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1章

太11:20-30 君王的警告,欢喜和邀请

本章其余的部分是圣经奇妙的部分,讲了三样事情, 对此人有极大争议:就是,人的责任,神主权的拣选,还有福音白白的邀请。在这里它们都是快乐地联合在一起了。

20. 耶稣在诸城中行了许多异能,那些城的人终不悔改,就在那时候责备他们说。

一些城市比其他更蒙主的眷顾,主去到它们那里,所以对它们要求也更多。这些城市应当早就悔改了,否则基督也不责备它们了:悔改是一种责任。人听到的,看到的主的工作越多,他们悔改的责任就越大。 所给的多,所要的也多。人要为他们怎样对待主耶稣和他的“大能”负责。

有责备的时候:“就在那时候”。最有爱心的传道人也会找到责备他那些不悔改听众的理由。“他责备他们说”,他也是哭泣的那一位。人悔改,这是我们作传道人的所追求的;我们若看不到有悔改,我们就大大愁苦。我们愁苦,不是因为我们的听众不为我们的能力鼓掌,而是因为他们不悔改。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悔改,不悔改,他们就有祸了,所以他们不悔改,我们就悲伤。

21. 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

耶稣知道某些犹大城市要面临什么样的毁灭;他也知道,某些外邦人的城市,如果落在和它们一样蒙眷顾的光景,这些城市会怎样行。

他讲的完全没有错。哥拉汛和伯赛大没有抓住极大的特权,但如果这些特权被赐给了推罗和西顿,它们就会是起作用了。

按着我们主的宣告,神在拒绝机会的地方赐下机会,在机会本可以被接受的地方却没有赐下。这是真的,但这是何等的奥秘!实际的要点就是这些蒙了眷顾的城市的罪,它们蒙了可以让相信异教的西顿人归正的眷顾,却丝毫不为所动;是的,这些本来应该是让他们“早已悔改”,按着最令人降卑的方式,“披麻蒙灰悔改”的。我们的听众尽管有了早就让食人族来到救主脚前的恩典,他们却不悔改,这真是令人伤心的事实!

22. 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

这两座城要落在可怕的地狱里,但它们受的惩罚比耶稣在其中教训人,行爱的神迹的加利利的城所受的“还容易”。罪是和所蒙的光照成比例的。那些有救恩的呼吁在他们耳边回响,却灭亡的人,他们是带着神的忿怒灭亡。很肯定在审判那日会有很多让人惊奇的事情。有谁会想到伯赛大会下沉得比西顿更低?相信的人不会在“审判的日子”大吃一惊,因为他们要记得,关于那日子,我们的主是已经“告诉你们”。

23. 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

对迦百农的警告,如果是可能的,是仍然被强调的,因为所多玛确实是被天上降下来的火所毁灭的。迦百农是耶稣他自己的城,是拯救大军的总部,是已经见过,听过神的儿子:他在其中所行的,连所多玛人也会明白;然而它仍不受感动。受咒诅的所多玛中污秽的罪人,要是他们看见基督的神迹,早就会离弃他们的罪,使他们的城得以侥幸存留了。耶稣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所以他看到迦百农依然和从前一样心硬,他就心痛。因为这城拒绝这特别的特权,它已经升到天上,它就要在刑罚中坠落阴间降为低,就像它曾经在特权中升为高一样。愿我们蒙眷顾的英国人没有一个在这同样的定罪中灭亡!唉呀!我们是多么害怕,他们数以百万计的人会变成这样!

24. 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

对于审判众人的伟大的神判定恶人毁灭时,所多玛要受什么,我们不可妄图猜测;但它会比加在那些得罪光,拒绝从天而来的主的见证的人身上的刑罚要小。拒绝神儿子的福音,就是为自己造一个七重地狱。我们的主再一次按他自己完全的权柄说话,“我告诉你们”。他所说的是他所知道的:他自己要作那审判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主说话是心情沉重,但是当他在下一节讲到拣选的荣耀真理,他的心就舒缓起来了。

25, 26. 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他转向真理的另外一面。“耶稣说”:一个教义回应另外一个;神主权的恩典是对多多定罪的回应。 耶稣带着欢喜的灵,看见神主权的恩典是怎样面对毫无道理,多而又多的人的罪,按着父的美意,拣选出属他自己的人。这就是对神拣选恩典当有的灵:“我感谢你”。这是最深深感激的原因。

“父啊”,他是拣选的始作者。拣选,把祝福显明出来的是父。他如此行事的权利就是:他是“天地的主”。有谁能质疑他的美意呢?在这里我们看到拣选的对象,有两方面:被拣选的和被放弃的。“婴孩”看出来了,因为这神圣的真理向他们显出来了,而不是另外那样。他们是弱小没有经验的,他们是单纯没有老练的。他们能靠着交托,呼求,爱;对这样的人主打开了智慧的宝库。神拣选的对象就是像这样的人。主,让我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按着神的判断,天国的真理是向那些自以为“聪明通达”的人藏起来的。他们不能看见,因为他们相信他们自己那昏暗的光,而不接受神的光。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拣选的原因,就是神的旨意:“你的美意本是如此”。除此我们不能再深究下去。这拣选对那决不犯错的他是看为美的。这对神的儿女来说是超过一切原因的原因。神的旨意,这对于我们来说就足够了。如果神的旨意要是这样,它就必然是这样,应该是这样。

27. 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

在这里我们看到拣选之爱作用在人身上所用的途径:“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所有的都被交在中保的手里了;这手对神对人都是恰当的;因为只有他完全认识两者。耶稣向父拣选的婴孩把父显现出来。只有父能把祝福充满子,只有通过子,这祝福才能流向人类中的一员。认识基督,你就是认识父,认识父他自己爱你。除了通过子,没有其他方法能认识父。我们的主为此欢喜,因为中保的职分对他来说是宝贵的,他喜欢作他所爱的父和他为父的缘故所爱的人之间沟通的道路。

请留意父和子之间亲密的关系,他们是怎样彼此认识,任何其他人都不能有如此的认识。哦,我们当按父的命定在耶稣里看万事,就这样,找到耶稣,就是找到父的爱和恩典。

我的心啊,这是极大的奥秘!请你享受你所不能解释的。

28.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这就是福音满有恩惠的邀请,救主的眼泪和微笑为此集中交汇在一起,成为应许立约的彩虹。

“来”;他不会把任何一个人赶走:他呼召他们来就他自己。他喜欢用的字就是“来”。不是去摩西那里,而是“到我这里来”。我们一定要到耶稣他自己这里来,要信靠他自己。我们不是首先来到教训,命令,或者神设立的事奉那里;而是到个人的救主这里来。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可以来:他没有把呼召限制在那些在灵里劳苦的人,而是每一个劳苦做工疲倦的人都被呼召。按最大程度认识怜悯对哪些人说话,这是好的。耶稣呼召我。耶稣应许“安息”,以此作他的恩赐:他直接的,属于他个人,有效的安息,他是白白赐给那些凭信心到他这里来的人的。

第一步是到他这里来,他呼吁我们采取这一步。良心,内心,理智,在他自己,这位为罪所作的伟大牺牲中可以得到完全的安息。当我们得到他所赐的安息,我们就是预备好,要听到我们要得到的进一步安息。

29, 30.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是第二个教训;这要带来我们要“得”的另一个进一步的安息。藉着他的死,他赐第一个安息;我们效法他的生命,就得到第二个安息。这不是对前一句话的纠正,而是对它的补充。首先,我们因信耶稣得安息,接着我们因着顺服他而得安息。安息脱离惧怕,然后是安息脱离内在情欲的动荡,自我的苦工。我们不仅要负轭,还要负他的轭;当它加在我们身上,我们不仅要顺服于它,还要拿过来加在我们身上。我们要作做工的人,负他的轭;同时我们要学习,以他作我们的先生,向他学习。我们要知道基督,也要学基督。他既是先生也是我们的功课。他温柔的心让他能教导,作他自己教导的榜样,在我们里面作成他伟大的计划。如果我们要成为他的样式,我们就要像他一样安息。我们不仅要安息脱离定罪 — 这是他赐给我们的;我们还要安息在圣洁的平安里,这是我们通过向他顺服而得到的。让人安息的是内心,破坏安息的也是内心。主,让我们“心里柔和谦卑”,我们心里就得安息。

“负我的轭”。我们和基督一同负的轭必然是快乐的,我们为他背负的担子是有福的。我们服事的时候,如果耶稣是主,那么我们就有完全的安息了。我们背负他的担子,就是卸下重担;我们为他奔走,就是得着安息。

“到我这里来”,这是神的命令,藉着我们主的牺牲,我们罪得赦免,我们的疾病得医治;使我们成圣事奉他,使我们得到最大的安息。

哦,求神赐我们恩典,使我们能常常到耶稣这里来,也不断邀请别人这样做!常是自由,然而也常是负他的轭;常常享有他一次赐下的安息,然而又是常常得到更多的安息:这就是那些为了一切常常到耶稣这里来的人的经历。这是蒙福的产业,这是属于我们的!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