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4章

太14:23-36  君王掌管风浪

23. 散了众人以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

现在群众离开了,他可休息,他在祷告里找到休息。“他就独自上山去”,在那里他可以大声说话,不被人听到,干扰。他“独自”与父相交。这是他的休息,他所喜悦的。他继续留在那里,直到夜晚最深的夜幕围拢,白日离去。“独自”,却不孤单,他一边与父相交,一边得到新的力量。他一定是把这件私人的事情向记录福音的作者启示了这件事情,目的肯定是让我们可以学习他的榜样。我们不可以总是和众人在一起,因为连我们配得称颂的主都觉得他一定要“独自”在一处。

24. 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

耶稣单独在一处的时候,他们是在船上,在同样的光景里,却不是在作同样的属灵操练。他们一开始离开岸边的时候,在清凉的夜间行船,很是顺利;但是当夜幕笼罩天际的时候,一场风暴快快形成。在加利利湖上风从大山之间的山口吹下来,对小船造成很大的危险;有时候简直就是把它们从水里吹起来,快快淹没在波浪之下。这水深的湖对小船是特别危险。他们远离陆地,因为他们是“在海中”,离开两岸是同样遥远。大海愤怒,他们的船“被浪摇撼”。飓风很可怕,“风不顺”,不容他们去到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这是一场旋风,他们被它旋转包围,但不能借助它抵达任何一边。他们的情形和我们落在极大苦难中时是多么相象!我们被抛来抛去,什么也不能做,风如此剧烈,我们不能迎着它,甚至在它面前被吹走,我们都不能活了。

一个令人高兴的事实依然存在:尽管我们在海上挣扎,耶稣却正在岸上恳求。让人安慰的是,我们知道自己是处在他“催促”我们要去的地方(见第22节),他应许时候到了,他要到我们这里来,所以一切都必然是安全的,尽管风暴吹得非常厉害。

25. 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面上走,往门徒那里去。

耶稣必然要来。夜晚在继续,黑暗在加深;“四更天”近了,但是他在哪里呢?信心说道:“他一定要来。”尽管他要在停留在别处,直到天色破晓,他却是一定要来。不信问道:“他怎么可以来?”啊,他是给了自己答案:他可以自己开一条路来。“耶稣在海面上走,往门徒那里去。”他在风最剧烈的时候来,迎着波浪。决不要担心他不能到被风暴摇动的小船这里来:他的爱要找到一条出路。不管是对单独一个门徒,还是对整个教会,耶稣要在他自己选择的时候出现,他的时候肯定是最及时的。

26. 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

是的,“门徒看见他”;看见耶稣他们的主,看见却不能因此得到安慰,可怜的人性目光,和属灵信心的看见相比,就是一件瞎眼的事情。他们看见,但不晓得他们见到的。除了鬼怪,这还会是什么呢?一个真人怎么可能行走在这些泛起白沫的大浪之上呢?他怎么可以站立在这如此大的飓风面前呢?他们已经到了尽头,无计可施,这个显现彻底打消了他们的勇气。我们似乎可以听见他们惊慌大喊:他们“便害怕,喊叫起来。”在这之前我们没有看到他们“惊慌”,他们是老练的水手,不怕大自然的力量;但是一个灵,啊,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现在是最糟糕的时候,然而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在他们最好时候的边缘。值得注意的是,耶稣越靠近,他们越害怕。缺乏分辨,这让人看不到他最丰富的安慰。主,请靠近我,让我知道是你!让我不要像雅各那样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竟不知道。”

27. 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

他没有让他们留在悬念里:“耶稣连忙对他们说。”那慈爱威严的声音是多么甜美!压过波浪的大声和风的嚎叫,他们听到了主的声音。“你们放心,”这也是他常说的话。放心最有决定意义的原因就是他自己的同在。“是我,不要怕!”如果耶稣在附近,如果那在风暴中的灵是爱的主,一切可以惧怕的都要没有了。耶稣能穿过风暴来到我们这里吗?那么让我们经受风浪,到他面前来。那掌管风浪的不是魔鬼,不是偶然,不是恶意的敌人,而是耶稣,这要终结一切的惧怕。

28.彼得说:“主,如果是你,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

彼得必然是第一个说话的人;他按耐不住,另外他还算是这群人中的领袖。第一个说话的人并不一定就是最聪明的人。彼得的惧怕没有了,除了一个“如果”,所有的都消失了;但这“如果”没有给他带来好处,因为看来他是在挑战他的主:“主,如果是你。”他所提议的是何等一种试验:“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彼得想在水面行走,他要得到什么?他的名字可能表明,就像一块石头,他会沉到水底。这是一个不恰当的请求:这是彼得身上的摇摆,从绝望摆到不理智的冒险。当然他希望的并不象他所说的那样。然而我们也试验我们的主,几乎和彼得一样不当。我们岂不说过,“如果你祝福我,给我这个那个”?我们也要在水面行走,冒险去到只有特别的恩典才能保守我们的地方。主啊,人是什么呢?

29. 耶稣说:“你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

当好人失去理智,变得自以为是,他们因着经历明白他们的愚昧,这会给他们带来成就人的造就。“耶稣说:‘你来吧。’”彼得的主准备要教导他一个实际的功课。他求主命令他来,他可以来,他确实来了。他离开船,他踏步在波浪之上。他走向他的主。如果我们有神的许可,有勇气相信主的话,那么我们什么都能做。现在海上有两个人,两个神迹!哪一个更大?读者可能觉得难以回答,让他仔细思考吧。

30. 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啊,救我!”

“只因”:对可怜的彼得来说,这是令他伤心的“只因”。他的眼睛离开他的主,去看狂暴的风。“他见风甚大。”他的心让他失败,在那一刻他的脚让他失败。他开始下沉 — “将要沉下去”,这是可怕的一刻;然而这只是“将要”,他还有时间向他的主呼求,他的主并不下沉。彼得呼叫,就安全了。他的祷告既简短也完全。他把他的眼睛和信心重新放回在耶稣身上,因为他呼叫“主”。他因着不顺服,就落在这危险之中,所以他说“主”来呼求。不管是否在危难当中,耶稣仍是他的主。除非他的主要“救”他,完全救他,现在就救他,否则他就是一个失丧的人,他是体会到了这点。“主啊,救我!”这是蒙福的祷告。读者,难道这不也合你用吗?彼得下沉的时候,是比他行走的时候更靠近他的主。在我们卑微的光景中,我们常常比在我们更为荣耀的时候更靠近耶稣。

31. 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

当我们的危险就在眼前,我们的呼求紧急,我们的主并不拖延:“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他首先是“拉住他”,然后才是教训他。耶稣先挽救,后责备(在他一定要这么做的时候)。当我们被挽救,那么就是时候,我们应当为我们的不信责备自己。让我们向我们的主学习,使我们可以首先帮助其他人脱离困难,然后才责备他们。

我们的怀疑是没有理由的:“为什么疑惑呢?”如果小信是有理由的,那么明显有极大的信心,这也是有理由的。如果归根要信靠耶稣,这是应当的,那么为什么不全然信靠他呢?相信,这是彼得的力量;怀疑,他就危险了。彼得在水面行走,这看起来是极大的信心,但是小小一阵风就证明它不过是“小信”。除非我们的信心得到试验,否则我们不能对它有可靠判断。

主抓住彼得的手,他就不再下沉了,而是恢复了信心的行走。当我们靠近耶稣,要有信心,这是多么容易!

主,当我们的信心失败,请你到我们这里来,我们就要在风浪上行走。

32. 他们上了船,风就住了。

就是这样,在风暴面前,彼得行走水面,得到拯救。当他的主抓住他的手,他可以在水面上走得很好,我们也可以是这样。这是何等的场面!耶稣和彼得,手拉手,在海面行走!两人立刻上了船:神迹决不是拖长到不恰当的长度的。彼得岂不是很高兴离开狂风巨浪,同时很高兴大风过去了吗?“他们上了船,风就住了”;在风暴中安全,这是好的,但是看到平静回归,风暴结束,这更令人高兴。门徒们是多么高兴欢迎他们的主和他们的弟兄,彼得尽管是全身湿透,却因着他的冒险变得更有智慧!

33.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说:“你真是神的儿子了。”

彼得“拜他”,这并不奇怪,他的同伴也这样做,这也不奇怪。所有的门徒,因着他们的主在刮起风暴的海上走到他们这里来而这样被拯救,是大大确信他的神性。现在因着无可质疑的证据,他们是双重确信这一点,他们在降卑的敬畏中向他表示他们敬拜的信心,说道,“你真是神的儿子了。”

34-36. 他们过了海,来到革尼撒勒地方。那里的人一认出是耶稣,就打发人到周围地方去,把所有的病人带到他那里,只求耶稣准他们摸他的衣裳繸子;摸着的人就都好了。

如此刚刚被风暴抛来抛去的小船很快到了要去的港口;现在其他神迹的场面进入我们的眼帘。那大医生在哪里上岸,他都肯定可以找到病人。一些“那里的人认出是他是耶稣”;他们讲论耶稣所行奇妙的事,就像火花,把其余的人等点着。很多人着急宣传他的能力,他们自己也去,或者是“打发”其他人“到周围地方去”。这些人非常忙碌。他们“打发”人;他们“带”人来,他们“求”他,他们“摸他的衣裳繸子”;他们“就都好了”。这些句子互相跟着,没有间隔。群众求的很少,他们“只求耶稣准他们摸他的衣裳繸子”;但是他们得到很多,因为他们“都好了”。没有任何的失败,在每一个情形里,工作是完全的。他们谦卑的请求是建立在一个先例上,他们用热切的灵恳求,伴随着真实的同情,所以不被拒绝。整个地方的人是变得多么高兴!“所有的病人”都成了主医治大能幸福的见证。

我们的君王是海上和陆地上的主,不管是在革尼撒勒的海上,还是在“革尼撒勒地方”,他至高的能力和威严都得到彻底无误的证明。他平静风浪,消除热病。他用脚踏在浪上,浪就平静;他用手触摸生病的身体,身体就回复健康。他给了他的仆人彼得,还有他自己衣服的衣裳繸子奇妙的能力。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