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4章

太14:13-22 我们的君王赐下一场盛宴

13. 耶稣听见了,就上船从那里独自退到野地里去。众人听见,就从各城里步行跟随他。

我们的主不愿意让好像他的先锋死去这如此悲伤的事情过去,而没有任何来到神面前的敬拜;也许他也认为,此时离开希律的领地是明智的。像他那样的猛虎一旦尝到血味,就很容易渴想要得到更多。而且他自己和那跟从他的一小群人也需要休息;我们的主不是严酷的工头,过分驱使他的仆人干活。所以耶稣一听见了约翰的死,他就和他的跟从者退到希律管辖以外的一个无人之处,一块“野地”里去。他是“上船”去的,让海分隔他和众人。他要退下,这是难的,但是他使用合乎常理的办法做到了这点。他知道他绝对需要独处,他为此大大努力。很多的工人还没有学会有智慧地使用独处。

群众不许他休息:他们好奇,焦虑,有很多需要;所以他们很快就“步行”来跟从他。他在海上行船,他们沿着岸边急走。人要急切听神的道,这是令人高兴的迹象。主,求你在这对信仰无动于衷的时代,把更多这样的心赐给我们。

14. 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治好了他们的病人。

当他离了船“出来”,我们的主发现有一群人在等候着他。这里用最强调的语气说“他见”有很多的人,他见了,就负担很重。他不是对“许多的人”生气,也不是因为他要求得安静,却被人跟踪而表现出他的失望;他而是“怜悯他们”。原文非常生动:他整个人被感动到最深处,所以他立刻在他们当中行怜悯的神迹。他们不请自来,他温柔地接待他们,满有恩典地祝福他们,最后充充足足喂饱他们。他好像逃离猎人的鹿,但是他们追上了他,他让自己服了他们。对那些最需要他的人,他首先去照顾:“他治好了他们的病人”!主,求你医治我,因为我如果不是在身体上,在灵魂里也是有病!

15. 天将晚的时候,门徒进前来说:“这是野地,时候已经过了,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村子里去,自己买吃的。”

门徒们有看到需要的那种人的怜悯;但是在他们人的思想里,看来只有一个可怜的办法脱离这需要,就是“叫众人散开”,以此回避困难。脱离困难的捷径通常都是处理得很糟糕的事情。直到今日还有很多的基督徒是让群众自己管自己,或者把他们交给可能出现的某种未知影响,他们只是仅此而已。门徒有一件事情是做得很有智慧的,他们确实把这件事情摆在耶稣面前:“天将晚的时候,门徒进前来。”他们说,这地方荒芜,时候晚了,人很多,他们的需要是大的:他们把这一切令人丧气的事情讲得很清楚了,他们建议的解决方法是他们陈述中的一个弱点。在大多数情形里,我们的计划是很糟糕的,我们竟然胆敢把它讲出来,这几乎是一个奇迹。我们忘记了我们的主耶稣岂不是垂听我们可怜的恳求的吗?

留心门徒的话:“时候已经过了”。我们通常认为时候对大规模的努力不利。至于地点,这是没有指望的:“这是野地。”在这里能做成什么呢?至于门徒的提议,这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不要让人死在我们眼皮底下,把旁边街上的贫民窟拆掉,把坏人窝藏的地方从我们这地方清除出去。”“叫众人散开。”或者,更好的办法是让人知道自己帮助自己的尊严!对他们说节俭和离开。敦促他们“往村子里去,自己买吃的。”这是今天那些想保留他们自己的饼和鱼的人喜欢采用的骗人的解决办法。我们主的想法比他们的高贵得多:他要在饥饿的人群中彰显他作为君王的丰富。

16. 耶稣说:“不用他们去,你们给他们吃吧!”

荣耀的话语!“不用他们去。”当他与我们同在,我们就有能力面对任何可能出现的缺乏;我们决不需要把人打发走,留给国家,教区,或者雇佣回来的人去处理。只要我们愿意开始工作,我们就会发现主让我们有能力处理各样的紧急情况。“你们给他们吃吧”:你们说让他们自己去买吃的,但他们身无分文,不能买到东西。一切都要是白白得到的,否则他们就要挨饿了;你们就是白白喂饱他们的人,去做吧。立刻开始。

17. 门徒说:“我们这里只有五个饼,两条鱼。”

看他们是怎样检查他们的预备的;他们报告说,“我们这里只有五个饼,两条鱼。”这是多么令人灰心的“只有”,他们表明储备是多么缺乏!这两条鱼让这储备看起来是绝对滑稽。我们知道自己是多么贫乏。是多么永远不能满足我们身边人的需要,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我们不得不向我们的主说这么多的话,承认这点,这对我们是好的。

真的,写下这注释的作者常常感到他既没有饼也没有鱼;然而在四十多年间,他成了王盛宴里两手满满的侍应。

18. 耶稣说:“拿过来给我。”

他要我们把我们有的交出来:我们应该毫无保留。我们一定要把一切交给耶稣:“拿过来给我。”他要接纳我们拿过来的,这是在把这些拿过来的命令里表明出来的。他要使一点的东西派上大用场,那交到耶稣那里的,要通过最确定的途径去到有需要的人那里。为正在灭亡的灵魂得到供应最可靠的门路就是为着他们去到耶稣那里。

19. 于是吩咐众人坐在草地上,就拿着这五个饼,两条鱼,望着天祝福,掰开饼,递给门徒,门徒又递给众人。

他让青草在他露天宴会大厅里生长,这样就为他的宾客预备了地毯和座位。所有的群众得到他们这位伟大主人的命令,就坐下了。“他吩咐”,他们就服从了;这证明了我们主他自己特别的能力,甚至在最小的事情也能让人顺服。人可能会想,众人可能会这样回答 — “坐下有什么用?在这野地里怎么可以摆上一桌的饭食呢?”但我们主的同在是震撼,让不信变得默然无语,变为服从。人的君王按着他完全的威严下令,人就立刻服从他。“哪里有君王之言,哪里就有权能。”现在一切都就绪了,这位是神的主把那微薄的食物拿过来,放在他配得称颂的手中。他用一个简单的姿势就教导众人,该从哪里盼望得到恩典的供应:“望着天。”没有祝福,这露天的聚餐就不会开始:“他祝福”。就算耶稣在场,人也要求神的祝福,没有父,他就不会行事。我们的主耶稣在供应这场盛宴上是做了所有的工作:“他祝福,掰开饼,递给门徒。”一切都是他做的。在他显明他属神的创造能力之后,他的门徒过来取了他们服从的位置。他们是侍候人的:他们侍候,分派;他们做不了更多的事情;他们很高兴去做这件事情。他们忙碌,但很有次序,他们在众人中间分开食物,一边这样做,一边大大惊奇和赞美。食物是饼和给这饼增添滋味的;很好的食物,很是宜人;充足,但不奢侈。一些人只愿意给穷人仅仅必需的,只是饼;但我们的主加上鱼。这是何等的盛宴!基督是筵席的主人,门徒是侍候的,人数数以千计,还有这供应的神迹!还有什么盛宴是比福音传开去给饥饿的灵魂更荣耀的呢!被神的儿子喂饱,这是何等的特权!

20. 他们都吃,并且吃饱了;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个篮子。

没有一个人被忽略,没有一个人遭拒绝,没有一个人太无力,没有一个人不能得到满足,没有一个人需要任何其他的东西,没有一个人发现食物不适合他;因为确实他们都饿了,“他们都吃了”。没有人限制自己,或者被限制,所有人都“吃饱了”。我们的主是让人吃饱的恩主,他供应让人能吃饱的食物。

盛宴过后,他们需要“十二个篮子”来装“零碎”。要想耗尽供应,这是不可能的。篮子和人一样都满了。喂饱他们之后,食物比在这之前还更多。喂饱他人,我们的储备就加增。那剩下的和那被吃掉的一样都是蒙福的,所以是给门徒很好的食物。他们把简单的饼和鱼交出去,他们领受更多的数量,还有祝福,加增这些的品质。那些听从基督的吩咐服事别人的人,他们自己也要得到美好的份。那些喂饱别人嘴巴的人,他们自己的篮子要被装满。耶稣安排筵席,每一个人都得到满足。

21. 吃的人,除了妇女孩子,约有五千。

听道的时候“妇女孩子”的数目通常比男的更多;但因为人是走路来的,也许这次男性的数目更多,正如吃饭的时候他们聚起来更多一样。妇女孩子被挡在许多盛宴之外,但是在基督耶稣里没有对性别和年龄的排斥。

“五千”男人吃饭,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请想一下,用五个饼喂饱五千人!让我们决不要担心我们那分别为圣的储备会不够,或者如果主乐意使用我们,我们却没有足够的才干或能力。我们的君王还要用那今天如此被人轻看的福音喂饱万民。阿们!愿此成就。

22. 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去,等他叫众人散开。

“随即”是一个讲求实干的词:耶稣不会浪费时间。筵席刚刚结束,他就打发他的客人回家。他们吃饱了,他命令他们尽力好好回去。让众人坐下的那一位也能够“叫众人散开”;但是他们需要被催促离开,因为他们不想走。

又要再次渡海,否则耶稣不能有独处。为了得到一点点的休息,他要尽力面对何等的挑战!在他再次渡海之前,他行了另外一个舍己之举,他要看到群众高兴离去才能离开。他亲自作成此事,给门徒机会平静离去。正如船长是最后一个离船,主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工场。门徒们本是可以选择和他在一起,享受众人的感谢;但是他“催门徒上船” 。此时不催促,不限制,他就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离他而去。这磁石有极大的吸引力。很明显他答应门徒,他要跟着他们去;因为这话是要他们“先渡到那边去”。他怎样跟着他们去,这他没有说,但他总有办法守他的约定。他等候在众人中间,直到门徒平安驾船而去,他是多么顾念他人。他总是自己把重担背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