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第23章

太23:13-33 君王宣告“有祸”

13.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

我们的救主在向众人和他的门徒说话的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可能又再次靠近。无论如何,下面这些话是对他们说的:“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这是八个“有祸”的第一个,主耶稣用这些“有祸”既预告了那些聚集在他面前的假冒为善的人的灭亡,也显明了即使对他们,他也是带着深深的怜悯。在这八个“有祸”中,有七次他称他们是“假冒为善”,有一次称他们是“瞎眼领路的”。他对他们宣告第一个“有祸”,因为他们是竭尽所能“把天国的门关了”。这是那位能看透他们的心思,能如实对他们说,“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的人,对他们作出的可怕谴责。 他们本应该帮助人进天国,但他们不是这样做,反而拦阻那些正要进去的人。今天岂不是有假师傅,在那些正在进天国的人的路上放置绊脚石,而不是助人前进的垫脚石吗?

14.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

第二个“有祸”是得到两个最严重指责的支持,如果这两个指责不真,我们的主就不会说出来了:“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罪任何一个本身就非常严重,两个合起来,就足够把干犯这些罪的人沉到最深的地狱里了。欺诈寡妇的人,要为他们的恶行在为寡妇伸冤的那一位面前(诗68:5)受审。那些企图用高人一等圣洁的外衣遮掩他们罪行的人,要在被他们欺骗的众人面前被揭露,听到王公义的判决:“所以你们要受更重的刑罚。”这句话证明,就像荣耀有不一样,刑罚的程度也有不同。所有罪人都要受到那位公义审判官的审判和定罪,但是“更重的刑罚”是留给那些“假意作很长的祷告”,在面具的背后,侵吞寡妇和孤儿家产的假冒为善的人的。

15.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

第三个“有祸”是和文士和法利赛人争取人加入犹太教和他们一伙,在这个过程中使人变得比他们自己还坏这件事上不圣洁的热心有关。他们慷慨付出时间,劳苦去做这工作,面对的是非常轻微的回报:“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这就好像他们在大海里拉网,希望用网钩住一个人入教,或者他们要走遍全地,为的是劝服一个外邦人受割礼,好成为“在外面作的以色列人”一样。这个入教的人的结果只有邪恶:“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走邪路的人常常会成为顽固分子,那入教的人会很自然效仿他那些极端好评判人的师傅的罪,却没有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有益地限制这些罪的圣经知识。受割礼的外邦人要变成一位犹大,一位受人尊敬的“地狱之子”,而不是一位犹太人。

16-19. “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

第四个“有祸”的形式和其余的不一样,在其他七个“有祸”里,我们的救主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在这个情形里,他的话是,“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他们名义上是犹太人的信仰领路人,但他们实际上是“瞎眼领路的”。罪,偏见,固执和假冒为善已经让他们瞎了眼。他们自认是国中的智慧人,但是耶稣称呼他们是“无知瞎眼的人”。没有比那些不愿学习更愚蠢的人,没有比那些不愿看见更瞎眼的人了。文士和法利赛人就是这样,他们是故意愚昧,乐意瞎眼。

我们的主在这里谴责了他们关于起誓的误导人的教训。他们实际教导的是,如果一个人“指着殿”起誓,他的誓言并没有约束力;但如果他“指着殿中金子”起誓,他就要遵守他的誓言;同样的,他们宣告,“指着坛起誓的”的誓言,是不算得什么,但如果一个人“指着坛上礼物起誓”,他就要遵守他起的誓!对我们救主愤怒的宣告我们并不感到惊奇:“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圣洁在于殿和坛,不在于金子或礼物。

耶稣已经禁止了一切的起誓(5章34-36节);所以他并不是高举一种形式的起誓,超过另外一种,而是指出文士和法利赛人颠倒事情正确顺序的愚昧和瞎眼。如果有任何起誓是允许的,那么“指着殿”起的誓,一定就比“指着殿中金子” 起的誓更有约束力;然而这些假师傅说,“这算不得什么。”当人一旦离弃基督明明白白的教训,他们就很容易进入各种各样的异端和荒谬了。

20-22. “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

为了避免使用神的名,犹太人发明了各样令人叹为观止的起誓方式。所以我们的主接着就来证明他们这一切尝试是彻底失败。“指着坛”起誓,这就是指着“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指着殿”起誓,其实就是“指着那住在殿里的”起誓。起誓的约束力不可能是仅仅在于建筑物,而是在于屈尊住在殿中至高的神。很多犹太人会“指着天”起誓,尽管他们不愿让神作他们誓言的见证;但是耶稣表明他们正是在做他们尝试回避的事情:“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我们当行的唯一正确道路就是服从我们主的命令,“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从恶里出来的。”

23, 24.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

在这第五个“有祸”里,我们的主把文士和法利赛人叫作“假冒为善”和“瞎眼领路的”。对于他们自己的人品和行为而言,他们是“假冒为善”的,对于国家的宗教领袖而言,他们是“瞎眼领路的”。 耶稣首先讲到他们在某些小事上十分谨慎:“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他们中的一些人对献上十分之一如此留心细节,甚至把他们在集市上买来的,以及在他们园子里自己种的各样香草也献十分之一到殿里。他们对次等重要的事情如此严谨,他们却对“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在神面前他们的心不正,所以他们的思想失去平衡;他们把律法较小的要求看作是第一重要的,却全然忽略“律法上更重的事”。我们的主没有责怪他们献上十分之一,但他表明,他们应当首先行“公义、怜悯、信实”:“这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神的命令没有一条是不重要的,但是那在耶和华主面前和人心与生命光景相关的命令,一定要受到我们首先和最大的重视。

耶稣使用了一个非常生动的比喻来表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前后不一:“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他们看重小事,仿佛它们是最重要的,这就好像把蠓虫从他们的酒里滤出来,免得他们呛着;但他们犯了大罪,良心却没有任何不安,这样实际就是吞下一头骆驼,这种不洁,大小等于几乎数不尽的蠓虫的动物。我们中间还有滤蠓虫的人,很明显,他们要吞下一头骆驼,“驼峰和全体”都吞下,却是毫无问题。

25, 26.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

第六个“有祸”完全是针对文士和法利赛人的吃喝发出的:“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他们常常洗,既是洗自己,也是洗他们吃喝用的器皿。他们“洗净杯盘的外面”,这是好的;邪恶的是在于他们装满,倒空这些器皿的方法。他们用“勒索”装满,为“放荡”而使用;所以所有外面的洗净都是没有用的。我们的主挑出其中一个行恶事的人,对他说道,“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除去“勒索”的收敛和吃喝的“放荡”,然后洗净杯盘,就和在里面的和谐一致了。

27, 28.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象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第七个“有祸”的理由揭露了文士和法利赛人在基督眼里的真面目:“你们好象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一年一度对坟墓的粉饰刚刚完成,埋葬死人的地方看就来是最好看的,但是在坟墓里面败坏正在行它致死的工作。它们被粉饰,不仅仅是为了卫生,而主要是让人们远离坟墓,免得他们被玷污不洁。我们的主用这个比喻,肯定不是为了奉承文士和法利赛人;但我们越仔细看这句话,这句话就证明越是吻合他们可憎的品格。不管他们怎样“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他们却是“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神圣的耶稣对这样污秽的罪人高呼“有祸”,这是很有道理的。

29-31.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

第八个“有祸”是指他们假装承认他们尊敬“先知美好的团契”和“殉道士崇高的大军”:“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他们假装对从前的圣人如此尊敬,不能在他们在世的时候尊荣他们,他们要树立纪念碑纪念他们,修饰他们的安息地,表示尊敬。他们也作见证,说如果他们活在他们祖宗的时候,“我们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从这些此时正在盘算如何杀死历代以来先知和义人的主的人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这有何等苦涩的讽刺!就是这样,还有人说话,似乎对过去逼迫人的黑暗作为表示震惊,他们却是这些人直接的后裔,不仅按着肉身是,按着精神也是如此。

我们的主用他们自己口中说的话定了这些假冒为善之人的罪:“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耶稣实际上是对他们说,“你们承认自己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这种承认的意味远远超过你们想象的。你们是他们的子孙,不仅按着出身来说,还是按着你们与他们一样来说;你们真是那些杀害先知的人的子孙。如果你们活在他们的年代,你们就会犯下你们假装谴责的罪了。”

32. “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吧!”

这是从基督嘴里说出的其中一句最可怕的话,这就象他对犹大说的,“你所作的,快作吧。”以色列的“恶贯”快要满盈了。救主知道文士和法利赛人决心要杀害他,这样就完成了对他们自己的定罪。这最大的罪要充满他们祖宗的恶贯,给他们带来神公义的审判。

33. “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

我们主的言语非常严厉,但他的忠心要求他说这样的话。一位好医生下刀切得很深,耶稣也是如此。我们当代的传道人不会这样说话,甚至对那些把基督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也不会这样说话。说话最柔和的并不是最有爱心的人;真爱常常驱使一个诚实的人说那比使他心硬的听众心痛更令他自己伤痛的话来。

TOP