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6章

太16:5-12 君王遭自己人的误解

5. 门徒渡到那边去,忘了带饼。

他们“忘了”把食物带到船上,他们看来是一“渡到那边去”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很少有忘记像这样物质上的事情的。也许他们互相信任,每个人都可以做的事,就变成没有人去做了。当他们渡过海那边的时候,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个疏忽;但是吃饭的时候到了,他们的思想很快就想起了饼。他们的心思有一阵子沉浸在对信仰事情的争论上;但是没有了饼,以及接着而来的饥饿,很快就让他们想起地上的事。

6.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要谨慎,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

他用了一个比喻的说法,如果他们的心思不是已经被没有饼这件事完全吸引,他们本来是可以很容易领会的。他也在他们身上看到,现在他们没有饼,他们很快也会想要有一个神迹;他很担心法利赛人的仪式主义和撒都该人的唯理主义都会影响到他这个小小的教会。所以他用了双重的语句,“要谨慎,防备”。正如我主那个时候一样,今天我们也极需要这个警告:可能现在更需要,人会更加不注意。“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正在把他们的酵施放在教会里面,一样的灵和另外一样的同样有害。我们在每一处都可以看到同一个邪恶势力,在用两种对立的方式做工,但很快就把名义上的基督教这个面团用酵发起来了。主,请拯救你的百姓脱离这发酸和败坏的影响!

7. 门徒彼此议论说:“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带饼吧!”

他们的思想是沿着低下的物质层面思考,从酵想到“饼”。他们是不是以为他禁止他们做饼的时候去向法利赛人借酵?把酵用在撒都该人身上,他们怎么可以认为这在字面上会有任何意思?他们因为焦虑心思都集中在地上的事情,否则他们就不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了。当几个饥饿的人聚在一起,他们岂不是很自然就用饥饿的眼光看待任何事情吗?是的,这是很自然的,要人成为属灵的,这倒是不自然的。我们需要祷告,当我们有小小缺乏,我们不要按着同样奴颜婢膝的样子来“彼此议论”。

8-10. 耶稣看出来,就说:“你们这小信的人,为什么因为没有饼彼此议论呢?你们还不明白吗?不记得那五个饼,分给五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篮子的零碎吗?也不记得那七个饼,分给四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筐子的零碎吗?”

缺乏信心,这使得他们变得如此沉闷,属乎肉体。如果他们有更多的恩典,缺少饼本来是不会令他们忧愁的。我们的主实际就是在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开始发问,遇到这小小的困难该怎么办呢?我岂不是处理过更大的需要吗?你们自己个人的缺乏,岂不曾经得到丰富的供应吗?你们去顾念众人,你们一切饼和鱼的储备都给了他们的时候,这储备被耗尽了吗?在我面前,我总是供应你们的缺乏,你们有什么理由去焦虑呢?”

他们多么愚昧,但我们和他们多么相象!我们看来是没有学到任何功课。在这许多年的经历之后,我们的主不得不说,“你们还不明白吗?不记得吗?”两个极大的神迹都没有提升这些门徒的思想去到信徒当有的程度,我们有了我们一切的经历和解脱,唉呀,我们和他们还是一样!我们的心思是多么集中在我们缺乏的饼上,它是多么容易就忘记了从前一切这般的缺乏都得到丰富供应的时候!从前神的护理如此大大充满的“多少篮子”,这些是门徒他们自己的份和储备,所以他们是不应该忘记这神迹的欢庆的。即使是空空的篮子也应该重新唤起他们的回忆,提醒他们自己是怎样两次得到饱足。要不是因为我们这可怜的“小信”,以及我们的“彼此议论”,想起我们从前怎样脱离困境,这就要救我们脱离任何不信靠我们的神的倾向。

哦圣灵,请你指教我们,否则我们就永远不能明白!让我们变得有智慧,否则我们就会继续落在属肉体的思维之中!

11. “我对你们说:‘要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酵,’这话不是指着饼说的,你们怎么不明白呢?”

根源地方在于是不信蒙蔽了他们的心。耶稣大可以对怀疑的人说,“你们怎么不明白呢?”确实,再也没有什么是的比为那必坏的食物大大忧虑更有效削弱属灵看见的了。当人不明白一个教训,这并不总是老师的错。当人心思沉浸在急迫的需要当中,很清楚的教训都常常会遭受误解。看到使徒用字面的意思理解我们主的话,看不到他说的明显是一个比喻,这真令人伤心。“法利赛人的酵”怎么会是“指着饼说的”呢?

12. 门徒这才晓得他说的,不是叫他们防备饼的酵,乃是防备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教训。

这些派别的“教训”有一种隐秘,含沙射影,让事情变酸的影响;门徒一定要小心提防,免得甚至它的灵和教训的一丁点进入他们的思想,然后在他们全人里传播开去。这些酵可能会在同一群人当中同时做工;实际上,它们只不过是一种“酵”。这两派对立的人同时攻击主耶稣,因为他们有一种反对他的共同立场。直到今天,两种形式的邪恶仍在工作,不是秘密就是公开进行,我们需要无时不小心这些。认识到这点,既清除掉法利赛主义的旧酵,也拦阻撒都该主义的新酵进入,这是好的。

自以为义和属肉体的思维一定都要被排除出去。信心会发现,这两者都是它的死敌。很多人把玩那邪恶的酵,不知不觉,不圣洁的物就把他们玷污了。要成为福音派,却同时作迷信或者唯理主义的人,这是接近不可能的事。我们中的某些当代人正试图用这种酵烤饼,但他们的饼是酸的。要小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