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热心 - 莱尔

热心

莱尔(J. C. Ryle) (1816-1900)

“在善事上,常用热心待人,原是好的。”-加 4:18
     
     
和信仰的其它事情一样,令人伤心的是,热心是遭人误解的一件事情。很多人觉得,被人认为是热心的基督徒是一件羞耻的事。很多人很容易论到热心的人,就像非斯都说保罗那样,“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徒26:24)。

但是读圣经的人都没有权利忽视热心这个题目。如果我们以圣经作为我们信仰和行为的准则,我们就不能离开热心。我们一定要直面这个问题。使徒保罗是怎样对提多说的?“基督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主耶稣对老底嘉教会是怎样说的?“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3:19)。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倡导我们要在信仰上大发热心。我相信我们不应当害怕它,相反要爱它,羡慕它。我相信它给这世界极大的祝福,是人类无数得益的来源。我要提醒基督徒,主耶稣基督门徒中的一个人他的名字就有“热心”的意思,我要劝说他们成为大发热心的人。

我恳求读这篇文章的每一位读者都留心我要讲的,我要对他讲关于热心的事。为你自己的缘故,为世人的缘故,为我们基督的教会的缘故,请听我说。请听我说,靠着神的帮助我要让你们明白,做一个“热心”的人,这就是智慧了。

一.首先让我表明什么是信仰上的热心。

二.第二让我说明,人什么时候才能被正确称为在信仰上大发热心。

三.第三让我说明,为什么一个人在信仰上热心,这是一件好事。


一.首先我提议来思考这个问题。什么是信仰上的热心?
     
信仰上的热心就是一种燃烧的愿望,要讨神的喜悦,行出他的旨意,用各样可能的方法在这个世上推进他的荣耀。这不是一种人天生就有的愿望,它是每一个信徒归正的时候,圣灵放在他心里的一种愿望,然而,某些信徒比其他人更强烈感受到的这种愿望,只有这些人才配得上被称为是“热心”的人。  

当这种愿望真正在一个人里面占据首位,它是如此强烈,以致它促使他作任何牺牲,经历任何苦难,舍己到任何程度,只要他能讨神喜悦,荣耀基督,他就愿意受苦,做工,劳苦,艰辛工作,交出自己被完全使用。

一个在信仰上热心的人,最突出的就是他是一个只追求一件事的人。说他恳切,坚强,不屈服,认真,全心全意,灵里火热,这都不够。他只看到一件事,他只在乎一件事,他只是为一件事而活,他被一件事完全吸引,这件事就是讨神喜悦。不管他是活是死,不管他是健康还是生病,不管他是富有还是穷困,不管他是讨人欢喜还是让人讨厌,不管他是被人看作聪明还是被看作愚蠢,不管他是遭人责备还是被人称赞,不管他是得到荣耀还是遭受羞辱,对于这一切,这热心的人是毫不在乎。他为一件事燃烧,这一件事就是讨神喜悦,推进神的荣耀。如果他被这燃烧烧尽,他并不在乎,他是甘心乐意。他觉得自己就像一盏灯,被造是为了燃烧;如果在燃烧中被烧尽,他只不过是做了神指派他去做的工而已。这样的人总能找到一个领域来发出他的热心。如果他不能讲道,做工,奉献金钱,他会呼求,叹息,祷告。是的,如果他只是一个贫民,一直卧在病床上,他会藉着不断代求抵挡罪恶,让他身边罪的活动停止下来不动。如果他不能和约书亚一道在山谷中作战,他就会做摩西,亚伦和户珥在山上的工(出17:9-13)。如果他自己被剪除不能做工,他不会让主歇息,直到神在另外一处兴起帮助,这工得到成就。这就是我说在信仰上发热心的意思。

我们都知道,使人在这个世上成为伟人的是人思想的习惯,是这样造就了像亚历山大大帝,尤里乌斯·凯撒,克伦威尔,彼得大帝,或者拿破仑这样的人。我们知道,尽管他们有各样的缺点,但他们都是只追求一件事的人。他们把自己完全投入一个伟大的追求之中,他们不关心一切别的事情,他们把其余一切事情放在一边,和他们活着的每一天都摆在自己眼前的那一件事相比,他们看其余一切事都是第二位的,都是次重要的。我要说,把这同样的心思习惯用在对主耶稣基督的事奉上,这要使人在信仰上变得热心。

我们知道,是人的思想习惯,使人在这个世上成为科学领域的伟人,是这样造就了像阿基米德,牛顿博士,加利略,天文学家弗格森,詹姆士瓦特这样的人。所有这些人都是只追求一件事的人。他们把他们心思的能力都用在单独一个关注点上。除此以外他们不管任何事情,这是他们成功的秘密。我要说,人把这同一样的习惯归为圣去为神作工,他们就要成为在信仰上的热心人。

我们知道,是人的思想习惯,使人成为富有的人,使他们积聚极大的财富,把数以百万计的人抛在他们身后。那些银行家,商人,贸易商,那些身后留名,获得极大财富,从贫穷变为富有的人,他们是怎样的人?他们是那些全身投入他们的生意,为了那门生意忽视任何其他事情的人。他们把他们第一的关注,第一的心思,他们最好的时间,他们最好的心思交出来,去促成他们去谈的交易。他们是只追求一件事情的人。他们不分心,他们把他们自己,身体,灵魂和思想都完全交给了他们的生意。他们看上去不为任何别的事情而活。我要说,如果你们把这种思想习惯用在服事神,服事他的基督上,这就要使你们成为在信仰上热心的人。

(1) 在这里,这种思想习惯,这种热心,是所有使徒的特征。

看看使徒保罗的例子。听听他最后一次对以弗所的长老是怎样说的:“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徒20:24)。  再看看他写信给腓立比人是怎样说的:“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看他是怎样从他归正的那一天起,放弃他光明的前程,为基督的缘故放弃一切,出去传讲他曾经蔑视的那一位耶稣。看他从那时起在这世界上来回奔走,经历逼迫,经历压制,经历拦阻,经历捆绑,经历死亡边缘的事情,直到那一天,他用他的血证明他的信心,死在罗马为止,为他如此长时间传讲的福音殉道。这就是真正的信仰上的热心。

(2) 这还是早期基督徒的特征。他们是“到处被毁谤的”(徒28:22)的人。他们被迫在洞穴,在山洞里敬拜神,为了他们信仰的缘故,他们常常失去这世上的一切。他们常常除了十字架,逼迫,羞辱,责难以外一无所得。但是他们很少,非常少走回头路。如果他们不能辩论,至少他们能够受苦。如果他们不能用说理使他们的对头信服,无论如何他们却能死,证明他们自己是真诚的。看看以革那提欢喜走向他即将要被狮子吞噬的地方,边走边说。“现在我真的开始去作我主基督的门徒了。”听听年老的坡旅甲,当人命令去他去否认基督,他在罗马总督面前勇敢地说,“我服事了基督八十六年,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事情上亏欠我,我怎能诬蔑我的王呢?”这就是真热心了。

(3) 还有,这是马丁路德的特征。他大胆抵抗世界曾经有过最强有力的统治,他用不退缩的手揭露那败坏,尽管咒诅和逐出教会的惩罚厚厚浇灌在他身上,他还是传讲长久以来被人忽视的因信称义的真理。看他是怎样在皇帝面前为他的事业申辩。当人劝说他不要去,提醒他约翰胡斯的命运,听他说,“即使这座建筑屋顶的每一片瓦下都有一个魔鬼,奉主的名我仍要前往。”这就是真热心。
     
(4) 这还是我们英格兰自己那些改教家的特征。你在我们第一位改教家威克理夫身上看到这点。当他从病榻上起身,对那些要他收回他所讲一切反对教皇的话的修道士说,“我不会死,而要活着宣告修道士的邪恶。”你在克蓝麦身上看到这点,他宁愿死在火刑架上也不否认基督的福音,伸出他那只手,这手之前曾被火烧,在一时软弱之下签署过一纸悔过书,他把这手放在火里说道,“这不配的手!”你在那老喇提美尔身上看到这点,他七十岁的时候勇敢站在烧着的木柴上,对 雷德利说,“雷德利弟兄,鼓起勇气!我们今天要点着这么一根蜡烛,靠着神的恩典,是永远不会被扑灭的。”这就是热心。

(5) 这还是所有伟大宣教士的特征。你在耶德逊博士,威廉克里,默理森,舒瓦茨,威廉姆斯,布锐内德,伊利奥特身上可以看到这点。你可以看到,这点再也没有比在亨利马廷身上更为闪光照耀的了。他是一个已经得到剑桥大学所能颁发最高学术荣誉的人,无论他选择哪一个专业,他都有最眩目的成功前程。他背对这一切,选择了向贫穷不开化的异教徒传讲福音。他出去,在外国早早死去。当他达到那里 ,看到那里人的光景,他说:“只要我能听到悔改的哭泣,只要我能看到信心的眼睛归向救赎主,我是宁愿粉身碎骨!”这就是热心。

(6) 但让我们转眼不看一切地上的榜样,记得热心是我们的主,救主耶稣基督他自己卓著的特征。  论到他,在他来到世上几百年前,圣经已经这样说,他是“以热心为外袍,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他自己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诗69:9;赛59:17;约4:34)。

如果我们要举出他热心的例子,我们该从何开始呢?我们一旦开始,又该在何处结束呢?追朔四福音中对他生平的一切描述,看他从开始事奉到结束一切的历史。肯定的是,如果有一个人是全然热心的,他就是我们这位伟大的榜样,我们的头,我们的大祭司,我们承认相信的大牧人,主耶稣基督。

如果这些事是真的,我们不仅要小心热心衰退,也要小心不要让热心在我们面前走错方面。它可能会被引到很不好的方向,这样就变成一种咒诅;但它可以被转过来达至最高,最好的目的,这样它就是一种极大的祝福。它就好像火,是其中一样最好的仆人,但它也像火,如果引导不当,可以变成最坏的主人。不要听那些说热心是软弱,是狂热的人的话,不要听那些看不到宣教的美好,那些取笑为使人归正所作一切努力,看向世人传福音的差会全无用处,看城市差会,探访,户外传道不过是愚蠢和狂热的人的话。小心,免得你加入那种呼声,你就是在定主耶稣基督他自己的罪了。小心免得你是反对 “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的那一位。

是的!我是担心许多口头承认相信的基督徒,如果他们活在我们主和他的使徒行在地上的那个年代,会把他和所有跟从他的人称作狂热分子。我是担心有许多人是更像亚那和该亚法,彼拉多和希律,波求非斯都和亚基帕王,腓力斯和迦流,胜过像保罗和主耶稣基督。

(待续)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