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1章

太11:1-19 君王显出自己,支持他的使节

1. 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

他安排好他们宣教的行程,然后跟在他们的后面。他的计划就是派他们两个两个走遍以色列的诸城,然后亲自跟上他们,用他自己的教训支持他们的见证,因为他“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我们当尽全力帮助人,然后盼望我们的主愿意亲自进入人心,证明,确立我们的教训。“各城”这个用法听起来相当特别。我们的主不是把这些城交给了十二门徒吗?看起来是的。在属灵的含义上,我们是首先出去得到交托给我们的人的灵魂,然后君王亲自来,从我们手里取过那属于他自己的。主,请赐我许多的灵魂,让你显现的那日,他们可以成为你的。为此目的我听你的命令欢喜出去,传讲你的话语,相信我可以听到我主在我背后的脚步声。

君王证实,鼓励他的先锋

2, 3. 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作的事,就打发两个门徒去,问他说:“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在这里又是另外一个记载。第一节的经文应该是跟着它所属的前面一章的。约翰在监狱里,他不是那种喜欢作被关在笼子里的鸟的人,他是属于旷野,约旦河的人,他的信心开始低落。一些人是这样认为的。是这样吗?或者他差他的门徒去见我们的主,这是为了他们的缘故吗?是他们如此动摇,没有耶稣的帮助,约翰就不能让他们安定下来吗?还是约翰要向我们的主暗示,外面有疑惑,通过进一步宣告他的使命,这能打消这疑惑呢?或者这是约翰认为此刻他所能做的,就是求主在这最重要的问题上发表他的声明呢?是不是约翰决意要从主那里得到一句非常清晰的话,好使他的门徒可以快快被转给耶稣呢?肯定的是,约翰不是为了自己的缘故去问我们的主是否拥有一个使命:他非常清楚耶稣是神的儿子。但是当他听到耶稣所作的一切,他可能会奇怪自己会被关在监狱里,会想是不是还会有“别人”要来,然后一切事情才能得到归正。最勇敢的人被关在狭小的牢房里,也会有很疑惑的念头。约翰问这样的问题是好的,这样他可以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让他自己重新安定,我们也可以得到教训。

4, 5. 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我们的主没有作出判断,而是把清楚的证据摆在约翰派来的人的眼前。他把他是弥赛亚的证据建立在他的神迹上。为什么在今天,人说神迹不是支持信心,反而是对信心的试验?一个不信的世代甚至把食物都变成了毒药。约翰“在监里听见” 的,他的使节要亲眼看见,然后告诉他们关在监狱里的主人。

监狱的围墙不能关住耶稣的消息,好消息通过那些亲自见证的朋友临到。

使节得到命令,“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他们听见看见的,他们不能完全报告出来,这完全足以让他们自己知道耶稣就是基督。所作成的医治都是好的,是出乎人所能做的,是众先知预言,表明弥赛亚的临到的。证据是越积越多,证明是越来越强有力。最后两个证据明显是证明的高峰:“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这两种神迹是并排放在一起的。穷人听到福音,这和死人复活一样同样是神迹。

约翰的门徒来的正是时候,我们主的作为正全面铺开,所有这些奇妙的工作是一件快快接着一件。耶稣就是他自己的见证。如果人要福音的证明,让他们来听,来看这福音是什么,它行了什么样的事情。让我们把我们见到耶稣所作的,告诉那些被关在怀疑的监牢里的人。

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那如此相信,他的信心不动摇的人有福了。这是给约翰的一个提示。约翰没有跌倒,但非常可能他动摇了。他稍微受到这样的考验,因为他觉得在需要的时候没有得到解救,所以他发出那个问题。那能被关在狱中,不能出声作见证,能看上去被主抛弃,然而却能把各样疑惑关在门外的人是有福的。约翰快快重新得回这种福气,完全恢复他的平静。

主,请让我信念得以牢牢建立,使我能够享受从不摇动的信心而出的祝福。让关于你的任何事情都不引至我因你摇动!

7. 他们走的时候,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说:“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

我们的主迟早要为那忠心见证他的人作见证。约翰尊荣耶稣;时候到了,耶稣尊荣约翰。我们的主问他的听众,他们怎样看施洗约翰。你们去见约翰,你们甚至“出到旷野”去见他一面。你们看到了什么?是一位犹豫不决的演说家吗?是一个感受到他所处时代的影响,在它的灵面前屈服,就像风中的芦苇的人吗?不是的,真的不是这样;约翰不是一个迁就时代的人,不是一个奉承的宫廷政客,不是一个讨大人物喜欢的人。施洗约翰不是因为他软弱而派人到耶稣那里,而是因为他说话如此坦诚,要如此焦虑,要绝对弄清楚,他不能忍受一丝怀疑的影子。约翰派人到本部去,要藉着从基督亲口所出的新的宣告,把事情双重弄清楚。

8. 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

你们看到的是有宫廷的风范,穿贵重的衣服,有华丽的言词,精巧的说法的人吗?约翰是一位宫廷传道人,合适去奉承王宫中的妇女吗?如果是这样,他怎么会到旷野里呢?“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 约翰因着他直言不讳的训斥遭人忌恨,因他不晓得如何面对王所犯的罪而闭口不言,遭到一位靠近王座的人心中燃烧之恨的报复。施洗约翰不在王宫里,他被送进了监狱。他的风格得罪了一位恬不知耻的王后的耳朵,因为他不晓得像那些“穿细软衣服的人”说温柔的话语。就这样,我们的主为那为他作见证的施洗约翰作见证。

9, 10. 你们出去究竟是为什么?是要看先知吗?我告诉你们,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经上记着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

约翰是所有先知中最伟大的;他比任何其他人都更接近耶稣;他主人的脚步紧跟着他的脚踪。他就像弥尔顿所描述的那颗星一样闪亮 —

“众星中最美的,夜间最后的那颗,
如果你不属于拂晓,那就更好。”

他几乎是一位福音传道人,没有达到这一点,他也是先知中最大的,“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在玛拉基书中,耶和华神应许在弥赛亚之前要派下一位使者,现在,弥赛亚他自己引用这预言,改变了人称,只有相信三位一体的才能明白。按着关于他的事情,或者说这话的那一位,那是“我”的那一位也是“你”。约翰是神的使者,是为主耶稣预备道路的,我们的主承认他这尊荣的身份。耶稣不因为他的先锋被下在监里而羞耻不认他,反而是更明白讲论到他。约翰承认他的主,现在他的主承认他。这是我们君王的一条法则。

11.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

耶稣把约翰放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知道他的判断是真的。在我们的主临到之前,约翰是凡妇人所生的人当中最伟大的;但是新的时代是地位更高了,因为“天国”被建立起来了。正如我们可以作为一条准则所说的那样,最漆黑的日子也比最光明的夜晚明亮;同样,尽管约翰在他自己的时候是最大的,然而在新的,福音的时代是在后面的。在福音中最小的,他所处的位置要比律法之下最大的所处的要高。我们这些因着凭信心进入天国的人,是得到何等大的特权,能够看到,听到,享受到那些连先知的先知也想不到的事情!我们可以肯定,除了我们的主和君王把我们带入其中的天国,就再也没有更好的事情能被我们发现,向我们作出启示。

12. 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

约翰已经引发出一种异乎寻常的热心,是还没有熄灭的。人是急切要得到“天国”的荣耀。尽管他们是误解了它,然而他们却是像点着了火,要把它抓住。约翰他自己是极其热切,派了他的两个门徒到我们主那里,去问一个没有耐心的问题。我们的救主没有责怪他急切的求问,而是说事情必然要是这样。约翰已经引入一种神圣的“努力”,他们刚刚在他的问题里看到了这一点,我们的主要所有要得着天国的人,都要用同样充满激情的热切得着它。时候到了,要终止冷漠,对神的事情发出神圣的决心。

就这样,君王表明了他要求那些在他的伟大事业和国度中有分的人当有什么样的灵。主,把我们唤醒!在只有活生生的努力才有用的时候,不要容我们使用死的形式主义。

13. 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

在过去的所有时候,神都没有不给自己留下见证。约翰结束了这一连串的先见和先知,现在主他自己显现出来。我们的主说,“到约翰为止”,就这样划了一条界线;从此天国就建立起来了。

14. 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

约翰就是他们盼望的以利亚。人会相信这点吗?他们会听从他的命令悔改吗?如果是这样,对他们来说他就是那真正的以利亚,为他们修直主的道路。就算是神所派遣的人,他的听众也很容易按自己的看法看待这人。无疑,不接受这点的人是错失了许多极大的益处。“你们若肯领受” ,一位牧师可能就是人得救的途径,或者使人灵里得造就,有极大喜乐的手段;但如果不接受,这就可能变成厌倦,或者就像响的锣,鸣的钹一样毫无意义。

15.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这件事情值得人留心去听。如果你能听什么,那么你就应当听这个真理,这要人留心的呼召需要常常重复。通过聆听的耳朵,神的祝福进入灵魂;所以要听,你的灵魂就要活过来了。我们的主和君王是造人耳朵的,有权利要求人留心他的声音。一些人没有耳朵去听真理,但却可以快快地去听虚假的事情。如果主赐我们属灵的分辨,我们就当感恩,因为“听的耳朵,看的眼睛”是从主那里来的。

16-19. 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呢?好象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又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

我们的主定了他所活在其中那个时代愚昧的罪。无论神的使节是谁,人们都不愿听他的话,而是提出幼稚的反对意见。所以主把他们比作是“孩童坐在街市上” ,他们的同伴要他们来玩游戏,但是他们总不能同意玩什么样的游戏。如果某些孩童要模仿婚礼,开始去“吹笛”,其他的人不愿“跳舞”;当他们提议玩葬礼的游戏,开始“举哀”。其他的人不“捶胸”。他们不能取得一致意见,生气,吹毛求疵定意反对任何对他们说的话。

在我们主的时候,这就是人愚蠢的做法。约翰是一个远离人群的人,他一定是疯了,受了魔鬼的影响。耶稣和人在一起,去赴他们的筵席,他被人谴责是贪食好酒,和污秽邪恶的人勾结在一起。没有什么能满足他们的心意。现今这个时候也是如此:一位传道人讲话措辞优雅,他是太花俏;另外一个用简单的言词,是太粗俗;指教人的传道人太沉闷,热心的传道人太激动。对某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合适他们的。甚至万有伟大的主,人对他满有智慧的安排也不满意。

然而“智慧”还是用正确挑选的使者讲明她的教训。“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她的孩子认识到她的使节是合适正确的;她的使节也是她的孩子,验证了她选择的正确,让人知道她选择预备他们是正确的。全然智慧的神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更好判断神的工人应该如何。乔治赫伯特写得很好 —

“不要判断传道人,
他是判断你的。”

有不同的传道人,这些都是必需的,只要我们认识到这点,他们都是我们的;不管是保罗还是亚波罗,或者还是彼得;我们不应当责备他们,而要认真听他们要说的话。

主,救我脱离一种吹毛求疵,挑人错处的灵;因为如果我们开始反对,我们很容易就会继续这样做下去。如果我们不愿意听一个传道人的话,我们可能很快会发现自己对第二个,第三个也是厌倦,很快我们就不能听任何神工人的话,使我们得益。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