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独处时的清教徒 -- 选自《清教运动精神》

一 灵命荒凉和忧郁的境况

按照清教徒对这个题目的论述,灵命的荒凉尽管有很多表现形式,却是最主要由不能感受到神在爱、恩典和能力中与信徒的同在引起的。 这一段灵里忧郁的时期(使用清教徒常用的说法,就是“心灵的黑夜”,“心灵的冬季”),经常被称作是“灵命荒凉”。就像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这种荒凉并不是说神真正离弃了选民,这个词而是形容在人这一方的经历,就人而言,基督徒没有了对神的同在,在其中蒙眷顾有分的“活生生”的感觉。尽管严格来说灵命荒凉是灵性忧郁的一种特别,极端的形式,但这种经历如此普遍,这问题如此复杂,以致在清教徒的论述中,这两个词通常是同义的。所以在本文中,“忧郁”和“灵命荒凉”常常是互用的。

首先要确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个基督徒可能遭遇灵命的荒凉,遭神离弃:这里是说真是一个基督徒的基督徒,而不是一位后退的基督徒,或者一位隐藏的罪人,或者“小信”的人。古德文(Thomas Goodwin)写了他的名著,《在黑暗中行走的光明之子》来论述它的主要教导:“ 那真正敬畏神,顺命于他的人,可能落在黑暗,不见光的境况之中;他可能行经这种境况有数年之久。” 克理斯朵夫·鲁孚(Christopher Love) 在他所著的《恩典,其实在,长进和不同的程度》中坚持说,这种情况甚至会发生在一位坚强的基督徒身上:

“一个有恩典力量的人,可能还会缺乏恩典的安慰。恩典的力量……并不让人免除从魔鬼而来的试探,或者从神而来的离弃。有恩典的力量,却没有恩典的安慰和证据,这是一条不容置疑的准则。一位光明之子可能有一段时间在黑暗中行,尽管他心中有圣灵动工的恩典和加增的恩典,然而他却可能缺乏喜乐油,尽管他是已经得到恩典宝贵的膏抹。”

约瑟西蒙斯(Joseph Symonds)在他所著《灵命荒凉之人的实例与解决之道》这本无价的书中认为,新约和旧约圣经都是清清楚楚教导了这条原则。他写道:

“这是圣徒的经历……去问问大卫,你只要一靠近他身边,就会听到他在叹息,抽泣,痛哭,高声大喊;但他说什么,是什么令他如此愁苦?他会告诉你,诗22:1,‘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然而……在这里大卫是基督的预表,他自己只不过是基督愁苦的影子。大卫只不过是浅尝了基督后来更深深喝下的苦杯……从那时起这杯就被传开去了,所以很少人是尝过生命的水,却没有也喝过玛拉的苦水……很少人能说他们曾经找到基督,却不会说他们常常失去他的踪影的……我倒要说,锡安忧愁的人可以发现这令人不安的光景,是可以与恩典共存的。知道你的深水之处是可以渡过,你的病情是可以得到医治,这真令人安慰;其他人曾经走过这艰难的道路,现在是在天上;其他人曾经历这些风暴,然而却安全抵达了那应许之地。”

很多论述这个题目的清教徒作家,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人,举了约伯(伯13,16, 19, 31章),亚萨(诗77篇)和希幔(诗88)的经历作为圣经记载的圣徒灵命荒凉经历的例子,让我们知道,正如曼顿(Thomas Manton)细致观察的那样:“基督定规这些境况是合理的,是与恩典一致的。这是一种疾病,是跟随着王的后裔的,敬虔的人比邪恶和属肉体之人更容易有这样的光景……那些从来没有感受过基督的爱的人……是绝没有这样的苦难。’同样是曼顿,他勾画了这些灵命荒凉经历的一些形式,告诉他的读者,有一种真正的离弃,也有一种看上去的离弃;有内在的离弃,也有外在的离弃;有失去安慰的离弃,也有失去恩典的离弃;有为管教而作的离弃,也有为教训而作的离弃;有感觉得到,也有感觉不到的离弃;有全部的,也有部分的离弃;有暂时的,也有永远的离弃。这些用斜体字标明的离弃是我们目前要讨论的话题,本文是更详细论述这样的情形。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