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19章

太19:16-30 君王定下先后次序

16. 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这是一个首先想到他自己的人,然而最后还要离开;是的,甚至要忧忧愁愁地离开。

他是一位自足的绅士:他似乎认为他只要作一件“善事”就够了,他能,他会马上就做。他有一些疑惑,否则他就不会问,“我该作什么善事”了。也许他想在他自己这如此令人羡慕的生命里,还是有一些缺乏的东西。但如果情况真是这样,他能快快补上不足。

他很尊重主,称主耶稣“良善的夫子”。到目前为止都很好。他的问题对他非常重要。

“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哦,愿更多的年轻人能问类似的问题!对一个热心寻求的人(无疑他是一个这样的人),这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问题。他寻找“永生”,不能满足于眼前的尊荣。他只要知道怎能才能得到永生,知道了他会立刻去做。

这是一位有希望的慕道友。肯定他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归信者!慢着,让我们等等看。

17. 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我们的主不在意空洞的恭维,所以他问,“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很多当代的异端分子赞扬耶稣,他们的表扬是对满有荣耀的他如此的侮辱,他大有可能问,“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这个人是说真心话吗?如果是这样,主耶稣要用暗示让他知道,他对着与之说话的不只是一个人。论证是很清楚的:耶稣要么是良善的,要么他不应该称他作良善的;但“除了神以外,没有一个良善的”,那么良善的耶稣就一定是神。

至于通过行善得永生的问题,耶稣用这个人自己的出发点来回答他。只有遵守律法的诫命才能通过律法得生命:“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守全律法而成为良善:这位年轻人以为他能做到这点吗?然而按着律法来说,如果他配得永生作为他的赏赐,他就一定要像神一样是良善的,完全遵守诫命。就这样,耶稣把依靠行为的崎岖之路摆在他的面前;不是让他可以因此尝试赢取永生,而是让他能够发现他自己的不足,发现他自己的软弱,好让他通过其他办法来寻求拯救。

18, 19. 他说:“什么诫命?”耶稣说:“就是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当孝敬父母,又当爱人如己。”

这发问的人大胆问下去:“什么诫命?”他是不是以为耶稣会提某一条礼仪律?也许他是这样认为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对道德律的每一点都相当明确了。然而我们的主没有对他讲任何新的东西,而是回到古代的十诫。他首先引用了刻在第二块石版上的律法,对他一开始讲的诫命,这少年人可能觉得仅仅是普通的道德要求。他最后引用的诫命总结了其余一切,这应该打开这提问人的眼睛,让他看到他的短处;因为有谁能“爱人如己“呢?然而这年青的贵族还不知罪,他继续追问怎样靠行为得救,因为他认为自己正走在靠行为得救的路上。

20. 那少年人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什么呢?”

也许按着他对律法的理解,他说的是实话。他从小时候就保持着一种优秀的道德品格。他觉得在行为上他已经遵守了所有这些诫命,没有任何不好的结果。他不是在自夸,而是能诚实地说,他是过着一种值得称赞的生活。无疑他是一个模范,是如此和蔼可亲,耶稣很爱他。我们认识一些象他的人,他们可以说是“就律法上的义说,是无可指摘的”。但是他根本不是他自己以为的那样:他并不爱人如己,耶稣很快就让他看到这点。“我还缺少什么呢?”这是很少人敢说的话。他觉得如果他有任何缺乏,他就是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他对自我的看法是不需要再提高了。

21. 耶稣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我们的主用第一块石板上的律法,“你要尽心爱主你的神”来试验他。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他就愿意听从神的命令变卖他的财产,就像亚伯拉罕愿意献上他的儿子一样。我们的主耶稣以神的身份要求他作一个不同寻常的牺牲。他爱神是爱得足够,可以这样做吗?我们主的命令是对那些自以为义的人的挑战,要他们证明自己所承认的。我们也可以认为,这要试验他说他已经做到爱人如己的那句话。他爱“穷人”,就像爱自己一样吗?如果是这样,变卖他所有的,“分给穷人”,这就不是什么难事。我们不可推论,认为耶稣要求所有跟从他的人都变卖他们的一切;这是对这个人的试验:“你若愿意作完全人”。但不变的是,如果我们比爱神更爱我们的财产,我们就是拜偶像的人;如果我们抓住我们的财产不放,宁可让穷人挨饿,我们就不能说我们是爱他们,如同爱自己一样。我们曾经听说有人宣称自己是“完全人”,然而却保留着数以十万镑计的财产;我们怀疑他们的完全。这岂非是无缘无故的吗?对穷人怜悯,为真理发热心,热爱行善,这几乎不容有任何基督徒拥有极大的财富。无论如何,这样的富人会发现,在最后那大日交帐是难的。我们一定要爱耶稣和他伟大的工作,胜过爱我们的财富,否则我们就不是真正跟从他了。如果我们的信仰要遭受大逼迫的大试验,我们不是要抛弃我们一切的财产,就是要抛弃基督,那么犹豫就是致命的。

22. 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他不能完全行出他自己的计划。他要靠行为得救,然而他不愿完全按律法的要求作出他的行为。他不能遵从第二块和第一块法版要求的精义。对他贫穷的弟兄,他不能做到爱人如己;他不尽心尽意爱在基督耶稣里的神。他想自己是处在最前列的,但他很快就站在最后,因为他“就忧忧愁愁地走了”。救主就是这样试验人的品格。那如此闪光的并非金子。这人极多的产业,是如此占有着他,使他绝不能占有他自己的灵魂。

23. 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

没有了神的恩典,世上的财物对人心就有一种使其死亡,刚硬,拦阻它的影响。一些有钱人确实“进天国”,但他们进去是“难的”,确实是非常难的。这试探就是让财富统治人的思想,如果真是这样,这世界的国就是与天国对立了。房屋土地,黄金白银,对灵魂就像粘鸟胶一样,拦阻它上升进到天堂。在逼迫的时候情况尤其真切,但是在人类历史的各个阶段,这都是确凿的事实。值得我们留意的是,这句让人难以接受的话是讲给基督徒听的,因为这里写着,“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

24. “我又告诉你们,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

主用“我又告诉你们”这带权威的句式带入很有分量的话语。我们的主把他整个人的分量都投入这句话里面了。他使用了一句很生动的成语,意思就是这话向普通人传达的那样。箴言式的教导已经够清楚,那么刨根问底去找深奥的比喻意义,这就是不智的了。他要说的是财富对那些要“进神国”的人来说,不仅不是帮助,反而更是拦阻:事实上,没有神的干预,这样的拦阻是让事情实际成为不可能了。“骆驼”不仅庞大,它还有驼峰,它怎么可以“穿过”象“针的眼”那么小的开口呢?除了靠人觉得奇怪的神迹,它是不能这样穿过的;同样,除了看恩典的神迹,“财主进神的国”也是不能的。富有的人听到福音的是多么得少!他们太伟大,太优雅,太繁忙,太骄傲,不愿听那宣讲穷人福音的低微传道人。如果他们碰巧确实听到了这属天的信息,他们也没有缺乏,没有苦难去驱使他们离开这现在的世界,寻求那将来世界的安慰,所以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去接受基督。“黄金和福音很少有意见一致的。”那些今生富足的人,在绝大多数的情形里,是不屑于成为在其中信心是富足,圣洁是荣耀的那国度的子民。要是有钱的人开始有了属神的生命,他们要在忧虑,奢华,所处富有地位带来的试探中坚忍,这是何等艰难!当我们想起今生的骄傲,地位的恭维,权力的危险,属肉体的平安的危险,这些困难是极大的。然而感谢神,我们已经看到有有钱人变成在灵里贫穷!我们已经看到有骆驼穿过针眼,是带着驼峰和一切!我们希望看多更多这样大能恩典的神迹。

25. 门徒听见这话,就希奇得很,说:“这样谁能得救呢?”

他们的希奇非同一般。他们已经从他们的主那里听到太多让人惊奇的真理,但这是超越一切,他们“就希奇得很。”他们从前以为财富是一种优势,现在他们得出结论,那些有钱的人要得救,难度是超过一切的,象他们自己一样的贫穷做工的人就是没有任何指望了。他们准备绝望了,所以他们向他们的主提出这个很自然的问题,“这样谁能得救呢?”甚至我们主的门徒也因为他这句简单的话而困惑,要摆脱喜爱财富的偏见,这是多么困难啊。

26. 耶稣看着他们说:“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耶稣看着他们。”他带着怜悯和爱看着他们,告诉他们,神可以成就离开神就决无可能成就的事。人不得帮助,要进神的国是不可能的:这样或那样的罪在挡道。让人试图进入神圣之城时,今生的忧虑,财富的欺骗有效拦阻了人的尝试,这真令人伤心;但是神能使得这些拦阻退下,使人通过窄路进去。他施大能拯救。“在神凡事都能”。对作者,对读者来说,这是何等让人欢欣的真理!当我们来看我们自己的软弱和罪的权势,我们的得救“在人是不能的”。只有当我们转向神和他的恩典,得救才成为可能的事。

我们的主把有钱人排在想进入神国的人的队伍的末尾,而不是在前头。主,愿我进入你国度的指望是在于你的能力和恩典,而不是我的财物!

27. 彼得就对他说:“看哪!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将来我们要得什么呢?”

又一个要求排在前面的人。“彼得说”,加上一个他似乎认为要全面讨论这个题目就需要回答的问题,彼得代表他的弟兄说话:“看哪!我们已经撇下所有的跟从你”,我们已经做了那有钱的少年人拒绝做的事情:“将来我们要得什么呢?”他是作为一些为天国的缘故变为贫穷人的代表说这番话的:肯定,这些人要得到很大的赏赐。这些初期相信的人要撇下的是很少的,但这是他们的“所有”,他们撇下了,为要跟从耶稣:彼得想听一听他们的赏赐会是什么。彼得所说的是实话,但他说得不够明智。这有一种自私,想得到什么的意味,措辞如此露骨,是不应该这样出自一位主仆人的口的。毕竟,和我们因着他所得到的相比,我们为了耶稣有什么真是失去的呢?“我们要得什么呢?”这个问题是我们不应该问的,因为我们反倒要思考,我们从主手里已经得到了什么。对那些得着他的人来说,他自己就是足够的赏赐了。

28.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你们也要坐在十二个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个支派。”

我们的主把彼得当作他们所有人的代言人,所以他是回答了他们所有的人,耶稣是对他们说。他看到他们心里有疑问,就这样开始他的话,“我实在告诉你们。”他屈尊俯就来回答他们多多少少是自私的问题。他们不需要怀疑,只需要相信那些跟从他的人要得到极大和完全的赏赐。第一批跟从他的人要得到很高的位置,在他高升的日子,要和这伟大的审判的主坐着一同审判。那些在他降卑中有份的人,也要在他的荣耀中有份。

当我们的主“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一切都要被更新了。那个时候要被称作“ 复兴的时候”:那时以色列十二个支派的人中最大的尊荣要归给十二位跟从耶稣,甚至因此失去所有的人。

29. “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妻子、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

从长远看,没有人会因主耶稣而遭致损失。每一个为了基督勇敢“撇下”今生安慰的人,要“得着百倍”的报答。我们的主要补偿那遭逼迫之人为他缘故撇下的一切。对为真理的缘故被放逐的人,每一位基督徒都是他的父亲,兄弟;每一位圣洁的妇人都是他的母亲,姐妹。我们的主把他自己的爱,我们基督徒同胞的爱给了我们,就把“百倍”的补偿给了那些为了他撇下妻儿的人。流亡的圣徒受到充满爱心的弟兄的接待,在一种意义上,他们就是得回了他们的“房屋”和“田地”。即使我们“为基督的名”被放逐离开我们的故乡,但各处都是我们的家,这是极大的得着。最重要的,在神里面,我们有百倍的补偿,补偿我们为他的工作可能会失去的一切;而且他还赐给我们永生,这是房屋田产不能带给我们的。带着对此的信心我们等候圣徒作王,那时在地上他们要承受这世界,在极大的和平中大大欢喜。在这之后,当时间不再有了,我们还有无尽的福;因为我们要“承受永生”。哦,愿我们毫不犹豫,为耶稣心甘情愿承受损失!为基督失去一切的人,要在基督里找到一切,与基督承受一起。

30. “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

就这样,我们的主总结他对财主所说的话,给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句格言,他早已经举例说明了这句话,他要在下一章的第16节再次重复。在这里,我们的君王看来是按人离他宝座的距离来安排人的位置。在他看来,“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他要按着神的次序,在他的国度里安排人的位置。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