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2章

太12:1-13 我们的君王是安息日的主

1,2. 那时,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法利赛人看见,就对耶稣说:“看哪!你的门徒作安息日不可作的事了。”

他们也许是在去会堂的路上。按着律法,他们经过麦地的时候掐麦穗来吃,这是容许的;但是法利赛人反对的意见就是他们在“安息日”做这样的事。按照他们极其挑剔的看法,掐麦穗就是收割,把麦粒从壳中搓出来,这就是打场。他们把自己的传统和想象当作律法的规条,按照这点,门徒就是在做“安息日不可作的事了”。他们到耶稣他自己跟前,大大抱怨:因为他们马上得了勇气来面对这位带领的;因为他们在安息日的问题上态度坚定,他们认为,把门徒的毛病摆在他们夫子的门前,这是应当的。

我们偶然从这个故事看到,我们的主和他的门徒是贫穷的,那喂饱众人的,并没有使用神迹的力量来喂饱跟从他自己的人,而是由得他们自己做穷人被迫去做的事,为他们的肚腹找一些充饥的东西吃。我们的主不是贿赂人来跟从他:他们可以作他的门徒,但在安息日他们仍然饥饿。

这些法利赛人为什么不给他们吃的,这样就使他们避免去做他们反对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很有道理地问,他们怎么会看到门徒这样做?他们钉梢他们,岂不也违反了安息日吗?

3, 4. 耶稣对他们说:“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饥饿之时所作的事,你们没有念过吗?他怎么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这饼不是他和跟从他的人可以吃得,惟独祭司才可以吃。”

他对他这些有学问的对头说话,仿佛他们并没有读过他们宣称坚守的律法。“你们没有念过吗?”大卫的例子对大卫的子孙来说很有帮助。从他的例子可以清楚看出,情况迫切时是没有律法约束的。大卫和跟从他的人为饥饿所迫,破坏了会幕的律法;对此律法的违反在很特别,很敏感的一点上触犯了犹太人的礼仪,然而他却从来没有为此受到责备。出于亵渎,放肆,或者轻慢而吃圣饼,干犯的人是要受审被处死的;但是在迫切需要的情形下这样做,在大卫的情形则无可指责。正如人原谅因着饥饿所迫对礼仪的违反,同样主容许礼仪律给他的怜悯,人明显的需要让路。安息日律法的目的决不是迫使饥饿的人挨饿,正如“神的殿”和“陈设饼”的律法也不是这样一般。

在安息日为迫切的需要做工,这是合法的。

5, 6. 再者,律法上所记的,当安息日祭司在殿里犯了安息日,还是没有罪,你们没有念过吗?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

这例子绝对是击中要害。“祭司”在安息日努力工作,献上祭物,在其他指定的方面也做工;但他们这样做是当得称赞,而不是受训斥,因为他们有圣殿律法的许可。但是在基督门徒的例子里,他们的确有圣殿的主的允许,他比这殿是更大。在安息日为神做工,这不是对安息日真正的亵渎,尽管对那些信仰完全在于外在遵守的人来说,这看起来确实是这样。如果我们与耶稣同工,为耶稣做工,我们就不在乎形式主义者的批评。正如本体比影子更大,同样我们的主比圣殿,或者任何、全部礼仪律更大;他的许可推翻了苦修或者迷信可能会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对律法的解释。

在安息日作敬虔的工作,这是合法的。

7. ‘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

我们的主两次问“你们没有念过吗”,就这样触动了法利赛人的痛处。他真的以为他们没有读过任何一部分的诗篇或者律法书吗?在这里,他再次攻击他们,指责他们不晓得先知书中一段话的意思:“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他引用的是何西阿书6:6,他之前曾用这句话反对他们(见太9:13)。“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先知的这句话一定有很多的含义,使得它成为我们主极喜爱的一句话。神希望他的祭司把神圣的陈设饼给大卫,以此作为怜悯之举,而不是让它保持神圣归给它自己的用处:为了保持这日的圣洁,他宁可门徒用几分钟的时间掐麦穗解饿,也不愿意他们晕倒。有了主他自己的许可,那些行出容许除去人饥饿的作为的人是没有罪的,不应被定罪。确实,如果批评他们的人更受教,他们就不会被定罪了。

在安息日作怜悯的工作,这是合法的。

8. 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这让整件事情变得无可质疑。“人子”,基督耶稣,与神合一,是关于神和人的律法范围之内一切事情的主,因为他是中保,所以他能按他喜欢的安排处置安息日。他是已经这样做了,已经解释了安息日的律法,不是让人任意犯罪,而是有甘甜的合情合理,是更加严厉的宗教徒所不能表现出来的。从他的榜样和教训,我们知道安息日并不因为作满足人需要,敬虔和施怜悯的工作而变得受亵渎;我们不需要理会那些高度批判的形式主义者的严厉批评,这些人强解安息日的律法,把原本是神圣安息的时候变成了一种枷锁。

9. 耶稣离开那地方,进了一个会堂。

时候到了,安息日的问题在我们主在病人中间工作这件事上又出现了。耶稣为我们树立了参加公开敬拜的榜样。会堂是没有神的命定去授予它们权柄的,但是按照事情的原本,在神他自己的日子聚会,敬拜他,这是应当的,是好事,所以耶稣进了会堂。他没有什么要学的,然而他还是在耶和华神分别为圣的那一日去到聚会当中。

10. 那里有一个人枯干了一只手。有人问耶稣说:“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意思是要控告他。

这个事件是值得注意的,所以在英文原文里是以“看啊”为起头的。很特别的是,很快又有一件事情发生,又把有争议的问题带出来了。法利赛人把“枯干了一只手”的那个人带进会堂,是为了用实际的方式提出一个问题吗?他们去到会堂里放纵他们的偏见,而不是去敬拜:我们担心今天很多人是在效法他们。我们的主还没有做任何动作去行一个神迹,他们就用一个他们希望可以陷害他的问题来考他。“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他已经声称自己是安息日的主,现在他们大大装出公正,向他提了一个难题,却是带着一个卑贱的目的。在提问题的道德本质上,一切都取决于他们的动机;他们不是为了能从他那里学到东西而问问题,而是“要控告他”。他们想陷害他,他们恶毒的诡计却成就不了什么。

11, 12. 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有一只羊,当安息日掉在坑里,不把它抓住拉上来呢?人比羊何等贵重呢!所以,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

他用另外一个问题来回答他们的问题。他讲了一种情形,让他们来判断。如果一个穷人,“有一只羊”,看见它在“安息日”“掉在坑里”,背朝天,他岂不会“不把它抓住拉上来”,让它重新站起来呢?当然他会这样做;他这样做是对的。“人比羊何等贵重呢!”所以帮助一个人,这是对的,必然是对的。唉呀,一些人做事,仿佛人连动物都不如;因为他们的狗和马匹比他们的工人住得还要好,对他们来说,杀死一头狐狸比让穷人挨饿更令他们生气。

我们主的论据是压倒一切的。一种人所行的善被证明是对的,整个一类行善的作为得到认可,“在安息日作善事是可以的。”人会奇怪,竟然有人不会这么认为。但是为外在的事情所发的热心,和对属灵信仰的憎恨联合在一起,就会生出一种狭隘的固执,是既可笑又残忍的。我们的主已经让我们自由,脱离了拉比律法的轭,我们在我们的心里找到一种真正属灵安息日的安息。然而人不要从这种自由推论出一种放荡,看待主日仿佛是他们自己的日子,可以用来达至他们自己的目的。那些像神歇了他自己的工,总是歇了他们自己工作的人,是在第七日守安息日守得最好的人,但是除非一个人明白神在基督耶稣里成就的工作,他又怎能安息呢?

13. 于是对那人说:“伸出手来!”他把手一伸,手就复了原,和那只手一样。

就这样,我们的主在实际上带出他自己的教训。那能行这种神迹的他是神,能准确解释他自己的律法。那人是坐着的,耶稣命令他站起来,好使大家都能看着他;然后他进一步命令他伸出他的手来,好使大家看到它没有生命的光景。他不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是整个胳膊都枯干了,而是能使用他的胳膊,把他的手摆给众人看。这件事做出来之后,在整个会堂面前,在吹毛求疵的法利赛人面前,主立刻使这人的手复原了。这人伸展他的每一个指头,它们是完全得到复原,又有了它原本的活力。当这可怜人的手枯干的时候,他是把它藏起来;但是当它被复原,全会堂的人都要看到它,这是理所当然的。因着这得到复原的手,在安息日得到痊愈,所有的人都知道耶稣在安息日会作怜悯的工作。让我们祈求他在我们的聚会中行同样的事。哦,愿那些在神圣目的上无所事事的手,听了他的命令就得到复原!哦,愿那些得到主的命令相信,活过来的人不再疑问,而是像这个人一样顺服;然后医治就要临到他们,就像它临到这个顺服的人身上一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