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1章

太21:33-44 君王让敌人自己定自己的罪

33. “你们再听一个比喻:有个家主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里面挖了一个压酒池,盖了一座楼,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了。”

在这个比喻里,“有个家主”为了他的“葡萄园”竭尽全力:他“栽了一个葡萄园,周围圈上篱笆”,还有用大石头挖成的“一个压酒池”,有专门盖的“一座楼”,看守着这葡萄园。就是这样,主创建,栽培,守卫以色列人的教会,给它全备的供应;“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大人”(赛 5:7)。为了结果子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所以主能够说,“我为我葡萄园所作之外,还有什么可作的呢”(赛5:4)?

主人“往外国去了”,把这产业交给“园户”,他们应当为他照看,把出产的一部分交给他作为租金。就是这样,以色列伟大的主把这国家交给祭司,君王和有学识的人管理,他们本应该为他栽培这属于耶和华的产业,把这美好葡萄园所结的果子交给他。有一阵子神似乎离开了他的选民,因为神迹止住了;但这应当让文士和祭司更加警醒守望,就像主人不在,好的仆人是更警醒守卫他们主人的产业一样。

34. “收果子的时候近了,就打发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

家主等到时候差不多满足,他能得到回报的时候。“收果子的时候近了”;因为园户没有给他任何葡萄园的出产,他“就打发仆人到园户那里去收果子”,把果子带回给他。这些仆人是主人的代表,理应受到当得的尊重,但没有。以色列国的领袖有很长时间没有把尊敬,爱和服事归给耶和华了。神派先知到以色列去,但是民众的长官拒绝了他们的信息。

35.“园户拿住仆人,打了一个,杀了一个,用石头打死一个。”

“园户”,那些负责和有权柄的人,就是君王,祭司和教法师,这些人联合起来向主人的“仆人”行恶事。他们自己不是他的“仆人”,他们不配这如此尊贵的称号。打,杀,用石头打死,是代表各样形式的虐待,是耶和华的先知从以色列的园户,国家的宗教领袖那里得回来的。这葡萄园租给他们的人是背叛了园主,用暴力对待他的信使;因为他们在心里是想把这葡萄园占为己有。

36. “主人又打发别的仆人去,比先前更多;园户还是照样待他们。”

葡萄园的主人忍耐,给他们更多的机会改正:“主人又打发别的仆人去。”不能把果子带回来,这并不是第一批使节的过错,因为“别的仆人”也和他们一样遭到拒绝。家主很着急,要让园户回心转意,因为他加多了他的代表的人数,派“比先前更多”的人去,相信这些恶人会顺服重复的呼召。这种善意的努力没有好结果,因为那些恶毒的园户只是继续他们杀人的残暴:“园户还是照样待他们。”很明显情况很糟糕。以色列人不愿听耶和华仆人的声音,他们的长官作了逼迫神派到他们当中去的人的榜样。

37. “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意思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

打发“他的儿子”,这成了家主最后的手段。路加描述他是这样说,“我怎么办呢?”他本来是可以马上决定惩罚这些行恶的人;但是他的举动证明怜悯已经胜过忿怒:“后来打发他的儿子到他们那里去。”神把耶稣差到耶路撒冷,这是他的最后通牒。如果他被拒绝,审判就要落在这有罪的城市上。似乎他的使命是不可能失败的。父差派他的爱子,似乎在说,“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他们能如此极端向承受万有的这一位行恶吗?他自己的威严美好岂不会震住他们吗?天堂赞美他,地狱在他面前颤抖;“他们必尊敬我的儿子。”

38.“不料,园户看见他儿子,就彼此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占他的产业!’”

结果和一个有爱心的人的盼望不一样。这些人是恶贯满盈。“园户看见他儿子”;这就是说,祭司长和法利赛人一发觉真正的弥赛亚就要来到,“就彼此说”他们不敢公开说的话。他们一看到要承受产业的那一位,就充满了恶意。他们心中憎恨耶稣,因为他们知道他就是弥赛亚。他们怕他会把他们赶走,得回他自己的产业,所以他们要把他杀死:“这是承受产业的。来吧,我们杀他。”他们希望一旦把他除去,他们就可以把国家保留在自己手中,按他们自己的目的加以使用:所以他们在自己内部说,“我们占他的产业!”

他们知道他是那“承受产业的”,那是“他的产业”;但他们有这样的认识,这并不妨碍他们试图把葡萄园从它合法的主人手中夺去。我们的主生动描绘出他身边那些骄傲的宗教人士正在思想的事情,他毫不犹豫当着他们的面把这指出。他没有提到名字,但这是最好的针对个人的传道。

39. “他们就拿住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

主耶稣在发预言,用这个比喻他预言他们恶毒的诡计要得逞。园户匆忙行出他们邪恶的计划,说了就做。这场戏剧有三幕,是彼此联接紧密的。我们不再讲比喻,而要把事实揭露出来。他们在客西玛尼园“拿住他”;他们在该亚法院里开的公会上把他“推”出去,当他被拉出耶路撒冷城门外,他们就在加略山上把他“杀了”;尽管罗马人行出这事,犯罪的却是他们。就这样,那承受产业的被杀,但是杀人的没有能占据葡萄园太久,快快临到的公义把他们赶上。

40. “园主来的时候,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

耶稣把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判决要出于他们自己的口。时候到了,就是“园主来的时候”。对那些祭司长来说,那时候是非常近了:他们要思想的问题是,“要怎样处治这些园户呢?”作为一伙的人,犹太人的宗教领袖流了长长一串先知的血,是有罪了,他们将要谋杀神的儿子他自己,使他们漫长的犯罪生涯达到顶峰;天上的神要在耶路撒冷的毁灭中临到他们,给他们施加公义的惩罚。围城和居民遭屠杀,这是对居民和他们的长官流无辜人的血的可怕报应。

41. 他们说:“要下毒手除灭那些恶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

他们的回答完全,充满细节,这可能好使他们在这个案子里表演公义,给自己遮羞,好让人以为这不关他们的事。确实他们给自己下了判决,是“恶人”,要被“下毒除灭”,他们的职份要被交给更好的人:“将葡萄园另租给那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园户。”他们不能,也不愿意讲他们对施洗约翰使命的看法,但似乎他们能给他们自己下判断。主的葡萄园要被交给另外一种园户,使徒和首批传福音的人要显为忠心他们所被托付的。

就在现在还有很多自认是基督工人的人是在放弃他交给他管家的真理,这真理是神圣的交托,他们却树立他们自己的教训。哦,愿主兴起一种人,是“按着时候交果子的”!忠心工人的标志就是把神加给他能力,让他所做一切工作的荣耀归给神。那不把荣耀归给主的,并不能给人带来祝福。

42, 43. 耶稣说:“经上写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主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所以我告诉你们,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

我们的主用大卫在诗篇118:22, 23说的话提醒他们。他们自认是“匠人”,他们弃绝了“房角的头块石头”。然而耶和华神已经让遭人蔑视的那一位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他是以色列这屋子当中最显眼,最荣耀的石头。这要逆着文士和祭司的心意得到成就,因为“这是主所作的。”他们可以大发怒气,但是圣洁的人要赞美,要说,这“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基督的受苦和得荣耀是全宇宙看为希奇的:“天使也愿意详细察看这些事”(彼前1:12)。在他百姓的眼中,一切与他有关的事情都是奇妙。

不信的信仰方面的匠人遭受灭亡,这是因为他们的罪的缘故:“所以我告诉你们。”他们得不到福音的祝福:“神的国必从你们夺去。”那国度一切的荣耀和职份,他们都得不到。他们看着 这要“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他们的损失就更大了。这是对我们自己国家何等的警告!我们也正目睹我们主的牺牲与神性受到质疑,他神圣的话语受到那些本应倡导这话语的人的攻击。除非快快归正,否则主要把灯台挪走,找到另外一族,比我们更忠心于他和他的福音的人。

44. “谁掉在这石头上,必要跌碎;这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那些因基督,教会房角的头块石头绊倒的人要受伤,他们要受严重的擦伤,但他是不受伤害。拦阻耶稣只会伤害我们自己。他在怒气中掉在他们身上的人要被砸得稀烂,因为他怒气的结果是压倒一切,致命,不可收回的。反对他,你就要受苦,当他在大能中兴起,与你作对的时候,毁灭就是已经临到你的身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