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7章

太17:14-21 君王重回冲突战场

14-16. 耶稣和门徒到了众人那里,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跪下,说:“主啊,怜悯我的儿子。他害癫痫的病很苦,屡次跌在火里,屡次跌在水里。我带他到你门徒那里,他们却不能医治他。”

在与圣徒相交,父的声音确认他所宣告的之后,我们的主下山,来与魔鬼争战。我们的摩西从山上下来,发现邪恶在山下众人之间猖獗。他不在的时候,敌人胜过了那些跟从他,软弱的人。 在敌人的讥笑声中,门徒努力要把一个邪灵从一位少年人身上赶出去,因着它可怕地附在他身上,他害上可怕的“癫痫”,但门徒的尝试却是徒然。那位可怜失望的父亲立刻至为谦卑地求主,清楚把情况讲出来,最恰当地恳求。他那位害癫痫病的儿子是“害癫痫的病很苦”,因为突然跌倒而落在极大的危险之中。面对这种情况,这真令人震惊:那伴随着癫痫病的喊叫和身体扭曲常常听见,看见都令人感到可怕。门徒明显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因为他们在别的场合曾经把鬼赶出去,他们发现自己被击败,十分惊奇;但他们确实是被击败了,因为那位绝望的父亲呼吁得十分实在:“我带他到你门徒那里,他们却不能医治他。”哎呀,可怜人,你只不过是代表所有从那时起,相信门徒,却没有单单信靠他们的主的人在说话!你快快来到耶稣这里,“跪下,说:‘主啊,怜悯我的儿子’”,这就是有智慧。

罪是多么经常把人从一个极端赶到另外一个极端!“屡次跌在火里,屡次跌在水里”。一些人在一个时候突然疯狂,极其痛苦,然而在别的时候却是刚硬,毫无反应;一阵时候充满激动,很快就象石头一样死寂。当罪和思想发疯联系在一起表露出来,它是很难对付的。那些着急要赢得人灵魂的人是多么经常不得不承认,对某一些人,“他们却不能医治他”!我们常常被一个脾气特别的人挫败,那占据着他的狂热是特别难以被管束。可能除了和上了年纪的父亲在一起,他不能和别的更好的人联系,他父亲的求情让我们同情,让我们为这位一半疯狂,全然败坏的少年人感到极其忧虑。我们愿意改变这位可怜的叛逆之人,让他回复正常,但我们却全然无力去帮助。在我们的情形里,我们需要耶稣来,就像我们眼前这个描述一样。主,不要离开我们,因为如果门徒没有了你就不能做什么,那么更何况我们这些可怜的弱者呢!

17. 耶稣说:“嗳!这又不信又悖谬的世代啊,我在你们这里要到几时呢?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

他所生活在其中的这整一个“世代”,因着他们缺乏信心,没有对本可以给他们最大祝福的神直接的信靠,而让救主忧心。他自己的门徒,他是与他们同在,然而他们却没有学会相信他。文士和法利赛人,他已经忍耐他们很多次,现在他们必然会拿这位可怜的害癫痫病的人作为与他冲突的中心靶子。他在与天上相交,他下来,来到如此混乱不信的人群之中,这是何等大大破坏了他的心情。他们是“又不信又悖谬”,这两件事情常常是连在一起的,那些不相信的人,他们也不会顺服。

这对我们主圣洁满有恩惠的心思是何等的试炼!“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我一定要继续和这如此不配的人在一起吗?“我忍耐你们要到几时呢?”我一定要受你们恶意对待的考验吗?此时他得胜的敌人和不信的朋友都需要斥责。但一旦说了这话,耶稣就不愿让这位在他面前可怜受苦的人忍受邪灵恶毒的攻击。看,我们这位为王的元帅是怎样用一句话就把战事逆转!他把这场争战从门徒转到自己身上:“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一旦这在我们主自己能力的范围之内,一切就成就了。“把他带到我这里来吧!”让我们决不要忘记这条命令。当我们自己最绝望的时候,让我们对基督抱有信心。

18. 耶稣斥责那鬼,鬼就出来;从此孩子就痊愈了。

“耶稣斥责那鬼,鬼就出来”有基督的一句话,撒但就逃跑了。马可记载这个邪灵是“聋哑的鬼”,他听到耶稣的声音,用一声喊叫回答耶稣的声音,使孩子大大抽了一阵风,从他里头出来,不再回去。“从此孩子就痊愈了”,就是说,立刻好了,从此好了。求神赐我们信心,把我们的男孩子和女孩子带到主耶稣这里,相信他有医治他们的能力,为他们将来的生命完全医治他们!尽管年轻人在脾气上暴烈,在罪上早熟,主却能立刻治服邪恶的势力。这个孩子不必等待直到他长大,他是孩子的时候就在魔鬼的势力之下,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得了医治。让我们在孩子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求他们得拯救。

19. 门徒暗暗地到耶稣跟前说:“我们为什么不能赶出那鬼呢?”

这是一个很恰当的问题,当我们失败,让我们承认我们失败了,把责任归给自己,求我们的主施恩干预。当我们被击败,让人这样说我们,“ 门徒到耶稣跟前”。让我们私下,亲自这样做:“门徒暗暗地到耶稣跟前。”让我们谦卑坐在我们主脚前,按他看为合适,领受训斥或者教训。

20. 耶稣说:“是因你们的信心小。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象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

缺乏信心,这是门徒失败的主要原因,对他们自己,和他们为别人所作的工作而言均是如此。在某些情形里可能会有其他具体的问题,但这是一切失败那极大和主要的原因:“是因你们的信心小。”如果有真信心,真实,活的信心,门徒本来是可以行神迹的,甚至移山也是可以。不管我们有怎样的信心,我们都不会行出一个神迹,因为现在不是神迹的年代。这样我们的信心就是在其领域受到限制了吗?远非如此。我们现在可以凭信心,不行神迹也能成就那合适和正确的事情。我们的信心可能很小,“象一粒芥菜种”,但如果它是有真又活的,它就要把我们和那位全能者联系在一起。“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这话仍是真的。在我们的信心面前大山要移开,仿佛是神迹一般,甚至比自然的次序被改变更加奇妙。相对而言,自然规律暂时不起作用,这还是相当容易的;但是要主不违反任何他的定律得出同样的结果,这样的成就就是丝毫不亚于神迹。这是信心此刻从主这里得着的:信心的祷告蒙垂听,对它自己而言不可能的事,神的能力加以成就。在属灵和象征的意义上,大山被挪开了。字面上,此刻大山还在,但是信心找到一条途径绕过它,穿过它,或者越它而过;这样实际上就是把它挪开了。

在宣教工场上,把宣教士排斥在外的大山已经被挪开了。在日常生活中,不可逾越的难处已经蒙恩得到解决。在不同的方面,拦阻在真信心面前消失,这是按照主耶稣的话 — “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

21. 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

尽管缺乏信心,这是拦阻那可怜害癫痫的孩子得到医治的主要原因,然而这个例子也需要特别的手段。信心本也会思考,使用这些特别的手段,因为如果门徒要成功,这些手段是绝对必需的,信心会使用这些手段。在神凡事都能,但对我们来说,一个鬼可能要比另外一个更难对付。一种用一句话就要离去,但对其他的,可能就是,“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他就不出来。”在某些情形里要征服魔鬼,人就首先要用祷告征服天堂,用舍己征服自己。酗酒这种魔鬼是一类,用信心一定能征服,然而我们通常一定要大大向神求告,在人这边是对酒完全离开,我们才能赶走这个鬼。我们在世上的工作就是救人脱离魔鬼的权势,我们一定要到耶稣面前学习怎样行。如果我们要救一个灵魂脱离魔鬼的权势,祷告和舍己努力是一点也不可少的;对神的真信心要给我们加力量,使我们能献上祷告,操练舍己。也许我们有些人失败了,因为我们还没有很好学会程序的正确方法。我们不是不使用神所命定的手段,就是在试验信心,不然就是使用手段,却没有对神行使单纯的信心;在这两种情形里我们都要失败。如果我们凭信心行事,按照基督自己的方法,我们就要把邪灵驱逐出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