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7章

太17:1-13 我们的君王在荣耀中改变形象

1,2. 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

我们的主是不是在这“六天”,这一个星期安静的间隔时候,为在那“高山”上发生的特别之事预备自己呢?这三个人,这小小的一群人,经历一个接一个的安息日,知不知道有如此奇异的恩典在等着他们呢?这三个人是蒙拣选之人中蒙拣选的,得到眷顾,看到了全世界所有其他人不能看见的事。无疑我们主选这些人是有理由的,正如他作每一个选择都有理由一样;但是他没有把理由揭示给我们知道。同样是这三个人,他们看见主在花园中的痛苦;也许这第一个看见是为了让他们在第二个看见时有信心吧。

那“高山”叫什么,我们可能永远不得而知,因为那些知道它所在的人没有把这信息留下来。他泊山,如果你这样想;黑门山,如果你认为是这样。没有人能决定,那是一座孤独而很高的山。

主在祷告的时候,他的荣光照耀出来。他的脸面被他自己里面的荣光照耀,成了日头一般;他全身的衣服,就像被那日头照耀的云彩一样,变得像光一样白。他“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唯独他是他们所见的中心。这是主耶稣隐藏本质奇妙的揭示。这在某种意义上,应验了约翰的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

这变象只发生过一次:我们不是每天都能享受到对基督荣耀特别的看见。我们在地上最大的喜乐就是看见耶稣。在天上没有比这更大的福分,但是当我们放下这肉体的重担,我们就可以更好承受这极大的福分。

3. 忽然,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

就这样,律法和先知,“摩西和以利亚”,与我们主相交,“同他说话”;和他们的主亲密交谈。已经离去甚久的圣徒是依然活着,是亲自活着,保留着他们的名字,可以享受亲密来到基督面前。对圣徒来说,能与耶稣同在,这是极大的喜乐:能与他说话的地方就是天堂。从前时代的代表人物与主交谈,谈论他的死,藉着他的死,一个新的时代就临到了。耶稣屈尊俯就面对跟从他的人如此之久,现在他和摩西和以利亚这两位伟大的人物交谈,这对他人性的心来说是极大的安慰。看见这荣耀的三位,这对使徒来说是何等的看见!他们“向他们显现”,但他们是“同耶稣说话”:这两位神圣之人的目的不是同使徒说话,而是同他们的主人说话。尽管圣徒看上去是人,但他们是与耶稣相交的。

4. 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

这场景向这三个观看的人说话,他们觉得一定要对此作出回答。彼得一定要说话,“彼得对耶稣说”。最想说的就说出口了:“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意见。有谁不愿意这样呢?因为这真是好,他是愿意留在这有福的光景中,从中得到更大的好处。但是他没有失去他的敬畏,所以他要为这些伟大的人搭棚,使他们可以住下。他向耶稣提出建议:“你若愿意”。他和他的弟兄一道提出建议,他要为这三位圣者计划,建造圣所:“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他没有建议为他自己,雅各和约翰建造,而是说,“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他说话就像一个糊涂的孩子一样。他有一点不知所措,但是他所说的话是极为自然 的。有谁不愿意和这样一群人住在一起呢?摩西、以利亚,还有耶稣:这是怎样的同伴!然而彼得是多么不切实际!“我们在这里真好“,这个念头是多么自私!十二门徒其余的人,其他的门徒,众多的世人又怎么样呢?尝一口这样的福气,这对这三位来说是好的,但是继续喝下去,可能对他们也不是真的好。彼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热心圣徒许多激动的话语也是如此。

5. 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

“说话之间”,这样不知所谓的言语是很应该被打断。这是多么有福的打断!我们可以常常为主打断我们的唠叨而感谢他。“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这云朵光明,把他们遮盖。他们感觉是进入了这云朵里面,这样的时候就很害怕。这是很特别的一个经历,然而在我们自己的情形里,这是经常这样重复的。我们岂不是知道什么是离开光明被遮盖的滋味,听到“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吗?主是常常这样对待他所爱的人的。

这声音清晰,与别不同。首先是神见证我们主是神儿子的身份,“这是我的爱子”,然后是父宣告他喜悦他, — “我所喜悦的”。耶和华喜悦基督,喜悦一切在他里面的人,这是我们何等的福!接着是相应神的要求,“你们要听他。”听神儿子的话,这要比看见圣徒,或者搭棚要好得多,这要比任何其他爱所能够建议要做的更讨父的欢喜。

父喜悦主耶稣,这是他荣耀很引人注目的一个部分。这声音传给耳朵的荣耀,要比光芒能传递给眼睛的更大。变相那耳朵可以听到的部分就像眼睛可以看到的一样奇妙;事实上,从下一节经文来看,这是更加奇妙。

6. 门徒听见,就俯伏在地,极其害怕。

是的,这声音把他们制服了。主的声音比那让人眩目的光更给人留下更深印象。“门徒听见,就俯伏在地,极其害怕。”他们是直接在神面前,听到父的声音:他们是应该俯伏颤抖。神太清晰的显现,尽管是和耶稣相关,也会制服胜过我们,而不是给我们加力。这三位门徒不再说什么搭棚,而是三个就像一个人一样,“俯伏在地”。敬畏终止了说话,在这个情形里,它似乎是让他们没有了清楚的意识;但这只是暂时的昏厥,他们很快就复原了,是更加欢喜。

7. 耶稣进前来,摸他们,说:“起来,不要害怕。”

看来耶稣是离开了他们,消失在光明的云彩中;但是现在他“进前来摸他们”。他和完全的灵交谈,这并没有使他看不起与软弱肉体触摸。哦,那温柔触摸有何等甜美的安慰!它唤醒,安慰了他惊奇,颤抖的门徒,给他们加力。人的触摸比神的大光更安慰可怜的血肉之躯。从天上来的声音让人俯伏,但从耶稣来的话是“起来”。父的声音让他们大大害怕,但耶稣说,“不要害怕”。荣耀的神,为着这位中保我们是多么感谢你!

8. 他们举目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在那里。

他们的眼睛闭上,因为那光太强烈,要不是耶稣触摸他们,他们就不敢睁开眼睛。然后他们“举目”,他们看见了什么?

摩西,以利亚,以及那极大的光都消失了,他们回到和耶稣一起生活的普通地方。“他们不见一人”,但他们不是什么都没有,因为耶稣还在。闪光消失,但他们因此得益,因为他们看耶稣看得更好,他们的注意力不会受到干扰。看见他变相,这让他们眼睛盲目,让他们惊呆了;但是“只见耶稣”,他们这就回到实际的生活中来,仍然有留给他们一切所见中最好的。啊,愿我们心思的眼睛也如此集中在主身上,作为我们的目标,让他充满我们一切的视野,使我们“只见耶稣”!

9. 下山的时候,耶稣吩咐他们说:“人子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你们不要将所看见的告诉人。”

他们所看见的要证实他们自己的信心,成为他们喜乐秘密的泉源;但他们不可“将所看见的告诉人”,其他人要相信这事,这就需要更大的信心。登山变相正如道成肉身一样难以置信,对一种几乎还不存在的信心提出要求,这是没有实际作用的。除非我们主的复活给出了一切证明中最大的证明,对那些没有亲自看见这圣山上所发生一切,只是听了使徒报告的人来说,这只会让他们信心软弱,而不是让他们得到支持。不要过分把见证堆积在一起,这是明智的。把更大的真理让人知道,这需要有一个时间,因为时间不合宜,这些见证可能会成为负担,而不是去帮助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这些人要保守的是何等的秘密!他们确实守住了这个秘密;但他们决没有把它忘记,也绝没有不再感受到它的影响。

现在人子已经从死里复活,我们就不需要隐藏任何教训了。我们主把生命和永生表明出来,就除去了那长久以来隐藏福音更大奥秘的幔子。他从坟墓里出来,这就释放了一切掩埋起来的真理。因为“主果然复活了”,对有关神的更深事情闭口不言,这不是犯罪也是懒惰,然而有一些我们说得出名字的传道人,是一年到头都不提拣选,约,或者最终保守的。

10. 门徒问耶稣说:“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

门徒一个接一个的难题,他们现在是对他们的主讲出来了,很快他们就得到答案。其中一个问题是关于以利亚的,因为他刚刚出现在他们眼前,这让他们提出了这个问题:“文士为什么说以利亚必须先来?”这是那些研究了我们这本圣经的人讲给人听的话,就是以利亚要在主出现之前来到。无疑这让他们思想迷惑,因为他们的逻辑就好像是这样,—

除非以利亚出现,否则弥赛亚就不能来;
以利亚还没有出现;
所以耶稣不是弥赛亚。

11, 12. 耶稣回答说:“以利亚固然先来,并要复兴万事;只是我告诉你们,以利亚已经来了,人却不认识他,竟任意待他。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

“耶稣回答说”:他对一切问题都有答案,我们把我们的困难带到他面前听他回答,这是好的。我们的主承认以利亚一定要在弥赛亚之前来到:“以利亚固然先来”;但他断言,预言所讲的这个人“已经来了”,并且恶人“任意待他”。这马上把疑惑都除去了。然后耶稣继续说,人对那真以利亚所做的事,也要做在他自己身上,弥赛亚,耶稣他自己一定要受惨死:“人子也将要这样受他们的害。”对这个难题的解释是多么简单!我们在找那已经来的,或者因为一个教义感到迷惑,当圣灵向我们打开,这教义证明是充满了教训和安慰,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经常发生。没有神的教导我们就要在淹没在黑影里,但有了他的帮助,我们就可以在无底的深处畅泳。

13. 门徒这才明白耶稣所说的,是指着施洗的约翰。

“门徒这才明白”:我们主教导他们的话语开启了他们的心智。当他教导的时候,最愚蠢的学生也能学会。现在他们看到施洗约翰是复活的以利亚。他严厉责备君王,向以色列传悔改的道。他来要复原万事,所以,真正的以利亚不先来,弥赛亚是不会出现的。他们的主一旦让他们明白这点,这对他们就再清楚不过了。主,请不仅向我们说话,还让我们明白你的话语!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