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2章

太22:15-22 君王的敌人试图把他陷害

15. 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

“当时,法利赛人出去”:他们一定是看出来了,娶亲筵席的比喻,和那邪恶园户的比喻一样,是讲他们的。然而我们主的话并没有感动他们悔改,只是加增了他们对他的恶毒和仇恨。他们的心刚硬,他们的良心像被火烙过,所以他们“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他们不愿承认基督是神的智慧和神的能力,如果他们承认,他们就不会尝试去做这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们知道要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这是很难的事情,所以他们“商议”怎样才能做成此事。如果耶稣和我们一样有过失,他们早就成功了;因为那些希望就着我们的话陷害我们的人,并不需要多多商议怎样去做。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人可以像这些法利赛人一样精确,正经,却能故意去陷害对手。外在极大的虔诚可能却带着最卑贱的灵。

16. 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神的道,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

他们“就打发他们的门徒”:他们也许害臊,在基督揭露他们如何对待他这位王的儿子之后,不敢再来到基督面前;所以他们打发选出来的一队门徒,希望夫子失败,学生可以成功。“同希律党的人”:法利赛人的门徒和同与基督为敌,但是是他们对头的一伙人联合起来,加强力量。这群联合起来的一伙人可以从不同方面攻击耶稣。法利赛人憎恨外国势力统治他们,希律党的人却鼓吹该撒至高无上。这两方很不一样,甚至互相仇视,但此刻他们放下他们自己的争论,好使他们能用这样那样的方法来陷害我们的主。

他们开始的时候话说得很动听,他们用尊敬的称呼“夫子”来称耶稣:他们只是虚情假意地用这个词,只是口头宣告说,他们认为他是教导神的律法的,是在教义和实际事情上争议问题的权威。他们也承认他是诚实忠心:“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神的道。”他们更进一步,赞扬他的无惧:“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然后他们颂扬他没有偏见:“你不看人的外貌。”“你说话,是不管该撒,彼拉多,希律,或者我们哪一个人怎样想,怎样说,怎样做。”就这样,他们希望用他们说的这极大的奉承,让他放松警惕。他们说的全部是真的,但他们心口不一。出自他们的口,这仅仅是骗人的话而已。让我们留心,当恶人大声赞扬我们的时候,他们常常是怀着邪恶的动机,要反对我们。他们巴结奉承,为的是欺骗,毁灭。

17. “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

“请告诉我们”:“因为你是诚实人,因为你诚诚实实传神的道,因为你宣讲正确的话,不理会任何人的意见,因为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而是敢于把真理说出来,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听,愿不愿意接受;所以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我们很着急,要听你在这个重要问题上的意见;一些人这样教导,另外一些人那样说。这事关公众极大的利益,大家都在谈论;像你一样有学问的夫子,你一定是已经从它各方面的影响,考虑过这件事情,我们想知道你对这件事的看法,你怎么看?”哦,这些天真无邪的人!他们很想从他那里得到教训!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心里为着他们觉得一定会取得的胜利而沾沾自喜;他不管怎样回答,就算沉默,也会挑动这群人中这方或那方的敌意。

这是他们问我们主的问题:“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他们指的是罗马人定下来一年一度的人头税,这在犹太人当中引发极大的仇恨,经常导致反抗。加利利的犹大(徒5:37),是许多假冒弥赛亚的人中的一个,教导纳税给该撒是不可以的,因着他起来反抗罗马而灭亡了。质询基督的人希望同样的命运会落在他身上。

在很多方面,他们的问题很微妙,很难回答,任何的答案都有他的敌人陷害他,希望可以抓住的把柄 ,如果他说,“可以,”那么他们就会谴责,说他是和压迫他的百姓的人一伙的,是背叛他们夸口的神权统治,尽管那时他们自己实际上是推翻了神对他们的管治。如果他说,“不可以,”他们会去到罗马总督那里控告他煽动百姓造反。实际上,当耶稣被带到彼拉多面前的时候,这是指控他的其中一条捏造的控告:“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该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如果他不出声,他们就会取笑他,说他是懦夫,不敢把想的说出来,怕得罪他的听众。这个网罗布置得很巧妙;但那些如此狡猾造出,布下这个网罗的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只不过是在布下网罗,自己陷了进去。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正如大卫所说的,“恶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缠住了。”

18. 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为什么试探我?”

我们这位看透人心思的伟大君王是不会被他们的奉承,或者他们狡猾的提问欺骗:“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因为这确是如此,他们是要报复。恶意和欺骗,要把他打倒;但是他看透了他敌人的诡计,看出那触动他们如此攻击他的恶意。旁观者可能看不出他们的恶意,我们主的门徒可能迷惑,不知道他会怎样回答;但就像在所有其他试验的情形一样,耶稣自己知道他该怎么办。

可能连他的敌人都没有料到,他现在会问他们这个问题:“假冒为善的人哪,为什么试探我?”他们想可以如此聪明掩饰他们真正的目的,他们的脸谱如此快快从他们的脸上被揭开,他们真正的为人,就是“假冒为善”,被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此他们一定是大吃一惊。耶稣把他们比作是演戏的人,骗子,扮演虚假角色,目的是为了欺骗的人。他给他们的称号是对的,他很有智慧地对他们说,“为什么试探我?”仿佛他说,“你们看啊,我没有被你们虚假奉承的话欺骗,我能看到写在你们心上的恶意,你们在我面前全然无力,我想怎样对待你们,就可以怎样对待你们;像你们这样可怜弱小的人,能做什么与我作对呢?你们为什么要试探我呢?”我们救主的问题有无尽的蔑视,但即使对那些不配他怜悯的人,他的问题里也有潜伏的怜悯:“你们为什么试探我?我有什么理由,是叫你们来陷害我的?你们为什么如此愚蠢,要问这必然要伤害你们自己内心的问题呢?”不管什么时候,人假装大大尊敬耶稣,然后想用他们错误的教训,或者误称为是科学的来推翻他的福音,他们就是卑贱的假冒为善的人。

19. “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 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他。

耶稣揭露了他们的愚昧与虚伪,就接着让他们在众人面前蒙羞。他对他们讲,“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他的要求,他们的服从,让整件事情在旁观者的眼中变得更生动,更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有实物可以看,可以触摸,人学到的功课就更震撼。我们的主要他们把一个通常用来缴纳人头税的钱币拿给他看:“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他。”就是一钱银子。这钱币等于支付给罗马士兵每天的工资,在葡萄园的比喻中,是做工的人每天的工钱。如果这些人猜到耶稣会怎样用这一钱银子,他们就不会快快拿这银钱过来给他了。他们用这银钱给自己买来一场混乱。以后,他们看到税钱,就决不能不想起,他们试图陷害他们仇恨的那位拿撒勒人,却遭遇失败的这件事。

20, 21. 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他问了他们另外一个问题,是他们可以自己回答的:“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号应该是刻写的字样。在他们面前的是刻在这块银钱上的罗马皇帝的像和字样,但他要他们这样说出来,所以他问,“这是谁的?”犹太人的拉比教导说,“如果一位王的钱币在一国流通,这国的百姓就证明他们承认他是他们的主。”

当我们面对罪人,如果我们可以让他们自己指责自己为有罪,这是好的。

“他们说:‘是该撒的。’”不可能有其他的回答。这税银不是犹太人一舍客勒的钱币,而是罗马帝国的钱。这清楚证明,不管他们喜不喜欢,他们是罗马的臣民,该撒是他们的统治者。结论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应该把他们承认是他们统治者当得的交纳给他吗?“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 凡属于该撒的都要归给他。耶稣没有说什么是该撒的,这银钱本身解决了交税的问题;他的回答包括了王的臣民在他们活在掌权者管治下当尽的一切责任,但这没有触动到神的主权。耶和华掌管良心和人心,他们一定要看到,正如该撒有他的管治,主也有他自己的管治。所以“神的物当归给神。”耶稣不是作回避性的回答,这句话充满意味,非常论到点上;然而他是如此说,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满足他们这群人要达到的目的,或者他们要用耶稣的话陷害他的恶毒目的的把柄。这两派人用了他们的银钱,连一个银钱都捞不到。

对我们来说,这件事情的功课就是,国家有它的范围,我们一定要向它尽责,但我们决不可忘记,神有他的宝座,我们不可容许地上的国让我们去背叛天上的国。该撒一定要守他的位置,决不可超越在外;但神一定要把在灵里的管治唯独留给他自己。

22. 他们听见就希奇,离开他走了。

即使他们没有感觉,他们还有一些常识。他们看见他们的计谋可耻失败了,他们“希奇”基督的智慧胜过他们的狡诈;他们知道继续冲突是没有用的,所以他们“离开他走了。”他们的道不是他的道,他们在他们奉承主的话中已经承认,他是诚诚实实传神的道;现在他离开他,走自己的道,就这样完成了对他们自己的定罪。

主,请救我们,不要让我们跟从他们邪恶的榜样!而是让我们紧紧抓住基督,走他的道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