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一篇切合当前的讲道 - 番3:16-18

一. 从第18节开始,我们注意到试炼神百姓的日子。大会蒙羞。以色列的大会是她的荣耀:她的欢庆和献祭的大日子是全地的欢乐。对于忠心的人来说,他们的圣日就是他们的假日。但是羞辱落在大会中,我想当今的情况也是如此。在我们的大会中,福音之光的灿烂被错误遮盖,这真是可悲的苦难。当怀疑的声音在人群中散布,那些本应该传讲真理,全备的真理,只传讲真理的人,却把人的想象,时代的发明当作教训传讲时,清晰的见证就被破坏了。我们不是讲启示,而是讲被错误称之为哲学的东西;不是讲神的无误,我们却有推测,更宽松的盼望。那昨天,今天和永远都是不变的耶稣基督的福音,被人当作是进步的产物加以教导,以为它是一种进步的东西,一种年复一年要被补充修改的东西。当号角不发出明确的声音,这对教会和世界都是祸患的日子,因为有谁能预备作战呢?

除此,我们还会看到渗透在教会的大会中的一种死寂,一种无动于衷,一种属灵能力的缺乏,这是大大令人痛苦。当信仰的活力遭人蔑视,祷告聚会被忽视,我们会得到什么呢? 教会历史在当今这个阶段,可以很好地用老底嘉教会来代表,是不冷也不热,所以要从基督的口中被吐出去。那教会夸口自己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而与此同时,她的主在外面敲门,大门向他紧锁。 这段经文常被人用来指没有归正的人,其实它和这些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它讲的是一个不冷也不热的教会,一个以为自己是落在极其兴旺光景中的教会,而她永活的主,教导他赎罪的牺牲,却被拦在门外不给进来。哦,如果得进来 — 他是如此急切要进来 — 她就会快快抛弃她以为的丰富,他就会给她火炼的金子,白色的衣服,使她可以穿上。哎呀!她没有了她的主也感到满足,因为她有教育,口才,科学,以及一千样其他的泡沫。锡安的大会确实被乌云笼罩,耶稣和他门徒的教训被她看为是小。

如果除此之外,迎合世界之风也在教会内传播,世人虚妄的娱乐,圣徒也一同分享,那么这确实就是令人愁烦的时候了,正如耶利米呼喊的,“黄金何其失光!” 锡安的贵胄素来比雪纯净,比奶更白,现在却比煤还要乌黑。“我们的仇敌都向我们大大张口。”如果教会和世界不再有清楚的分别,宣称跟从耶稣的人反而是和不信的人联手,那么我们就真的可以哀痛了!这日子有难了!有难的时候临到了教会,也临到了世界。我们可以料到有极大的审判,因为主必然要报应这样的人。你们岂不知道上古的时候,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他们就与他们联合,然后洪水来到,把他们都冲走了吗?我不需要更多去讲这个题目,免得我们的重担从我们这里夺走了需要得安慰的时间。

从经文可以看出,某些人是担当了羞辱。他们不能轻看罪。确实,有一些人说这世界根本不存在着邪恶,其他人宣告它存在也根本不是非常严重,是的,那些更心硬的人宣告说,那被认为是羞辱的,其实是应当夸口的,正是本世纪的荣耀。就这样他们轻看此事,把良心的忧伤当作笑谈。但有一些余民,他们是担当羞辱,这些人不能忍心看如此的灾难。耶和华神要敬重这样的人,正如他籍着先知所说的那样:— “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许多人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摩 6:6);但那些灵里忧伤,背负十字架的人,他们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 神的百姓不能容忍基督赎罪的牺牲受到羞辱;他们不能忍受他的真理被当作大街上的泥土遭人践踏。对真信徒来讲,兴盛意味着圣灵祝福神的话语,让罪人归正,圣徒得到建立;如果他们看不到这点,他们就要把琴挂在柳树上了。 真正爱耶稣的人,当新郎不与他的教会同在时,他们就禁食了:他们兴奋的是在于他的荣耀,而不在于别的。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在她临死前的痛苦中大声呼喊,“荣耀离开以色列了”,她这样说的理由是因为她丈夫和公公死了,但更多是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为此她给她的儿子起名叫作以迦博 - “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神的约柜被掳去”。 这位敬虔妇人最大的痛苦是为了教会,为了我们的神的荣耀的缘故。神真正的百姓也是如此:真理被拒绝,对此他们是大大放在心上。

这背负重担的灵是对神真正的爱的一个记号:那些爱主耶稣的人因他受伤而受伤,因他灵里忧愁而忧愁 。当基督受到羞辱,他的门徒受到羞辱。那些对教会存着一颗温柔的心的人,可以和保罗一道说,“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神的教会的罪成了它一切有生命的肢体的忧愁。这也表明一种健康的敏感,一种有活力的灵性。那些不属灵的人对真理和恩典是毫不在乎:他们看重财务,数字和名望。完全属肉体的人对这些事情毫不在乎,只要不从国教者的政治目标进展顺利,社会地位有所进步,这对他们就足够了。但那些灵是属于神的人宁愿看到信实的人受逼迫,也不愿意看到他们离弃真理,宁愿看到教会极为穷困却充满热心,而不愿看到教会富足,在属世中消亡。就算教会落在罪恶的光景里,被它的敌人击倒,属灵的人还关心教会:“你的仆人原来喜悦她的石头,可怜她的尘土。”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耶和华的殿就是我们自己的家,他的家人就是我们的家人。除非主耶稣得到高举,他的福音得胜,否则我们就要觉得我们个人的利益受损,我们自己蒙羞,这对我们决非小事,这是我们的生命。

就这样,我讲了这个事实,就是大会被玷污,这对神的百姓就是邪恶的日子:对那些是新耶路撒冷真正居民的人,这是羞辱的重担,因为这点,他们看起来忧愁。主在这里说,“为无大会愁烦的,我必聚集他们。”当这样的重担被加在他们心上,他们是大大愁烦。而且,他们看到他们所谴责的邪恶带来的各样邪恶果效。许多人瘸腿,行路受阻,这从第19节的应许,“我又拯救你瘸腿的” 可以看得出来。因着先知是“是虚浮诡诈的人”,走在通往锡安路上的客旅变得跛脚。当纯正的福音得不到传讲,神的百姓就被剥夺了在他们生命历程中所需的力量。如果你把粮拿走了,孩子们就要挨饿。如果你带羊群去到有毒的草场,或者像沙漠一般寸草不生的地里,他们就要消瘦,在每天跟从牧者的时候变得一瘸一瘸。教义很快就影响到行为。我知道生活在这个国家很多地方的神的百姓,安息日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安息的时候,因为他们听不到在其中可以找到安息的真理,而是因着既不荣耀神,也不给人的灵魂带来益处的新奇教训而担忧,疲倦。在很多地方羊群盼望,但得不到喂养。这造成极大的不安,生出怀疑和质问,这样力量就变成软弱,信心的作为,爱心的劳苦,盼望的忍耐都落在停滞不前的境地里。这是一件让人忧心的恶事,它漫布在我们四周。还有,哎呀,很多人被“赶出”,第19节说到这样的人,“我必聚集你被赶出的。”因着虚假的教训很多人游离在羊圈之外,有盼望的人离开了生命之道,罪人被任由留在他们原本远离神的光景中。让人知罪的真理没有得到传讲,其他本应带领寻求的人进入平安的真理被遮蔽,人被留在无谓的愁苦中。当恩典教义和荣耀的赎罪牺牲没有被清楚摆在人的思想面前,使他们能感受到它们的能力,各样的恶事就接踵而来了。这可怕的困境会临到我们教会身上,想起这点就令我害怕;因为犹豫的人被赶向灭亡,软弱的人站立不稳,甚至强壮的人都要变得疑惑。这时候的假师傅,如果可能,连选民都要迷惑了。这使我们非常愁烦,我们该怎么办?

然而亲爱的人啊,尽管神的百姓要落在这样的邪恶光景里,他们却不是没有了指望;因为我们仔细看,就要发现主应许要挽回属他的游荡之人。我们两次看到这个意思:“那些在全地受休辱的,我必使他们得称赞,有名声。”“我使你们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就必使你们在地上的万民中有名声,得称赞,这是耶和华说的。”敌人不能使永远的见证默不出声。他们把我们的主他自己挂在木头上,他们取下他的身体,把它埋葬在一座用石头凿出的坟墓里,他们把石头推在坟墓口,封上封条。肯定现在基督和他的工作要完了。你们这些祭司和法利赛人,不要夸口!守兵,石头和封条都是徒然的!当所定的时候临到,活着的基督出来了。他不能被死亡的锁链捆绑,他们的梦想多么徒然!“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亲爱的,羞辱要从大会中被滚开推走:神的真理要再一次被号角宣告出来,神的灵要复兴他的教会,归信的人要像丰收的禾捆一样被收聚进来。忠心的人会何等大大欢喜!那些背负重担的愁烦之人要穿上他们喜乐和美丽的衣袍,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这争战不容置疑,争站的结局是确定的。就在现在我似乎听到那大大的呼声说“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