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促进教会增长的能力传道》

第6章 能力传道令你为之疯狂吗?

“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徒26:24)

你对能力传道疯狂热心吗? 可不可以说它是你的狂热癖好呢?你对传道有没有一种过分的,持续的 渴求,对此感兴趣,着迷,甚至为之疯狂? 你对宣讲十字架和复活,教导它们的意义的热切和爱慕,能和一位即将要上战场的士兵,或一名醉汉的狂热,或一位为她丈夫的死而伤心的妇人的深切情感相比较吗? 模范传道人保罗是路加所写的教会增长手册第二部分里的英雄。保罗对神话语的事奉有着一种如此的热情,以致有一次他被人说是癫狂的人.

你应当成为一个传道的狂人 (徒 26: 24-25)

保罗在该撒利亚等候对泛泛指控他引发公开暴乱的审判结果。罗马总督,波求非斯都,邀请亚基帕王帮助他向使徒提出具体的指控,好可以把他名正言顺送到该撒那里。保罗为自己辩护(徒 26:1-23),非斯都回应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 (徒26:24)。保罗,你是疯子! 你为你自己这个福音癫狂了!

你有没有曾经被指控,说你传道的时候疯狂呢? 耶稣被这样指控过(约10:20),同样使徒们也被这样控告过 (林后 5:13). 一个传道人被指责说是疯狂,这并不奇怪。如果你要成为一个能力传道人,你就必须对传道有一种热爱和狂热,有时候有人会说这是疯狂。

保罗是一个福音狂人。他被神的话语深深吸引。他是圣经里的诗篇第一篇所说的那种人,他为基督,十字架和复活而“发狂”。非都斯习惯了罗马上层阶级的那种对宗教和道德问题非常冷淡,镇静和无关要紧的态度。相比之下,保罗太疯狂了。

你要为福音疯狂,为宣扬福音而疯狂。是的,非都斯错了。和所有在灵里瞎眼的,属肉体的人一样,他没有认识到保罗不是发疯,而是在讲论关于真理和现实的话语,在说明白的,有智慧的,健康,合理的,有理智的话
(徒 26:25)。但是他对保罗为福音的外在行为和热情的指控的描述是正确的。

今天的传道往往是被动,麻木,无能,软性,没有脊梁骨和瘸腿的。它缺乏热情,火热和真心。它没有热情。什么才可以改变这种传道呢? 今天怎样才可以重新得着火焰放射,热力逼人的传道呢? 答案相当简单。传道人必须要成为福音狂人。传道人必须被主耶稣基督和福音征服再征服。没有对福音的如痴如醉,没有对福音的狂热,就意味着没有火花。没有火花就意味着没有能力传道。
什么会使你成为一个福音狂人

一个传道人怎样才可以从一种喝哼无所谓的冷淡转变为保罗那种全力以赴,竭力而为,倾力而出的火热能力传道? 使徒行传 26:15-18 给出了答案:

我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
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要派你作执事作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我也要救你脱离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
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

看见福音的能力

升天的主对保罗怎样成为一个火热的能力传道人的答案有两方面:

首先,你必须看见,认识福音的能力。只有福音才可以开瞎子的眼睛。灵性的盲目比肉体上的辖眼破坏更大,也更难得到医治。唯有十字架的福音可以医治它。只有福音才可以使人从罪的黑暗中回转归向神,从无知和不信回转归向基督的大光。只有福音才可以给罪人两样他们最需要的东西:白白的赦免和永远,直到永世,稳固的基业。

请想想那所有你认识的在灵里瞎眼的人,他们在罪的黑暗中,作撒但的奴仆,他们需要那实在的除罪,和神提供的安全。你所传讲的福音可以拯救,挽救这些人。明白这一点,这就足以使你为福音而“疯狂”了。没有别的救主,没有别的福音。世界上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拯救罪人。但是你传讲的福音可以。你所宣告的信息已经被神使用了2000年,用来包裹伤心的人,释放被掳掠的人,宣告主恩典的看顾。


明白传讲福音的角色

其次,你必须要明白传讲福音的角色。当你仔细察看主耶稣对保罗所说的话,籍着保罗对所有承担传道人职份的人所说的话的时候,你就不得不对你传道的使命感到惊奇。开瞎眼之人的眼睛,使罪人归向神,这超自然的工作是交给传道人的。91 保罗在这里是在进行骄傲之旅,误传主耶稣的话,把他自己和传道放在一个过高的位置上吗? 这岂不是亵渎吗?保罗是在把那本归于神的篡夺过来归给自己吗?'92 每一位传道人按着经验都知道只有圣灵才可以开启瞎眼,只有基督才可以从撒但那里把人解放出来,只有神才可以赦免,接纳我们进入他永远的家中。但是主在这里给了传道人一个更大的荣耀。他并没有夺走他自己的荣耀。实际上他是在对传道人讲,“你们的传道是大能的工作。你们的传道是我的工具,我的灵要使用它来改变罪人。我把我的灵和我的话语交给你们,这样我就可以通过你们做大能的工作。当你们传道的时候,我就计划大大地动工。我不是差遣你们徒然对空气说空洞的话,或者向人的灵魂“假想出拳”。 我差派你们实实在在使用你们的传道来使罪人归入恩典,征服,改变人心,成就我的旨意。一切的称颂依然是属于我的,但我要使用你们作为我的工具和发言人。你们的传道是有意义的,有极大的意义。”

传道人,当你正确认识福音的能力和你从主耶稣那里而来的传道的使命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你成为一个福音狂人。这将要使你成为一个燃烧的能力传道人。


鼓励的话

这就是使徒的热心所在;一种不断的,一致的,毫不偏离的努力,依靠在耶稣里的真理去救人灵魂 ....

有没有可能听众有热心,而传道人却一点热心也没有? 一位牧师对一位演员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你的表演,只不过是想象的画面,却比我们都是事实的布道产生出大得多的果效呢?” 演员说,“因为我们表演虚构的事情,使它们仿佛事实一般,而你传讲事实,仿佛它们是虚构的事情.'...

用热心的方式,就是因着深入体会我们信息的重要性而产生出来的传达的方法.... 当保罗使腓利斯颤抖,非斯都喊叫着说,“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的时候,他的方式该是何等的充满激情和打动人心... 只有当基督的爱压在我们身上,用如同急流一般的力量把我们全然夺取的时候,我们才能用配得上我们所讲伟大题目的方式来说话 ....

我们真的相信,对那些听了我们的话的人来说,我们不是作活的香气叫人活,就是作死的香气叫人死吗? 或者这只是官样的用语,绝不应当按着字面普通的意思来理解?... 不灭的灵魂是不是不断从我们的会众中被召出来,进入永世,入天堂或地狱,加入被赎的人群,或者加入失丧的人群里? 如果这是确实的 (如果我们不相信这是事实,我们就是极大的骗子,不过是讲坛上的演员,让人尊敬的伪君子了),那么那唯有它才可以使我们的信仰连贯一致,和我们的处境相称,足以坚定我们的信念的热心,它又在哪里呢? 我们真的变得如此漫不经心,如此犯罪般地轻慢放肆对待如拯救和定罪这样的话题,就好像一位公开的讲员讨论自然哲学的分支一般,带着同样的镇静,冷酷,更不用说无动于衷,对此加以评论吗? 哦,我们的思辨,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坚持去了哪里? (John Angell James)

信心有力量使一个人面对极大的拦阻。它要在他里面生出它自己的能力,去传扬那伟大的真理。传福音的课程是如此经常针对传播的方法论,它们教授诸如如何打开话题的开场白技巧,如何回答对信仰的主要反对意见,得救的基本步骤。毫无疑问这些教导都是有用的,但这没有直击基督徒不顺服大使命这个毛病的中心。事情的核心在于信心的危机。我们不像如彼得和保罗那样的信心伟人,似乎不真正相信人正走在通往灭亡的大路上。因此我们在见证上沉默,没有果效,从来没有花时间去传福音。没有什么传福音方法论的课程可以帮助我们。我们需要向主呼求:“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 (Geoffrey Thomas)

体现现代社会最看重的东西的两种文化人物就是心理学家和管理人。这些人物现在正定义牵引着职业化的牧者的发展方向:在讲坛上,要做一个心理学家,传播温暖的感觉,在书房里,要做一个首席执行官,任务就是在人数方面要有成功的年度业绩。 (David F. Wells)

当我讲道的时候,罪人永远的命运正悬于一线之间,想起这一点就让人惊奇不已! 如果一个人不被这个事实改变,成为热心和郑重其事,人们就会潜意识地认识到,天堂和地狱的事实并不是严肃认真的。我不得不看到,这正是来自如此之多的讲坛上的随意卖弄聪明传达所的信息.... 许多传道人相信他们一定要说一些有趣,聪明或滑稽的东西...

笑声似乎取代了悔改,成为了许多传道人的目标。(John Piper)

我们被告知,如果那些不上教会的普罗大众不想要关乎圣经的讲道,我们就得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不经意地,压倒一切的目标正变为上教会的人数,世界的接纳,而不是被改变的生命。传讲神的话语,勇敢面对罪,则被看作是要去赢得世界的陈旧的,没有效力的方法。毕竟这些方法确实把大多数人赶跑。为什么不向人提供他们所要的东西,创造出一个友善,舒服的环境,正正满足他们最强烈的愿望呢? 好像我们可以用什么方法把他的信息变得没有那么冒犯人,我们就可以让他们接受耶稣似的。(John F. MacArthur)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