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9章

太19:1-12 王与关于婚姻的律法

1,2. 耶稣说完了这些话,就离开加利利,来到犹太的境界约但河外。有许多人跟着他;他就在那里把他们的病人治好了。

他“说完了这些话”,这些关于饶恕人的话,他就快快去做其他没有完成的工作。他总在路上,他“离开加利利”,那已经得到他极多关心的地方,好让其他地方也能享有他的事奉。他现在更转向南方,“来到犹太的境界约但河外”,在每一处他都行善。当他对门徒说完话,他开始在新的地方行施恩的工作,“有许多人跟着他”。群众总是跟着他,被他的话,被他的作为吸引。他更接近耶路撒冷,他的敌人注意着他;但是他没有因为他们充满妒忌地注意他,就限制不做施恩的工作:“他就在那里把他们的病人治好了”。

我们主施恩做工的地方是值得被人记住的。哪里有需要,他就在那里赐下帮助。

3. 有法利赛人来试探耶稣说:“人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

这些毒蛇又来了!他们是多么顽固行恶!他们毫不关心要受指教,然而他们却摆出求教者的样子。事实上他们是要抓把柄,无论他说什么,都准备好要和他争辩。“人无论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吗?”这个问题遣词造句非常狡猾。一个问题用的词越不严谨,它就越有可能把被问的人陷入网罗之中。他们自己的良心本应告诉他们,婚约不可因着一个人要提出来的任何一个理由,每一个理由而被终止。然而人是否可以喜欢就休妻,或者还是一定要有提出来的一些严肃理由,这个问题在当时是引发极大争论的。不管耶稣说什么,法利赛人都要用他的判断来对付他。

4-6. 耶稣回答说:“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耶稣回答,挑战他们对律法的认识:“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指着他们自己夸口熟悉摩西的经书说话,这个方法很有威力。我们的主尊荣圣经,从圣经里得出他的理据。他特别选择强调创造世界记载的其中一个部分 — 当代的批评家说这是预言,是神话。他把他的听众带回起初神造人是造男造女,使他们作他儿女的时候。“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1:27)。女人从男人身上被取出来,亚当说得很对,“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创2:23)。这种联合通过婚姻表明出来,在神的认可之下体现。这种合一是最真实,最重要的一种:“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与此相比,所有其他的联系都软弱无力:甚至连父母都要在妻子之后:“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种联合是神所命定的,不可因人反复多变而破坏:“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我们的主就这样定下婚姻联系要持续一生,反对那些为了“无论什么缘故”都容许离婚的人,“无论什么缘故”:常常就是无缘无故。

7. 法利赛人说:“这样,摩西为什么吩咐给妻子休书,就可以休她呢?”

每一位看过这里所引用的摩西书卷中这一段经文的人,都会因为这些法利赛人对它的不公正改变而感到震惊。在申24:1, 2我们看到:“人若娶妻以后,见她有什么不合理的事,不喜悦她,就可以写休书交在她手中,打发她离开夫家。妇人离开夫家以后,可以去嫁别人。”在这个例子里,摩西并没有“吩咐”什么;而是仅仅容许,大大限制当时一种蔚然成风的习俗。让摩西与摩西对抗,这不是什么新招;但是尽管我们不可以说法利赛人是想大胆让摩西对抗神,让他吩咐改变一条神起初就命定的律法;然而我们的主让他们明白,如果他们要维持这轻松离婚的理论,他们就会是要这样做了。事实是,摩西发现当时人离婚几乎是到了一种不受限制的程度,他明智地限制这种习惯,而不是立刻绝对禁止,以此开始推翻这种习惯。摩西不容许他们用冲口而出的一句话把妻子打发掉,而是一定要预备休书,“给休书”,让这件事情成为一种刻意,庄严的礼仪;只是在特殊的情形才容许这样做:“见她有什么不合理的事”。尽管很多法利赛人用灵意除去了这个最后的限制,认为申命记所订立的是容许几乎没有限制的离婚,但他们在这件事情上并非异口同声,而是不断为此争辩。就是这样,人在很多方面也可以把主的决定掉转过来与他对抗,不管他的决定是什么。

8. 耶稣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摩西容忍,限制一种恶习,他知道这种恶习在这种人中存在如此之久,他们是不会把它放弃。他们不能担当更高的律法,所以他看他们是染上“心硬”这种病的人,希望通过可能的不同阶段带领他们回到从前那更好的光景。当不洁的事情止息,真信仰的精神影响整个国家,离婚的需要,甚至离婚的心愿,就要消亡。在乐园里没有规定容许亚当休夏娃;在那黄金时代人没有离婚的愿望。摩西律法对离婚的规定是针对当时,是暂时的,人已经用对圣经随意的解释把它变成了一种形式,是无法牢牢捍卫的。

9. “我告诉你们,凡休妻另娶的,若不是为淫乱的缘故,就是犯奸淫了;有人娶那被休的妇人,也是犯奸淫了。”

淫乱这件罪让犯罪的一方成为被公义合法离异的对象,因为这实际上就是废除了婚约。若发生了淫乱,有了清楚的证据,婚姻的联系可以解除,但在别的其他情形则不可。任何其他种类的离婚,按着神的律法都是无效的,这要让娶了被休之人的人犯奸淫的罪。“有人娶那被休的妇人,也是犯奸淫了”,因为她不是真正被休,而仍然还是她前夫的妻子。我们的君王决不容忍某些国家轻慢婚约的立法。国家可能斗胆立法,但它们不能改变事实:在神眼中,那一旦结婚的人,就是终身结婚,只有被证明发生淫乱的情形是例外。

10. 门徒对耶稣说:“人和妻子既是这样,倒不如不娶。”

他们看轻易解除婚约是一种解脱,至于婚姻本身,没有用离婚脱离的法子,就是一件恶事,至少很容易是如此。如果结婚是一辈子的事,那么最好还是不要结婚:这似乎是他们的看法。甚至连他的门徒,看到有不幸福的婚姻生活的风险,都得出结论,认为最好还是保持独身。他们说,“倒不如不娶”;他们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的。

11. 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惟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

在某些方面人最好还是不要结婚,但是“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不是都能付诸实施的:如果他们都能,人类就要终结了。独身生活不是人人都合适的,不是给很多人的:人性禁止这样。对一些人来说,独身比结婚更好;但这是因为他们体格特别,或者所处环境特别的缘故。对一些人来说独身是极好的恩赐,是满足很好的目的;但是对很多人来说,婚姻既是好的,也是必要的。

12. “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一些人对婚姻只有很微小的愿望,他们“生来”是这样。他们会发觉保持原样,这是好的。其他人为神圣和值得夸奖的缘故,“为天国的缘故”,制服人性的欲望;但不是人人都要这样,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这样的。对每一个人来说,结婚与否是可以选择的:如果他们结婚,人性赞成,但恩典在此问题上是保持沉默;如果他们为基督的缘故忍耐不结婚,这是恩典夸奖,人性不禁止的。强迫独身是犯罪的温床。“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在主眼中破坏纯洁是可憎的。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我们要走一般的道路,我们是需要指引和恩典;如果我们选择要走并不常走的路,我们就更需要恩典和指引了。至于要持守独身生活:“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