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第18章

太18:6-14 我们的君王再次警告让人跌倒,特别是那些伤害小子的罪

6.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

给一个小子祝福,这就是接待救主他自己。让自己去败坏单纯的人,或者搅扰谦卑的人,这肯定就是通向可怕灭亡的路了。

信耶稣的小子是特别在他的引导看顾之下,只有那些丧心病狂的人才会攻击他们,想让他们跌倒。象这样的恶人什么也得不到,就算他轻易取得他所寻求的胜利,他也是相反在给自己预备可怕的报应。“倒不如把大磨石(就像驴子在磨坊里推动的那种)拴在这人的颈项上(那么他,他自己是被扔出去),沉在深海里。”他必然要背负恶名沉下去,沉下去永远不再起来。憎恨谦卑人的人是其中一种最恶劣的人,因为他们无缘无故发出敌意。他们可能希望用压制或欺骗内心单纯的人来高升,但这样的作为迟早要给他们带来必然的灭亡。发出这定罪宣判的是那位低微之人的低微之主,他很快就要成为审判活人死人的主。

7.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

这个世界让人担忧,因为它是一个绊倒石。这是每一个世代极大的祸患。让人落入罪中的机会多得可怕,从社会的构成来看,似乎这是必然的。“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人还是人的时候,他的环境要试验他,他的同胞常常也会成为让他犯罪的理由。这样,“这世界有祸了”;但是这有祸的中心就是将人绊倒的罪恶原因,不管这绊倒是什么样子的。那些希望成为最伟大之人的,会变成极大的绊倒人的人,谦卑的人最不可能绊倒别人。所以骄傲之人必然得到的产业就是祸患,因为他是“那绊倒人的” 。

8, 9. 倘若你一只手,或是一只脚,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你缺一只手,或是一只脚,进入永生,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永火里。倘若你一只眼叫你跌倒,就把它剜出来丢掉;你只有一只眼进入永生,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的火里。

在这里我们的主重复登山宝训中的一段话(5:29, 30)。这样有何不可呢?主要的功课需要经常教导,那些关于痛苦舍己的教训尤其需要。一个人在事奉的末期能传讲起初时候同样的信息,这是好的。在这些日子一些人不断改变;耶稣昨日,近日,永远都是不改变的。

试探和引发他人犯罪,这是如此危险,如果我们发现自己身上有这些事情,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造成这些的原因除掉。如果要逃离这些试探。这就要使得我们和那些瘸腿,受伤,或者只有一只眼睛的人一样,只要我们能进入永生,这些损失的后果都事小。因着严谨的清教精神错失文化,也要比以牺牲属灵健康为代价,得到时代一切的风雅和成就要强。尽管在我们进入属神生命的开头,我们会看起来因着弃绝我们觉得一定要放弃的习惯或财产而变成失败者,然而我们却是真正得着的人。我们主要关心的应该是“进入永生”;如果这要我们失去满有技巧的手,灵巧的脚,敏锐的视觉,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好了,我们一定要欢喜舍己,使我们能得着永生。仍在罪中,抓住我们一切的长处和能力不放,当我们被“丢在地狱的火里” ,这些将会是可怕的损失,地狱的火是所有坚持犯罪之人必然的份。一个瘸腿,没有了肢体,半瞎的圣徒,即使在这个世界上也要比各样机能都全面发展的罪人要强。手,脚,眼睛不一定会让我们跌倒,但如果它们真的让我们跌倒,手术的过程是短,剧烈,决定性的 — “砍下来丢掉”,“把它剜出来丢掉”。那些只得到一半的教育,胆小,头脑简单的信徒,为了逃避假科学的罗网,世俗的狡诈,高位的骄傲,把自己切掉脱离人称之为“长处”的事情,到了最后要证明是比那些为了世人以为人类完全所必需的事情,以灵魂作赌注的人聪明得多。那相信神,这样就因着失去一只眼睛而被人看不起的人,要比那用双重的敏锐让自己怀疑而进了地狱的人更加聪明。“两手两脚”,“两只眼”,如果“被丢在永火里”,这就不是什么优势了。

让读者留心,这里所用的可怕的用语并非中世纪的黑暗梦想创造出来的,而是那爱我们的耶稣的话语。

10, 11. 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人子来,为要拯救失丧的人。

内心谦卑的人,尽管罪人看他们是愚昧,我们却不可这样看他们。“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我们一定要小心,不可轻看他们,以为他们很可怜,这就和蔑视差不多了。他们在神眼中非常宝贵:他们受到天使的看顾,是的,受到那靠近永恒宝座的天使的看顾。“他们的使者”不是在后面的,而是“在天上常见天父的面”。荣耀最高位的臣子视为心里谦卑的人守望为荣。那些服事贫穷圣徒和小孩子的,神容许他们自由到他面前:那他是怎样看待这些小子们的呢?

不,这还不是全部。耶稣亲自看顾那些最可怜,最有需要的人。是的,他来是为了“拯救失丧的人”。那么我们怎敢骄傲,因为一个小孩子年轻,或者一个人贫穷,或者缺乏聪明而蔑视他们呢?天使和天使的主看顾我们族类中最受人蔑视的人,我们岂不应当也是如此吗?

12. 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

我们甚至不可苛刻看待迷路的人。他不愿我们轻看小子,也不愿我们忽视那迷失的人。不,迷失的人需要特别的看顾。羊群的主人难道有一刻不是更关心“一只”迷路的羊,胜过那“九十九只”安全的羊吗?那迷路的不比任何其他的羊要好,但因着它的光景,受到极特别的对待。牧羊人不把它看作是要受责备的,更不是要受蔑视的;他主要的思绪就是同情它所处的危险,担心还没有找到它,它就被毁灭了。为了拯救它,他亲自翻山越岭,和他看顾这一只羊相比,是不顾大群。这是不要轻看任何人的很好的理由 — 不仅不轻看那最小的,还不轻看那最会犯错误的。“你们的意思如何?”你们自己曾经迷路,已经被灵魂的牧人监督挽回,“你们的意思如何?”

13. 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

在牧羊人的例子里我们看到,“若是找着了“;但是我们这位大牧人不会失败,不会灰心。他把他的父赐给他的所有的羊都带回来。

“这一只羊”迷失之后被找回来了,比其余的羊给这牧羊人带来更直接而来的喜乐,这正是因为它曾给他带来更多在眼前的忧虑。他最大大思想的是如何救它,他不得不为它做更多的事情,超过为那九十九只羊所做的事,看他为它所付出的价值,“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他不为失去了时间而懊恼,也不会因为要额外劳苦而生气,他的喜乐没有冲淡,是大大满溢的。很显然,那好牧人不因为那小子迷路而蔑视它;因为在把它挽回之后,他给它在他喜乐的思想中安排了一个主要的位置;是的,尽管它只是一只,他却从它身上得到比他羊群中九十九只最好的羊所得到的更大的欢乐。

14. 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

我们自己可以完成这与灵魂的牧人所作的类比,这太明显了,不需要救主把这重复一次。

在我们看到的这句话里,我们的主进一步确实地说道,我们“在天上的父”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所以,我们不应当蔑视他们当中任何一位,也不能因为他们低微,光景可怜而蔑视他们任何一个。他们自己看自己是卑微,在人当中遭轻看,主的百姓常是如此,经常是被残暴的敌人包围,天父不愿意他们灭亡,他们也不能被毁灭。我们不可对待那些贫穷,不起眼,恩赐小的人,仿佛他们不要挡着我们的道就好了,或者他们没有任何的影响,大可以被忽视不看。在一种意义上,这就是使得他们“失丧”了;因为我们认为他们是分文不值的人,对我们来说就成了仿佛分文不值的人一般。坐在最高天上的寻找那心里谦卑,因为迷路灵里忧伤的人,他极看重他们。我们的天父不让我们轻看那些在他眼中看为宝贵的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