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第18章

太18:15-35 君王关于犯罪得罪人的律法

15.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

即使人得罪我们,我们不但不可藐视他们,还要努力帮助他们。这里就是一个得罪人的例子:我们要努力与那得罪我们的弟兄和好。被得罪的要去找那得罪人的。我们不可让自己生闷气,心里对这罪耿耿于怀;我们也不可去把这件事情公诸于众。我们一定要去找到这得罪人的,把他的错告诉他,仿佛他自己不晓得一样;因为也许他真的不晓得。让这指出过错是发生在“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可能他立刻改正错误,那么我们就是“得了”,不是我们得直,而是得着比这更有价值得多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弟兄。我们本来会失去他的:令人高兴的是,直言得着了他,感谢神!

16. 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

如果那弟兄犯罪很严重,他可能会很忧郁,或者不思悔改,他可能会“不听”。不要这样就把他放弃;我们当坚持寻求和好。让同伴来支持你的劝说:“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也许那得罪人的会听其他弟兄说的,尽管他可能对你有偏见;也许他会考虑众人一同所作的劝说,但如果这只是出于一个人,他可能不会这样觉得。带上好的仲裁之人,你就是给了那得罪人的一个更好的机会,去为自己申诉。让我们希望这一次,我们可以得着这位弟兄。但如果不可以,你要让自己得到保障,不给人错误表达你所说的:“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错误引用人的话,这引发争吵;能够纠正有错的传闻,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尽管在争吵中插嘴,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但从这一节经文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我们应当愿意作那协助解决纷争的“两三个人”。

17. 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象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能够伤害同胞的人,他们常常是非常心硬,以致他们会拒绝最善意的劝说。如果一位弟兄这样行,我们就应该放弃他吗?不,我们应当作最后一次努力:“告诉教会”。信众全体的聚会一定要最后听诉,他们一定要求他回转。他应当得到机会,听整个弟兄相交的教会的判断和建议。如果这最后的尝试失败,他“若是不听教会”,他就必然是不可改变的了,怎样花力气,怎样惩罚处置都不能把这解决。 我们要离开这弟兄,由得他自己:他要被当作是和其余不信的世人一样。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严厉的事。他这个人需要归正,就像外面的外邦人一样;但即使对“外邦人和税吏”,我们也当抱着怜悯;因为我们希望他们可以得救,我们对这被逐出教会的弟兄要抱同样的态度。很有可能,这位顽固的朋友会讥笑教会的行动,但有可能他会被这件事情打动,被带领思想得更清楚。无论如何,从被得罪的弟兄第一次私下造访,到不承认一个人属于教会的最后之举,没有一件事情我们是可以带着报仇的态度去行,而是一切都要用爱心行出,目的是让这位弟兄改正。不愿和好的犯罪之人,因着抵挡充满爱心,让他顺服教会那伟大的头的尝试,而招致大大的定罪。

18.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我们的主为教会揭幕,把它的钥匙交给代表弟兄团契的彼得;现在他明确承认这些钥匙是在全教会手里。“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那些捆绑的都是门徒,或者被叫来在两个弟兄之间作和好工作的全体教会。每一个教会都有它自己大门的钥匙。当地上的教会正确转动这些钥匙,此举就得到天上的批准:他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如果靠着神的恩典,犯错的弟兄悔改,脱离了教会的指责,天上的主要按照他的话认可此举 — “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我们要有限制地来理解这些,就是行事的确实是基督的教会,教会奉他的名行事,正确实施他的律法。真正的基督教会,它的捆绑和释放是极其严肃的。作为教会行事,这决非小事,从它里面被赶出去,或者得到恢复进入它的团契,这决非小事。我们的主用他权威的前言作为开始,清楚表明了这一点 — “我实在告诉你们”。

19. 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

就这样,救主亲自印证了忠心之人的聚集,即使是最小的也是如此,他不仅印证他们实施纪律的举动,还印证了他们的代求。请注意耶稣是多么温柔地讲那跟从他的人:“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你们是贫穷的,如果“你们中间有两个人”祷告,“在地上”同心合意,“我在天上的父”就要听你们的恳求。祷告应当事先思想好,参加祷告的人,求什么也应当“同心合意地求”,这样他们聚集,有清楚的目的,求神告诉他们能知道的祝福,同心合意把他们的心愿和他们的信心集中在那选择的目标上。两个相信的人,在神圣的愿望和庄严的祷告中联合在一起,就要得到神极大的能力。我们不可藐视这如此之小聚集的宣告,我们应当看重它,因为父就是这样做的。

请注意一同祷告的威力。在教会里有两个祷告的人,就没有借口放弃祷告聚会;因为两个人能让神垂听。当然,我们需要比冰冷的同意,同意说某些事是我们希望得到有更多的预备,我们一定要反复恳求,要有信心。

20. 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耶稣的同在是教会定睛的中心,它聚集的保证,它行事的能力。教会不管多么小,都是“奉我的名聚会”。耶稣首先来到中间:“我在他们中间”。我们因着基督徒弟兄团契的神圣冲动渴望聚集在一起,我们的聚会是“奉他的名”,所以他在这里,不仅是靠近带领的,或者靠近牧师,还是“在中间”,所以是靠近每一位敬拜的人。我们聚会来荣耀他,聆听他的道,彼此挑旺遵行他的旨意;他在当中帮助我们。不管人数是多么少,这都是法定的人数;按照基督的律法所行的,是带着他的权威而行的。所以这样的人联合的祷告是有极大的能力:这是耶稣在他的圣徒里面恳求。这要防止基督徒得罪对方,觉得被对方得罪;因为如果耶稣在我们当中,我们就不可用纷争破坏我们的和平。

21. 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彼得的问题来得正是时候,让我们的主继续阐述把得罪人的事情除去这个问题。彼得想当然认为他会“饶恕”,他只是希望知道他的这种饶恕能去到什么样的地步。无疑他认为,当他说“七次”的时候,他已经是极其宽容了。也许他觉得他需要极大的恩典来忍耐他的兄弟对他的得罪。确实彼得饶恕得不够,但我们饶恕得够吗?一些认信的人对小小的得罪岂不是耿耿于怀吗?我们很多人有没有足够的恩惠去饶恕七次呢?

22. 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

我们的主定意要教导我们总是饶恕,没有尽头。他没有定下限制。“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不要按这命令限制我们的怜悯。我们可以看我们主在这节经文说的是七十七次,或者七十个七次,就是四百九十次:当这里是指无数次的时候,我们不可非常限定次数。花时间计算别人对我们的得罪,或者计算我们不看这些得罪的次数,这些都是太算计了。

23. “天国好象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

“天国”的事情再次被提起,我们不可忘记这是马太福音的关键,在所有的国中一定要有一位王,一个审判团,一段审判那些在统治之下的人的时间。服事君王的仆人一定要知道,他们要特别交帐,讲明他们是怎样使用他们主人的东西。我们的主是“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帐”。就算他不叫别人交帐,他也肯定会叫他自己的仆人来算帐的。

24. “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

“一千万银子”,这是一个仆人欠他的君王极大的数目。有人计算这相当于我们的两百万英镑。这是无法偿还的债务,压倒一切,几乎无法算清。“才算的时候”这笔债就冒出来了;这是很惹人注意的事,数目太大不能掩盖。欠债的人被带到他的主人面前,但是他的巨额欠债是他最大的捆绑,“一千万银子”!然而这个数目和我们对神当尽义务的担子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哦,我的心啊,当你回答这个问题,“你欠了多少债”的时候,你要谦卑自己。

25. “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

这欠债的人身无分文:“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债主抓住这个人:他的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但所有这些加起来,要用来“偿还”,和那巨额的债务相比就根本算不得什么。把这人和他的家人卖掉,这是按照东方法律的做法;这里所描写的慷慨的主人丝毫不犹豫就这样做了,欠债的人他自己也没有质疑这样做是否公义。我们的主没有为故事里主人的作为辩护:他只是用这个风俗来作为他这个比喻场景的一部分。我们应当感恩,基督教的精神已经彻底废除了那一条让没有犯罪的儿女为他们的父亲欠债不还受苦,失去自由的法律。这个仆人没有一点东西是属于他自己的,甚至连他自己也被卖掉,不属于他,他确实是落在可悲的光景里。“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然而按照王的命令他要偿还,他确实是苦啊。

26. “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啊,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

他不能偿还,但是他能在他的主人面前让自己谦卑下来。他“俯伏拜他”。他欠了债,恳求主人给他时间。“宽容我。”而且他答应要还他所欠的:“将来我都要还清。”这答应的话,其分量连说这话的那口气都不如。一个能欠下如此巨额债务的人,却轻看偿还,幻想没有到期的支票就象金子一样实在,这样的情形非常普遍。他们幻想时间就是金钱,答应就是偿还。很多贫穷的罪人在决心上是非常富有。这个欠债的仆人认为他只需要“宽容”,但实际上他需要赦免!他看不到这点,这真是奇怪,因为这债务如此庞大,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偿还,而是彻底破产:然而人在耶和华神面前看不到他们真实的光景,甚至他们看到在许多事上他们都有亏欠时也是如此,这却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27. “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

谦卑的祈求打动了主人;因为“那仆人的主人”是如此的一位君王,全宇宙都不能与他的怜悯和恩典匹敌。这欠债的人得到比他斗胆敢问更多的东西,因为主人施恩的程度不是按照人对需要的自我感觉,也不是按照他自己的祈求,而是按照他主人的“慈心”。这伟大的债主被感动,他全人因怜悯而感动。身无分文的欠债人被松了绑,他的债被赦免了:他的主人“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我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确实是慈爱!对这欠债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大,更全然如此白白赐下,如此伟大,如此完全,以致应该在他身上生出大大的果效,引领他按自己的程度去效法这伟大榜样的了。如此爱火都不能软化的心,就真是刚硬了。

28. “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

“那仆人”,还是同一个人,但他的作为是多么不一样!刚刚他还是谦卑恳求,但现在他是盛气凌人的暴君。他“出来”,离开他恩主的面,没有留下来表达他的感激。他“遇见他的一个同伴”,不是他下面的人,而是一个与他平等的人,与他一同服事的同伴。这人“欠他十两银子”:和已经被免除的巨额债务相比这根本算不得什么。我们期望他会立刻把这小小的数目一笔勾销,但不是:他“揪着他”,狂暴地抓住他,怕他会跑掉。他“掐住他的喉咙”,用蛮横的要求欺负他。他对欠他债的人毫无耐心,如果他不还债,他就不让他呼吸。所欠的债很少很少,但是他极其凶猛逼他还债。我们很容易就会带着不放过人的严酷,催迫我们同胞还小小的债务。那催人还债的,连一个钟头的忍耐都没有,而是用严厉的要求,掐住他同伴的喉咙,“你把所欠的还我!”他有什么权利令他主人的仆人窒息?他在伤害一位属于他自己的王的人。我们的同伴是我们主的仆人,不是我们喜欢就欺负压迫的仆人。

29. “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

这个残暴的人听到那人向他自己发出他自己曾作过的祈求,这应该令他震惊。这和他曾经说过的话是一模一样,这恳求他的,他的姿势和他曾在他主人面前的姿势一模一样:“他的同伴就俯伏”。那可怜的答应的话,“将来我必还清”,也重复响彻在他耳边,更有可能会得到实现。肯定他是会象他的主人答应他的那样,作出同样的回答!他并非如此:他是奴颜媚骨,带着邪恶的灵;他的主人是一位君王,行事尊贵。

30. “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

不是他不能,而是“他不肯”。他没有订出时间,没有提出建议,没有答应施加怜悯。他用他自己那慷慨君王的律法来践踏他可怜的同伴。他亲自参与对欠他债的人的拘捕:他“去把他下在监里”。他要让他被判刑,下到欠债之人的监牢,除非偿还,否则没有出来的指望。那也是他主人自己的监牢,他使用他那慷慨君王的监牢来满足他自己的恶念。他声言,除非他的同伴“还了所欠的债”,否则就要死在那里。这行为多么卑鄙!既卑鄙又常见!

31. “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

如果他看不到他行为的恶毒,其他的人是看得到。“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他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他所做的肯定是被人看见。他得到极大的赦免,对他也有极大的期望。他的同伴为那陷入牢狱的欠债之人“甚忧愁”,为他们的同伴竟会如此让自己降格,行事和他从他的主人那里所得的待遇如此相反而甚忧愁。他们把这件事报告给主人,这是对的;因为这如此愚蠢的冒犯应当被揭露,应当被纠正。他们不是行私刑,而是“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他们这样做非常聪明。如果我们在类似的情形里,请让我们也用这样的办法,而不是沉迷在愚昧的谣言和愤怒的谴责当中。

32, 33. “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象我怜恤你吗?’”

这个恶人不是未经听审就被定罪:他的主人只是“叫了他来”以后才审判他。他的主,他的王把事情在他面前摆得清清楚楚,让他自己来看这个问题。他提醒他那一件他似乎忘记的事:至少,他做事,仿佛那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他的主人用火烧一般的愤怒对他说话:“你这恶奴才”。是他心里极端的恶毒,使得他沉迷在如此不配的举动之中。“我把你所欠的都免了”,这是何等的“所欠”! 这所欠的是何等白白就被勾销!“我免了你”。所给的原因是,“你央求我”。不是因为你配得如此的宽恕,或者你能偿还。从这大大的慷慨所引发出来的是清楚,无可辩驳的。这节经文最后的话是最强调的:“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吗?”因为我们的主已经赦免了我们的重罪,我们应当何等愿意去赦免那使我们受苦的小小得罪呢!我们同伴对我们的得罪是无法和我们对我们主的得罪相比的。“象我怜恤你,”这句话给了我们何等一个怜悯的榜样!这犯罪的人没有辩护,他能说什么呢?他甚至不能再另外求一次怜悯,他已经拒绝怜悯,现在怜悯拒绝了他。

34. “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

“主人就大怒”:他如此怜悯,必然就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所以他能发怒。按他的本性,他对下在监里的可怜的欠债之人满有怜悯,这就让他对那囚禁他的恶人十分生气。放弃这不赦免人的仆人,让他落入可怕的惩罚,这是义怒:“把他交给掌刑的”,那些本职是行公义的人。他的惩罚将是无穷无尽,因为这要等到“他还清了所欠的债”;这欠债的人是永远不能偿还一千万银子的。对恶毒的人来说,事情一定要原本的要求行。他们把自己放在怜悯去不到的地方。爱本身的伟大必然会对坚持去报复所受小小冤屈的恶毒生出极大的愤怒。神的主权从来不是不公义的:他只是把宇宙的律法必然定为有罪的人交给那些掌刑的。

35. “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这是极大的道德功课。我们本身亏欠,却拒绝宽恕,就要召来更大的怒气。如果我们拒绝赦免别人,我们就不能逃脱定罪。如果我们只是在口头上宽恕,而不是“从心里”,我们还是落在同样的定罪中。继续向我们的弟兄生气,这要使天堂的大门在我们自己面前对我们自己关上。如果我们“不从心里饶恕弟兄”,主耶稣的“天父”要对我们发义怒,要把我们交给掌刑的。

主,给我一个温柔,赦免人的灵!愿我的心快快饶恕得罪,就象它快快跳动一样!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