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2章

太12:43-45 我们的君王揭露大敌的诡计

我们的君王定意要给他是得到撒但合作帮忙这种看法致命一击,他回到他讲的比喻(第29节),宣告说,即使邪灵出于自愿离开一个人,那人也不会更有指望,因为敌人很快就会回来。

43. 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

这鬼的名字叫作“污鬼”:他喜爱污秽。让他住在其中的那人内心变得肮脏。在上面描写的事情里,这鬼已经占据了一个人,他离开是出于他自己的目的。他是出于自愿离开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冲突。这是经常发生的事:魔鬼用这种方法离开一个极不道德的人,让他成为有体面,守次序的人。这狡猾的灵随身带上这家的钥匙,因为他还要回来。他离开这住处,但没有放弃所有权。他离开,好使他不至于被赶走,有谁能看透古蛇的狡猾呢?

然而,当邪灵不在控制人的思想时,他并不自在。他四处游荡,“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他在这个地上,或在天上,或在地狱里找不到令他鼓舞的东西;对他来说,这些都是“无水之地”。他在充满罪的人的心里很是自在,找到一点小小的满足;但在人的本性以外,他发现,面对他污秽的愿望的只有荒漠。

“每样前景均是吸引,
唯有人充满污秽!”

所以,只有人才能给污鬼提供居所。

44. 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

污鬼把人叫作“我的屋里”。他的厚颜无耻真是令人惊奇。他没有建造,没有买下那屋子,他对它不能伸张权利。他把他离开这人仅仅是叫作“我出来”。他说,“我要回去”,仿佛这是一件易事。很明显,他是认为他可以自由摆布人的本性,按他欢喜的进进出出。如果撒但出于自愿离开一个人,只要他想,就肯定还要回来。只有把他赶出去的神的力量才能不让他回来。不是征服一切的恩典动工的革新,通常只是暂时的,常常在其后的年间要带来更糟糕的光景。

污鬼要做的就行出来了:他回头,“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没有别的占据这地方,所以没有人拦阻他进到他自己的住处。确实,它是“打扫干净”,没有了某些更大的罪,有一些小小的道德作为“装饰”;但是圣灵不在其中,没有作成来自神的改变,所以这污鬼和从前一样自在。这个比喻不需要进一步的解释,这里生动描绘了一种暂时的改革更新;污鬼不反对他的屋子被打扫干净装饰好;因为一位道德家和一个生活习惯败坏的人一样,实际都是他的奴隶。只要人心不被他的大敌占据,他就能按他自己的想法使用人,灵魂的敌人愿意让人怎样喜欢就怎样改变自己。

45. 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

他又出去走了一次;他对他这优雅的屋子如此满意,他又叫了其他的鬼,邀请他们来到他装饰好的家里。众鬼加入,屋子的住客现在是八位,而从前则是一位。他们“都进去住在那里”:他们完全占据了,永远留下。他们的住处是安全的,将来不可能被赶走;现在这人“比先前更不好了”,因为污鬼更多,“更恶”。有罪的人变得更加骄傲,更加不信,或者比开始的时候更恶毒,更亵渎。有盼望的革新不过如此,确实从一开始这就是没有指望的,因为耶稣不在当中,圣灵在其中没有关系。污鬼很狡猾,看上去是放弃了权力,好使他可以更牢固建立他的统治。毫无疑问,重新落入罪中,就像重新得病,要比原先的疾病更加危险。

在基督的日子,法利赛人和其他人就是这样的光景。带领犹太人去拜偶像的灵离开了,但是人不是在灵里爱那真神,甚至不认识他;所以控制他们的魔鬼势力还在。在以后的时候,就是那“邪恶的世代”,那败坏了犹太教的邪恶的灵,以仇恨基督,对其他国家的人疯狂蔑视的方式,要用一种更邪恶的方式把自己表现出来;从我们主的日子直到耶路撒冷被毁,情况就是如此,人看来是相当疯狂,在魔鬼的势力下,“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 我们担心我们现今这个“文化”和进步的时代要继续向前,直到它到达一个类似的目标,它正朝着不信前进,朝着荒唐前进;同时爱世界的心泛滥察觉,圣洁遭人蔑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