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对罗马书第9章的看见 - 选自《神永恒的预定》,作者加尔文,1552

对罗马书第9章的看见 - 选自《神永恒的预定》,作者加尔文,1552

信徒的得救取决于神永恒的拣选,其中除了神自己无条件的美意,别无原因和理由。除他命定得永生的人以外,神不呼召别人(使别人归正),称别人为义,使别人得荣耀。归正是对他永恒拣选的印证核准,让那些人愿意就对我们怒吼吧,让他们假装这个真理是与神的良善和公义相对立好了。但如果我们是伤害了那位把他的拣选置于所有其他原因之上的神,(请记住),保罗早在我们之前就教导这个教义了。让这些与神为敌的人去和使徒争论这件事情好了。保罗在罗马书9:18说,“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这就是说,他把拯救完全归于神的旨意。

那些自称是教会的犹太人拒绝基督,这对软弱的人是极大的障碍和可怕的拦阻,所以使徒要用下面的方法解释他们的不信: —  他绝非把那肉身的后裔当作亚伯拉罕合法的子孙,而是唯独把那应许的儿女算为后裔,那些神在他们出生之前就拣选他们的应许的儿女算为后裔。所以犹太国民拒绝基督,这并非神旨意的失败;那些自称是教会的人反对真理,这并不应当让信徒跌倒。不,正如雅各和以扫在母腹中就被分别出来有不同的命运,同样使徒把现今的不同,就是犹太人不信和外邦人得救的原因归于神的旨意。

但我们的对头宣称神把恩典给了雅各和以扫;一人愿意接受,按他的自由意志他可以接受;另外一人拒绝。所以他们说,拣选取决于神预先看见的将来行为,或人的意志;神预见到人会怎样对真理作出回应。但是使徒看到了那些优秀的神学家完全忽略的事实,就是人都是同样不配,同样败坏 - 这些神学家梦想人里头有一些好处,但是使徒认识人的真本性,知道除非人首先被拣选,否则没有一个人会顺服。

保罗明白,不看行为的拣选会引发人的反对,他预见了这一点,说那属肉体的人会用第14和第19节的话来反对这个教训:“这 样,你必对我说,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如果答案如此明了,令人满意,就是神把恩典给了所有人,只是按照他们将来的行为作成分别,那么他就没有必要去预料会有反对,因为没有人会反对这样的理由。当我们的对头把拣选或者遗弃的原因归于人将来生命中的行为,他们似乎是逃脱并解决了保罗认为他们会提出的这个反对意见。因此很明显的是,使徒没有受教于这个新智慧。因为要是这样,就是预见的行为是拣选的原因,那么使徒引入这些抗议神的公义的人,就是很不合时宜了;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不这样说,反而是让自己更加深入,宣告雅各和以扫之间分别的原因唯独在于神的旨意?那么他为什么要转向摩西,带出神自己的宣告,带出神想怜悯谁就怜悯谁的自由权利?因为神宣告他要作自己怜悯的主人,主和裁决者。他不是说他对他们的拣选取决于他们自己,而是他要赦免谁就赦免谁,不受约束,非要拣选这个或者那个不可。使徒接着说出从上述神对摩西的宣告必然引出的事情,就是“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因为如果人的得救唯独取决于神的怜悯,那么在得救的事情上,人就绝对没有任何可以做,可以运用意志,或者决定的地方。所以奥古斯丁说,“某些人的巧计是最愚蠢的,他们从这些最重要的问题中编造出一个结论,说在神的怜悯和人的努力之间有着某种合作,或者彼此在中途迁就。仿佛保罗的意思是,人可以做很少一点……然而使徒把人贬损得一无所是,好让他可以把一切都归于神的怜悯。保罗知道我们对手发明出来对拣选的解释,就是“因为神预见到他们将来的行为”要引发出来的反对意见,对此没有作答。使徒没有说任何这样的话。相反,他引用了神对摩西所说的那决定一切的话,“因他对摩西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功德在哪里呢?过去或者将来,靠着自由意志的能力或者力量,实现了的或者将要实现的行为在哪里呢?使徒岂不是公开宣告,他的思想是支持唯独白白恩典的吗?”

圣灵在这一章谴责所有那些用他们自己的理解测度神的公义,那些自以为把神的审判置于他们自己判断之下的人的不敬虔的骄傲— “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让那些宣称他们还公义于神的公义,害怕它会受到拣选教义危害的人要小心了。这样的人是按着他们自己天然的认识说话。神要让我们知道他的荣耀不需要我们的谎言来保护。神自己不仅拒绝像这样的保护,还在约伯记中宣告,这对他来说是可憎的。让这样的捍卫者小心了,免得他们行使比主在他自己话语中定规的更大的谨慎,他们就在疯狂和愚昧上有罪了。因为如果相信的人要按神所当受的赞美神的良善,就必须要明白我们亏欠他是何等之大;那些对他们自己和其他人之间分别的原因依然无知的人,是还没有学会把当归给那作成这分别的神的荣耀归回给他。得称为义的人可以从其余人等被定罪这件事上学会,要不是无条件的恩典介入,他们自己本来会受到何等的惩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