成千上万的祝福;你们要得到良心平安的祝福。我在神面前可以作证,什么时候我怀疑从神领受的其中一样伟大真理,立刻就有一个作痛的空虚之处临到我,除非我再次领受这教训,全心加以相信,否则我是绝不能把它填满的。任何时候我消沉沮丧,我总能在读强调福音信仰教义的书的时候找到安慰;如果我去看一些这样的书,是论述神永远的爱,在基督身上有这爱,向他的选民启示出来;如果我记起神通过选民立约的头,向选民所作极其浩大和宝贵的应许,我的信心就马上变得坚强,我的灵魂插上奇妙的翅膀,升上去到它的神那里。亲爱的,如果你从来没有尝过,你就不知道恩典教义赐给灵魂的平安是何等甜美;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这是 —

“加给每一处伤口神的膏药,
克服我们恐惧的一针强心剂。”

这是神甜美的催眠曲,他唱着让他的儿女入睡,即使在风暴中也是如此。这是神的锚,投进海里,在风暴当中让我们这些小小的船稳固。有一种平安,是“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是加给信心刚强的人的,但你们是知道,今天的趋势是放弃古老的地界,采纳新的地标,任何新的事情都接受,唯独不接受那古旧的神学教训。我亲爱的朋友,如果你们哪一个人想要尝试新的教训,我要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是神的儿女,对这些有人不断教导的新观念,这些最新发明出来的教义,你们很快就要感到厌恶。第一个星期你们可能对这些新奇之事感到很高兴;你们可能会惊奇它们超越的灵性,或者那吸引你们的别的一些东西;但你们不会迷恋它们太久,你们很快会说,“哎呀,哎呀!我手里是所多玛的苹果,它们好看,但在我嘴里变成了灰烬。”如果你们要有平安,那么请持守真理,持守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这样,“你的平安就如河水;你的公义就如海浪。”

“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让我再说一次,因为这要大大促进你们的成长。持守真理的人,他要比不断从一个教义转移到另外一个教义的人成长快得多。在现今这个世界我们看到多少信仰方面的风信鸡。我们看到有的人,早上听了一位加尔文主义传道人的道,说,“哦,这真令人高兴”;到了晚上他们听了一位阿民念主义者的道,说,“哦,这也很好,无疑它们都是对的,尽管一个是和另外一个对立的!”当今人以为荣的爱心就是相信谎言和真理一样都是好的,谎言和真理相亲,彼此亲嘴;那宣讲真理的人被称作是顽固分子,在世界上真理不再是有尊荣的!啊!亲爱的,我们是更加明白事理,不会宣扬这些毫无限制,但却是虚假的爱;真实的光景就是,我们懂得如何守着那交付给我们的纯正话语的规模,因为这样我们得以成长。多变的人不能大大成长。如果在你的花园里有一棵树,今天是种在一个地方,明天是种在另外一个地方,六个月以后它会长得多大?很可能它都死掉了;如果它没有死掉,也不会长得多大,它会萎缩得非常厉害。你们一些人也是如此。你们把自己种在这里,然后被人劝服,你们在的地方不对,你们走开,把自己种在别处。嗨,有一些人是什么都行支派的,从一个宗派跳到另外一个宗派,说不上自己是什么人;我们对这些人的看法是,他们什么也不信,一点用处也没有,别人可能喜欢这样的人,我们并不认为这样的人有多大价值,除非他们有立定的原则,“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除非你们把这守着,否则就不能成长。如果我让自己十年持守十种规模模式,我怎么可以知道十年以后我的信心会有增长?那么我在每一件事情上只是一知半解,没有一件事是认识彻底的。但那有一种信仰,知道这是从神而来的信仰,牢牢把它持守,他的信心会变得何等刚强?各样的风雨只能使他确定,正如烈风吹动橡树的根,使它们刚强,牢牢立在本位上;但如果我转移改变,我不会变得更好,而是变得更糟。那么为了你们自己平安的缘故,为了你们成长的缘故,“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

但我亲爱的,我要恳求你们为你们自己的缘故牢牢持守,要记得跟从相反的道路,会有何等大的恶事发生。如果你们不“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请听我说,让我告诉你们,你们会做些什么。

首先,对真理任何的偏离都是一种罪。对我来说,罪不仅仅是我做了一件坏事,我相信一种错误的教义,这也是一件罪。最近,我们的牧师已经免除了我们在判断上顺服神的一切责任;他们对我们说了很多空白点,很多是在他们的书房里说出来,一些是在讲坛上说的,说在审判的那一日神决不会问我们相信什么。我们被告知,我们要为我们的行为负责任,但对于我们所信的,我们无须负责任,或者一些和这非常类似的话;他们明明白白对我们说,那造我们的神,尽管有权柄掌管我们的手脚,我们的眼睛和我们的嘴唇,却对我们的分辨力没有什么权柄;他们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神学上犯了这样的错误,只要我们能过正直的生活,那么这些就不是罪。但实情是这样吗?不是的;我们全人都一定要来事奉神;如果神给了我判断的能力,我就一定要使用这判断力来事奉他;如果这判断力接受了一样不是真理的东西,它就是接受了一样偷回来的东西,我就像伸手去拿我邻舍的财物一样犯了罪。罪的程度可能有所不同,如果这是一件无知的罪,它仍是一件罪;但它不像疏忽那样如此严重,我担心这疏忽的罪是在很多人身上的。亲爱的,我要对你们说,举例说,如果受洗不能全身浸入水里,那么每次我这样做,我就是犯罪;如果它要是这样,那么我那些不这样做的弟兄就是犯了罪。如果拣选是真的,如果我不相信拣选,那么我就是犯了罪;如果圣徒终蒙保守是真的,如果我不相信这点,我就是在大能的神面前犯了罪;如果它不是真的,我接受了那不符合圣经的,我就是在犯罪。在教义上犯错,这和在行为上犯错一样,同样是犯罪。在每一件事情上我们都一定要运用神已经交给我们判断和相信的能力,竭尽全力来事奉我们的神;基督徒,我警告你们,不要以为用一只发软的手把持信心,只不过是一件小事;每次你做任何事情,令你对耶稣基督的信心产生动摇,这都是罪。也要记住,在教义上犯错误,这不仅是一件罪,它还有很大倾向导致罪恶加增。一个人一旦在生活中相信了一件错误的事,神奇的是他会多么快去相信另外一件错误的事。一旦大门向一个虚假的教义打开,撒但会说这只是开了一点点,是的,一点点,但是他只是把像锲子小小一端那样的小东西伸进来,他就是要把一个更大的东西插进来;他会说只是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再多一点。败坏对神信心最坏的异端分子是一点点接一点点地犯错;那些最偏离真理的人只是一步一步渐渐偏离。罗马教会,那可憎之事的大杂烩是怎么来的?嗨,它是逐渐偏离,它不是一开始就变得可憎,它不是立刻就成了“淫妇之母”;但是它一开始确实就是作一些打扮,然后再披戴上一些,渐渐它就和地上的君王发生淫乱。它是一点一点堕落,也是同样与真理分离。有好几个世纪它是基督的一个教会,我们看历史,很难说在哪一个精确的时点上它不再与基督教众教会同列。基督徒要小心,如果你们犯了一个错误,你们就不知道还会犯多少个错误。

“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因为在教义上犯错,几乎无可避免就会导致在行为上犯错。当一个人错误相信,他很快就会错误行事。信心对我们的行为举止有极大的影响力。一个人相信什么,他就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们开始接受错误的教训,它们很快就要影响你们的行为。要牢牢持守你们祖先信仰的堡垒,如果不是这样,敌人就要给你们造成可悲的混乱。“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常常守着。”

2. 现在我要说,为了教会自身益处的缘故,我要你们都“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你们希望看到教会兴旺吗?你们希望看到它有和睦吗?那么你们要“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我们当中有纷争,结党,争吵,拌嘴,原因在哪里?这不是真理的错,这是错误的错。如果教会有纯洁,全然不断的纯洁,那么教会本来是会有和睦,那全然不断的和睦的。星期五我下到施尔尼斯港,船上有一个人告诉我,上次大风中有好几条船的锚被扯了起来,冲到其他船身上,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如果它们的锚是牢牢扎下稳固,这就不会造成损坏了。如果你问我,我们不同宗派的教会为什么会遭受破坏,我要告诉你,这是因为它们的锚都没有牢固扎下。如果它们持守真理,本来是不会有争论的;争论是从错误来的,如果存在任何敌意,你们决不可把这归于真理,你们一定要把它归到错误身上。如果教会一直牢牢持守真道,总是在真理的伟大教义上合一,那就不会有争端了。牢牢持守你们的信念,你们就会防止教会出现不和。

我要再说一次,为了教会的缘故,你们要持守你们的信心,因为这样你们就是加强了教会的力量。我看到在查塔姆和施尔尼斯之间躺卧着几艘船,我想那些是很旧的船了; 我在想,政府多么愚蠢,竟然让它们留在那里,而不是把它们砍了当柴烧,或做别的什么;但有人对我说,那些船很快会被准备好派上用场,它们现在看上起很旧,但它们只需要油一点油漆,海军司令下令,它们就可以入伍派上用场。同样我们听到有的人说,“这些是很古旧的教义,它们还与什么用处?”等一等,神的圣经里没有一条教训是没有用处的。你们想不需要的那些船,很快就会有用的。圣经的教训也是如此。不要说,把这些古旧的教义拆了,没有它们也行。不,我们需要它们,我们一定要有这些。有人说,“你为什么讲道反对阿民念主义者?我们现在不大害怕他们了。”但是我要操练我的人,为将来打仗作准备。我们不打算把我们的船给烧了;它们很快会有用的,当我们驶出港口,人们会说,“这些旧船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要回答,“嗨,它们不过是你们以为没有什么用的;现在我们把它们开出来了,我们要好好用它们。”当今我们有新的,让人惊奇的诗歌本,充满了完全的废话;我们有新的理论和新的体系;他们说,“为什么要那么严格?我们基督徒弟兄在这些点上现在是可以按他们喜欢的去相信。”但只要这个国家还有一家教会,他们就需要我们的旧船去打仗;在和平年代他们会过得很好,但打仗的时候就不行了,那时他们就需要我们的船舷大炮来支持对福音的信心,尽管现在他们会取笑我们。我的弟兄们,为了教会的力量,我命令你们“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

有人说,“是的,我认为我们应当牢牢持守真理;但是我看不到有必要去持守真理的规模;我想我们可以修剪一点,然后我们的教义就会更好被人接受。”我的朋友,假设我们有一些很有价值的蛋,有一些人可能会说,“蛋壳一点用处也没有,肯定蛋壳是孵不出一只鸟来的,为什么不把蛋壳敲碎?”我只要望着他笑着说,“我亲爱的朋友,我需要蛋壳来照顾那里面的。我知道基要的原则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要那壳来保护这基要原则。你们会说,“坚持原则,但是对规模形式不要太严谨。你是一个古老的清教徒,想在信仰上太严格;就改动一点,叫这更容易让人接受一点吧。”我亲爱的朋友,不要把蛋壳打破;你造成的破坏比你以为的更大。我们很乐意承认规模形式只不过是小事,但是当人攻击规模形式,他们是抱着什么动机?他们不是恨恶规模形式,他们是恨那内容。那么请既保持内容,也留着规模形式。不仅仅守着同样的教训,还要用同样的形式守着 — 按着它们从前的样子,有棱有角,不加妥协,严格;因为如果你不这样做,那么要改变形式,却保留内容不变,这就难了。“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

3. 我还要说,为了世人的缘故,要“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请原谅我按着人的方法这样说,我相信福音传道人所犯的错误大大拦阻了福音的进步。当我看到犹太人,因着这样的缘故,很难看到基督教的美好,所以不信,我并不感到奇怪。几百年来犹太人是怎样看待基督教的?嗨,他看它完全是偶像崇拜。他看到天主教徒在木头石头的雕刻面前下拜,他看见他在童贞女马利亚和一切圣徒面前下拜,这犹太人说:“啊!这是我的警句,以色利啊要听,耶和华你的神是我们的主;我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因为敬拜唯一的神是我信仰的精要部分。”我相信,异教徒看到了一套虚假的基督教,他们就说,“什么!这就是你们的基督教吗?”他们就不接受。但我相信,当福音被除去了人一切的杂质,所有的糠秕尘土要从它那里除去,按着它不加装饰的简单传给人,它肯定要得胜;我要按着人的说法再说一次,如果福音按着它一切的简简单单传出去,而不是与其说是被稀释,倒不如说是像它现在常常被传讲的那样遭到扭曲,它早就会取得一万倍的进步了。如果你们希望看到罪人得救,如果你们希望看到神的选民被聚集起来,那么“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常常守着。”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