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加尔文主义与复兴

加尔文主义与复兴

“再进一步,好使我可以把这些要点讲清楚,让我的弟兄要推走的垃圾少一点。我们有时候听有人说,我们这些持守加尔文主义观点的人是复兴的大敌,但那这样说的人应该回学校看看历史书的开篇。

嗨,先生们,在教会历史上,除了极少的例外,你们根本找不到一场复兴,并不是由纯正的信心生发出来的。奥古斯丁做了什么样的大工,让教会突然醒来,脱离伯拉纠主义把它推入的那邪恶致命的沉睡?宗教改革本身除了唤醒人的思想回归那些古旧的真理,它还会是什么呢?

不管现代路德宗已经偏离他们古老的教义有多远,还有我一定要承认的,就是他们中有一些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认同我现在要说的话,但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在预定论上是没有争执的。他们的观点是相同的,马丁路德所写的《论意志的捆绑》,是在神白白恩典这个题目上刚强有力的一本著作,要是加尔文本人来写也不过是如此。听听这位伟大如雷鸣一般高呼的人,听听他在这本书里是怎么说的,“那么请基督徒读者明白,神对一切的预见都不是用应急的方式,而是他出于他亘古不变的旨意,预见,定旨,行事。这是打破推翻自由意志说的雷鸣电击。”我需要向你们提比胡斯,布拉格的耶柔米,法雷尔,约翰兰诺斯,威克理夫,维斯赫和百福德更美的名字吗?我只需要说,这些人持守同样的观点,在他们的年代任何好像阿民念主义复兴这样的事情都是闻所未闻,人也不曾梦想会有的。

然后让我们来到更近代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例外,就是在卫斯理先生带领下的奇妙复兴,卫理宗循道会在其中占了如此大的地位,但请容我说,卫理宗循道会教义的力量在于它的加尔文主义。循道会大部分人完全否认伯拉纠主义。他们坚持人的全然败坏,圣灵直接动工的必要性,改变步骤的第一步不是来自罪人,而是来自神。他们那时否认他们是伯拉纠主义者。现在循道会信徒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坚持,人得救是因着圣灵动工,唯独是因为圣灵动工?卫斯理先生的许多讲道岂不是充满了那伟大的真理,就是要重生,圣灵是必需的?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他坚持传讲圣灵带来新生的绝对必要性,还有一些其他要点是非常一致的,例如说,人的无能为力。

当我们说,人靠自己不能悔改相信,不管人是怎样谩骂我们,这都不要紧,然而古老的阿民念主义标准也是如此说。确实,他们坚称神已经赐恩给每一个人,但是对于离开恩典,人里面没有能力去做对他自己得救有益的事这个事实,他们也不反对。那么让我说,如果你们去看美洲大陆,就会看到加尔文主义的教义是如何对复兴不利的这个谎言是怎样不攻自破。看看在约拿单爱德华滋,还有其他我们可以指出的人的带动下那奇妙的震动。或者转回来看,马丙芮又怎么样?我们可以怎么评论那些出名的加尔文主义者,钱模士博士,瓦德罗博士,在他们之前的理文斯顿,海戴恩,艾斯金和类似的人?我们可以怎么说他们一派的人呢?不就是他们毫不退缩坚持并传讲我们今天要传讲的伟大真理,然而神验证他们所说的,大群的人得以被拯救吗?

如果不是这看起来太像夸口人自己在神手下的工作,我就要说,我自己从来没有发现传讲这些教训是会让教会昏昏入睡的,而是当他们热衷坚持这些真理,他们为人的灵魂着急,还有我自己给他们施洗,那些承认他们信仰的1600多人,他们都是活的见证,就是这些古旧的真理在当代并没有失去促进信仰复兴的能力。

(摘自司布真《论恩典教义》,讲道第385号,1861年4月11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