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1章

太21:23-32 君王令敌人困惑,警告他们

23. 耶稣进了殿,正教训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他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耶稣再次回到他父的殿,在那里他再次遇到他的宿敌。“耶稣进了殿,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他们聚集力量,花时间重新鼓起勇气。他“正教训人的时候”,他们就来打扰他,要求知道他说话,做事的“权柄”是什么。他曾没有武装,没有别人帮助就洁净圣殿,让他们目瞪口呆;只是过了一夜,他们又胆敢质疑他有什么权利作这些事。现在他们问他这个问题:“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他们承认他作了奇妙的事,但是他有什么正式的身份作这些事,谁给了他这身份作这些事呢?这是把战争打到大本营了:他们猛烈攻击那攻击他们的人。他们希望在这一点上伤害到他,把他制服。可怜愚昧的人!他们不配得到他的回答。

24. 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是的,“耶稣回答”。他的回答总是完全的,但很少是他的敌人所期望的。我们今天那些吹毛求疵的人不需要大大匆忙就断言他们的话是让人无可回答:到了时候耶稣就要亲自回答,他对这些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他们的问题遇上了另外一个问题,就像那些埃及术士的杖变成蛇的时候,就遇上亚伦的杖,亚伦的杖变成蛇,把他们的杖吞吃了一样。常常智慧并不回答福音的敌人的质问,而是问他们一些奥秘的事,一些对他们太深,难以回答的事。

我们主的条件是公平合理的:“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很明显,那些质疑他的人并没有反对,因为耶稣立刻提出要他们回答的问题。

25-27. “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我们又怕百姓,因为他们都以约翰为先知。”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如果祭司长和长老是诚实的人,我们主向他们发问的问题就是很简单的;但因为他们要耍花招,所以他们要回答,就要面临一个极大的难题。

讨人欢喜的人不得不像政治家一样,要看全国的人的方向是什么。我们的主让质疑他的人处在两难的境地。如果施洗约翰是从天上被差遣下来的,那么他们为什么拒绝他呢?他们不敢断言约翰是“从人间来的”,因为他们“怕百姓”,这就让他们不能出声。他们被逼到角落里,看不到出路,所以他们以不知道为借口。“他们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这个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却让他向他们作了一个合理,压倒他们的回答:“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他们本是可以告诉耶稣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们不愿意说;他是本来可以告诉他们一切关于他从神而来权柄的事,但他知道这不会有用,所以他拒绝再说下去。连爱它自己都变得厌倦,拒绝进一步来往,这就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了。我们主对这些发问人的语气就是一个对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不值得宽容,因为他们不愿意利用宽容的人的语气。用温柔是不能把他们争取过来的,一定要用揭露来冲击他们;这些人一定要当着被他们误导的人的面,从权势的宝座上被赶下来。

28, 29. 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他来对大儿子说:‘我儿,你今天到葡萄园里去作工。’他回答说:‘我不去;’以后自己懊悔就去了。”

主耶稣用两个比喻来针对那些反对他的宗教领袖。

在第一个关于两个儿子的比喻里,他揭露了他们看上去是好,却是对神虚情假意的作为。“一个人有两个儿子。”两个人都要服务家族的产业,都应当觉得这样做是一件乐事。

大儿子是任性,偏行己路,但是他是说实话,是坦率,在一切所行上公开。他的父亲对他说,“我儿,你今天到葡萄园里去作工”;这个命令包含了父亲的要求,儿子的责任,这种责任显然的特点,以及它所包括的范围。这条命令是够清楚的了,回答也是:“他回答说:‘我不去。’”这回答粗鲁,叛逆,不感恩,不孝;但这是匆忙作答,一点点的时间过去之后,安静的思想就让这个偏行己路的孩子想得更清楚了。“以后自己懊悔就去了。”这是真正的悔改,因为它导致实际的顺服。他没有口头道歉,或者答应将来会有好行为;他做得更好,因为他不再喧嚷就去做他父亲的工作。哦,愿那许多到目前为止拒绝福音的人,现在可以回心转意,听神的声音,来事奉他!

30. “又来对小儿子也是这样说。他回答说:‘父啊,我去;’他却不去。”

“小儿子”脾气温和得多,方式也更柔和。父亲用对大儿子说的话向他说话,得到的回答在字句上完全是他所盼望的:“父啊,我去。”好像这是理所当然,他用堪为典范的有礼,让他父亲以为他是完全听他调遣。他认同,听话,他正统,精确。他拥有一种轻易,自然的信仰表现,和他弟兄公然的不敬虔形成强烈对比。但是请留心看这句话:“他却不去。”他话说得很好,答应得很好,却是欺骗人,是虚假的。他决不去到葡萄园里,更不用说拿起修剪的刀或铲子了。他父亲的葡萄园如果由他来看守,就会荒凉了;然而他却一直在点头,敷衍,答应他从来没有打算要做的事情。

31, 32. “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哪一个遵行父命呢?”他们说:“大儿子。”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因为约翰遵着义路到你们这里来,你们却不信他;税吏和娼妓倒信他。你们看见了,后来还是不懊悔去信他。”

耶稣让这些极其好批评人的教会里的审判官看一个例子,这其实是他们自己的例子。他问他们,“你们想这两个儿子,是哪一个遵行父命呢?”只有一个可能的回答:“他们说:‘大儿子。’”很清楚的是,尽管大儿子第一次听到他父亲的命令,是粗暴拒绝了,他到底是行出他父亲心意的人。然后耶稣指出,“税吏和娼妓”就像这大儿子一样;而祭司长和长老,他们承认的话很好听,却像小儿子一样是骗人,不顺服的。他们承认对神的话语是大大敬畏,但是当神的话通过约翰临到他们,“还是不懊悔去信他”。公然犯罪的人,似乎是拒绝神的声音,却是实际上“信他”,服从约翰“义”的事奉,比看上去更可能的人“先进神的国”。这些对自己非常满意的祭司长和长老听到“税吏和娼妓”被排在他们前面,他们会怎么想呢?他们咬牙切齿,在心里筹划要杀害耶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