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热心 - 莱尔

二.我现在继续讲我打算要讲的第二件事。人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在信仰上大发热心?

从来没有一样工作,是撒但不曾制造出一个假冒品的。从来没有一种造币厂发行的硬币,是造假的人不立刻造出非常像它的东西的。尼禄其中一样凶残的做法就是把野兽的皮缝在基督徒身上,然后放狗来咬他们。撒但其中一样伎俩就是把扭曲的,对信徒恩典的仿冒品放在人眼前,这样就让真正的恩典受人蔑视了。在这方面,没有比热心这种恩典更受攻击的了,也没有一样比它拥有更多的假冒和仿制品的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清除一切的垃圾,我们一定要看什么时候在信仰上发热心是真正好的,是真实的,是从神而来的。

(1)  如果热心要是真实的,那它就要是按着知识的热心。它必然不是一种盲目,无知的热心。它一定要是一种平静,合理,有理智的原则,在它所行的每一步上都能表明圣经容许这样做的根据。不信主的犹太人有热心。保罗说,我可以证明他们向神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当扫罗是一个逼迫人的法利赛人时他有热心。他在对犹太人的一次说话中论到他自己说,“我热心事奉神,象你们众人今日一样”(徒 22:3)。 玛拿西拜偶像的时候有热心。那把自己孩子扔进火里,那把从自己亲身而出的后代献给摩洛,为他灵魂赎罪的人是有热心。雅各和约翰想天上降下一场火落在那撒玛利亚人村子的那时候,他们是有热心,但我们的主责备他们。彼得拔出刀来削掉马勒古的耳朵,那时他有热心,但他是大错了。波纳和加德纳烧死喇提美尔和克蓝麦的时候,他们是有热心。他们不是真诚的吗?让我们给他们一个公道,他们是热心的,尽管这是为假的信仰发的热心。  

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成员折磨人,因为人不愿放弃福音而令他们受到惨死,他们是有热心。是的,他们庄严列队,把男男女女送到火刑架下,把这称为“信心的作为”,相信他们是在事奉神。印度教徒躺在装载着假神像的大车的面前,容许自己的身体被它的车轮碾碎,难道他们没有热心吗?印度的寡妇,在她们死去丈夫葬礼的木头堆上让自己被烧死;那把瓦勒度派和亚勒比根斯派逼迫致死,因为人是异端,就把这些男男女女从山上和悬崖推下来的罗马天主教徒,他们岂没有热心吗?撒拉逊人,十字军,耶稣会的,明斯特的重洗派,他们岂不都有热心吗?是的,是的!我不否认这点。所有这些人都有不容置疑的热心。他们都是大发热心的。他们非常火热。但是他们的热心不是神所认可的热心,不是按着知识的热心。

(2) 而且,如果热心是真实的,那么它必然是发自真实动机的热心。

人心如此诡诈,以致人经常会用错误的动机来做正确的事情。犹大的王亚玛谢和约阿施是在这个方面强有力的例子。所以人可能对好的,正确的事情大发热心,但却是出自第二流的动机,不是出于要讨神喜悦的心愿。这样的热心分文不值。它是不纯净的银子,在神的天平上是完全不够的。人只看行为,而神察看动机。人只想到做了多少工作,神是看做工之人的内心。
   
有一种是出于结党纷争的灵的热心。很有可能的是,一个人在推动他自己的教会或宗派的利益上孜孜不倦,然而在他自己的心中却没有恩典,他预备为他那一种独特的基督教信念献身,然而却没有对基督真正的爱。这样的热心是法利赛人的热心。他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5)。这种热心是不真实的。
   
有一种热心只是出于自私。有时候人在信仰上大发热心,这是符合他的利益的。有时候敬虔的人可以得着权力和庇护,有时候人披戴宗教的外袍可以得到世上的好处。每次只要情况是这样,就不会缺乏虚假的热心。这样的热心就是约押服事大卫时的热心。
   
有一种热心是出于对赞美的喜爱。这样的热心就像耶户废除对巴力崇拜时的热心。还记得他是怎样遇见利甲的儿子约拿达,说,“你和我同去,看我为耶和华怎样热心”(王下10:16)的吗?这就是班杨在《天路历程》里说的,一些人去锡安山,为的是要得称赞的热心。一些人靠他们同胞的称赞而活,他们宁可从基督徒那里得到称赞,也不愿什么也得不到。

没有任何的舍己和自我牺牲,是人不会从发自虚假的动机而作的,这是令人伤心,令人降卑的证据,表明人的败坏。一个人“舍己身叫人焚烧”,又或者他“将所有的周济穷人”,这并不意味着他的信仰是真的。使徒保罗告诉我们,一个人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然而却没有真正的爱(林前13:1等等)。并不因为人去到旷野成为隐士,所以他们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舍己。并不因为人把自己关在男修道院,女修道院里,或者成为“慈惠姐妹会”,“慈善姊妹会”的成员,他们就是认识在神眼中的真正钉肉体在十架上,认识真正的自我牺牲。所有这些事情人都可以带着错误的原则去做。 他们可能出自错误的动机做这些事,为的是满足一种隐藏的骄傲,以及对名望的热爱,但不是出于爱慕神的荣耀这真正的动机。我们当知道,所有这些热心都是假的,是属地,不是属天的。
  
(3) 还有,如果热心是真实的,它必然是一种按着神的心意,有神话语中清楚的榜样认可的热心。
   
例如,那种最大,最美好的热心 – 我是说为在我们个人圣洁方面自己的成长所发的热心。这样的热心要使一个人不断觉得罪是一切恶事中最大的,与基督形象相符是所有福气中最大的。这要使他体会到,为了保持与神紧密同行,没有什么是不应该不做的。这要使他愿意砍掉右手,或者挖出右眼,或者作出任何牺牲,只要他可以和耶稣有更亲密的相交。这岂不是你在使徒保罗身上所看到的吗?他说,“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 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林前9:27,腓3:13-14)。
   
看另外一个例子,为救人灵魂所发的热心。这样的热心要使一个人被一种心愿点燃,希望看到遮蔽如此多人灵魂的黑暗要被光照,让每一个男人,每一位妇女,每一个孩子认识福音。这岂不是你在主耶稣身上看到的吗?圣经记载他不给自己,也不给他的门徒很多空闲的时间,有时候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吃饭(可6:31)。这岂不是你在使徒保罗身上所看到的吗?他说,“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2)。

再看另外一个例子,反对恶事的热心。这样的热心要使一个人痛恨神所恨恶的每一件事,比如酗酒,奴役,或者杀婴,盼望把这些从地上消灭。这要使他为神的尊严和荣耀大发热心,看每一件抢夺神荣耀的事情为冒犯。这岂不是你在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身上,或者那推翻偶像的希西家和约西亚身上所看到的吗?

看另外一个例子,为持守福音教义所发的热心。这样的热心要使一个人痛恨不合圣经的教训,正如他痛恨罪一样。这要让他看信仰上的谬误如瘟疫一般,无论代价如何,一定要加以制止。这要使他对神旨意的每一个字都认真小心,免得疏忽了一些,整个福音就被破坏了。这岂不是你在保罗在安提阿,面对彼得,指出他有可责之处时(加2:11)所看到的热心吗?这些就是真热心所包括的方面,让我们明白,这样的热心在神面前是宝贵的。

(4)还有,如果热心是真实的,那它就是用爱调和的热心。
   
这不是一种苦涩的热心,这不是对人的强烈愤恨,这不是快快拿过刀剑,挥舞属肉体兵器的热心。真热心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而是属灵的。真热心痛恨罪,但却是爱罪人。真热心痛恨异端,然而却爱异端分子。真热心渴望打碎偶像,但深深同情那拜偶像的人。真热心痛恨各样的罪恶,但努力向最坏的罪人行善。  

真热心就象保罗警告加拉太人一样警告,却又温柔体贴,好像保姆或者母亲体贴犯错的孩子一般。它要揭露假师傅,正如耶稣揭露文士和法利赛人一样,然而却是伤心痛哭,好像耶稣最后一次来到耶路撒冷为它痛哭一样。真热心决断,好像医生对付生了病的肢体一样;但真热心是温柔的,好像一个人给弟兄包扎伤口一样。真热心勇敢说出真理,就象阿他那修面对全世界,不在乎有谁会受到冒犯一样;但真热心努力说话,是“凭爱心说诚实话”。

(5) 还有,如果热心是真实的,它会带着深深的谦卑。  
   
一个真正发热心的人,是最不容易看到他自己伟大成就的人。他一切所是,一切所做,是如此达不到他自己的心愿,以致他是充满了对自己软弱的体会,想起神竟然使用他做工,就令他惊奇。像摩西从山上下来,他并不知道他的脸面发光。就象马太福音第25章里的义人,他并不晓得自己所做的好事。布坎南博士是各个教会都称赞的人,他是其中一位首先去帮助那落在死亡当中异教徒的人。他努力唤醒沉睡的基督徒,让他们看到宣教的重要性,是真正在身体和心思上完全耗尽自己。然而在一封信中他说,我不知道我曾有过基督徒所说的热心。怀特菲是全世界曾经有过其中一位最热心的福音传道人,他灵里火热,无论得时不得时,他都是燃烧照亮的光,让成千上万的人归向神。然而在他传道三十年后,他说,“求主帮助我从头开始。”  

马钦芮是神曾经赐给苏格兰教会其中一样最大的祝福。他是一位渴慕灵魂得救,永远不会满足的牧师。尽管他二十九岁就去世了,然而很少有人像他行了如此多的善事。然而在他的一封信里他说,除了神,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心里有何等一个败坏的深渊。何等奇妙神竟祝福如此的事奉。我们可以相当肯定,哪里有自欺,哪里就不会有多少真正的热心。  
   
我恳求这篇文章的读者记住我刚刚讲到的对真热心的描述。按照知识的热心,出自真动机的热心,得到圣经榜样许可的热心,用爱调和的热心,带着深深谦卑的热心,这就是真正的热心,是神所认同的热心。对于这种热心,你和我永远不会担心得着太多。

我求你因着你所生活的这个时代,要把这些特征记住。要提防以为只要诚恳就是真正的热心—以为诚恳,却不管是多么无知,这就让人成为在神眼中真正热心的基督徒了。今天有一种人,把他们喜欢称作是信仰上的认真变成了一种偶像。这些人不容人去挑一个认真之人的任何毛病。不管他的神学看法如何,只要他是一个认真的人,那么对这些人来说这就足够了,我们不可有再多的过问。他们对你说,我们不要管教义上的细节,不要管用词和名称的问题,不要管基督徒不认同的问题。这个人是一个认真的人吗?如果是,我们就应当满足了。 在他们眼里,认真能遮掩许多的罪。我严厉警告你们,要提防这种可疑的教训。以福音的名义,以圣经的名义,我要反对这种认为只要有认真,这就使一个人在神眼中成为真热心,成为敬虔人的理论。

这种把认真视为偶像的人要我们相信,神并没有给我们一个正确和错误的标准,又或者圣经这真实的标准是如此晦涩,以致没有人能凭只是读圣经就能发现什么是真理。他们大大蔑视神的道,那记载下来的神的话语,所以他们必然是错的。

这些把认真视为偶像的人要我们谴责真理的每一位见证,谴责从主耶稣的年代到现在每一位反对虚假教训的人。文士和法利赛人是认真的,然而我们的主反对他们。我们胆敢稍微一提应当听任他们不管这样的念头吗?玛丽皇后是认真恢复罗马天主教信仰,试图压制抗罗宗运动,然而在真理和严肃中相信基督的敬虔弟兄反对她,一直到死。我们胆敢说,因为双方都是认真,所以双方都是正确的吗?今天拜魔鬼和拜偶像的人是认真的,然而我们的宣教士努力揭露他们的错误。我们胆敢说认真要把他们带上天堂,到异教徒和罗马天主教徒那里去的宣教士应当留在家里吗?我们真的要承认圣经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理吗?我们真的打算把一种叫做认真,仅仅是含糊不清的东西取代基督的位置,宣称认真的人不会有错吗?我们切切不可给这样的教训留地步!我是带着恐惧远离这样的神学。我严肃地警告人,小心不要被它卷走了,因为在今天这是常见,是最诱惑人的。要提防它,因为它只不过是一种古老错误的新形式而已,那种古老的错误说,一个过着认真和正义生活的人是不可能有错的。  

要羡慕热心,追求热心,鼓励热心。但要确信你们自己的热心是真热心。要确信你们所羡慕的,在别人身上的热心是建立在知识上的热心,是出于正确动机的热心,是可以找到圣经章节作为它的基础的热心。任何在这些以外的热心都不过是假冒的火而已,不是由圣灵点着的。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