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7章

太17:24-27 我们的君王与丁税

24. 到了迦百农,有收丁税的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

这半块钱的“丁税”是宗教上所交纳的,这种做法原本是基于律法,但被没有圣经支持的风俗扩展。它是神的律法设立的,是百姓被数算人数时每一个人向耶和华交纳的。 没有人能免这种赎款,但它不是一年接一年所征收的税。在口头承认相信有信仰的人当中,每年都交纳“丁税”,这渐渐成了一种时尚,但是这种交纳完全是可交可不交的。所以这是由风俗建立起来,但没有得到律法的命定,是不能用律法强迫执行的。这是一种自愿的每年一次的奉献,只有那些承认是对犹太人信仰敬虔的人才会交纳。像这样的宗教徒会很刻意,不仅交这一年一次的丁税,还要让人知道他们交了。那些收这半块钱丁税的人不是马上向耶稣收,也许这是因为他们对他很是尊敬;但他们用一个多少会让人落入陷阱的问题向彼得发问,“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这其实就是说,“肯定他会交:我们毫不怀疑他会疏忽不交。一位如此显赫的人是不可能不特别看重,不交这成了风俗的税银的。”

25, 26. 彼得说:“纳。”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

彼得如此急忙为他的主伸张,以致他把他牵涉进去。他说,“纳。”他本来是可以问他的主怎么看,或者可以让那些收这丁税的人去亲自找耶稣的;但是他急匆匆的,以为维护他主人的名声,这是安全的做法。他相当肯定他的主会做好人会做的一切事情。我们的救主和他的工作常常因为朋友的热心而受损。最好还是按照基督自己怎样说的,而不是他的朋友替他怎样说的来认识他。

彼得快快回答的时候是在门外面,他想不到主耶稣会留意他所说的话,他一“进了屋子”就把这说出来了,但情况就是这样。

彼得还没有讲他做了什么,或者为此辩护,我们的主就对他说起这个话题:“耶稣先向他说。”他知道他的仆人在做什么,他要快快纠正他。因为在这个情形里,彼得几乎没有什么“彼得”的风范,所以我们的主称呼他“西门”。他问他:“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他要他判断这种情况。君王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收税?当然王自家的人总是“免”这税的。王的臣民,特别是在他统治下的外人,是一定要交人头税的,但是王一家的王子们是免的。耶稣要为他自己向神交赎金吗?他自己是王的儿子,要向他的父交税吗?如果在神的国里丁税成了一种要征收的税,那么“儿子就可以免税了。”耶稣和彼得都不必交,彼得没有在这样的光中来看这个问题。

27. “但恐怕触犯他们,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

我们的救主不愿故意触犯人,他不必交,但为了不让人生出诽谤,他会为他自己,为彼得交。他的话是何等恩言:“但恐怕触犯他们”!如果这个问题是就事论事,和其他情形无关,我们的主可能依据原则拒绝交这丁税;但是彼得匆忙的宣告已经把他的主牵涉其中,他不愿意让人觉得他是不守跟从他的人所作的承诺。另外,彼得可能会卷入争执之中,耶稣宁愿支付,而不愿意让他的仆人落入难处。在关于原则的事情上如果涉及金钱,我们一定要小心,免得我们看上去是用借口来给自己省钱。 通常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提出抗议,然后支付,免得我们看起来是特意在乎良心,同时也在意我们的金钱。

支付的方法让这件事不能牵连我们的主。钓鱼,鱼用口带来一块银钱,这很有意思。“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神的护理非常特别,让一块银钱掉在海里,让鱼首先把它吞下,然后彼得开始钓鱼的时候就起来上钩。这样伟大的子为他父亲家交税,但在这件事中他行使了他为王的特权,是从王的银库中取出这块银钱。他作为人纳税,但他是首先作为神,让鱼用口把这银钱带来给他。

这一块钱足够替彼得,也替他的主交税。就这样我们的主顺从,被当作那把性命交出来,一定要交半块钱作为他的赎金的人看待。他是为了我们的缘故,和我们一起这样做的;我们被他所作的买赎,与他联合:因为他这样说这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这不是两块半块钱的银钱,而是一块银钱,为耶稣和彼得交的:就这样,我们看到在一次救赎中,他的百姓是与他联合了。

“他在架上为我承受判决,
现在替罪的和罪人都得释放。”

明显的道德上的功课就是, — 交税,而不要令人跌倒。

在这下面还埋伏着更大、更深的真理,就是:子满有荣耀的自由,他为我们的缘故献上丁税,用他亲自提供的一次偿还,为他自己和为我们付清。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