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2
ӡ

在首都大教堂所作纪念马丁路德的讲道 -- 哈2:4

三. 但现在我要讲我很想详细说的这一点。第三,因这信心义人要得生。

这是一开始范围就很狭窄的声明,“义人必因信得生”,这就切断了很多假装可以得生的途径。这句话讲的是窄门,这窄门立在路口,那引向永生的窄路的路口。它一句话就完结了一切宣称离开真正得生方法却可以活的宣告。世上最好的人只能因信活着,在神面前没有其他成为义的方法。我们不能靠自己活在义中。如果我们要靠自己,或者任何出自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这样信靠的时候就是死的,按着圣经的教导,这样我们是还没有认识神的生命。你一定要脱离对任何你是怎样的人,或者你希望自己成为怎样的人的念头的信靠。你一定要扯去靠律法称义这沾染了大麻疯的衣服,和各种各样形式的自我分离。在信仰的事情上靠自己,这等于是自我毁灭;你一定要按着神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启示的那样以他为安息,唯独在那里得安息。义人必因信得生,但那些依靠律法作为的人是在咒诅之下,不能活在神的面前。那种努力靠感觉而活的人也是如此。他们用眼见来判断神:如果神在他的护理上对他们是丰丰富富,他就是一位好神;如果他们贫穷,他们对神就没有什么好话可说,因为他们凭他们感觉,品尝,看见的来衡量神。如果神稳步做工达成一个目的,他们可以看见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就夸奖他的智慧;但如果他们不能看见这目的,或者不能明白主是怎样作成这个目的,他们马上得出判断,他是没有智慧,靠感觉而活是一种愚蠢的生活方式,这要杀灭一切的安慰与盼望。

“不要凭靠不住的感觉判断主,
而要信靠他的恩典,”

因为义人只有因着这样的信靠才能得生。

这节经文也打消了所有仅仅靠理智得生命的念头。太多的人说,“我是我自己的领路人,我要自己制定出教义,我要按我自己的思想调整教义,塑造教义。”这是一种在灵里死的门路。与时并进就是与神为敌。生命之道就是相信神所教导的,特别是相信神把他作为罪的挽回祭表明出来的那一位;因为这就是让神成为一切,我们成为无有。以无误的启示为安歇,信靠一位全能的救赎主,我们就有安息和平安;但依靠其他不定的原则,我们就成了流星,要被打入黑暗的乌黑中,直到永远。因信人要得生,靠所有其他方法,我们就只是在名义上活,实际却是死的。

幻想也是如此。我们常常遇见一种幻想的信仰,人在其中信靠冲动,发梦,声音,还有他们以为自己看见的神秘事情;对于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却是相当乐在其中。我祷告求神,让你可以抛弃这像糠秕一样的东西,它其中的灵不能成为食物。我灵魂的生命不在于我怎样想,或者我怎样幻想,我怎样享受很好的感觉,而在于那信心认识的神的话语。我们靠信靠一个应许,依靠一位,接受一种献祭,披戴一种义,紧靠父神,子和圣灵而活在神的面前。内心信靠耶稣我们的主,这是生命之道,其他各样的道路都是引向死亡。这是一句很狭隘的话,让那些称它是没有包容的人喜欢怎样说就怎样说好了,他们过去现在怎样憎恨这句话,它依然还是真实的。

但在第二个方面,这是一句范围非常广阔的话。“义人必因信得生”这句话包括了极多的事情。这句话不是说义人哪一部分的生命是取决于他的相信,或者他生命的哪一个阶段是最好证明了他的相信:这句话包含的是,属灵生命的开始,继续,加增和完全都是因着信。请注意,这节经文是说,一个人从相信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活在神的面前:他信靠他的神,他接受神对自己的启示,他相信,依靠他的救主,以他为安息,从那一刻起,他成了灵里的活人,圣灵神用属灵的生命使他活过来。这种相信之前,他的所有生命都不过是一种死亡的表现:当他来信靠神,他就进入永生,是从天上生的。是的,但这不是全部,不是一半;因为如果他要继续在神面前活着,如果他要持守在圣洁的道中,他的坚忍必然是继续相信的结果。拯救的信不是在某一天行出来,就结束了的一件单一的举动,它是贯穿人整个生命持续,坚忍的作为。义人不仅因他的信开始得生命,还因他的信继续得生命:他不是在灵里开始,在肉体中结束,也不是靠恩典到一个地步,剩下的靠行律法的作为。希伯来书里的经文这样说,“义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灵魂得救的人。”这个过程中信心都是至关重要的,每一天,整一天,在一切事上都是如此。

我们天然的生命以呼吸开始,一定要以呼吸继续下去:呼吸对身体是怎样,信心对灵魂同样也是如此。

弟兄们,如果我们要在神的生命中进步,加增,方法还是同一个。我们的根是信心,生长只有从这根里出来。在恩典里的长进不是出于属肉体的智慧,守律法的努力,或者不信;不是的,肉体不能使属灵的生命成长,在不信中作的努力不能使这生命成长,反而要使它萎缩。靠着治死罪,忧伤,工作,努力,如果这些事情离开了对神恩典单纯的信心,我们就不会因此变得更加强壮;因为靠着信这单独的管道,营养才能进入到我们灵的生命里头。一开始生命进到人里面的同一扇门,生命要继续通过它进来。如果任何人对我讲:“我曾经因相信基督而活,但我现在已经是属灵的,成圣的,所以我不再需要像罪人一样依靠基督的血和义。”我要告诉这个人,他还需要学习信心的首要原则。我要警告他,他是已经离开了信心,因为靠律法称义,或者靠除基督的义以外任何其他方法称义的人,是已经从恩典中堕落,离开了人能被神接纳的唯一根据。是的,直到天堂的大门前,除了永远配得称颂的救主和他神圣的赎罪,我们没有别的杖,可以作为依靠。在这地上和得荣耀之间,我们决不能因功德得生,或因幻想得生,或因理智得生;我们仍要像受教于神的孩子,像旷野中的以色列,完全依靠那一位伟大的眼不能见的神。我们要做的就是总是不看自己,脱离一切眼见之物,因为“义人必因信得生。”这是一句范围非常广阔的话,涵括那配得上称作是我们生命的全部。若有什么德行,若有什么称赞,凡是可爱的,有美名的,我们都要凭操练信心加以领受,显明出来,使之完全。 如果我们是义人,那么在父的殿中活着,在教会中活着,在一个人的时候活着,在世界上活着,一切都要靠着信心的力量。没有信心的就是没有生命;死行为不能使永活的神得到满足;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

其三,我请你们注意,这句话是多么不带附加条件。“义人必因信得生。”这样,如果一个人只有一点点的信心,他就要得生;如果他是大大的义人,他仍要凭信心而活。很多义人只能做到努力追求圣洁而已,但他是因信称义了:他的信心软弱,挣扎,他经常祷告说,“主,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然而他的信心已经让他成为义人了。有时他担心自己是根本没有信心,当他灵里极度消沉,他能做到的只是把头挣扎着伸出水面而已;但即使在这个时候,他的信心也使他得称为义。他就像刮起风暴的海面的一艘小船,有时候他被恩典的大浪抬起到了天上,不久他在苦难的巨浪中沉到深渊。那么他是一个死人吗?我要回答,这个人真正相信神吗?他接受给神的儿子作的见证吗?他能真正说,“我相信罪得赦免“,有信心只是抓住基督,除了他别的都不紧紧抓住吗?如果是,那么这个人就要活着,他要因信得生。如果我们的小信能摧毁我们,那么与活人同列的人会是多么少呢? “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在这里,在那里,现在那时,有一位真正全心相信的马丁路德出现。我们大多数人还没有他的小手指那样大:我们全人的信心还没有他头上一根头发拥有的信心那样多,但即使这小小的信心也要使我们活着。我不是说小信要给我们坚强,有力,狮子般的生命,马丁路德拥有的那种生命;但是这句话没有区分这种信心和那种程度的信心;但它仍给我们一个无可置疑的真理:“ 义人必因信得生。”那么感谢神,我要活着;因为我确实相信主耶稣是我的救主,是我的一切。你也信他吗?

是的,这句没有条件限制的话没有提到其他的恩典,说它们有助组成一个义人得生的根基,这岂不是很特别吗?“义人必因信得生”:但他岂没有爱,岂没有热心,岂没有忍耐,岂没有盼望,岂没有谦卑,岂没有圣洁吗?哦,这一切他都有,他活在这些恩典当中,但他不是因着这些得生,因为这些不像他的信心一样,如此紧密把他和基督联系在一起。我要大胆用一个日常生活的比喻,因为我最努力只能想到这点。有一个小孩子,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孩子,他有很多必要的器官,好像眼睛,耳朵,腿,手,心,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一个小小婴孩靠着生存的器官就是他的嘴巴,他要用它从母亲那里吸取他一切的养分。我们的信心就是这张嘴,我们用它从配得称颂直到永远的神的应许那里吸取新鲜的生命。就这样,我们是因信得生。其他的恩典是必需的,但信心是它们所有的生命。我们不贬低爱,忍耐,悔改,或者谦卑的价值,正如我们不贬低那婴孩的眼睛或者脚一样。但属灵人得生的途径还是那从圣灵在圣经里面启示出来的真理领受神的食粮的那张嘴。其他恩典从信心领受的生出结果,但信心是整个人用来领受的途径。

亲爱的朋友,再看多一点,“义人必因信得生”这句话是很有意味的;因为它有如此多的意味。第一,义人要生存,他就要凭着他的信心,这就是说,一个义人里面最低等的恩典,也是要依赖于信心的。但是弟兄,我希望你不会愚蠢到如此的地步,竟会说,“如果我是有生命的神的儿女,这就够了。”不,我们希望不仅有生命,还要得着更丰盛的生命。看,那个被人救了免被淹死的人还活着,但是他活着的唯一证据就是把镜子放在他嘴边,镜子会被它的呼吸沾湿:你不会满足于连着好几年活在这样糟糕的状态中吧? 就算你在灵里如此软弱活着,你也应当感恩了,但是我们还是不想停留在一种发昏的状态里面,我们希望是积极,有活力。即使要有这最低的生命你也一定要有信心才行。因为能被称得上是生命的最软弱的属灵生命也需要信心。那些仅仅是活着,心灵软弱,仅仅得救的义人,仍然是被信心解救的人。没有信心就不会有任何的属天生命。                                                                                                                                                                                                              

按更好的含义来看“生”这个字,同样的原则依然有效;“义人必因信得生。”我们有时会遇见一些非常贫穷的人,他们用可怜的语气对我们说,“我们的工资少得可怕。”我们对他们说,“你真的靠这么一丁点的钱生活吗?”他们回答说,“啊先生,你几乎不能说这是生活,但我们还是生存下来了。”如果可以,我们没有一个人想那样生活。我们要说的是,“生”是要有一定的享受,幸福和满足。义人得到安慰,喜乐和平安的时候,是凭信心得着这些。感谢神,内心的平安是我们正常的光景,因为信心是常驻在我们里面的恩典。我们内心喜乐歌唱,以主为乐,感谢主,这对我们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我们认识了这种福气,仍然是唯独凭着信心认识这种福气。一有了信心音乐声就响起了;如果信心没有了,猫头鹰就要叫起来。尽管面对魔鬼,马丁路德仍能唱赞美诗,但如果他不是一个有信心的人,他是不可能这样做的。当他牢牢抓住神的力量的时候,唯独这样的时候,他能面对皇帝,君王,教皇,主教毫不屈服。信心是生命的生命,使生命值得活出来。它让人心充满喜乐去相信伟大的父,他永远的爱,相信子有效的赎罪,相信圣灵的内住,相信复活和永远的荣耀:没有这些,我们就是最悲惨的人。相信这些荣耀的真理,这就是得生 -“义人必因信得生。”

生也要意味着力量。我们讲到一个人,他里面有何等的生命力:他满有生命力,看起来是完全充满活力。是的,义人因信得着能量,力量,活力,精力,能力,大能,生命。信心把一种王的威严加给相信的人。他们越相信,他们就越有能力。信心是披戴冠冕的头,挥动权杖的手,是震动万国迈出君王步伐的脚;对神的信心把我们和君王,全能的耶和华神联系在一起。

其他人死了,义人还因信得生。他们不能被漫布四周的罪,或者潮流风行的异端,或者残酷的逼迫,极大的苦难胜过:有信心内住,就没有什么可以杀灭属灵的生命 -“义人必因信得生。”继续,坚持就是这样来的。一时受到挫折的义人不会大惑不解;他被敌人伤害,却不会被杀。其他人淹死,他在畅游;其他人被践踏在脚下,他起来得胜高呼 -“哦我的敌人,不要高兴以为胜过我。如果我跌倒,我还要重新站起来!”在苦难烈焰的窑中,他因信走过,不受伤害。是的,当他死的时候来到,他的弟兄满了泪水把他的骨灰下到坟墓里,“他虽然死了,仍旧说话。”义人亚伯的血从地里向耶和华哀告,历代以来仍在呼喊,直到此刻。马丁路德的声音四百年后 仍在人耳边回响,像军乐的鼓点令我们血脉喷张;他活着,他活着,因为他是一个有信心的人。

我要提一提马丁路德生平中一些事件,来总结,说明这个教导。福音之光是慢慢照亮这位伟大的改教家的。正是在修道院里,他翻开和一根柱子绑在一起的那本旧圣经,他看到了这节经文 - “义人必因信得生。”从天上来的这句话打动了他,但他几乎是不明白它全部的含义。然而他不能在他信仰的宣告和修道院的生活里找到平安。他还在无知之中,他如此多次沉浸在补赎礼中,如此热切要治死他的罪,以致他筋疲力尽昏厥了过去,他把自己带到死亡的大门前。他一定要去罗马,因为在罗马,每天都有一间新的教堂,在那些圣所里,你一定可以罪得赦免,得到各样的祝福。他梦想进入一座神圣之城,但他发现它是假冒为善之人的所在,罪的巢穴。他听人说,如果真有地狱,罗马就是建在这地狱的上面,因为它是这世界上人能找到最接近地狱的地方,他听了是大为震惊;但他仍然相信罗马的教皇,他继续他的补赎礼,寻求安息,但根本无法找到。一天他用膝头爬上今天还树立在罗马叫圣梯的地方。我曾经站在这段阶梯的下面,看着可怜的人用膝头爬上爬下,以为它正是我们的主离开彼拉多的衙门时所走下的阶梯,某些台阶据说是沾染着血滴,这些可怜的人是至为虔诚地吻着这些阶梯,我看着,真是感到惊奇。一天,马丁路德爬上这些阶梯,他从前在修道院里见过的那节经文,像雷鸣一般在他耳边响起,“义人必因信得生。”他从跪伏在地站起来,走下台阶,不再爬在上面,在那个时刻主完全拯救他脱离了迷信,因为他看到,他不是因着教士,不是因着教士的权术,也不是因着补赎礼,或者任何他能做的事情得生,而是他一定要因他的信得生。我们今天早上看的这节经文使这位修士得到自由,使他心里燃烧起来。

他一开始这样相信,他就可以说是活过来了。一位名叫台彻尔的先生走遍整个德国,收取如此大价钱的现金出售赎罪券。不管你犯了什么样的罪,只要你的钱一碰到钱箱底,你的罪就没有了。 马丁路德听到这件事,变得十分生气,大声说道,“我要给他的鼓开一个洞”,他肯定是这样做了,也开了其他几个鼓的洞。他把他的论题钉在教堂的大门上,这样就肯定停了赎罪券的音乐声。马丁路德宣告因信基督罪得赦免,不是靠金钱,不是靠代价,教皇的赎罪券很快就变成了人嘲笑的对象。马丁路德因他的信得胜,他本来可以不出声,但他像狮子对着猎物吼叫一样,愤怒谴责谬误。他里面的信心让他充满了强烈的生命力,投入与敌人的争战。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传召他到奥格斯堡去,往奥格斯堡他就去了,尽管他的朋友建议他不要去。他们传召他,看他是一名异端,要他在沃木斯国会面前为自己辩护,每一个人都建议他不要去,因为他肯定是要被烧死的;但他觉得一定要作见证,所以他乘着一部马车,从乡村到乡村,从城镇到城镇,一路走一路传道,穷苦人出来,和这位不顾自己性命为基督,为福音挺身而出的人握手。你还记得他是怎样站在那威严的大会面前,尽管他知道,靠人的能力,他的辩护要夺去他的性命,因为他很有可能要像约翰胡斯一样,被人投到火焰中去,然而他为主他的神充满勇气。那一天,在德国国会面前,马丁路德做了一件事,是成千上万母亲的孩子要感谢他的名,更是要称谢主他的神的名的。为了暂时不让人来伤害他,一位谨慎的朋友把他关了起来,留在瓦特古堡里,脱离纷争。他在那里善用他的时间,休息,学习,翻译,写诗歌,为如此动荡起伏的将来预备自己。身为一个脱离纷乱的人,他是尽了一切的本分,但“义人必因信得生”,马丁路德不能在安逸中被活活埋葬,他一定要继续他毕生的工作。他派人传话给他的朋友们,说他要来,会很快和他们在一起,他突然出现在威登堡。王侯是要他隐退更长一段时间的,但是马丁路德一定要活着,当选帝侯担心他不能再保护他的时候,马丁路德写信给他说,“我在比你的保护更大的保护之下;是的,我认为,我更可能要保护阁下,而不是阁下保护我。有最坚强信心的,就是最强大的保护者。”马丁路德学会了不依靠任何人,因为他把自己交给他的神。他把全世界抛在身后,然而他活着是充满喜乐:教皇把他逐出教会,他把教皇的召令烧掉;如果皇帝威胁他,他大大欢喜,因为他记住了主的话,“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他们对他说,“如果选帝侯不保护你,你要去哪里找庇护?”他回答说,“在神宽阔的盾牌下面。”

马丁路德不能闲着,他一定要发言,写作,发出雷鸣般的呼吁;哦!他说话,是带着何等的信心!对神和圣经的怀疑,他是深恶痛绝。墨兰顿说路德不是极其强调教义的那种人,在这点上我是不同意墨兰顿的说法,我认为马丁路德是倡导教义的人中为首的。他把墨兰顿叫作是“走路轻手轻脚的人”,如果马丁路德是墨兰顿,他也走路轻手轻脚,我真不知道我们会是怎样。时代需要一位信心坚定的领袖,信心使马丁路德成为这样的领袖多年之久,尽管他有许多的愁苦和软弱。他是一位巨人,一位才华横溢,体格强壮的人;然而他最大的活力和力量是在于他的信心里面。他思虑甚多,身体有病,受了很大的苦,这些原本会是软弱显现的机会,但是那柔弱没有出现;因为他相信的时候,他对他相信的是如此肯定,就像他肯定自己是存在的一样,所以他很坚强。如果天上每一位天使都在他面前走过,每一位都向他保证神的真理是实实在在,他也不会为他们的见证感激他们,因为没有天使和人的见证,他也相信神:他认为神见证的话语比天使能说出来的更加确凿。

这个人是不得不因信得生,因为他是一个内心起伏动荡的人,只有信心才能向他说平安。在挑动他的激动之后的是灵里可怕的沮丧,那时他需要对神的信心。如果你去看他属灵的生活,你会发现,有时候他很难保持他的心还是活着。他是和我们有一样性情的人,充满不完全的地方,有时候就像我们当中最软弱的人一样沮丧绝望;他里面极大的痛苦威胁要把他的心撕破。但他和加尔文都是经常叹息,要得到天上安息的人,因为他们不喜欢身边的纷争,而是非常愿意平平安安地喂养地上神的群羊,然后进入安息。这些人是用神圣大胆,充满信心的祷告与神相处,否则他们根本就活不下去。马丁路德的信心是紧紧抓住我们主的十字架,不愿被激动离开。他相信罪得赦免,不能容得自己对此有所怀疑。他把锚抛在圣经之上,拒绝一切教职人员发明出来的东西,一切教父的传统。他确信福音是真实的,从来不怀疑,尽管这世界和地狱联手对抗福音,福音仍要得胜。他临死的时候,他的宿敌猛烈攻击他,但是当他们问,他还是不是持守同样的信心,他的“是”是肯定不过的了。他们其实不需要问他,本来就应该知道这点。今天,马丁路德传扬的真理继续被人传讲,要直到我们主他自己再来的日子。那时圣城不再需要蜡烛,也不需要日头的光,因为主自己要作他百姓的光;但在那之前,我们一定要尽全力发出福音的大光。弟兄们,让我们坚持,马丁路德怎样因信得生,我们也要怎样因信得生;求圣灵神在我们里面作成更大的这种信心,阿们,阿们。

TOP

 2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