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5章

太15:21-28 我们的君王与那迦南妇人

21. 耶稣离开那里,退到推罗、西顿的境内去。

他离开那群可恶的法利赛人,“离开那里”,走得越远越好,却没有离开他本国。这伟大的牧者去到他教区的最边上。一种内在的吸引让他到那个地方,他知道,有一相信的心在呼求着他。他是作为传道奉差遣到以色列家去;但是他用最广泛的含义来看待他的使命,到了“推罗、西顿的境内去”。当那些在中间地方的人证明不受教,主就去到那些只有在边上地方才能接触到的人。让我们总要耕地到田地的最尽头,在我们范围的最尽头服事我们今天这个日子和这个时代的人。

22. 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方出来,喊着说:“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

看啊,这是一件值得去看的事情,对眼睛和内心都有好处。正当耶稣去到推罗、西顿境内的时候,“有一个迦南妇人,从那地方出来”见他。迟早基督和那些寻求他的人都要相遇。这位“迦南妇人”不能以她的国籍为理由提出要求:她属于最坏的那一种外邦人,很早以前就被判要灭亡的那族类。她来自推罗人居住在其中的那狭窄地带;正如推罗的希兰一样,她认识大卫的名;但是她是更进一步,因为她对那位“大卫的子孙”有信心。她对她女儿的爱带领她上路,呼吁,恳求,索求怜悯。有什么是一位母亲的爱不能达到的呢?她的需要推倒了外邦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围墙,她向耶稣呼求,好像她和他的门徒是一国的人一样。她求她的女儿可以得医治,看这是对她自己的怜悯:“可怜我!” 她向耶稣求这事,以他为“主”。她向一位比所罗门还大的,那位“大卫的子孙”,行神迹的人中最有智慧,最有能力的那一位求。她简单,充满悲情地把情况讲明,用母亲一切爱的焦虑为她女儿恳求。

她的需要教导她该怎样祈求。除非我们也知道我们求什么,充满盼望的期待,否则我们就不会恳求到底。我们好像这位妇人为她女儿祈求一样,为我们的儿女祈求吗?我们岂不是很有理由以她为我们的榜样吗?

23. 耶稣却一言不答。门徒进前来,求他说:“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请打发她走吧!”

沉默,这是一个严厉的回答,因为恐惧要把它理解作是比严厉的话更糟的事。“一言不发”,他一句话也不说,而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带着能力!这是极大的挫折,然而她没有因主的沉默而沉默,她加大她的恳求。门徒说,“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他们是错了。不,不是的,她在向他呼求。这要让他们难受吗?哦,愿所有人都向他呼求!主的仆人当中那些有同情心的人,应当盼望这样有福的骚扰。然而门徒们却向他们的主求,尽管他们做了一些事,却是不多。可能他们是要帮助这位妇人,用一些方法为她得到回应;但是他们所说的话听起来是冰冷的 — “请打发她走吧!”愿我们决不要如此自私,觉得恳求的人麻烦了我们!愿我们自己决不要用冷淡的面孔和严厉的话把他们赶走!

门徒还是不能对她视而不见;他们被迫为她向耶稣求;他们“进前来求他”。如果基督徒看起来是没有同情,让我们用我们坚持的热心给他们温暖,让他们变得有感情起来。

24. 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耶稣真的说话,这不是对着她,而是对着他的门徒说的。她听到了,觉得这是一个打击,重创她的盼望。她不是“以色列家”的人,她承认不能和“羊”同列,他不是“奉差遣”到她这里;他怎能越过他的使命呢?如果她绝望退下,这不会让人奇怪。相反,她把她的恳求加倍。

25. 那妇人来拜他,说:“主啊,帮助我!”

她没有退下,反而“来”,更加靠近,她“拜他”。这做得很好。她不能解决她的民族的命运,主的使命这些难题;但是她可以祈求。她对弥赛亚工作的范围知之甚少,但是她知道“主”有无限的能力。如果作为牧者,他不召集她,然而作为主,他可以帮助她。对愁苦的心来说,基督的神性是安慰的源泉。

她的恳求简短,但却包括一切;从她心里热切发出,直接讲到点上。她女儿的病就是她的病,所以她呼求,“主啊,帮助我!”主,请帮助我们像她一样祈求。

26. 他回答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最后他回过身来,对她的恳求作出了一个回答,但这不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回答。这回答的言语多么刚硬!多么不像我们主平时的样子!然而却是多么真实!多么无法回应!确实,“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当然,特权是不能给那些无权得到的人的,留下来的好处也不可浪费在那些不配的人身上。所求的福就像给儿女的饼,迦南人就像狗一样,并不是选民之家的成员。他们异教的特征让他们看起来就像狗一样不洁净,历代以来,他们就像在大街上游荡的狗,并不认识真神,他们和非利士人的各族,经常像狗一样咬主百姓的脚跟。这位妇人可能从骄傲的犹太人顽固分子那里听过同样的话,但是她没有想到主会这样对她讲。

27. 妇人说:“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

她谦卑地说:“主啊,不错。”她这样说很是大胆,因为她在我们主话语刚硬的碎渣里找到给信心的食物。我们主用的这个词应该被翻译作“小狗”,她抓住这个词。小狗会变成孩子的玩伴,它们伏在桌子下面,拣起从它们小主人桌上“掉下”到地上的碎片。家主看顾小狗,容许它到桌子下面。如果她是像狗一样的外邦人,不能像羊群中的一员那样得到牧养,她就满足于像小狗一样被容许留在家里面;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得到从儿女的饼,从它小小“主人”桌子掉下来的“碎渣儿”。她所求的祝福是大的,但对于主的丰富,对以色列的份来说,这不过是碎渣儿,所以她恳求要得到它,她承认自己就像狗一样。

让我们接受圣经加给我们最糟糕的描述,仍在当中找到盼望的理由。

28. 耶稣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她女儿就好了。

我们的救主喜爱大的信心,按它所愿的给它成全。相比之下她的信心是大的,因为对一位异教女子,一位对救主知之甚少的人来说,她的信心是出奇地大。但她的信心不仅相对来说是大的,还是极其积极的:她相信一位不出声的基督,一位用斥责待她的基督,一位称她是一条狗的基督,不管你怎么看,这都是极大的信心。我们很少人有像这位妇人十分之一的信心。相信他能立刻治好她的女儿,紧紧跟着他求这个恩惠,这信心让主也觉得惊奇,他大声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赏赐是多么美好:“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 按着她所想的,她女儿的医治马上临到,完全,持久。哦,求主给我们同样宝贵的信心,特别是对我们儿女方面的这样的信心!我们为什么不应该有这样的信心?耶稣是不改变的,我们有比迦南妇人更多的理由去信靠他。主,我们相信,但我们信不足,求你帮助使我们的儿女痊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