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2章

太12:22-37 我们的君王与黑暗的势力

22. 当下,有人将一个被鬼附着,又瞎又哑的人,带到耶稣那里;耶稣就医治他,甚至那哑巴又能说话,又能看见。

人把其他人带到耶稣这里来,这是好的:这肯定有好的结果。一个异乎寻常的例子表明了撒但一种新奇的伎俩。邪恶的灵关闭了人心的窗户和大门,自己就很安全住在人里面:这个牺牲品是“又瞎又哑”。他怎能逃脱呢?他不能看见他的救主,也不能向他呼求。但是当耶稣把鬼赶出去的那一刻,这双重的恶事就立刻消失了:“那哑巴又能说话,又能看见。”当撒但从座位上被赶下去,人属灵的知觉立刻就开始起作用了。没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主。不能看到他们的罪,也不能求怜悯的人,他的恩典能施拯救。

主,我们传道的时候,请与我们同在,用你的话语把鬼赶出去,然后道德上的无能为力就要被蒙恩的康复取而代之了。

23. 众人都惊奇,说:“这不是大卫的子孙吗?”

一次又一次我们注意到他们的惊奇;在这里,人问了一个问题,这可能是许多人前来相信的脚步声。我们的修订版很正确地把“不”这个字除去了。翻译的人把这个字加在当中,这是很自然的,因为看上去,仿佛就是很多人在这位行大神迹的人身上看到了那真正的所罗门。但因为这个字不在原文里,所以我们不可让它留在这里;那么这个问题表明他们是多么奇怪,竟然不信,然而某种确知强行落在他们身上。“这是吗?他不可能是;他一定是。但他是吗?这是大卫的子孙吗?”有不同的声音,然而在惊奇中,众人是一致的:“众人都惊奇”!

24. 但法利赛人听见,就说:“这个人赶鬼,无非是靠着鬼王别西卜啊!”

这是他们从前想出来的主意,是老而陈腐,虽然他们没有更好,或者尖锐的看法,他们却抓住它紧紧不放。这种恶毒的毁谤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太9:34),我们的主太忙,没有时间理会;也许对此他是如此厌恶,他连碰一下都不愿意,而是由得这可憎的东西用它自己的毒液把自己毒死。现在,他们又把这话带出来,这谎言有更具体的细节,他们提到“别西卜”,这“鬼王”的名字,他和他是一道的。他们这样继续下去,谎言就越来越大了。那些怀疑在罪人归正这件事情上神的作为的人,很坏就会进到心硬的地步,把这有福的改变归于虚伪,自我利益,疯狂,或者其他恶势力。

25, 26. 耶稣知道他们的意念,就对他们说:“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若撒但赶逐撒但,就是自相纷争,他的国怎能站得住呢?”

知道人心思的那一位用最具结论性的话对应他们,把他们的话归纳为荒谬,彻底胜过了他们。设想撒但与撒但纷争,他的国就因内战分裂了!不是的:不管鬼魔们有什么问题,他们是不会彼此相争的;这种问题是留给一位更好的主的仆人的。哦,愿教会中的纷争没有那么多,不象现在那么令事情荒凉就好了。如果我们听到黑暗的权势之间有纷争,事情就有盼望了;因为那时撒但的国度就要倾覆了。不,你们这些狡猾的法利赛人,你们这些毁谤的说法太明显是谎言了,有理智的人似乎不会被陷在陷阱里的。

27. 我若靠着别西卜赶鬼,你们的子弟赶鬼,又靠着谁呢?这样,他们就要断定你们的是非。

我们的主在这里用了一个适合他所面对之人的论据。这不象前者如此有力,但对他们来说,这论证是带着特别的力量针对他们自己的。法利赛人的一些子弟,也许他们的一些孩子,是做赶鬼的工作;不管是真是假,他们宣称是赶鬼的。如果耶稣是靠着别西卜行这神迹,法利赛人这样发现,他们岂不是从他们子弟那里更知道这一点吗?他们的孩子和鬼王打交道吗?这要使他们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为了他们自己朋友的缘故,不让他们再说出那恶毒的杜撰。

28. 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

我们的主实际上是说 —“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那么一个新时代就开始了:神的能力就是临到,直接和邪恶的势力争战,并且显为得胜。在我里面“神的国”设立了,因着我在你们中间,你们都处在蒙恩的有利位置上。但如果鬼不是被神的灵赶出去的,神的宝座就不在你们当中,你们就是忧忧愁愁的失败者了。鬼被推翻,这清楚证明了恩典的国度已经来临。请注意,尽管我们的主在他自己有一切的能力,他却尊荣神的灵,靠他的能力做工,提到他如此行的这个事实。

没有了圣灵我们能做什么?圣灵主神,教导我们等候你!

29. 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

魔鬼是那个壮士,那个强壮的强盗,他控制着人,就像一位勇士积累他的财产一般。不首先与他遭遇,是不能抢夺他的家具的。你是他的朋友,或者他还没有被制服,却想什么抢夺他的家财,这是十分荒谬的。我们的主开始工作时,就把撒但捆绑:神临到人的肉身,这是对那人的敌人的限制。捆绑了这敌人,他现在把那本来永远被他控制的掠物从他家里夺出来。要不是我们的主胜过我们这位强有力暴君,我们就不能得拯救。荣耀归于他的名,他已经捆绑那壮士,把他的俘虏从他那里抢夺出来!这就是我们的主对法利赛人如此卑贱设想的事情的美好和自我显明的解释。

30. 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

我们的主和撒但没有妥协。撒但是不与他相合,而是敌他的。他的意思是,在他与其他人相处的时候也是同样决断。人不是要到他这一边来,就要被看作是他的敌人,不可能有中间地带。耶稣向那位大敌,以及所有和邪恶站在一边的人开战。实际上人必然是有立场的:他们的行动不是同他收聚的,就是分散的。耶稣是人联合的中心,唯一可能的中心,不管什么教导,不在他里面把人联合在一起的,就是通过自私,骄傲,仇恨,和千样其他分散的势力,把人们分散。我们的君王已经开战,他永远不会接受停战或者妥协。主,让我决不犹豫,而是与你在一起,与你一同收聚。

31. 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

这是对那些诽谤的法利赛人的严重警告:诬蔑神的灵的罪,把他的作为归于别西卜,这是非常严重的罪;事实上,它是如此令人心硬,犯下这罪的人是永远不能悔改,因此也永远不能得赦免。我们的主让他的对头看到他们是朝哪个方向移动:他们是在那不可能得赦免的罪的边缘上。我们对圣灵的举动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有像这句如此庄严的经文特别捍卫他的荣耀。

32. 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

人为什么要说反对耶稣的话?然而人说了很多这样的话,他赦免了这些。但是在把圣灵和邪灵混在一起这事情上,这冒犯是恶极的,最让人心硬的。在神的作为中,要赦免一个故意认为神自己和魔鬼结盟的人,这是从来没有可能的。这是灵里的死亡,不,这是腐烂,形式最腐臭的败坏。这不是错误,而是一种邪恶,故意对圣灵的亵渎,胆敢把他恩典和能力的作为归作是魔鬼的所为。犯下这滔天大罪的人,是让自己犯罪进入一种光景,灵里的感知死了,悔改在道德上变得没有可能。

33. 你们或以为树好,果子也好;树坏,果子也坏;因为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树。

他仍在和法利赛人辩论,好像在说,“要连贯一致;接受我和我的作为,要不然,拒绝我和我的作为;因为你们只有凭我的作为才能判断我。但不要说这作为是好的,然后指责我和魔鬼结盟做这样的事。如果我是和魔鬼结盟,我就要做魔鬼一样的工作,而不是摇动他的国的工作。”这论据是最为有力的,因为它是建立在义之上的:我们凭树的果子判断树,凭人的行为判断人,没有其他正确的判断方法。看这句话的意思,它教导了这普遍真理,就是内在和外在的生命一定是互相对应的。

34, 35. 毒蛇的种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

我们的主指责他们是“恶人”。他重复了约翰的话,“毒蛇的种类!”他们说恶毒的话:他们心里如此充满对他的敌意,他们怎么可能不这样做呢?他们指责他与撒但结盟,是走到了恶毒的最极端,这只是表明了,他们心里所存的是何等的恶。他们热切摆出恶,带着大大的谎言,这是因为他们里面有这样的充满。井里有什么,水桶打上来的就是什么。通过口,心把自己暴露出来。如果他们是好人,他们的话就会是好的;但他们的心如此卑贱,他们不能说出好话来。就这样,我们的主把战火点到他们自己的土地上,在他们面前点燃圣洁的怒火。

36, 37. 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

他们可能以为在人们当中散布他们恶毒的话,这没有什么大错:他们只不过是多多少少轻浮地把自己的看法讲出来而已,大不了他们只是说“闲话”。就这样,他们想把主彻底抨击他们的事情大事化小。但是我们的主把他们赶出这个遮掩的借口。他是严厉对待像他们这样犯大罪的人。在最后那大日,人说的话要受到审判。话语要证明人是义,还是值得被定罪。他们自己的行为要受他们所说的话的审判。这对人的话,特别是出于内心最深处感情的话,起了非常揭示的作用。当我们因着说话不义被定罪,我们可能把自己藏在这种看法的后面,就是我们的狂叫比我们咬人更严重,我们只不过是这样说说而已,根本不是要如此认真看待;但是这辩解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我们一定要注意我们对敬虔之人,特别是对他们的主所说的话;因为诽谤的话要留下来,在审判的日子快快见证我们的不是,我们要发现,这些话都被记录在神的册子上。

肯定的是,在我们的主还生活在这个地上的时候,这种说他与撒但结盟的指控是再也听不到了!就法利赛人而言,他已经一次封住了那诽谤的口。亲爱的主,帮助我勒住我的舌头,使我不至于犯“说闲话”的罪;教导我该何时说话,使我同样不至于犯闲着不说话的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