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促进教会增长的能力传道》

第一章

你所要的: 使徒行传中的教会增长

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徒2:42)


如果你是地球行星上的一位牧者或教会领袖,你一定会承认当你读使徒行传的时候,你是在垂涎三尺。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 – 你所读的就是你想看到在你的教会发生的事情。你要健康的,纯正的,合乎圣经的教会生活和教会增长。

你想要看到你教会的成员委身于圣经的教导和传道。你梦想你的聚会,无论规模有多大,是由热心的想学习的人组成的,他们总是坚持不断按时来参加主日学和敬拜,很乐意去听神的话语。你为那些喜欢像高射炮一般爱发批评的人而感到痛心,他们可以用几乎所有站不住脚的借口不参加聚会,好像也没有什么良心上的谴责。你为每一代人感到哀伤,他们因沉迷电子游戏机和电视而两眼发红,沉迷于足球,童子军活动,桑拿浴和昂贵的度假,但对神的话语却感到沉闷乏味。连那些长期坚持参加的成员对任何简单的,婴儿食品式的教训以外的东西都会消化不良。但即使这样,还要为使徒行传2:42而感谢神,在那里描写信徒“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你可以继续梦想,因为神在第一世纪行了这样的事,他也可以再行一次。

接着,你还梦想有这么一个团契,在这里人们之间有真正的交通,他们彼此切实相爱。那些口头上说说而已,我的事情是第一位的所谓的“爱”,打着真正的基督徒的爱的幌子,真让你头痛。但是对于一种建起围墙彼此隔绝,浅薄,自我为中心的人群,从自我满足,寻求快乐,独行侠式的文化改变成为自我牺牲,建立桥梁沟通,施行好客之道的仆人,这是有可能的。你知道这是有可能的,因为使徒行传记录了这样的事:“他们恒心彼此交接... 卖了田产家业 ... 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 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 (徒 2:42, 45, 46).

当然,你还梦想一个教会,在其中用满有喜乐的热情敬拜。毕竟,这岂不是神所配得的吗?他是圣洁的,因此他要求全心热情的人的圣洁的敬拜。干枯,过分炮制,抽象,只是理智上的礼仪是不行的。伤感,糊涂错乱,感觉良好,感情主义也不行。神要人尽心,尽意,尽性,尽力来敬拜他。这肯定是路加所记载的敬拜的样式:在理智和情感上活泼,平衡和充满喜乐。“都恒心 ... 擘饼.... 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 赞美神” (徒2:42, 46, 47)。

另外,你所追求的当然还包括一个“满屋子”的集体祷告聚会; 这就是司布真所说的他的伦敦大都会会堂教会的供热系统。 目前你的教会中的祷告勇士的人数并不是问题。两三个火热的祷告的人聚集在一起,恳求“你的国降临”,这样的一群就足够点燃一个聚会和一个教会了,因为祷告是神一贯所使用的点燃他的子民,建立他的教会的手段。路加认真指出集体的祷告是新约教会的根基和生活方式。在使徒行传前两章他两次记载了“他们同心合意恒切祷告” (徒1:14 和 2:42)。

当然你希望看见你的聚会用大能的臂膀向外扩展, 把好行为和好消息带给你所在城市的每一个人,在每一个地方传播基督的香气;为传福音而火热;不断宣讲福音;为身体有需要,灵性上失丧的人流出同情的眼泪;站立稳固,肩并肩,为所信的福音同心协力 (腓 1:27)。 你可以看见:信徒给社会带来改变;教会在神的话语和行为上实在是活泼有力,世界“请勿打扰”的招牌不能让她沉默不言。这就是路加所描述的:“... 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 (徒 2:47)。

最后你的梦想还包括人数上的增长:这人数说的是被福音改变的每一个个人;这人数代表着用十字架的道路,从黑暗被带入光明,从撒但的权势被带入神的权势的众罪人。归正增长是你强烈的内心盼望。它也绝对是路加和圣灵所盼望的,因为它为万代的缘故被白纸黑字记下,“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 (徒2:41)。

教会领袖,继续你们的梦想! 牧者,继续你们的渴望。不要因为你对一个健康教会的胃口而感到不安。是神他自己让你饥饿,刺激你的饥饿感。他用在使徒行传里让人热血沸腾的,对教会的描述是可靠的,无误的默示,他用这令你饥渴。继续梦想! 你所渴慕的,是每一位真正的基督徒所追求的。你所盼望的,神在历史上已经多次实现,他按着他的旨意,将他的灵倾倒在他的子民身上,以此复兴他的教会。

神在使徒行传里这样做了。使徒行传对你来说是健康教会的模式。你对一个为神的话语感到饥渴,行出活泼的敬拜,有生命力的团契,大能的祷告,有活力的传福音和舍己的事奉的聚会的追求,这是出于使徒行传的。你对教会增长的渴求是出于神他自己的话语。继续你的梦想。神可以使他的教会健康和成长。神可以满足你的渴望。


鼓励的话

使徒行传的目的... 就是要说服提阿非罗,没有人可以拦阻基督福音的得胜前进。为了这个原因,路加记载了... 福音从耶路撒冷向罗马的推进(Simon Kistemaker)。

... 使徒行传,就给我们当代的启示而言也很重要 .... 事实上,每一个世纪的基督教教会把自己与第一世纪的教会相比较,努力去重拾它的信心,热情,异象和能力,这做法是很好的。 (John R. W. Stott)。

路加在这里为要教导我们而记录下来的是很重大的事情,有超乎寻常的益处.... 这里描述了基督作王的开始,就是世界得到更新 .... 而且,在它里面,基督那让人惊奇的大能和福音本身的效力和能力也是很明显的。因为在它里面,基督显明了清楚的证据,证明他属神的能力,因为籍着无关要紧,没有技巧的人,他用福音的声音,轻而易举地使全世界顺服在他面前,尽管撒但起来反对,多方阻拦。在它里面我们也看到福音让人难以置信的大能,因为面对全世界的拦阻,它不仅得胜,而且使那些看起来无法征服的人归顺基督,彰显最大的尊荣。因此这几个被人蔑视的小人物,用人谦卑的声音与全世界最猛烈的暴动相争,所成就的比若是神从天上公然发出雷声还要大。 (加尔文)。

在[使徒行传开篇的几章里] 我们看到使徒和他们的跟从者用不动摇和完全使人信服的信心宣告耶稣身体的复活。因此他们知道所有人都有责任为他们的罪悔改,信靠他作为他们的救主和主.... 他们相信的力量使福音传开... 就好像大风刮起的草原上的火一样 (C. John Miller)。

乔治巴马告诉我们我们只是在取代死人,福音派的教会不在成长。教会是靠重新安排圣徒而增长。福音派基督徒其实在玩“抢凳子”的教会游戏,到处转动,到更激动人心,更大的教会里去。超级教会的传送装置就是较小型的教会和那些脱离他们的教会的那些不满的信徒。当传送装置枯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我们所不去行的就是为了基督而渗透这个世界。那冷冰冰的事实所表露的,就是真正的传福音,真正的门徒训练,真正的外展,并没有在任何认真的地步上发生进行。 (Bill Hull)。

我们真的永远不会发问,“为何我的事奉不更成功? 为什么我的聚会不会更大,我的教会不更快速增长? 我所相信,我所传讲的那在耶稣里的真理,不是更有影响力,十字架的教训,不像它理当要成为的那样,成为神拯救人的大能,对此我该如何解释? 为什么我没有更常常听到那些常在我的服事之下的人焦急地问我说,"我怎样行才能得救?" 就我所知道的,我在惯常行使我日常的责任上并无缺失,然而我收集到的我劳动的果子确是如此地少,不得不不断发出先知的怨言,"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我们真的是陷在这样的埋怨中吗! 我们真的是有足够的热心去发出如此的悲叹吗? 或者还是,无论事奉的目的是否达到,只要我们得到我们的薪奉,保持我们的聚会在平常的规模,在我们的教会里维持平静,这就对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是否被神全能的眼睛注视,看到我们在在我们的书房里踱步,陷入深思,严肃的默想,努力的自我反省;在不偏不倚地审视我们所做的一切之后,哀伤地悲叹,我们没有做得更多,像这样自问,“难道没有新的方法可以尝试,新的计划可以设想出来,来增加我事奉和牧养劳动的果效吗? 没有什么我可以改进,更正,或加增的了吗? 在我的传道的主体,方式,或方法上,或在我牧养的专注力上,有没有什么是特别缺乏的?”肯定这样的查问应该常常进行,因为我们的事奉是如此地重要;为此目的,一段时间常常被分别出来,特别是每年结束或开始的时候,这样做怎样经常也不过分。其结果肯定不会不带来好处 (John Angell James)。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